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四章 和谐盛世-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五四章 和谐盛世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赵昀的突然驾崩,让大宋皇位的继承问题一下子麻烦起来。

    这真得很麻烦。

    如果他活着反而好办,因为可以劝他改变想法,可以不停地一波波疲劳轰炸,轮番上阵,从各方面向他进谏,甚至找一批勇士伏阕,弄几个老头子带着上吊绳进宫,总而言之逼他就范,让他改诏书,话说赵昀还是好对付,毕竟他是程朱理学的支持着,虽然他临死叛逆了一把,但那应该是头脑不清醒的乱命。

    可他就那么死了,这一下子就把所有路子掐断了。

    一个死人还怎么劝?

    遗诏还怎么改?

    不听他的?

    这也不是不行,历史上打着乱命旗号,推翻遗诏另立明君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那些大臣们也不是真得就把个遗诏看得多神圣。

    至于贾似道那里也好办。

    话说那些反对者并不担心无法摆平贾似道,毕竟贾似道只是要一个可以任他摆布的傀儡,他亲外甥女当然可以,但一个脑子不是很好的皇帝同样也可以,太子有不慧,这一朝野尽知,也就是说无论是太子继位还是公主继位,对于贾似道来说没有太大区别。

    他至少不会坚持。

    可问题在于这件事还牵扯到了国师啊!

    那国师肯定支持公主的。

    这师徒俩双修的那事朝野其实也是知道的,那么国师肯定是要支持自己的枕边人了,可如果接受现实把一个女皇捧上台,那儒家思想是个什么?程朱理学是个什么?女人当皇帝而且名正言顺地继承皇位,那三纲五常三从四德都是狗屎了,这不是那些太后垂帘听政,太后垂帘听政不违背儒家理法,最多有擦边而已,这也不是武则天那个女皇,武则天那是硬抢到手的,而这是名正言顺依照皇帝遗旨继承的。

    承认这个女皇,就意味着承认了一大堆东西,最重要一条就是男女平等。

    光这一条很恐怖了。

    它把孔夫子孟夫子董夫子朱夫子统统踩在了脚下,所有儒家典籍全都变废纸,虽然这些典籍重并不是关注男女问题,但这也是内容之一,而一项被推翻也就意味着其他所有内容都不再是不可动摇,它们同样也是可以被推翻的。

    这是对儒家理法的公然唾弃。

    接受这个女皇,就等于任凭儒家的大厦开始崩塌,不接受这个女皇就得面对国师,而国师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人生的崩塌,这一是毫无悬念的,话说此时大宋的文臣们全都有一种骂娘的冲动。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手把理学捧起来的赵昀临死前会放这么个大招,他就算疼爱他那个独生女儿,也不至于疼爱到这种地步吧,简直就跟中了邪一样。好在虽说国不可一日为君,但特殊情况下还是可以拖几天,这几天就先由太后摄政吧!反正无论公主继位还是忠王继位这个太后都是稳了的。

    于是在朝议无果的情况下,大宋朝廷暂时由太后主持。

    谢太后是赵昀原配。

    这个女人当了几十年皇后,而且出身名门,她爹是孝宗朝宰相,只不过从来没受赵昀喜欢过,在皇宫里当了几十年背景板,这种时候也只能让她出来继续当背景板了。

    然而……

    “既然是先帝遗诏,那为何不遵从其旨意?”

    国师喝道。

    “回国师,诸位大臣以为,这公主继承皇位于理不合,需召集各地宗室及各路置制使,宣抚使,各镇节度使及北方各藩共同商议,而这些人也要来参加大行皇帝葬礼,正好在此之前决定是公主还是忠王继位。”

    贾似道说道。

    皇帝死了并不是立刻下葬的。

    宋朝恢复古制,也就是天子七月而葬,一直要等七个月才下葬,这期间死尸得不断用冰块冰着。

    “荒谬,天子家事,何须大臣来定夺?公主继位于何理不符?赵家祖制可有公主不得继位之制?且先帝尸骨未寒,尔等就视其遗诏为废纸,尔等就是这样做臣子的吗?什么是君什么是臣?天子由臣定,尔等好大胆子,这大宋皇帝难道不是赵家的?”

    杨丰冷笑道。

    “国师,祖制虽无此制,但于理不和,仪礼有言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公主未嫁从父,先帝驾崩当以兄为尊,一切由兄主之,岂可凌驾于兄之上而为帝?且孔夫子有言牝鸡司晨,惟家之索,自古女子干政而乱国者比比皆是,更何况女子为帝?历代女子为帝者惟武氏一人,祸乱国家遗毒无穷,国师代天下界,当正人间秩序,岂可以先
不是故意招惹你无弹窗
帝临终乱命,而使纲常失伦。”

    王爚说道。

    “仪礼是何人所定们?”

