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五章 唉,都是咱八旗好男儿啊-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九五章 唉,都是咱八旗好男儿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排得更密一些!”

    明军步兵十九旅副旅长,刚刚从军官学校进修毕业的陈开,看着汹涌而来的清军骑兵吼道。

    此刻的他有措手不及。

    实际明军上下对清军普遍轻视到不屑一顾,毕竟无论八旗还是绿营团练甚至那些土司兵,他们都已经基本上打遍了,除了川边土司兵的确还有战斗力,再就是镇筸的绿营也还算顽强,其他全都是被他们踩在脚底下摩擦的废物,望风而逃是常态,能看见明军旗帜再跑已经是勇敢,敢在明军面前列阵那简直就是令人尊敬了。

    主动进攻?

    那几乎就不存在!

    打了这些年,除了镇筸兵和川边土司兵最初主动进攻过,那就再也没有过清军主动进攻的事情,而且前两家也仅仅有过一次,主要还是初上战场不知情况,知道明军的火力之恐怖后他们也老实了,至于其他各部根本一触击溃,哪怕骑兵也一样,八旗驴骑兵跑得更是比谁都快。

    话说在陈开看来别说明军,随便一支像样的军队,哪怕换上大刀长矛也一样摩擦这些废物。

    这一杨嗣龙已经证明了。

    这样的军队想不让人鄙视都不可能啊,所以此刻奕山爆发一样的决死冲锋倒是把明军搞得一阵混乱。当然,对于一支有灵魂的军队来说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而已,并不会有什么真正影响,在那些营长哨长指导员们喊声中,所有士兵以最快速度排列整齐。

    背靠笔架河的他们也无需搞什么空心方阵。

    实际上在线膛枪时代,空心方阵已经没有那么必要了,这东西完全是被滑膛枪悲催的效率逼出来的,步枪射程的延伸使骑兵转向侧翼进攻难度飙升,超过九百米的有效射程让骑兵这个圈子兜起来可不容易,这样步兵有足够时间调整线列。所以到南北战争时候就已经没人再使用空心方阵了,步兵遇上骑兵基本都是散兵线加步兵线,当然还有大炮开花弹,这种情况下骑兵还能冲开步兵那得非常顽强的意志才行,因为冲锋过程中至少一半骑兵得倒下。

    而同样精度和射速的大幅提高再加上火帽击发发火率的飙升,也让明军的队形变成了南北战争时候最普遍的两列横队,三列已经完全过剩,而且第一列还得跪下开火,这样还影响弹药装填,两列就足够了。

    两个步兵营就这样面对汹涌而来的骑兵排成一个略微弧形的线列,然后举起没有上刺刀的步枪。

    “距离一百五十丈。”

    陈开看着望远镜上的刻度喊道。

    同样的喊声也在那些营长和哨长口中喊出,所有列队的士兵以最快速度上调表尺瞄准清军骑兵。

    “开火!”

    下一刻军官们的喊声再次响起。

    一千六百名严阵以待的士兵同时扣动了扳机,枪声响过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地重新装弹,整装纸壳子弹连硝化纸壳直接塞进枪口,当然这些硝化纸壳不太安全,而且残留过多得经常清理,正常还是应该倒进去,但这种时候就没必要麻烦了,实际上明军士兵从来不那么做,他们和清军的战斗一般打不了几枪。他们紧接着装上弹头捣进去然后扳开击锤装上火帽,速度最快的不用十秒钟就已经再次扣动扳机,而速度慢的也不过才十几秒而已,实际上明军士兵的最高记录是每分钟七发,三发算及格,四五发属于正常情况,所以就在那些军官第二次报出距离的时候,几乎所有士兵都打出了第二枪。

    “杀,冲过去,冲过去!”

    而冲锋的清军骑兵中,奕山和多隆阿发疯一样吼叫着。

    子弹在他们中间呼啸而过,不断有士兵惨叫着倒下,在万马奔腾中被踏成肉泥,那些中弹的战马同样悲鸣着倒下,在同伴的践踏中哀嚎,不过对逃出生天的渴望,让这些八旗兵还是拼命催动战马,在松软泥泞的土地上不停向前。

