第四八七章 开门,送快递-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八七章 开门,送快递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蔚蓝色大海上,二十艘战列舰排成弧形的纵队,左舷所有大炮全部伸出,而在这五百门大炮的聚焦中,数以百计的大三角帆排桨战舰浩浩荡荡汹涌而来,在无数的船桨奋力划动中,带着致命的冲角劈波斩浪……

    “真壮观啊!”

    座舰的桅盘上,杨丰感慨道。

    “但可惜,他们的时代过去了!”

    说完他随手扛起火箭筒,瞄准了最前方一艘超过五十米长的巨型桨帆船,在拜占庭公主殿下崇拜的目光中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火箭弹拖着同样壮观的尾迹,在她夸张的尖叫声中瞬间飞越三百米的距离,准确击中了那艘桨帆船,温压战斗部的恐怖烈焰骤然炸开,在这璀璨的光芒中那艘战舰化作了火炬,杨大王随手将一次性的发射筒扔向大海,然后一把抓过公主殿下,把她头朝下按在桅盘中……

    在他们下方,二十艘战列舰的左舷恍如火山爆发般,一道道炽烈的火焰不断射出。

    雷鸣般的炮声震撼大海。

    在炮声中,拜占庭公主殿下疯狂地尖叫着,伴随着舰炮齐射时候的剧烈晃动而扭动着……

    半小时后,炮声停下。

    杨丰把她猛得往前一推,然后抽身而起,带着满意地笑容,看着下面覆盖了海面的无数残骸,一艘艘在炮弹轰击下支离破碎的桨帆船,带着火光和浓烟,在布满了浮尸的海面上缓缓下沉,而那些大唐战舰甲板上,水兵们拿着实际上是褐贝斯的燧发枪,不断向着海面幸存的大食士兵射击,看着他们的血染红海面。

    “传令,把海面上所有大食人的旗帜都勾起来,然后舰队转向北,绕过西西里岛,咱们……”

    杨丰对着下面喊道。

    他看了看一旁在昏迷中还不断抽搐着的拜占庭公主紧接着说道“咱们去罗马。”

    他们此时的位置是在马耳他岛以西,西西里岛和突尼斯之间,大唐舰队各艘战舰上,水兵紧接着勾起海面能够找到的大食旗帜,然后迅速转向北沿着西西里岛的海岸线绕过去,再继续向北直奔亚平宁半岛。他们最先到达的是那不勒斯,这时候的那不勒斯是公爵领地,理论上的仍然是拜占庭皇帝的臣属,但因为紧邻着教皇国,有教皇国后台的查理曼撑腰已经形同d立,当然,公主殿下的到来他们还是要迎接的,杨丰的舰队在这里完成补给,随后继续北上奥斯提亚。

    “曾经的繁华何在?”

    战舰的桅盘中,杨丰看着台伯河口残破的小镇说道。

    罗马帝国的辉煌烟消散,曾经西方世界最繁华的港口,这时候不过是一座小镇,那些残垣断壁的遗迹诉说往日辉煌,战舰下面一艘艘小船上那些举着水果和鱼肉,甚至还有恐怖的黑面包,争相向着唐军士兵兜售的商贩和衣衫褴褛的贫民,估计早已经遗忘了这片土地的过去。

    “玛的,这是人吃的吗?”

    下面突然传来一声咆哮,一名士兵捂着腮帮子,拎着一根黑面包,愤怒地抛向海面,同时吐出一颗因为长年海上生活,本来就不是很结实的牙齿。

    他身旁一片哄笑。

    那落在海面的黑面包,紧接着被一名渔民跳进水中捡起。

    就在这时候,一艘小艇返回,战舰旁的渔船赶紧让开,那些渔民和商贩用谦卑的目光看着船上一身笔挺红色军服的杨忠,后者到了船边紧接着沿绳梯爬上,向已经下来的杨丰行礼说道“大王,他们禁止咱们登岸,说是来自梵蒂冈的命令,咱们这些异教徒可以在此补给和贸易,但是不准登岸,更不准前往梵蒂冈,公主殿下如果去那可以带着自己的随从,但咱们的人不能跟随。”

    “本王受拜占庭皇帝之托,以朋友身份护送其女前往罗马,罗马作为帝国的属地,又有何资格拒绝他们的皇帝?又有何资格阻拦他们的公主?传令陆战队,准备登陆,命令各舰准备战斗,我倒要看看谁敢拦。”

