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零章 给维多利亚的礼物-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七零章 给维多利亚的礼物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阴门阵,或称厌胜之术,此术源远流长……

    呃,这不是杨芳发明的。

    实际上从明朝时候,以女人的身体来厌炮就已经很常见了,估计是以前火炮质量差,不知道哪个神棍第一次玩的时候对面大炮炸膛,于是就流传下来以此阵对敌的话,敌人敢开炮就会爆炸的说法,然后一代代的将军们前赴后继不断以生命来检验其真假,并且演化成多种不同版本。比如原本历史上一鸦时候杨芳的马桶阵,比如太平军时候清军找一堆孕妇穿红衣在城墙上跳舞,直到义和团彻底发扬光大,直接变成了刀枪不入,甚至就连伟大文豪鲁迅先生在其文章中也曾有过记载……

    好吧,这么夸张的战术其实真得很有市场。

    “神皇,怎么办?”

    陈六小心翼翼地问杨丰。

    神皇此时的表情很诡异,毕竟这么多女人在草地上,以那么一种羞耻的姿势对着自己,实在是对他世界观的巨大考验,杨芳使用马桶阵他当然不奇怪,毕竟原本历史上这货就使过,可这阴门阵还是让他那颗久经考验的大脑一阵眩晕。

    而就在此时,那些j女后面的清军士兵已经鼓噪起来,很显然他们士气比较旺盛。

    明军士兵也都在看着神皇。

    杨丰深吸一口气。

    他随手从天空向下一拉,然后看都没看战场上,直接转身走向炮兵阵地,就在同时天空中的流星坠落,而走到炮兵阵地上的杨丰,在五道流星炸开的烈焰从清军阵型中升起的同时拍了拍他的军属炮营营长肩膀。

    “开火,打光你的所有炮弹!”

    他说道。

    那营长立刻敬礼头。

    紧接着他向那些二十四磅臼炮旁的炮长们喊出一连串参数,后者迅速完成调整,装弹手抱起一枚枚二十斤重开花弹,在药盘引信上打孔,然后将炮弹装填进炮口,随着营长手中军刀向前一指,十八门臼炮同时喷出火焰,十八枚炮弹带着火焰燃烧的小尾巴直冲天空,达到弹道后立刻坠落,越过那些j女落在了后面已经一片混乱的清军中。

    爆炸的火焰再次升起,然后……

    清军崩溃了。

    没有丝毫犹豫地崩溃了。

    这里面绝大多数都是上次溃败后重新收拢起来的,很多人都已经溃败过两次了,他们对明军和杨丰的恐惧完全是本能的,而且这里面还有不少强行抓来的壮丁,更是从一开始就准备跑的,他们还能面对明军列阵,完全就是靠着对阴门阵的那幻想在支撑,此时一看这阴门阵居然无效,那士气瞬间就泄了。

    然后剩下就只有恐惧了。

    在不断落下的开花弹爆炸中,三万清军全线崩溃,甚至他们的统帅还是第一个逃跑的,久经沙场的杨芳跑得比谁都快,而当对面明军步兵开始出击后,这边就完全放羊了,倒是那些j女镇定自若地在后面欢快地骂街。

    “鞑靼人是如何征服中国的?”

    在观战的人群中,三观尽毁的义律几乎是捂着脸问马地臣。

    “这个问题我也很好奇啊。”

    马地臣笑着说。

    他的心情可以说和他的笑容一样灿烂,如果说之前他还担心内不会同意发动战争,那此时已经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了,鞑靼人拙劣到完全搞笑的战斗力,几乎相当于一份欢迎入侵的邀请函,一个如此虚弱而又肥美的猎物如果不下手,那简直就是一种罪过,他仿佛已经看到身穿红色……

    “你叫什么名字?”

