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零章 踏着敌人的血成长-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六零章 踏着敌人的血成长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接下来的时间,杨丰全力以赴建造他的战舰。

    毕竟这是当务之急。

    无论接下来他想干什么,首先就是得有交通工具,此时他可是在一座距离哪怕最近的大块陆地也得超过五百里的小岛上,如果要去相对繁华一些的真正城市,最近也得是近千里之外,茫茫大海阻隔着他的所有理想,所以必须得先造船。

    呃,先得挖一条船坞。

    总之他亲自率领那些海军官兵和民工们,先是用两个月时间在岸边一处土质合适的地方,人工挖出了一个五十米长十米宽的矩形池子,甚至让小倩传过来一台柴油机的水泵来抽积水,完工后就在这里面开始建造他的第一艘战舰。至于图纸由小倩负责解决,包括里面的煤油混烧锅炉,实际上填木柴也能用,卧式蒸汽机,齿轮箱以及螺旋桨,这些统统都是小倩负责图纸杨丰负责制造,准确说是用他的灵魂能量直接对着钢铁动手,此时的他就是一台三D打印机,而且还是最高档的。而那些海军官兵负责拆那艘坐沉在码头的商船,后者虽然是坐沉,但实际上就沉下去不到两米,它在码头又不是在海上,他们负责把这东西的船板拆下来装在杨丰制造出的钢制骨架上,后来不够了甚至连他们的渔船和为渔船备用的木料都用上,因为木料不够,内部一些不必要的暂时空着。

    总之又过了四个月,杨丰的这艘战舰终于完工。

    然后挖开船坞。

    这个还是得杨丰亲自动手,甚至还得在水下挖掘,好在有他这种全能型人才一切都不是问题,紧接着涌入的海水托起了这艘战舰,依靠小倩传过来帆布所连接成的纵帆,驱动这艘近五十米长,排水量近千吨的巨舰,借着满潮缓缓驶入大海并停靠在了刚刚修建起来的码头上。

    然后开始补充燃料。

    当然不是煤炭,这里又不出产煤炭,而且他也不准备让小倩出去给他冒险搜罗煤炭。

    实际上这段时间所有材料都是他在泰国一间仓库储备好的,上次在菲律宾小倩已经暴露了,毕竟总是诡异地丢东西,这种事情不可能不传开,然后正挖地三尺找他的中情局立刻就被招了过去,幸亏小倩溜得快才没被盯紧,所有他干脆提前准备好了一仓库日常需要的如钢铁粮食柴油布匹之类的物资,小倩只需要躲在这座仓库就行。

    但他不可能连煤炭都储备好啊!

    这样也就只好用木柴了。

    好在还可以浇上柴油,反正就是把蒸汽烧起来,在折腾了整整两天时间后,伴随着汽笛在欢呼声中鸣响,这艘战舰的螺旋桨终于缓缓转动起来。

    而这时候已经是一八三六年的四月中旬了。

    “神皇,荷兰人战舰!”

    正在试航的大明海军公海舰队威远号战列舰上,舰长曾韬一脸紧张地向舰首的神皇报告。

    后者已经自封大明皇帝。

    也不是自封,他说是朱元璋在天上传位给他的。

    老朱在天上也是神仙,现在老朱家没有继承人,就算还有也因为屈身于鞑虏而失去继承资格,所以这大明皇帝杨丰就责无旁贷了。

    而此时在他们身后两个巨大的烟囱正冒着滚滚黑烟,看上去就像库兹涅佐夫号一样壮观,而在甲板下的锅炉舱內,浑身油污的水兵正不停地向炉膛填入沾满了柴油变成黑色的木柴,熊熊炉火烧出的蒸汽带动了一台最大可达一千五百马力的卧式蒸汽机,而后者驱动一具黄铜螺旋桨高速旋转,正在让这艘战舰航速堪堪逼近十节。

    “来得正好!”

    披着猩红色斗篷,身穿红色军服的杨丰冷笑一声说道。

    这不是荷兰人第一次来了。

    两个月前他们就来过一次,因为杨丰的毁尸灭迹没有完成,所以他们知道了那艘商船失踪的原因,但来的只是一艘小护卫舰,舰上百多个水兵而已,并不能为此做什么,也就撂下几句狠话走了,不过现在来的就是真正舰队了。

    很快两艘双层炮门的战列舰和四艘武装商船就出现在他们视野。

    那些水兵们一片慌张。

    “镇定,把咱们的炮拉出来!”

