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五章 原形毕露-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五五章 原形毕露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大宋和谐元年,也就是西历一二六四年,当大宋百姓为他们的女皇而欢呼的时候……

    他们的确有理由欢呼。

    毕竟普通老百姓不会管这位女皇对儒家理法造成多大的冲击,他们只知道这位女皇以爱民如子著称,这些年来作为杨丰的花瓶,他这个女徒弟最主要工作就是搞慈善事业,孤山的学校,国师旗下的孤儿院,敬老院甚至公立医院,全都是由升国公主来负责的。无论临安百姓还是到临安的外地人,都经常会看到美丽的公主殿下带着成群结队的孤儿,在临安的大街上浩浩荡荡走过,或者她乘坐着童话般的马车,停在一个乞丐身旁,给他送去御寒的衣服,或者搀扶着一个颤巍巍的孤寡老人走上她那辆南瓜造型的四轮马车。

    年轻,美丽,善良已经成了这位公主的标志。

    这样一位女皇当然受欢迎。

    老百姓闲得蛋疼了也不会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谁对他们好他们就拥护谁,一个圣女般的公主和一个据说脑子不太好,而且就喜欢女色的太子谁更受欢迎就不用说了。

    话说老百姓有几个知道太子是什么样子?而公主的画像可是贴在很多人家的墙上。

    至于治理国家……

    这个并不重要,人家后面有国师呢!

    更何况就连老百姓都明白,升国公主当女皇,就意味着国师肯定短时间內不会离开他们,而国师不离开大宋就永无危险,前些年那种黄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也永远不会再有,大宋的太平盛世将真正延续。而且国师还会带来更多仙种,这一可是非常重要,从成都和仙尊那些弟子手中向外流传开的各种仙种,已经开始真正影响人们的生活,福建山区的玉米,四川的土豆,山东半岛的地瓜,这些都已经开始了急速扩张,更别说那些长绒棉,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仅一个辣椒就让贵州的山民为之欢呼。

    而随着女皇的登基这一切还将延续下去,美好的生活也将延续,那么老百姓为什么不欢呼呢?

    那些儒生的不满算什么?

    各地报纸和正在普及义务教育的小学,早已经结束了他们对话语权的垄断,谁都知道诸子百家里面儒家不过是一个派别,谁都知道孔夫子的圣人地位有多大水分,谁都知道大宋是道教为尊,儒生们又没什么神圣性可言,他们的抱怨注定会淹没在老百姓的欢呼声中。

    而就在大宋人民的欢呼声中,忽必烈也迅速击败了他弟弟,阿里不哥再次逃往西域,紧接着忽必烈返回了开平,并且将国号由蒙古改为元,然后以开平为上都,又以长安城为基础兴建大都作为正式都城,就这样完成了政权的中国化。因为杨丰给他们造成的心理阴影,元军停止了在宋蒙边境的扩张而转入全面防守,利用燕山太行山秦岭及大巴山建立防线,同时将河南缓冲区化,以郭侃,邸浃等汉军世侯维持几个,但蒙古军主力以洛阳为据堵住崤函道。在完成收缩防御后,忽必烈将扩张的主要目标改为了西域,并且同阿里不哥以及金帐汗国争夺察哈台汗国的控制权,在此后的数年里他的军队主要就是在天山一带作战,依靠着关中和河东的后勤支持,他最终完成了对察哈台汗国的彻底控制。

    而在这期间宋元保持和平。

    就连大理的舍利畏造反期间,杨丰都没有搞事情,尽管舍利畏派人向宋军求援,播州杨家也有意派兵向大理扩张,但最终还是被杨丰制止,一来杨丰暂时不想拖忽必烈的后腿,让他放心大胆地向西扩张,二来主要是杨丰内部也挺乱。

    因为就在女皇登基的同一年,大宋的农业普查终于完成了。

    而随着农业普查的完成筹划已久的公田法也该开始了,这一次朝廷对公田法的反对声音更多,而且反对的理由充足,之前公田法必须实行,是因为南宋人多地少,但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因为安全得到保证,四川,江淮,河北这些地方都可以稀释江浙多余的人口,尤其是江淮,过去江淮是缓冲区没多少人口,扬州人口不如浙江一个县,但现在那里的广袤土地都可以利用起来,江浙多余人口向这一带迁移也方便,实际上朝中大臣们认为,这时候朝廷需要考虑的不应该是在江南收士绅田,而是推着老百姓向外迁移。

    既然这样……

    既然这样就干脆土地
元媛花魁的玩物全文阅读
国有化吧!

