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零章 百年大计-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一零章 百年大计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和杨丰猜的差不多,赵昀紧接着就同意了升国公主拜入他门下。

    实际上这也很平常。

    唐朝时候公主进道观修行是很普通不过的事情,宋朝虽然不是唐朝以老子为祖先,但一样也是以道教为尊的,公主倒是没有进道观的,可道观依然是很多皇室女人,比如说那些失势的后妃归宿,当年宋徽宗就曾经一脚把他大嫂踢到瑶华宫,然后封了个希微元通知和妙静仙师。

    更何况升国公主不算出家,只是跟着国师当学生而已。

    话说国师又不只收她一个。

    在赵昀亲自把他女儿送到孤山并行隆重的拜师礼后,立刻拉开了国师办学的序幕。

    他下令把孤山直接分成四份。

    昊天上帝宫单独一份,算作他本人的居所,另外正式的弟子都跟他住在这里,虽然目前正式弟子还只有升国公主一个,当然,其实还有一些,比如他的另一个女徒弟,只不过这时候都在成都呢,但自从离开成都后,他的确就收了这一个正式的,而升国公主理论上是走读生,每天要坐船回临安的,但她如果留宿孤山的话,那就住在昊天上帝宫里好了……

    呃,国师也是用心良苦。

    至于四圣延祥观则作为男校区。

    以后国师讲学并不是只教他的那些正式弟子,贾似道还正在给他搜寻那些鄂州之战阵亡将士的遗孤,这些人以后都是要送到国师这里,然后由国师负责教育的,而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只要国师头,也是可以送到里求学的,总之国师的教导,不限出身不限男女不限年龄,只要他看中都是可以来孤山求学。这样自然要分开男女校区,四圣延祥观算男校区,而原本赵昀行宫就算女校区,至于孤山的其他地方,那就是公共活动区,有时候国师还会公开讲学,而这片公共活动区的公开讲学就是任何人都能过来听讲的了,并不只限于学生,就是附近打鱼的都可以过来听。

    总之这就是杨丰对孤山的改造。

    至于改造的费用,这个当然是朝廷出了,好歹他也是国师,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由自己掏钱,赵昀专门为国师拨了一大笔专款,反正他也就是印刷钞票而已,这时候南宋基本上已经过渡到纸币的时代了,日常交易最常见的就是钞票。虽然因为端平入洛及持续二十年的战争造成亏空严重,赵昀不得不和光头佬一样滥发纸币,最高记录他发过好几亿贯会子,但他倒是比光头佬有节操,为了抑制货币贬值,他甚至以国库黄金等重金属大量兑换过,所以这时候的纸币还算能撑住。

    不得不说大宋的确是个奇葩,在十二三世纪时候,后世欧洲银行家们玩的游戏,这时候南宋君臣们都已经玩过了。

    甚至大宋都有过假币泛滥。

    而贾似道正研究着学光头佬的金圆券政策,印刷见钱关子以回购外面泛滥的会子,不得不说这都是一个jb上日出来的,然而就是这样一群具备初级的现代金融思想,拥有可以说最先进制度,拥有最辉煌的艺术成就,进一步就能跨入zb主义时代的家伙,最终被一群奴隶制的蛮族给平推了,这不得不说有时候文明也没什么卵用,还是刀子更保险。

    当然,钱的事情不关杨丰的事情。

    对他来说有钱花就行,孤山的建设方案就这样确定,剩下有大宋工部负责,作为这时候大宋的保护神,他有资格享受供奉,至于以后再要增加什么设施,无非就是继续新建,这座小岛有足够面积。

    剩下就等学生上门了。

    “师尊,我们学什么?”

    升国公主眉开眼笑地说道。

    此时初春的暖阳高照,她身旁的杨丰杨丰就像个晒太阳的老人般,坐在一张竹编的躺椅上,对着脚下一湖新绿,和煦的微风中少女的幽香阵阵。

    杨丰抬起手指了指肩头。

    升国公主赶紧俯下身,用她那刚刚护理过的洁白小拳头,轻轻在师尊肩头捶着,杨丰的目光缓缓移动,不经意地落在她胸口,因为天气转暖,她已经不再包裹厚厚的宫装,而是换上了薄衫长裙,可惜这时候的女装已经不像唐朝那么开放,被丝绸包裹的青春身体很难让他的目光能够轻易深入,唯一的收获也就是这个女徒弟还是很有料的,这倒是个很令人欣慰的收获。

    他微微叹了口气。

    话说对于升国公主的问题他也很纠结,教什么呢?他倒是很想教双修的,可惜有操之过急,毕竟这个得需要时间先培养感情……

    “国师,贾相公送了一批幼童过来。”
浮生落羽冷轻寒笔趣阁


    这时候他们身后有人说道。

    “里面有女童吗?”

