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五章 妖孽,现原形吧!-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四五章 妖孽,现原形吧!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保定。

    “尔等皆汉家好男儿,何苦为鞑虏做牛马?驱逐鞑虏,恢复华夏,昊天上帝当使尔永无饥馑。”

    杨丰跃马高喊。

    不过城上并无太多反应。

    实际上这座城市里的汉军数量已经很少了,兀良合台率领四万溃兵逃到这里,紧接着征发当地所有蒙古及色目青壮年为兵,尤其是这一带的色目人数量众多,因为杨丰的残暴政策,他们此时也可以说万众一心了。而就算汉军也是与杨丰有杀父之仇的张家兄弟控制,这里是顺天张家的地盘,在张柔和张弘略被杨丰弄死之后,张家以张弘范为主,兄弟几个共同掌握张家的军队,他们同样不愿意向杨丰投降。

    杨丰的喊话毫无收获。

    “看来尔等是自寻死路了!”

    他冷笑道。

    但就在这时候,大批被捆绑着的女人和小孩出现在城头,在她们的哭喊声中,兀良合台的身影出现。

    “妖孽,你想使妖术吗?那就尽管杀好了!”

    他狞笑着说。

    说完他拎起旁边一个小女孩,直接放到了箭垛上,猛然向外一推……

    杨丰骤然蹿出。

    但兀良合台却紧接着又把那小女孩拽回去,在后者的哭喊声中不无得意地看着停在护城河边的杨丰,然后发出得意的笑声,他身旁那些将领们也同样开心地笑起来,在他们的笑声中兀良合台笑着说道“这里有三万女人和小孩,都是从城外抓来的汉人,城内还有十万同样的汉人,你想用妖术就尽管用,老夫就算死在这保州城,也算有人殉葬了。”

    “你不怕死后会下火狱吗?”

    杨丰在护城河边负手而立冷笑着说道。

    城墙上并没有对他进行攻击,估计知道攻击也没用,毕竟藁城的董文炳已经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他们了,对于兀良合台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阻挡住杨丰的脚步,给开平的忽必烈重新集结军队争取时间。后者之前能就近集结起的军队都给他了,接下来无论是从山西征调汉军,从辽西征调契丹,甚至征调高丽,水达达,西域军赶来都需要时间,弄不好忽必烈还得和其他几个大汗们谈判,尤其是从旭烈兀那里借兵。而这些没有几个月的时间完不成,这段时间里他必须竭尽所能地阻挡住杨丰,至少不能让他杀出居庸关去,而保定,燕京这是两个必须死守的前沿,他已经准备好了用生命拖住这个杀子之仇的妖孽。

    既然他都不准备活,那拉着这片土地上的百姓殉葬又有何妨?

    “火狱?收起你那套吧!大师请!”

    兀良合台冷笑道。

    说话间他一侧身,他身旁一个穿着黄色袍子,头上带着黄色兜帽的年轻人双掌合十,就跟倩女幽魂里的国师般走上前说道“妖孽,不要再妖言惑众,贫僧已经看穿你了,诸位将军无需担心,此妖不过是南蛮所言之巴蛇而已,贫僧法力虽不足以制之,但已向佛祖请罗汉来降伏,只需等待些时日即可。”

    “什么巴蛇,他明明是撒旦的爪牙,被天使驱逐到东方的恶魔!”

    然后一个景教教士不满地说。

    就在同时,一个色目人跪倒在城墙上,虔诚地开始祷告,紧接着城墙上三分之一的士兵都跪下开始祷告。

    “你看,我们都不信你!”

    兀良合台开心地说。

    骤然间杨丰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城墙上,兀良合台毫不犹豫地再次把手中小女孩向前一推,然后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杨丰,就在同时杨丰右手闪电般接连虚划而过,那大师,教士和色目首领的头颅转眼落下。但那些守城的士兵,却纷纷举起手中武器对准了那些女人和小孩,兀良合台带着病态的狰狞看着杨丰,再次把那小女孩向外推了一下,杨丰阴沉着脸看着他,冷哼一声转身跳下城墙,头也不回地返回到自己的阵型前。

    “仙尊,以弟子愚见,干脆就别管其他,一顿火流星全炸了,大军杀进城再给百姓报仇!”

    耶律世枻说道。

    刘思敬等人纷纷头附和。

    这些家伙谁手上还没沾过成千上万平民百姓的血啊!就是跟着鞑虏一起屠城的事情也没少干,他们才不在乎什么附带伤亡的问题呢!