    改革封爵制度,根据爵位不同授予不同面积的封地,封地可以作为世袭的私产,以此来保证那些军方将领以及自己派系大臣的利益,但除这些封地以外所有土地收归国有,国家向原主支付新成立的银行钞票,同时依照唐朝永业田制度按这次普查的农业人口,向农民出租土地,每一户按照人口获得不同面积,至于不够分的,那也有土地给多余的农民。

    只是这个土地在哪儿就不一定了。

    理论上一个浙江农民获得河北的土地也是有可能,当然,第一期主要还是江淮一带,不过要是获得原籍以外的土地,由国家负责发放农具种子提供耕牛并且保证送到地方,而且新开荒地免收一段时间地租,至于谁获得原籍的土地谁获得其他地方的土地,这个就只好抓阄解决了,反正本籍土地就那么多,人口过多的地方肯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另外非农业人口也可以申请租种土地。

    当然,他们只能去外地。

    而且必须得去,否则就得按照欺诈流放台湾或者海南岛。

    如果获得的永业田数量多,认为自己无力耕种,也可以选择向国家交还一部分,要是抓到外地,但不愿意去,那这就没办法了,反正国家给了你土地,你自己不去就只好出去要饭了,或者……

    到城里做工也不错!

    总之大臣士绅们不是说应该把老百姓推向外吗?那咱们就推得更加彻底一些,来一场全国范围大移民,让挤在江浙的数千万百姓,最大限度得向外分流,让大宋那些土旷人稀的州县全都充实起来,话说杨丰早想着搞一下强制移民了,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玩一把了,扬州居然才三万户这么恐怖的事情的确令人忍无可忍。

    然而土地国有化,也让那些士绅们对他忍无可忍了。

    你这纯属搞事情了。

    你怎么就那么惦记我们手中那些田地呢?以前我们的确有隐田,可农业普查后都没有隐田了,我们一样是交税纳粮的,你怎么还是揪着这些土地不放呢?土地国有化对于那些自耕农没有什么影响,除了土地所有权由他们自己的变成国家的,其他没有任何变化,甚至田赋还取消了,毕竟国家已经收地租就不能再收田赋,而且地租实际上低于田赋。至于佃户们当然为此欢呼了,就是中小地主们其实损失也不算太大,毕竟国家是给钱的,而且那钱还很合理,另外他们也可以优先保留一部分最好的,作为特许不用去抓阄了。

    但大地主们,尤其是那些依靠地租为生的大地主们全傻眼了。

    这真得没法忍啊!

    在跟国师谈判无果情况下,一部分气昏了头的士绅,被一个江湖骗子忽悠,以为后者真有法术,据说好像那骗子也真得展示过法术,总之认为找到对付国师武器的士绅们,毅然起兵以诛杀妖孽为旗号,准备拥立忠王废黜女皇,结果谁知道起兵后那江湖骗子居然他玛很不负责任地跑了,可怜那些士绅在平叛大军到达前就只好匆匆忙忙全上吊了。但他们的搞笑般叛乱,导致了大宋南渡以来最大规模的清洗,大批被查出与之有勾结的朝廷官员被捕下狱,尤其是这个江湖骗子被抓之后,又供出了一大批各地大师参与其谋,然后紧接着又是更大规模清洗,导致大师们人人自危,大量还没遭到牵连的大师匆忙逃往他们心中的光明国度。

    总之这场大狱之后,无论儒生还是大师们,统统都遭到沉重打击。

    而土地国有化也正式开始。

    然后还没等朝野从这场大地震中平静下来,国师又出幺蛾子,他开始改革科举制度,也就是把科举改成公务员考试,会试殿试直接取消,不会再有状元了,而是变成以各府为单位的吏员考试,考中也不是当官,而是先做吏,然后吏也不再永远是吏,而是根据工作成绩提拔为官,至于再往上一级提拔就按部就班来,反正中状元的事情没有了。

    话说这又是掏心窝子一刀啊!

    不过这时候经过了之前那场大狱之后,已经没有人敢反对了,科举制度就这样还没等走到巅峰,就一下子被粉碎了。

    而对于杨丰来说,这时候的大宋内部改造,也才刚刚开始,实际上他花了几十年时间,才将全部的改造完成。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