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九章 仙尊引导人民-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九九章 仙尊引导人民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成都。

    杨丰扛着斩舰刀傲立阵前。

    他身后八千荡寇军混乱列阵,这些半个多月前的老百姓,至今连最起码的列阵都很难做好,实际上他们也从来没进行过真正的训练,八千人用三天时间武装起来,第四天就登船然后用了十天时间到达怀安军,再花一天时间攻破山城,一天时间穿过龙泉山脉到达柏茂渡口登岸,一天时间抵达成都……

    哪有时间训练啊!

    也就是刚武装起来的时候,由仙尊指挥着练习了几次,再就是每天晚上仙尊通常都会召集军官培训一下,好在这段时间已经足够他们知道自己归谁指挥了,此时这些身上穿着步人甲,端着各种武器的士兵,在那些宋军士兵出身的军官指挥,主要是咒骂和棍子甚至鞭子抽打下,乱哄哄地按照盾矛弩三层列成圆阵,期间还不时有乱子出现,看得对面蒙古军一片哄笑。

    当然,再看看杨丰,他们也就立刻不笑了,因为杨丰身后的阵型正中立着他们大汗的九斿白纛。

    “带过来!”

    杨丰傲然地说道。

    一队士兵抬着一个个大筐子走上前,把一筐筐人头倒在他面前,这是山城守军的,驻守山城的一个蒙古千人队,在他的进攻面前支撑了仅仅不足半小时。

    这座要塞的优势就是地形。

    山城实际上是一片略微平坦的山平台,周长七二千米,形状南北拉长但很不规则,绝大多数地方没有城墙,但却有悬崖峭壁,只有中断的位置才以条石垒成墙,南北东三门,北门干脆就修在断崖下,东南二门前面是向下蜿蜒的两米宽山路,而且这山路实际上是山脊,就跟倒立的刀刃一样,这样的环境基本上什么梯,冲车,乃至投石机之类的重型攻城武器就统统别想了,就是前赴后继扛着梯子迎着箭雨和檑木石头往前。

    冷兵器时代只要有足够的物资,内部别出什么问题,这样的城堡完全就是令人绝望的。

    但前提是别来个开挂的。

    比如一个刀枪不入,一蹦比城门都高,而且拖着一个六米长大刀,一刀就能让城楼塌半边的,倒霉的蒙古勇士在这样的敌人面前还能怎么办?

    他们也很绝望啊!

    不到半个小时一千多守军被他独自斩杀了三分之一,剩下几百人被亢奋涌入的荡寇军给乱刀砍了,虽说荡寇军没有经过训练,但砍人谁都会,被杨丰手中斩舰刀一刀砍断好几个蒙古士兵的场面,刺激得肾上腺素飙升的乌合之众们不能打也能打了,冷兵器时代战争就是这样,再强的军队也怕被热血烧糊脑子的,而杨丰最大的本事恰恰就是带节奏然后让人跟着他一起发疯。

    这些人头堆积在他脚下,立刻让对面敌军一片躁动,尤其是作为核心的那一千正牌蒙古骑兵,更是纷纷怒不可扼地咒骂着。

    杨丰冷笑一下。

    然后他上前一步,就像踩烂一颗西瓜般,一脚把一颗人头踏烂,那些蒙古骑兵骂声更高,就连他们的指挥官拜延八都鲁都拔出刀来,原本此时成都的守将应该是纽璘,他是蒙古在四川的最高统帅,但纽璘被杨丰劈了所以换成其副手拜延八都鲁,这也是蒙古军名将,八都鲁这个名字还是铁木真给起的,然而他们的愤怒并没有让杨丰收敛,这家伙若无其事地冷笑着不停一个个踏烂那些人头。

    拜延八都鲁终于忍无可忍,随着他手中刀一指,一队蒙古骑兵立刻上前,但没有直接冲击正面,而是切向荡寇军圆阵侧翼,并且在疾驰中不断射出利箭。

    荡寇军立刻一片混乱。

    甚至有人下意识地想掉头逃离。

    “镇定,本仙在此!”

    杨丰大吼一声。

    那些士兵立刻就镇定下来,很显然神仙是非常管用的,再说驰射的骑兵弓其实杀伤有限,很难穿透这些士兵身上的重甲,吕文德在军械方面非常大方,基本上随便荡寇军取用,所以八千荡寇军倒是足足有三千套步人甲,此刻这些铁罐头和前排的大型盾牌很好地保护了后面的士兵,那些神臂弓手在军官催促下,居然也开始和蒙古骑兵对射起来。

    拜延八都鲁面无表情一挥手,他身旁一名将领拔出刀,紧接着向前一指,列阵的三千步兵立刻向前。

    这些步兵应该是投降的宋军。

    必须得承认,哪怕四川战场上也同样有大量宋军投降,比如说和刘整齐名的大将杨大渊及其家族,后期元军对四川的进攻,主要就是杨大渊家族负责,这些步兵比荡寇军更像标准的宋军,重型步人甲,棹刀,战斧,神臂弓让杨丰恍如回到从前,

