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四章 汉家男儿,宁死不屈-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九四章 汉家男儿,宁死不屈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玛的,还真是被咬了的!”

    杨丰无语地看着远处蒙哥那明显异常的反应,很显然野史传闻是正确的,一代天骄还真就是被西夏王妃咬掉某物而死的。

    “话说这真是报应啊!”

    说完他骤然间跃起,几乎同时对面乌般的利箭呼啸而至,就像雨滴般不断打在他身上,甚至都让他向前的速度明显一滞,然后所有击中他的箭又乱糟糟地倒飞出去,紧接着在更多利箭中,十几支床弩的巨箭带着恐怖的力量撞在他身上,但这一次床弩已经没用了,他身上的能量护盾瞬间将这些床弩弹开,不过撞击的力量依旧让他坠落在地。

    “保护大汗,这妖魔刀枪不入!”

    他对面一片惊叫响起。

    无数步兵举着盾牌组成墙壁,护住他们后方的蒙哥,而蒙哥也立刻清醒,以最快速度上马准备逃离。

    落地的杨丰紧接着跃起。

    他对面列阵的弓箭手毫不犹豫地射出密集的利箭,这些弓箭手都是精锐,几十米距离可以说箭无虚发,数百支箭在极短时间内一刻不停地密密麻麻撞在他身上,虽然无法穿透他的能量护盾,但叠加的撞击力量,却让他再一次从半空坠落,而且直接坠落在了下面列阵的步兵中,然后无数长矛向上攒刺,甚至硬生生把他举在半空。

    蒙哥趁机迅速逃离。

    半空中的杨丰两臂一夹,落地同时大吼一声向前,推着对面十几名士兵同时后退,紧接着他的身子猛然一拧,长矛的折断声立刻响起,但身后更多士兵汹涌而上,悍不畏死地用他们手中战斧和铁锤之类重武器拼命砍砸杨丰的身体。杨丰夺过两柄战斧疯狂地劈砍,然而那些蒙古士兵依然前仆后继同样疯狂地进攻,甚至转眼间他脚下的死尸就已经堆积成丘,但那些蒙古士兵依然踏着尸山一刻不停地汹涌向前,很显然这些蒙古士兵之悍勇超过了当年的八旗,毕竟这也是真正凭实力横扫大半个亚欧大陆的。

    而在这个包围圈外面,数以千计的弓箭手持弓等待,一旦杨丰跃起无数利箭瞬间就会撞在他身上。

    蒙哥回头望着这一幕。

    “真是怪物!”

    他骇然地说道。

    “术速忽里,去劝降他,若他能归降,赏他万户!”

    他对身旁将领说。

    后者立刻调转马头冲向战场。

    就在这时候蓦然间破空的呼啸响起,十几支床弩的巨箭骤然而至,在一片惊叫声中,左侧所有侍卫急忙策马向前,其中三人几乎同时被击中,被穿体而过的巨箭带着坠落马下,而一支巨箭则紧贴蒙哥马头而过,箭杆狠狠抽在马头上,那战马悲鸣一声立起,猝不及防的蒙哥一下子被甩在落马下。

    他的反应也是极快,落地瞬间向旁边一滚,抓住一匹空出的战马翻身而上,同时转头恨恨地看着远处城墙上。

    在那里一面王字大旗下,一个中年将领同样看着他。

    蒙哥毫不犹豫地催动战马。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一柄战斧呼啸而至,正好砍在他身后马背上,那战马悲鸣着坐倒,蒙哥紧跟着一起倒下,他下意识地回过头,那队作为最后屏障的弓箭手中间仿佛狂暴的犀牛般,一个完全变成血红色的身影,带着恐怖的杀气一头撞了出来。正好此时过去劝降的术速忽里也到了,他手中刀毫不犹豫地劈落,但那红色身影连看都没看,手中战斧横扫,可怜术速忽里被拦腰斩断,紧接着那人手一扬,带着术速忽里鲜血战斧呼啸而来。旁边两名侍卫奋不顾身地扑到蒙哥身上,那战斧准确落在他们背上,就像切菜般没入他们身体,蒙哥带着惊恐死死盯着那身影,而那身影在他视野中急速变大,伴着不断落在其身上弹开的利箭,犹如恶魔般狰狞恐怖。

    两名侍卫一左一右策马上前。

    那恶魔的双拳同时向外轰出,准确轰在两匹战马身上,伴着一阵悲鸣声,两匹狂奔的战马同时轰然倒下。

    下一刻他带着血淋淋的狞笑站在了蒙哥面前。

    “将军若归降赏万户!”

    蒙哥下意识地抬起手挡在面前同时惊恐地喊道。

    “以长生天发誓!”

    他紧接着补充道。

    “老子连皇帝都做到吐,还在乎什么狗屁万户?”

    杨丰说着一把抓住他掐着脖子拎起来。

    紧接着他把蒙哥向上一举,就像拎只死狗一样转过身,阴森森地看着后面,那里正在涌来的蒙古士兵立刻停下,一个个惊恐地看着他手中挣扎的大汗,手持着各种武器逡巡不前,其中一
青囊尸衣之天门鬼谷笔趣阁
名将领迅速催马上前。

    “放了大汗,条件随便提!”

