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三章 咱大清,咱大清有救了!-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八三章 咱大清,咱大清有救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的人民群众内部矛盾其实还有一大堆,并不仅仅土客冲突,只不过一切都被分田的热情掩盖,毕竟对于那些老百姓来说,这才是真正大过天的。

    但在这种热情终究还是会过去。

    所以传教就刻不容缓了,无论过去风俗文化上有什么差异,都变成一个信仰的时候,之前那些也就成为过去了,而且传教也伴随着教育,到下一代就彻底遗忘过去的那些莫名其妙冲突了,拜上帝教的圣祠和祭司们还有义务教育的小学,这些才是解决旧矛盾冲突的最好办法。这些目前都在不断伴随着土改而加快建设,估计到明年中期杨丰就可以把圣祠和乡村小学覆盖到他的整个控制区了,话说这也是他对扩张不上心的原因,扩张很容易,但建设跟不上也没什么太大的意思,至于再往后……

    矛盾冲突永远不会消除。

    这东西都是发如韭割复生,要是真得和谐大同还要政府干什么?

    总之这些都得时间来解决。

    接下来的当务之急还是正在以每天数百里向前的英国舰队。

    至于清军的进攻……

    这个杨丰已经根本不关心,广东战场上各路清军根本没进攻,奕山的奏捷绝大多数都是写注水小说,干货基本上没有,而且这还是广东战场上所有清军将领心照不宣的合作,所有清军都龟缩各城,然后偶尔派小股军队出来骚扰,如果能杀几个倒霉的老百姓那回去就是大捷了,至于随后明军报复性进攻拿大炮轰他们一顿的损失就避而不谈了。

    话说这已经是广州战场的常态。

    包括福州那边也没什么真正像样的战斗,实际上这时候离杨丰攻克福州过去还没俩月,就清军那效率根本无法完成对福州的进攻部署。

    而且也没有军队可用。

    南线各军抽不动,浙江的清军得守沿海,江苏的清军得守沿江,而此前江西和湖广的清军都已经南下了,剩下也都是些需要防止地方造反动不了的,这时候道光已经不得不从四川甚至从陕西乃至直隶调兵南下,但这些军队辗转数千里到达战场怎么也得几个月时间,所以至少在这一年的上半年清军根本不会来送死,话说杨丰倒是很希望他们这样。

    可惜奕山不给他机会。

    杨丰抢在英军到达前,把罗大纲的两个旅送到了电白,登陆过程毫无j情,电白的团练在看到定镇威三舰和那片遮蔽了海岸的红色后,以最快速度卖了他们的雇主投降,明军几乎列队进入电白,然后正在进攻高州的清军绿营一哄而散,杨丰在威远号上接见了苏三娘。

    把这个俏寡妇封为大明第一个女伯爵后,杨丰就把她推给了罗大纲,然后亲自给他们做媒。

    总之这一片归他们夫妻负责了。

    杨丰返回广州的时候,懿律率领的舰队到达崖州,并且在崖州受到了得知其目的的崖州协副将,还有地方官员士绅的热情欢迎,不但为英军补足给养甚至还组织j女团慰劳,搞得那些英国水兵受宠若惊,紧接着崖州协副将八百里加急报告奕山。

    然后英军在崖州休整半月,终于等到了奕山的回复。

    “赏赐?”

    看着面前的一箱箱白银,懿律笑得有些诡异。

    “这位钦差大臣代表他们的皇帝对于我们的忠诚,好吧,他们大概把我们当成他们的附庸了,他们对于我们对他们的忠诚表示肯定,并且赏赐白银一万两,另外同意我们在海陵岛临时驻扎,但要求我们必须服从阳江镇总兵的指挥。”

    查尔斯笑着说。

    “告诉他们,我们非常满意。”

    懿律忍着笑说道。

    的确,他非常满意。

    他们需要的就是一个前进基地而已,海陵岛是最合适的选择,只要顺利获得这个前进基地,鞑靼人的态度完全可以忽略……

    跟傻子讲道理,可笑的是自己。

    于是紧接着那些享受了半个月犒赏的英军士兵,重新登上他们的战舰直奔阳江,并且在守军的欢迎下登上海陵岛,很快阳江镇总兵赖恩爵带着一脸天朝上国的威严,到达海陵岛巡视这支英夷义军,好在赖总兵终究不是奕山,在看到海面上那四艘超出理解范围的三级舰后,瞬间放下了那一脸的高傲。

    完全超出理解范围啊!

    话说他过去是广东水师的,这些年英国船也见多了,可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堪称超级巨舰的三级舰?

    “总兵下,请!”

    懿律带着笑容向他摆了个请的姿势说道。

    赖总兵压抑住颤抖,扶着绳子尽量保持威严,缓缓走上皋华丽号,
不 太 温 柔txt下载
旁边那密密麻麻的炮门敞开,一门门炮口吓人的巨炮伸出,就在他即将踏上甲板时候,骤然间一声炮响,他的腿立刻一软。

    “礼炮!”