    杨丰冷笑道。

    旧罗马和新罗马可不是相亲相爱的。

    事实上这时候的梵蒂冈和拜占庭之间关系很复杂,更像是图谋不轨的地方诸侯和帝国皇帝,梵蒂冈是那个图谋不轨的,理论上拜占庭皇帝依然是罗马人皇帝这个雅威世界共主,这皇冠还在君士坦丁五世头上,但因为拜占庭的衰退,尤其是之前伦巴第人的侵蚀,使得梵蒂冈彻底摆脱了拜占庭的阴影。而法兰克人解决了伦巴第之后,梵蒂冈立刻抱上了这个新大腿,坯平的投桃报李,更是让教会获得了一个自己的国家,所以此时的梵蒂冈,正野心勃勃试图彻底抛开拜占庭。原本历史上他们在君士坦丁五世的继承人利奥四世死后,新君君士坦丁六世和太后伊莲娜之间为争夺权力爆发内斗,梵蒂冈趁机不再承认拜占庭皇帝为罗马人的皇帝,并且将这皇冠转送查理曼。

    拜占庭与梵蒂冈彻底分手。

    但现在他们还没有,理论上君士坦丁五世还是罗马人的皇帝,他的女儿还是罗马人的公主。

    所以杨丰可以理直气壮地以武力护送其前往罗马。

    而君士坦丁五世这个老狐狸,最初恐怕也是抱着这个阴险的目的,所以才让自己女儿跟着杨丰一起给这家伙暖床,他知道梵蒂冈肯定不会让杨丰跑到梵蒂冈搞事情,而以杨丰的暴脾气也不可能听话,然后这个来自东方暴君,就可以好好教训一下梵蒂冈,他也就可以开开心心看热闹,既然这样杨丰不介意满足他要求,反正杨大王就是要来搞事情的,两人在这一上算是默契了。

    紧接着陆战队开始登陆。

    杨丰的舰队当然不可能只有那些战列舰,他后面还有五十多艘满载各种货物和一个旅士兵的商船呢!

    因为怀远郡周围全是森林,木料可以说几乎取之不尽,而前几年储备了大量木料,现在那里的造船厂制造普通商船的速度,几乎可以赶上大航海时代的荷兰人,短短几年时间从那里开出的商船已
天地之间sodu
经超过百艘,为这次下西洋,杨丰集结了近半的商船,他就是为了出来装逼的,当然不可能不携带陆战队。

    随着杨大王一声令下,台伯河口骤然变成了战场。

    在那些渔民和岸边看热闹的百姓惊恐地四散奔逃中,二十艘战列舰一字排开,首先向岸边的倾泻了一轮炮弹,将不多的几个士兵轰成渣。

    紧接着一艘艘满载士兵的商船停靠码头,一队队身穿红色军服,头戴笠盔,外面套着银色半身甲的陆战队士兵肩扛上刺刀的步枪登陆,同时一门门野战炮和臼炮也从船上被吊了下来,褐贝斯步枪,十二磅和六磅拿破仑炮,二十四磅臼炮,这些都是杨大王的军队标配。同时一辆华丽丽的四轮马车也被吊下来,拜占庭公主殿下和她的侍女们,在那些大唐士兵的保护下登岸,就在登陆过程中,一队大概一百人的链甲骑兵赶到,这些英勇的骑士们试图冲击陆战队步兵,结果还没等靠近,那些战列舰上的大炮就发出了怒吼,然后骑士们也就一样变渣渣了。

    “他们居然还在叫好?”

    甲板上杨忠很愕然地看着岸边那些亢奋的百姓,他们正在为骑士们被轰杀至渣而叫好。

    “贵族老爷的事情,与民何干!”

    杨丰冷笑道。

    “扔几箱胡椒,雇用他们帮忙卸货物!”