    杨丰回过头说道。

    “有一百三十六名女童,另外还有两百二十名男童,年龄都不超过十五岁,这只是第一批,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送来,另外其中还有五十多个年轻女人,据说是这其中一些孩子的母亲,本来都是北方流民,男人都死在战场上,家里没了生计来源,想求国师一起收留。”

    一个中年官员说道。

    这是杨辉。

    南宋著名数学家,

    他本来就是官员,而且还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贾似道回去一查自然就找到,剩下就是一份调令而已,西太乙宫本来就有官方编制,而且太乙宫使可不是小官,当年蔡京就做过中太乙宫使,北宋名将种师道也曾经做过,甚至宋钦宗扒着宋高宗他妈的车窗,说自己如果能南归,也只求做个太乙宫主就行,所以贾似道很干脆地把杨辉任命为西太乙宫使,实际上就是来给国师打杂的,毕竟国师这里也的确需要这样一个人,

    “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这里正好也缺些仆妇洗衣做饭,还有你,不是问师尊教什么吗?先去跟着杨宫使安排那些女童和女人住下!”

    杨丰对升国公主说道。

    “啊?”

    升国公主愁眉苦脸地看着他。

    “看什么?师尊有事,弟子自然要效其劳,难道你让师尊我亲自去?快去,做好了有好东西给你,但不准让你那些侍女代劳,你要自己去做!”

    杨丰说道。

    “师尊有什么好东西?”

    升国公主一脸期待地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杨丰瞪了她一眼说。

    可怜的升国公主就这样被他打发去当使唤丫头了,她和杨辉一起离开后,杨丰也背着手到了临近白堤的山坡上,坐在一间凉亭看着下面白堤到孤山的入口,那里数十名士兵正护送着三百多衣衫褴褛的小孩,另外还有一些同样衣衫褴褛的女人,甚至还有怀里抱着婴儿的。很显然这些人的生活的确很悲惨,里面几乎看不到几个穿好衣服的,这年头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像样抚恤,虽说阵亡伤残士兵肯定也有补偿,但这些补偿经过层层克扣之后,到家属手中的也就只剩下个意思了,尤其是那些在难民中招募的士兵,家属最后能不能见到这个意思都很难说。

    这一是必然的。

    这就是为什么吴三桂那种家奴制军队战斗力远超官军的原因。

    很简单。

    并不是军饷高,而是家奴有保障。

    像吴三桂这样的,一旦部下士兵伤亡了,朝廷的抚恤款到他手,那么肯定克扣官军的,然后用这些钱发给他家奴的亲属,甚至他那些家奴的妻儿他还得给养着,虽然那些家奴的妻儿他养着也是做家奴,但却肯定不会饿死了,而官军士兵战死了,他们的妻儿是很有可能饿死的,无论哪一级官员克扣他们死人钱都是毫不留情,这就是家奴们战斗力高的最根本原因。

    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而杨丰就是以这种方式,把军心收到自己这边来。

    他看起来像是做好事,但实际上他在从军心上架空朝廷,他养那些阵亡士兵的遗孤,后者上战场之后没了后顾之忧,看起来他们会为朝廷浴血奋战,但是,一旦杨丰和朝廷发生冲突,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站在杨丰这一边。甚至因为有杨丰负责擦屁股,那些官员和将领在贪污方面会更肆无忌惮,然后他们会让朝廷和杨丰之间的对比越来越强烈,一旦杨丰需要谋朝篡位,恐怕只要一句话,军队的士兵会立刻倒戈,而他收养的这些孩子成长起来,同样也会变成他最忠诚的属下。

    说到底这都是阴谋啊!

    “这徒儿真乖!”

    他看着下面感慨道。

    很显然升国公主并没有因为娇生惯养而失去纯良本性,面对那些浑身脏兮兮,甚至有可能头上爬着虱子的小孩,她依然坚持着按照杨丰吩咐地做好接待的工作,甚至还抱起一个明显有残疾的,倒是把那些侍女吓得一个个心惊胆战,生怕公主殿下被这些小脏孩染上污垢。

    这样杨丰也就满意了。

    不过也就是在这时候,天边一大片的阴出现并缓缓移动到了头……

    “暗想从前,阴雨天……”

    就在大雨倾盆而下,浇得升国公主等人一片惨叫时候,国师大人愉快地哼着歌走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