    杨丰问道。

    “呃,仪礼乃周礼传下,但只是部分传下,后由汉代学者补齐。”

    王爚说道。

    “你以汉代学者一家之言,两千年前古人一家之言,来决定大宋皇位之归属,你不觉得可笑吗?难道大宋皇帝遗诏尚不如这些古代学者一家之言有效?难道两千年前的古人可以决定大宋皇帝的命运?这你难道不觉得可笑吗?周礼?周时列国纷争,周天子之地不如大宋一路,你用一个不如大宋一路之地的数千年前古国制度,来为大宋之制度,你不觉得可笑?孔夫子?孔夫子终其一生最高不过大司寇而已,鲁国之地不及大宋一府,你以大宋一府之地的佐贰官之言来定大宋皇位,你不觉得可笑?

    牝鸡司晨?

    武氏?

    武氏与唐僖宗孰贤?

    武氏虽非明君,但于唐之君主中不说前三,前五是可以入得,自古女子干政至国家败坏者确是有之,但总不会比男主祸国者更多吧?纵使本朝刘后恐怕也远胜徽钦吧?”

    杨丰说道。

    “呃?”

    王爚闭嘴了。

    徽钦二帝国师可以非议,他们做大臣的是不能的,另外要说谁治理国家更好,很显然他也认为刘娥远远超过大画家。

    “理?尔等所言之理非大宋之理,乃儒家之礼,尔等所言之法亦非大宋之法,乃儒家之法,但大宋乃赵氏之大宋而非儒家之大宋,江山社稷归属尚由不得儒家来定,先帝留下的江山社稷,先帝说给谁就给谁,也由不得儒家来做主,你说纲常,难道臣子僭越也是你们的纲常?先帝遗诏以公主继承皇位,那么就必须以公主来继承皇位,先帝遗诏以公主托付于我,那我就不能坐视,先帝遗诏有言敢阻挠者以谋反论处,那么你们是想要谋反吗?”

    杨丰阴森森地说道。

    王爚等人傻了眼。

    “国师,弟子等糊涂,弟子这就昭告天下,请升国公主继承皇位。”

    贾似道赶紧和他们撇清关系。

    “那就去准备吧,我会去大庆殿看着的,我看看谁再敢阻挠!”

    杨丰说话间手一握,他手中正在把玩的一个水晶球瞬间化为齑粉,然后从手指间撒落。

    王爚等大臣们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还有想再说话的也赶紧都闭上了嘴,说到底这种事情还得看谁拳头大啊,而他们就算想对抗,也没有任何武力可用,大宋的军队是绝对不可能与国师做对的,这一他们也是很清楚的,如果他们继续阻挠,那国师就套用先帝遗诏说他们谋反,然后把他们拎出来杀全家,那可就什么都完了。

    女皇就女皇吧!

    实际上这些大臣也知道,单纯从现实的利益上讲,女皇也并不是坏事。

    他们对皇帝的要求,其实就是垂拱而坐,然后万事有他们,这些年大宋的大臣们都遵循这个潜规则,皇帝越不管事他们越高兴,之所以捧忠王也只是因为忠王从打胎药下逃过一劫的,但却影响了智力发育,脑子不是怎么管用,简单说就是个半傻子,这样的皇帝容易架空。而公主同样是个什么事情都不懂的小女生,呃,按照现在标准算老姑娘了,她继位之后也不会真正管朝政,实际上公主现在就跟个疯丫头一样,兄妹俩一个傻一个疯都是符合大臣心意的。

    唯一的影响就是公主继位冲击了儒家的理法体系。

    这的确很糟糕。

    但这个……

    不是谁都有胆量以死,尤其是以全家性命来卫道的,而且还是背着谋反的罪名,国师已经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那么谁再阻挠肯定死,他可不是讲道理的赵昀,自从下界以来死在他手上的人命几万都有,而且还是他亲手杀的,要算被他间接杀死的几十万也有。

    要说认为这样的杀神不敢抄个几十家大臣,那就很天真了。

    蒲寿庚的死尸可还在万人坑里呢!

    总之在杨丰的威胁下,这些大臣们最终选择了闭嘴,紧接着由升国公主继位的诏书便昭告天下,同时在国师的亲自坐镇下,大宋第一位女皇身穿全套衮冕在大庆殿登基……

    呃,她其实不是大宋第一个穿这套衣服的女人。

    当年刘娥也穿过。

    只不过刘娥没真正登基而已。

    就这样,大宋正式进入了女皇时代,而女皇的年号是……

    和谐。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