    那将领说道。

    “如果我要你自杀呢!”

    杨丰说道。

    那将领毫不犹豫地将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一拉,鲜血瞬间喷涌而出,他傲然地看着杨丰,咬着牙在剧痛和急剧失血中颤抖摇晃着。

    “是条汉子!”

    杨丰不无敬意地说。

    他也没想到这家伙真自杀,不得不说这些蒙古人倒是很忠心,当然,主要是作为大汗的近卫,蒙哥出事近卫将领肯定全家砍头,但这样死了哪怕蒙哥依然出事,估计其家人也肯定能够保全,以杨丰的头脑这一还是看得很明白。

    “你的承诺!”

    那将领脖子上飙着血,艰难地摇摇晃晃着说。

    “给你!”

    杨丰说完,突然抓住了蒙哥的一支胳膊,紧接着向后一拧,伴随着蒙哥那撕心裂肺的惨叫,还有骨骼摩擦的怪异响声,这个胳膊以诡异的方式从后向前转了一圈,撕裂的皮肤和肌肉中鲜血喷涌而出,但杨丰却笑咪咪地继续转动,转眼间伴着蒙哥的惨叫和那些蒙古士兵的怒吼,他就硬生生地把这个胳膊拧下来,随手扔给那已经倒下的将领。

    “我说放了你们大汗,就一定会放了你们大汗,不过我可并没说怎么放,一块块放那也是放啊!”

    杨丰笑咪咪地说道。

    紧接着又抓住了蒙哥的另一支胳膊瞬间拧了下来,扔给了地上的那名将领,后者拼尽最后力气,悲愤地指着他,然后死不瞑目地倒在一旁,抽搐几下咽了气。

    就在同时清醒过来的蒙古士兵们怒吼着汹涌上前。

    他们是真被激怒了。

    而且他们也很明白自己肯定得死了,说不定全家都得死,而一切都是拜杨丰所赐,此刻的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夺回蒙哥,然后拉着这妖魔给自己全家陪葬。

    不过这时候他们的努力也都已经没什么用了,杨丰手中断了双臂的蒙哥不断惨叫着,伴随急剧地失血声音也越来越弱,就在那些士兵即将冲到杨丰跟前的时候,他把这位蒙古大汗随手往地上一扔,很恶意地抬脚在其两腿中间狠狠地踩了一下,后者痛苦地痉挛着,终于同样死不瞑目地咽了气。而杨丰却得意地狂笑一声,纵身跃起转眼到了那些蒙古士兵的后方,紧接着跳上一辆特制的马车,然后手指上的能量刀伸出,瞬间斩断了他前方一根木柱,一下子将代表着蒙古大汗的九斿白纛扛起来。

    他骤然大吼一声,在马车上挥动了这个特殊的仪仗。

    这个蒙古帝国最高权力象征实际上是一个木头架子,上面缀着九个白色马毛制成的旈,中间一个最高最大,周围一圈稍小的拱卫,从铁木真时代就代表大汗身份,原本是由一匹白马驮着,但这可不是他们寒酸时候,此时这个大纛上面光黄金恐怕就得几十斤,更别说还有各种宝石装饰,早就不是战马能够驮动了。

    他在无数愤怒的目光中,带着恶意的笑容,将九斿白纛头向下直接杵在烂泥中。

    “嗷……”

    然后他就像是那帝国大厦上打飞j的金刚一样,站在倒立着的九斿白纛旁,双手捶胸发出野兽般的嚎叫,这嚎叫响彻了整个战场,而整个战场上所有蒙古士兵,都在黯然地看着这一幕,看着他们被羞辱的至尊标志,看着那被侍卫抬起的,浑身血红色已经明显没了生命的大汗。

    他们的勇气一下子泄尽,甚至很多人无力地跪倒。

    “来啊!”

    杨丰嚣张地吼叫着。

    他面前那些蒙哥的近卫军士兵们突然尖叫着,发疯一样汹涌而前冲向他脚下,但就在同时,杨丰却扛起九斿白纛,毫不犹豫地纵身跃起落地瞬间撒腿就跑。

    但不是冲向钓鱼城,而是冲向最近的嘉陵江。

    他从陆地上逃不回钓鱼城,他和钓鱼城之间隔着密密麻麻好几万蒙古士兵,他就算累得虚脱也肯定杀不回去,但他向南和嘉陵江之间却几乎没有敌人,以堪比战马速度狂奔的他,转眼就冲出几百米,站在了滔滔东去的江水边,然后停下回过头,看着身后无边无际般汹涌而至的追兵。

    “汉家男儿,宁死不屈!”

    他慷慨激昂地大吼一声。

    然后纵身跳进了滔滔江水。

    远处的钓鱼城上,看着这一幕所有人无不掩面垂泪,为勇士的悲壮落幕而哭泣。

    呃,只是那个在水中不断逆流向上的白是怎么回事?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