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五章 引狼入室-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九五章 引狼入室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杨丰扛着九斿白纛,昂然地从江水中走出时,钓鱼城守军的最高统帅王坚已经等候在了码头。

    钓鱼城南北各有一道延伸出的城墙,分别延伸到两边的江岸,称为一字城,一来隔断两边防止敌军绕到城西进攻,二来作为江上的补给通道,不过这时候北边的一字城已经被蒙古军攻破,只剩下南边这段,这段城墙是直接和码头相连的,此时不仅仅是王坚,城内几乎所有主要将领和官员都聚集在这里等着,等着迎接他们的救星。

    而城外敌军已经完全停止了进攻。

    对于蒙古军的将领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已经不是灭宋,而是如何应对蒙哥死后内部的斗争,大汗的猝死让他们内部必然陷入大乱,为了大汗的位置,也必然有一番混战,无论是带领东路军进攻鄂州的忽必烈,留守漠北的阿里不哥,西征的旭烈兀,这都是手握重兵的亲兄弟,肯定不会甘居他人之下,而且忽必烈和阿里不哥本来就不和,可以说蒙古帝国内部权力争夺战必然发生,这些跟随蒙哥的将领都很清楚。

    这时候回去站队才是最重要,这关乎他们各自家族的未来,和这相比灭宋完全微不足道。

    “接着!”

    杨丰傲然地向旁边一伸手。

    旁边一名军官赶紧接过九斿白纛,因为这东西太过沉重,两名士兵又赶紧上前,一起扶住这个辉煌的战利品。

    “某乃昊天上帝所遣,附体殉国之烈士以拯大宋之危难,今日先诛杀鞑虏魁首解合州之围,尔等速备战船送某东下。”

    杨丰摆出高高在上姿态对王坚说道。

    后者愕然了一下,很显然这画风让他有不适应,不过他紧接着醒悟过来立刻就躬身行礼,后面一字城上所有官兵全都赶紧行礼,这个时代的人对神仙可是很敬畏的,想想当年的六甲神兵就知道,如果说当年的郭京是个骗子,但眼前这个可是实实在在刚在十万军中撕了蒙古大汗,把代表蒙古至高威严的九斿白纛都扛回了,这是实实在在的神仙,一时间整个钓鱼城一片叩拜,无数军民喜极而涕。

    老天终于开眼了。

    紧接着一肩與抬过来,王坚恭恭敬敬地请杨神仙上轿,然后一路招摇着抬往自己衙门休息,同时命令水军赶紧准备战船。

    这就可以了。

    杨丰没兴趣跟他们扯淡,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刷声望,把他的神仙名头坐实并传播开,先解钓鱼城之围,再顺流而下打开史天泽在黑石峡的封锁线,然后和增援钓鱼城的吕文德会合到重庆,再从重庆顺流东下出三峡救鄂州。沿途其实根本不需要打,他只要把蒙哥的九斿白纛立起来,告诉这些家伙蒙哥已经死了,连九斿白纛都被他夺了,那么各路蒙古军会立刻撤退回去准备内战,这一可以说毫无悬念,包括正在围攻鄂州的忽必烈也必须立刻撤军回去抢皇位,然后杨神仙摧枯拉朽般解救大宋的传奇也就无比辉煌了,至于以后……

    以后再说吧!

    反正对他来说造反已经无比娴熟了,怎么玩都是很简单的。

    合州府衙。

    张灯结彩大排宴席。

    “禀仙尊,外面有个女人求见,说是您的义妹,另外还有十几个军中士卒,说是您的同乡,其中还有一个自称是您的表弟。”

    一名士兵向杨丰禀报。

    “我的义妹?”

    杨丰愕然一下。

    “仙尊,应该是您附体之人的。”

    旁边陪他喝酒的王坚小心翼翼提醒。

    “啊,那也就算是我的吧!给他们安排一下住处,以后就跟着我了,说起来我虽然是附体此人,但我本尊身份非尔等宜知,以后你们也就以此人之名称呼好了,对了,我叫什么?”

    杨丰说道。

    义妹啊,这个他最喜欢了!

    “回仙尊,您附体之人名杨丰,乃一弓手,成都人,随乡人逃难至此,家人皆被鞑虏所害,故参军为亲人报仇!”

    一名将领忙说道。

    这还真是个小兵啊!