    紧接着他说道。

    随着命令下达,一艘靠岸的商船上立刻抬下几箱胡椒,随行的拜占庭翻译官说明一下之后,岸边看热闹的人狂欢般一拥而上,开始热情地帮助唐军卸货,甚至几个不愿意脚上沾水的士兵干脆摸出银币,雇人把自己背到岸上,还有商人主动上前希望能用自己的马车为唐军运货,至于他的热情当然得到满足。反正杨丰的船上就不缺胡椒,这种东西都是由威远公司的奴隶在南洋各岛采摘晒干装箱,由东印度公司的商船直接运到狮子国的商业据,然后西印度公司的商船再将其运到信德,由信德走印度河水路一直运到白沙瓦,再从陆路经喀布尔至冠军城一直运到绥远城。

    或者也可以运到埃兰的港口,比如说布什尔和巴士拉,然后北上到达绥远城。

    这两条路线成本实际上高于红海和耶路撒冷路线,毕竟后一条路线的陆路运输距离很短,绝大多数都是海路。

    但为了从经济上挤垮大食,杨丰只能这样做,否则中间的钱全被控制耶路撒冷的大食人赚去,而现在大唐的三大殖民集团瓜分东方贸易,大食的商船连红海都出不了,游弋在亚丁湾的安西军战舰会把任何出红海的大食商船击沉,就算有漏网之鱼躲过拦截,狮子国那边的东印度公司战船也照样不会放过他们。就连大食人自己需要东方货物,都得到埃兰人那里去采购,这是大唐三大殖民集团和埃兰人合伙玩的经济封锁,因为红海航运主要获利者就是哈希姆家族,大食帝国的崛起,就是依靠红海航运带来的财富,否则他们那片连人都养不活的土地哪来的资金购买盔甲和武器?

    现在他们已经得不到这份财富了。

    这是经济绞杀。

    而胡椒在此时的欧洲,是比金银还受欢迎的真正硬通货,杨丰用一把把安南集团的奴隶们从树上摘的胡椒迅速完成登陆。

    然后一个旅的安西军士兵护卫公主殿下的马车离开港口,开始向着罗马进军,他们刚刚走出四里,早就在对面列阵的另外一支骑兵就迫不及待发起了进攻,很显然这些骑兵认为没有了战舰保护,这些装备简陋的步兵根本无法与他们对抗,于是狂奔的战马上那些链甲骑士们拎着长矛,排着密集的队形,踏着地动山摇的马蹄声汹涌上前,但可惜双方距离还没拉近到一里他们就知道错了……

    伴随着指挥官的吼声,安西军阵型前的一门门大炮和臼炮同时发出怒吼,实心弹和开花弹瞬间轰碎了骑士们的时代。

    在实心弹撞击的血肉飞溅中,在开花弹爆炸的巨响中,甚至在火箭的呼啸而过中,那些骑着雄健的战马穿着链甲的骑士们一片茫然,任凭他们胯下战马悲鸣着掉头逃离,然后任凭那爆炸的火光撕碎自己的身体,他们甚至没有一个人能够冲进安西军步兵开火的距离。几乎在安西军的大炮和火箭第一轮齐射后,这支大概两百人的重骑兵就丢下一地死尸崩溃,同样他们后面列阵的那一千多步兵也崩溃了,可以说这不能称之为战斗,因为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敌人,那些为保卫梵蒂冈而战的骑士们完美地表演了什么叫一触即溃。

    然后安西军继续前进。

    不过那些罗马的士兵还是很英勇的,尽管遭遇了超出他们理解范畴的敌人,在那些教士鼓动下,他们还是台伯河畔的道路上竖起木栅,同时布置了拒马盾牌和大量弓箭手,准备采取防御战击败入侵者。

    但这依然没什么卵用,因为换上霰弹的安西军大炮一开火,弓箭手们还是毫无悬念地溃逃了。

    他们的木头盾牌又挡不住这个。

    见弓箭手防御也没用,在明白这些入侵者会巫术之后,梵蒂冈终于派出了他们的最终极力量,他们调来一大堆修道士,一个个堵在安西军前面齐声念经,还有抱着经书不停洒圣水的,至于他们的结果当然也是没有什么悬念的,那些列队向前的安西军步兵毫不客气地一轮排枪,然后这些修道士们就功德圆满了。

    “真无聊,他们怎么就没有自知之明!”

    罗马人的公主殿下,摇着小扇子在那些为安西军运输物资的老百姓簇拥中,很是不满地说道。

    突然间她周围一片尖叫。

    所有人都抬起头,一脸惊恐的仰望他们头。

    “这个没良心的,又不带着我!”

    公主殿下看着头掠过的飞机恨恨地合上扇子说道。

    (原本一百五十万字时候结束唐朝卷,但这几天事情太多,先拖几天吧,下一副本钓鱼城)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