    旁边的义律赶紧扶住他。

    赖总兵威严地了头。

    而他头伴随口令声,列队的英军水兵立刻举枪敬礼,赖总兵深吸一口气踏上了擦洗干净的甲板……

    报警的钟声蓦然响起。

    他身旁的懿律神情一变,一把推开赖总兵上前一步,甲板上所有水兵也立刻解散,以最快速度冲向各自岗位,转眼间就剩下赖总兵一脸懵逼地站在甲板上,他身后水兵迅速收起来舷梯,而就在同时远处海面上一道明显的烟迹逐渐清晰,英军舰队中的一艘明轮蒸汽船全速驶来,在船上士兵不断打出旗语。

    “敌舰,一艘!”

    懿律举着望远镜说道。

    赖总兵茫然地凑过来,同样茫然地看着懿律迅速下达一系列命令,港湾內的英军战舰迅速起锚,就在它们开动的时候,一艘飞剪首的三桅横帆战舰擎着两个冒出滚滚浓烟的烟囱出现在视野,紧接着侧舷炮门喷出火焰。

    那艘报信的明轮蒸汽船还没有进入舰队的保护范围,立刻被炮弹击中打出求救的旗语。

    包括皋华丽号在內,所有英军战舰全速前进,十七艘战列舰和巡洋舰仿佛冲锋的骑兵般直冲过去,以四艘战列舰居中,速度快的巡洋舰分两翼包抄准备合围,但那艘明军战舰火炮数量虽然不多,炮弹的威力却明显巨大,仅仅三轮齐射之后那艘明轮蒸汽船的一个明轮就被击毁。这艘速度原本就与之相差甚远的明轮船立刻变成了龟速,那艘明军战舰不顾已经合围的英军战舰,继续按着它持续不断狂轰,到第十轮炮击之后这艘蒸汽船彻底报废开始下沉,船员匆忙跳入海中逃生。

    但那艘明军战舰还是没跑,无视左右包抄的英军巡洋舰,直冲向懿律的战列舰队。

    四艘战列舰立刻换横队。

    它们就像一道海上城墙般,对着这艘狂妄的战舰亮出侧舷一百多门各种口径大炮,明军战舰在一千五百码外就开火,一枚二十四磅炮弹准确击中了皋华丽号右舷,锥头炮弹就像钉子般打进了木板,但可惜这木板的厚度超过一尺,它也像钉子般插在上面,甚至还有一弹尾露出来。

    “三十二磅长炮开火!”

    懿律淡然地下达命令。

    在同样看那炮弹的赖总兵难以置信目光中,皋华丽号和其他三舰加起来五十六门三十二磅长炮骤然喷出烈焰,炮弹带着呼啸掠过海面,其中一枚正中明军战舰,但却被坚固的柚木板弹开。

    “玛的,真结实!”

    明军的定远号战列舰上,杨钊愕然说道。

    也不知道他说谁结实。

    “舰长,再近一些用三十二斤炮!”

    他身旁军官跃跃欲试地说。

    明军的三十二斤炮相当于英军的四十二磅,但英军的这些战舰最高就是三十二磅,而且明军是线膛炮锥头弹,穿透力远超英军,拉近到几百米足以穿透英军战舰的木板,另外实际上定远号还有开花弹没用,再近些到两百米对轰,铸钢开花弹穿透木板估计也没问题,定时引信会让炮弹在英舰内部爆炸,这对于里面没有隔断的风帆战列舰来说就是致命了。

    当然,定远号也会被一百多门各种口径大炮打成筛子的。

    这一同样是肯定的。

    英国人的大炮也不是玩具,双方的防护力最多一个等级,而那些三十二磅长炮在几百米內同样会轻松击穿定远号的木板,而哪怕只有一面,这些战舰上每艘那也是十四门三十二磅长炮。

    “没这必要,全速撤退!”

    杨钊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说道。

    英军第二轮齐射开火时候,定远号立刻转向,蒸汽机开足马力,在螺旋桨和风帆的共同推动下,全速向着远离皋华丽号四舰的方向驶离,这时候巡洋舰队的合围还没完成,实际上在飙向二十节高速的定远号冲出包围圈之前,这些连十节都不到的巡洋舰也不可能完成合围。

    “不过如此!”

    懿律看着逃离的定远号,就像贝克特勋爵一样高傲地说。

    “总兵下,呃,总兵下您怎么了?”

    他愕然地看着赖总兵说。

    后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神情地眺望着逃离的定远号,那双眼中两行热泪缓缓流下,在懿律诧异的目光中,他猛然啜涕了一下,然后就像抽风般发出了仰天长啸

    “咱大清,咱大清有救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