    他耳中突然间响起一个高傲的声音。

    他赶紧回到现实,看着面前穿红色军服的身影,和义律一起脱帽向这个突然冒出的家伙行礼。

    “尊敬的陛下,鄙人是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驻大清国商务总监督查尔斯艾略特,这位是怡和洋行董事长马地臣先生,我们要祝贺您的军队又赢得了一次辉煌胜利,但是作为女王陛下在这里的全权代表,我仍然不得不向您提出抗议。您上次对广州的进攻,造成了两名我国商人遇难并且有一家商铺被毁,我们郑重请求您尊重联合王国商人的利益,另外希望您允许我们的商船在您的统治区停泊并进行贸易,这将是对我们双方都有利的事情。”

    义律一边鞠躬一边说道。

    “卖鸦?”

    杨丰笑着说道。

    “呃,如果你认为可以的话。”

    马地臣忙说道。

    这的确对他们双方都有利,他们的问题在于,除了广州以外其他地方都不允许停靠,而仅仅依靠海上的走私船接货很麻烦,但如果可以停靠在杨丰那里的话就方便多了,一个陆地上的走私远比海上可靠,而杨丰也可以从中获得巨额的利润。

    “不行。”

    杨丰说道“贸易可以,但是鸦不行,如果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卖鸦,那么……”

    他的右手食指突然指向马地臣的左耳,后者愕然一下,突然间惨叫一声伸手捂自己左耳,然而还没等他的手到达,他的左耳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不过诡异的是没有流血,可怜的马地臣看着自己耳朵都傻了,然后紧接着就哆嗦起来。

    “那么就是头颅。”

    杨丰带着一丝冷笑说道。

    他的地盘上当然是禁烟的,实际上也不需要禁,这时候鸦还没到普通老百姓能够享用的地步,那得是大清牌上市后,这时候还是那些官员士绅享用的奢侈品,而他地盘上的后者绝大多数都挂城墙了。剩下少数直接关小黑屋,能撑过来就戒了,撑不过来死在里面活该,鸦鬼有什么人权可言,在关死几十个以后新会一带鸦绝迹,等后期土改完成各地基层政权建立起来,这东西也就彻底没了卷土重来的可能,至于他所需要的都是和东印度公司直接采购,根本不需要和这些散户合作。

    “陛下,我需要再次向您抗议!”

    义律义正言辞地说道。

    杨丰的手指立刻向他一指,义律好歹也是海军出身,毫不犹豫地向旁边一下子扑倒,还没等
嫂子合集笔趣阁
他爬起来,杨丰就笑咪咪地坐在他面前的石头上。

    “艾略特先生,您在我的土地上没有资格抗议什么,您以后最好牢牢记住这一,您可以向我请求什么,然后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赐予您什么,但是无论我做什么,您都只能接受,不能抗议,反对,拒绝,这些词语在我的面前您最好不要使用。在您面前的是一位神皇,您如果不太理解这个词的话,可以把我视作雅威,您需要像跪在雅威面前一样,谦卑地匍匐在我脚下,如果下一次您或者其他英国人还敢站着跟我说话,那么就永远别想再站着了。”

    杨丰说道。

    说完他伸出手,在屁股下那石头上划了一下,削出一块花岗岩,然后拿在手里就像团泥巴一样团了几下,那石头直接变成了一个……

    一个招财猫。

    “替我送给维多利亚,就说叔叔给她和阿尔伯特的结婚礼物。”

    杨丰把招财猫递给义律说道。

    可怜的义律大脑完全死机。

    他战战兢兢地趴在泥地上,手捧着这个很明显萌系的小石雕,整个人完全处在了如同这招财猫一样的石化状态。

    “神皇,敌军已全线崩溃,是否继续追击。”

    一个声音突然惊醒了他。

    “追击?再追击的话鹤山恐怕是止不住了,得越过西江一直追杀到广州才行啊!那要不要把广州也一起拿下来呢?”

    杨丰一脸纠结地自言自语。

    这时候四周那些跪倒向着他叩拜老百姓互相看了看,紧接着猛然磕头齐声高喊道“恭请神皇驱逐鞑虏拯民于水火,再临广州护佑百姓,草民等愿为王师前驱。”

    “那,那就追,拿下广州!”