    他不无唏嘘地长叹一声。

    紧接着他纵身跃起,拖着斩舰刀直冲向前,他不能让这些步兵接近到他们的神臂弓射程,他的乌合之众撑不住神臂弓的直射伤亡。

    
田馨风暴吧
就在他冲出的同时,拜延八都鲁毫不犹豫地长刀一指,一直没动的三百重骑兵立刻催动战马,逐渐形成雁翅阵型,密集靠拢后夹着长矛撞向荡寇军的圆阵,那些驰射的轻骑兵则斜插阵后准备冲溃散的荡寇军,而荡寇军已经乱了,三百人马具甲的重骑兵踏着雷鸣般马蹄声急速拉近,恍如三百头恐怖的怪兽,此刻他们的腿在颤抖,他们的手也在颤抖,他们不由自主地转身,他们的大脑中只剩下了恐惧。

    就在这时候,落在敌军步兵中的杨丰手中斩舰刀化作一道寒光,前方十几名敌军的身体骤然断开。

    所有进攻的步兵全停下了。

    然后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低着头,双手持刀以弓箭步摆着造型的杨丰,还有他面前那些正在坠落的,还带着愕然表情的,被腰斩的死尸,下一刻……

    “仙尊神威无敌!”

    荡寇军中一个女子的声音高喊。

    “仙尊神威无敌!”

    无数声音高喊。

    “杀鞑子,夺回家园!”

    小玉站在圆阵中心的战鼓前,挥舞着红色旗帜高喊。

    “杀鞑子!”

    “报仇!”

    “抢回老家!”

    无数声音混乱地高喊。

    几乎同时,杨丰手中斩舰刀再一次横扫。

    而也就是在这时候,蒙古重骑开始冲击荡寇军,但他们面前的荡寇军士兵却没有人逃跑了,那些刚刚被带起节奏的士兵,站在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上,带着当年成都屠城的仇恨,看着他们无敌的统帅,所有人尽管在颤抖,但却没有后退的,他们几乎是发疯一样吼叫着,斜撑着他们手中的长矛,用肩膀扛着他们面前的盾牌,下一刻恐怖的撞击来临,数十公里时速狂奔的战马,硬生生撞上了密集排列的人墙盾墙和长矛的丛林。

    但是却没有撞开。

    结阵步兵的威力在这一刻显现。

    尽管蒙古人的长矛穿透荡寇军士兵的身体,尽管他们的战马撞碎后者的盾牌,尽管他们的刀砍下后者的头颅,但后者没有后退的,哪怕这些乌合之众们甚至不懂如何反击,可是依然到死也阻挡着他们的战马,哪怕身体被长矛穿透,这些十几天前的平民百姓也依然支撑着他们的盾牌。

    然后蒙古重骑兵的噩梦到了。

    仅仅不超过三丈外,无数神臂弓举起来,然后无数弩箭射出。

    再没有什么训练,这样的距离上也不会射空的,密密麻麻的弩箭瞬间撞在蒙古重骑兵身上,击穿他们那坚固的铠甲,穿透他们的身体,当冲锋被阻挡住后,战场上无敌的重骑兵就成了靶子,甚至很快就有荡寇军士兵抓住他们硬生生拽下马,用刀扎进他们的铠甲缝隙。

    远处的拜延八都鲁难以置信地悲吼一声。

    这是他最精锐的部下啊!

    这都是真正的蒙古勇士啊,从没败给过宋军,今天居然让这样一支连列阵都做不好的乌合之众给击败了。

    然而他的厄运还没结束。

    几乎就在同时,在他的步兵处传来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尖叫,然后就看见三千步兵仿佛得到命令般,不顾一切地掉头抛弃他们的武器,就如同后面有一头狂暴的巨龙在追赶一样撒腿就跑,而且互相拥挤,互相推搡,甚至互相践踏着,几个将领还想阻止士兵的溃败,但几乎眨眼间就被淹没消失在无数大脚下。

    而在他们后面,一个伟岸的身影背负左手,右手拖着巨型长刀拔地而起,紧接着落地再次跃起,仅仅几个起落之后,就已经如神灵天降般落在他面前。

    “鞑子!”

    这个恐怖的敌人不屑地冷笑一声。

    紧接着他举起了那把甚至比步兵长矛还长的巨刀,四名拜延八都鲁的亲兵立刻吼叫着上前,但下一刻那巨刀凌空斩落,仅仅一刀,最前面的两名亲兵连人带马一刀两断,带着鲜血向两边倒下。

    拜延八都鲁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战马,那战马的头颅正在滑落,他再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他的身体正中如张开的门缝般向两旁推开,下一刻他的内脏带着鲜血喷涌而出……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