    杨丰就像巴博萨一样怀抱着一只猴子说道。

    曾韬立刻掀开了面前一块防雨的篷布,露出里面的钢铁怪兽,也是这艘所谓战列舰上唯一的火炮,然后带领水兵迅速完成火药装填,紧接着他抱起一枚沉重的锥头圆柱型炮弹,小心翼翼地塞进炮口……

    呃,这也是线膛的。

    考虑到这艘小船那瘦弱体格,杨丰并没有直接上一百一十磅阿姆斯特朗炮,而是把炮弹重量降到了三十二斤,或
嫂子合集小说5200
者说四十二磅,之所以装在舰首而不是下层预留的火炮甲板,是因为杨丰这艘战舰的木板太薄,别说是四十二磅,就是二十四磅炮的开火都不是那些原本商船木板能承受,最后他只能在舰首用钢板给这门巨炮专门制造了一个炮位,毕竟他也不想打一炮那木板就裂了。

    “第一艘距离两里,瞄准!”

    杨丰兴致勃勃地看着远处龟速的荷兰舰队说道。

    曾韬趴在这门巨炮的炮尾一动不动地瞄准着,实际上这门大炮还一次都没用过,因为没有起重机不足以把这种钢铁怪兽吊到船上,所以杨丰直接在炮位上制造的,这个唯一跟着杨丰学过几次瞄准的舰长头上冒着冷汗手里一把手汗,战战兢兢地转动一个小转轮,炮口缓缓向下压,而一艘四级战列舰正在炮口前方横切而来,不过后者并没有开火。

    一千两百米。

    这个时代海战的正规距离也就两三百米,一千两百米距离在起伏不定的海面上用滑膛炮射击完全扯淡。

    “还不开火!”

    杨丰抱着猴子催促他。

    曾韬一咬牙,猛然一挥手跳向一旁,旁边同样紧张的炮手立刻一拉炮绳,这门巨炮的炮口骤然喷出烈焰,伴着震撼海面的巨响,炮身凶猛地向后,一名倒霉的水兵因为站立位置不对一下子被撞倒,虽然只是被炮架轻轻擦了一下,但也惨叫着倒下,捧着一条腿在那里哀嚎,不过没有人管他,连杨丰在内所有人都在盯着那艘敌舰。

    而那艘敌舰上,荷兰驻东印度舰队无畏号四级战列舰舰长,兼这支特遣舰队司令官范莫克也在盯着威远号。

    他知道岛上海盗在自己造船。

    而且还是在建造一艘蒸汽船,根据上次从这里返回的官员所说,这里有一个东方的巫师,他带领岛上的人自称中国明朝的后代,他自称明朝的皇帝,准备在这里建造战舰以反攻鞑靼人收复他们的帝国。当然,这种事情当个笑话看就行,这年头海盗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东南亚华人绝大多数都是在鞑靼人灭亡明朝时候逃难过来的,无论马来半岛上那些跟马来人混血的荅荅,安南西贡一带华人,不久前才被安南正式吞并的港口国,其来源全都是鞑靼人在北方的屠杀,这里面有个海盗做白日梦也不稀罕,这些海盗本来很多就是郑成功部下的后代。

    比如之前横行南海的龙嫂和她的红旗帮。

    话说那女人至今还在广东养老呢。

    她虽然接受鞑靼人的招安,但不代表其部下都受招安,这些年南海上多如牛毛的海盗很多还是他们这一系的,这种事情原本不值得派遣一支舰队过来,但他们居然能自己造蒸汽船这就很令人意外了,所以巴达维亚的总督才下令派出这支特遣舰队。

    范莫克没想到他们居然真得建造出来还敢迎战自己。

    “这真是奇迹啊!”

    他看着远处那闪耀的火光,还有弥漫开的硝烟,也不知道是感慨还是鄙夷地说道。

    “准将,是否还击?”

    他身旁大副问道。

    “命令各舰齐射,既然他们敢先开火那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战舰!”

    范莫克高傲地说。

    大副立刻转身,几乎就在同时一声怪异的呼啸,他脚下的甲板骤然喷射出无数碎片,仿佛霰弹般整个糊在大副身上,伴着他的惨叫声,一个黑影擦着他两腿向上飞起,准确撞在后面的一根桅杆上,一人多粗的桅杆上就像被啃了一口的甘蔗般瞬间多出一个触目惊心的缺口,再一次被弹开的炮弹这才终于坠落海面,激起一道小小的水柱。

    范莫克傻了般看着桅杆上那触目惊心的缺口。

    一阵狂风刮过。

    那桅杆诡异地晃动一下,突然间噩梦般的清脆响声让他和所有水兵都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不过那桅杆还是顽强地立着。

    “落帆!”

    范莫克发出惊恐地尖叫。

    伴着他的叫声那桅杆骤然间向着右舷倒下了。

    甲板上一片混乱。

    “呃,你的运气真好!”

    威远号上杨丰也惊呆了,他拍着曾韬肩膀由衷地说。

    正在石化状态的曾韬和那些水兵们骤然发出疯狂的欢呼,紧接着以最快速度扑到大炮上重新装填,很快第二枚炮弹装上,曾韬将瞄准用的标尺插在炮尾,旁边炮手装上拉火管,开始准备第二次开火。

    “保持速度,保持这个距离,我们要放荷兰人的风筝,踏着敌人的血成长起来的才是真正军人。”

    杨丰在他身后喊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