    杨丰挥手说道。

    然后四周一片海啸般的欢呼声。

    话说这段时间他这边的情况广州周围早就尽人皆知,那些贫苦百姓日夜盼望着王师,就连罗大纲在揭阳都能起兵何况这近在咫尺的广州,只不过这一带清军集,老百姓不敢造反而已,只能苦苦等着杨丰驾临,此刻这个梦想实现那还不欢腾?就在杨丰的命令下达后,这些从广州,南海,香山一带跑来看热闹的百姓,纷纷掉头冲向战场,捡起那些清军丢弃的武器跟随着明军士兵冲向鹤山,尤其是那些从鹤山来的,更是以最快速度跑到前面为王师带路,还有一些佛山香山一带的甚至干脆去请那些明军士兵渡江去他们那里。

    “走,去广州!”

    杨丰对陈六说道。

    紧接着他俩上马,跟随着汹涌的百姓洪流而去。

    然后义律突然清醒过来。

    “该死的,他们打下广州我们怎么办?”

    他对还捧着耳朵忧伤的马地臣说。

    “呃,我们?我们怎么了?该死,我们的所有生意都在广州,我们的所有商铺和生意渠道都在广州,他把那些与我们合作的官员和富商挂城墙,谁和我们合作卖鸦?我们会破产的。”

    马地臣一下子忘了他的耳朵惊叫道。

    “鞑靼人应该能撑住吧?”

    义律带着一丝天真幻想说道。

    “撑得住?鞑靼人还不如这些绿营呢!我的鸦都是卖给谁的我还不清楚吗?”

    马地臣悲愤地哀嚎着。

    “我们必须得帮他们!”

    义律毫不犹豫地说道。

    他们很清楚杨丰控制广州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第一杨丰不会允许他们卖鸦了,第二广州是唯一允许他们进行贸易的港口,中国各地的货物都到这里通过十三行和他们进行交易,而杨丰控制广州就意味着这个市场的消失,鞑靼人不可能还允许货物运到广州,而十三行那些有官职的商人如果不跑估计也得挂城墙,他们可都是有品级的官商,在没有新的贸易港确定之前,他们的生意也是要停滞的,第三广州还有大量他们的商人,他们的商铺,一旦广州陷入混战这些肯定无法幸免,他们会遭遇惨重的损失。

    他们必须帮助清军保住广州。

    “通知伯麦准将,他的舰队立刻前往虎门,必要时候帮助鞑靼人守卫这座要塞,你和查顿立刻去澳门招募葡萄牙雇佣军准备增援广州。”

    他紧接着说道。

    伯麦率领着两艘英国战舰就巡弋在珠江口,毕竟杨丰的蒸汽战舰和线膛炮都是新东西,英国海军也很想看看这些全新的武器在海战中效果,原本在澳大利亚的伯麦被调到广州,在这里保护英国商人利益同时近距离观摩杨丰和清军的海战,至于陆军没有,而且义律也无权从印度调动,但本地英国商人从澳门雇佣葡萄牙人并训练自己的武装,这个就不关英国政府什么事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因为杨丰进攻根本不需要从虎门走。

    新会到广州间有无数水道相通,哪一条都能绕开虎门要塞,虽然这些水道不可能航行战列舰,但此时的杨丰最不缺的就是船,不计其数的贫苦渔民正驾驶着一艘艘小船从各地蜂拥而来,然后载着明军士兵和那些自发武装起来的乡民,在这片纯粹的水乡泽国浩浩荡荡向前,如同一道道洪流般向着广州城下汇聚。

    这是一场真正的人民战争。

    杨丰部下的确只有两个步兵旅,扣除增援罗大纲和守卫新会的最多也就能出动六千人进攻广州,但那些从各地汇聚而来的义勇们六万十六万都不只,而且随着神皇攻打广州的消息传开,这一带之外乃至粤西粤北的如天地会之类组织也纷纷加入这场战争,珠江水系一条条河道犹如高速公路般汇聚在广州,顺流而下的各地义勇甚至没等杨丰到达广州,就已经出现在了广州城外。

    杨丰在新会半年时间没有踏出一步,换来的就是一切瓜熟蒂落。

    清朝在这一带的统治犹如摇摇欲坠的积木,他随便用手指戳一下就崩塌了。

    无论义律想如何帮助清军,都已经毫无意义。

    在这种滔天巨浪面前,他们注定只能是跳梁小丑。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