    杨丰无语了一下。

    钓鱼城之战实际上是整个蒙哥攻宋之战的最后期,而这场战争从最初的忽必烈灭大理开始,整整持续了七年时间,而这是第七年。

    在这之前忽必烈首先从甘肃南下,兵分三路经康藏直插大理,连破龙首关,大理城直至攻破昆明俘虏大理国末代国王段智兴,完成对南宋的战略包围,紧接着南北夹击钳形攻入四川,与宋军经过持续一年多的激战彻底吞并西川,其
制服诱惑最新章节
中包括围绕成都的大战,而吞并西川后才开始全面的灭宋之战。蒙哥率主力自西川向东攻重庆,先以一路斜插涪陵切断宋军增援重庆的水路,然后他的大军沿嘉陵江猛攻重庆的北大门钓鱼城,而忽必烈率领东路军自淮西南下避开襄阳,穿过大别山直插鄂州,至于第三路则是从大理,实际上准确说是从安南北上的兀良合台,他在一二五七年屠河内,安南国主陈日煚请降,然后兀良合台自安南经桂林向北沿湘江攻长沙岳阳。

    三路合兵于鄂州也就是武昌,然后自武昌顺流而下灭南宋。

    话说南宋的确很怂。

    但是凭良心说,他们还能撑到崖山真得令人佩服。

    蒙古灭南宋不是过去南北交战那种向南平推,而是钳形包抄,在忽必烈灭南宋前,周围所有能被他们灭掉的都已经灭掉了,包括高丽,吐蕃,安南这种小角色都臣服,南宋实际上就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整个战略包围已经完成,南宋能做的只是苦苦挣扎,能拖一天是一天。

    当然,他们还能拖二十年,也就是靠着钓鱼城。

    正是因为蒙哥的突然死亡,造成蒙古内战,忽必烈和阿里不哥为争皇位开战,而旭烈兀,别儿哥等人事实上d立,使蒙古帝国的实力内耗严重,而且无暇对外扩张,才给了南宋足够的时间来备战,但如果说钓鱼城之战后的南宋还有机会翻盘,那真得就纯粹是扯淡了,除非能在南宋内部来一场彻底***,把那些平时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的废物,统统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让整个国家完全从奴家思想的束缚中挣脱,否则是绝对没有任何希望的。

    话说在南宋搞搞***?

    杨丰发现这好像也是很有诱惑力的。

    他总得在这个时空给自己找乐子,而他对玩腐儒的热情一向不亚于玩胡虏。

    这时候的南宋,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土地兼并,已经严重到连了贾似道都看不下去的地步,话说贾似道的确臭名昭著,可他是南宋这个垃圾堆里唯一能干实事的,公田法算是给南宋打了一剂强心针,虽然效果有限但好歹抢救了一下。

    但想要南宋起死回生,那就不是一剂强心针能解决,必须得来一场大手术才行。

    这就得换他上了。

    这种事情除了他也没人能干,别说是贾似道了,就是宋度宗敢干也免不了落水而死,这都是必然的结果,除了他这种淹不死的,没人能干这种事情,反正有他镇压着,而且还有差不多二十年的空窗期,这个期间蒙古人无暇南侵,正好可以给他一个让大宋王朝脱胎换骨的机会。

    “仙尊,不知仙尊何时启程?”

    王坚毕恭毕敬地说。

    可怜他还不知道自己正在为大宋引入一个祸害。

    “船何时备好?”

    杨丰摆出神仙姿态威严地说。

    “随时可用!”

    王坚忙说道。

    这里其实也有水师,钓鱼城是一个真正的要塞,嘉陵江,涪江,渠江三条大江汇流,合成嘉陵江干流在城南浩荡东流,同时切割出一个十几里长的半岛,这就是钓鱼城,而这里和下游重庆之间联系就是水路,宋军增援也是水路,但这时候下游黑石峡有在涪陵被吕文德击败后撤的蒙古水师,岸上有史天泽率领的蒙古骑兵,水师堵正面,两岸骑兵夹江攒射,在黑石峡以东牢牢阻挡吕文德增援钓鱼城的水军。

    呃,就是那个因为某包衣而臭名昭著的吕文德。

    大宋目前军事上的梁柱。

    无论他还是王坚都是南宋上一个架海紫金梁孟珙的部下,而孟珙是岳家军之后,其祖上就是杨丰在穿岳时候手下亲信孟林,襄阳之所以在蒙古大军进攻下几乎半个世纪屹立,就是因为襄阳周围全是当年岳飞安置屯田的岳家军之后,这些人和江南那帮废物们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不过这些人也已经实际上军阀化。

    吕文德的确是南宋目前军事上的梁柱,但吕家也实际上成了襄阳之主,他们兄弟掌握襄阳一带的军政大权,吕文德死后由他堂弟吕文焕接班,不过好在即便是军阀化,他们也没辱没自己的祖宗,依旧牢牢为大宋坚守着最至关重要的屏障,直到最后蒙古人动用了巨型的配重投石机。

    而杨丰的下一站,就是打通黑石峡,和下游吕文德完成会师。

    “那还等什么!”

    杨丰把手中羊腿一扔。

    “走,杀鞑子去!”

    他亢奋地吼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