    事实上这年头也没人在乎。

    从金末杀到现在,整个河南河北死的人加起来恐怕几千万都有了,要是从北宋算起那就更恐怖了,以赵州为例北宋时候三万多户,现在,现在
改变我一生的女人们sodu
赵州只是个中州,意思是六千到一万五千户之间,这还是因为大量契丹人迁移到了赵州,比如耶律世枻家,真要算过去的遗民估计也就四分之一。这是情况好的河北,如果到河南看看基本上都快赤地千里了,这些活着的哪个不是见惯了尸山血海,死个十万八万老百姓对他们来说那完全不值一提。

    实际上对仙尊来说也不在乎死个十万八万,都到他这种境界早就已经把生命视为数字,话说他自己在这些时空亲手杀的都不计其数,被他祸害死的估计得以亿计了。

    但他还是不能无视这些人质。

    这是他收揽人心的好机会,不就是玩人质战术吗?难道这种小事还能难倒他?

    “糊涂,此等皆我华夏之民,皆尔之姐妹,岂能坐视其为鞑虏所害,河北为鞑虏数十年残破,华夏之民百不遗一,越是此时越应当爱惜每一个兄弟姐妹的生命,传我的命令,各军行军作战期间,鞑虏色目任尔杀之,有枉害一个华夏之民者抵命!至于此间之事,我自有办法解决,各军暂且扎营等待。”

    杨丰大义凛然地说。

    “弟子谨遵仙尊法旨!”

    耶律世枻等人赶紧说道。

    话说他们也的确有些感动,这些女人和小孩都是在附近抓的,虽然兀良合台说是汉民,但实际上里面汉契丹女真都有,在鞑虏看来三族都是没有区别的,这里面不少也是他们的族人甚至亲属,毕竟保州离真定总共才两百里路而已。

    仙尊是真把他们当自己人了。

    总之暂时无法进攻,这支大军只好就地扎营。

    这时候周围那些州县的豪强武装也纷纷赶来。

    这些就是那些女人和小孩的真正亲人了,兀良合台不可能抓保州城里的女人和小孩,毕竟城里还有一部分汉军必须安抚住,这样他们只能抓保州附近州县的,鞑虏和色目军抓人时候,那些男人无力与之对抗,只能分散开躲起来,杨丰大军到达,兀良合台闭城据守,这些人也纷纷组织起来帮助仙尊。很快保州城外就已经聚集起了十几万义军,连同杨丰的两万精锐骑兵,还有从河间闻讯赶来增援的张邦直所部和河间的豪强武装,仅仅五天时间包围保州的兵力就已经超过了二十万。

    山西的一支敌军出紫荆关一看这边情况,没等杨丰的骑兵过去,就以最快速度又撤回去了。

    然后杨丰继续围困。

    而就在他围困期间,各地豪强也相继解决其境内的鞑虏和色目,一些急于拍仙尊马屁的,也纷纷派出军队赶到保州,包括王文干还派他弟弟王文礼带一支骑兵赶来增援,在直沽登陆的吕师夔也乘坐内河船沿着大清河水系赶来,他甚至带着一批粮食走清苑河一直运到保定城下,总之在不到十五天时间里,保定周围的各路大军总数突破三十万,可以说整个河北能来的都来了,将兀良合台所部团团包围在保州城内。

    后者依靠着人质在手,紧闭各门据守不出,就在同时忽必烈亲自赶到燕京坐镇,但即便是他也不敢主动出击为兀良合台解围。

    他总共才带了几千骑兵到燕京。

    当初兀良合台南下时候带走了开平和燕京几乎所有能带走的军队,就这么几天时间,忽必烈上哪儿迅速再凑一支大军南下,哪怕调辽东的驻军南下,那也还得需要足够时间,哪怕是骑兵也不可能在半个月时间內,得到消息完成集结并长驱千里啊,更何况辽东的驻军还得镇压那里的各族,除非山西的汉军世侯们出太行山,可太原刘家的刘元振帅军在汉中,就连他弟弟刘元礼也在那里,留守山西的都是一帮老弱而已,出紫荆关瞅了一眼看这边惹不起又迅速退回去了。

    可怜忽必烈虽然御驾亲征到了燕京,却只能在三百里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腹爱将被困在保州。

    好在兀良合台的脑子好使。

    他的人质战术非常有效,那妖孽假仁假义,居然真就被那些女人和小孩阻挡住了,对于忽必烈来说,剩下只需要等待就行,只要能撑一个半月甚至一个月时间,各路大军就会到达并且发起反击,虽然忽必烈也知道夺回整个河北恐怕不太可能,毕竟他其实也调不来太多军队,但解保州之围守住这个燕京的大门还是没问题。

    然而他却不知道,杨丰之所以围而不攻,并不是被那些女人和小孩阻挡住,只是这家伙觉得观众不够多而已。

    而三十万观众……

    这已经足够他开始装逼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