    就在同时他们对面一百丈外的明军士兵冷静地纷纷调整表尺,继续瞄准他们扣动扳机。

    子弹的命中率越来越高。

    越来越多的清军骑兵在狂奔中坠落。

    奕山和多隆阿依旧在拼命吼叫着许诺各种好处,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赏银就增加到了千两,那些骑兵也发疯一样鞭打他们的战马,但无论他们怎样鞭打,他们那些从小就发育不良也就刚吃了一年饱饭的战马,在这种泥泞的稻田里也跑不出每秒十米,实际上能跑出每秒五米就不错了。这本来就是蒙古马而不是拿破仑骑兵的安达卢西亚马,更何况八旗兵自己买马时候都是买那些明显基因缺陷吃饭少的,这样的马能跑快那才见鬼呢,也就是说此刻它们前进百米,明军速度最快
幻想乡少女有老爹小说5200
的就能打出两轮,而他们还有三百米的距离,而且他们的战马越来越慢,而且明军的子弹越看越准……

    已经落在骑兵后面的奕山和多隆阿交换一下目光。

    “杀,杀一个发匪赏万两!”

    奕山抽风一样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和多隆阿调转马头,向北直奔远处的芦苇荡,他们后面已经和骑兵落下一段距离的步兵们纷纷停下面面相觑,然后那些士兵也毫不犹豫地调头同样奔向那里。那里实际上就是现代的飞来湖,当然,这时候肯定没有人挖个湖,但因为地形低洼主要容纳洪水,所以形成一大片绵延的湿地,而北边过来的明军主要是堵清远北门,和这边还隔着同样大片的芦苇池塘荷花荡之类,就算拦截也很难短时间赶到,很显然这是一个机会。

    如果不是骑兵的决死冲锋,这些明军会阻挡他们,但现在明军已经没功夫管他们了。

    至于骑兵们……

    “唉,都是咱八旗好男儿啊!”

    奕山最后看了一眼冲锋的骑兵长叹一声。

    就在这时候八旗好男儿们也开始调头了,两千骑兵剩下不足一半,在距离明军不足五十丈外,一片混乱地纷纷调头,后面一些收不住地甚至撞上了前面的,但无论他们能否成功调头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他们继续冲锋肯定会有人冲到明军线列给明军造成一定损失,可这种距离还想逃跑就纯粹是自寻死路了,就在清军混乱中对面明军依然在机械地不停装弹射击,速度最快的甚至打出超过六轮,而此时一百多米距离让子弹的命中率直线上升,剩下一千骑兵完全陷入了子弹的狂风暴雨,然后一片片倒在血泊中。

    战斗再次变成了单方面屠杀。

    因为持续的射击,硝化纸壳的残渣影响了膛线,一些士兵甚至干脆停下清理起了枪膛……

    反正战斗已经进入尾声了。

    “旅副,这些鞑虏跑得够快啊!”

    一营长刘丽川站在陈开身旁看着跑远了的奕山等人说道。

    “那就让他们再快!”

    陈开笑着说道。

    “开火!”

    他向后面一招手说道。

    这时候第一门登岸的营属九斤榴弹炮刚刚架好,这东西实际上也是滑膛,相当于南北战争时候美国人常用的十二磅山地榴弹炮,但因为是钢管所以重量更轻,主要以南方水网作战为主的明军步兵营都是这个,车轮炮架炮管加起来才三百多斤,随便两个士兵就能拖着在稻田里跑,拆开后三头骡子就能驮走,哪怕不拆开多找几个士兵也能抬起来,这一门就是直接从运输船上抬下来的。

    没有赶上大战的炮队队长用望远镜大致观测距离,紧接着炮兵装填发射药和开花弹,随着炮口喷射的火焰一枚开花弹呼啸飞出,在本来就赶鸭子一样的清军溃兵中炸开。

    这下子更赶鸭子了。

    一些清军甚至互相推搡拥挤起来,还有干脆一头拱进烂泥里。

    已经结束战斗的明军,看着这一幕全都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这些杀千刀的发匪!”

    奕山看着全军覆没的骑兵,听着隐约传来的笑声,擦着头上冷汗恨恨地骂了一句,不过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很欣慰的,因为此时他已经到了芦苇荡,爱新觉罗奕山不顾那些很容易拉伤皮肤的芦苇叶,和那些溃兵一起迅速钻进了这片沼泽,这时候正是盛夏季节,茂密的芦苇完全掩盖了他们的身影。

    “可惜不是冬天啊!”

    爪哇华人出身的明军第一军统制叶枫,站在一片盛开的荷花旁不无遗憾地说道。

    话说这要是冬天把火就爽了。

    “将军,咱们可以放水的!”

    他身旁的步兵三旅旅长笑着说。

    “怎么放?”

    叶枫忙问道。

    “在滨江边扒个口子就行,这里地势低洼,本来就是洪水时候做缓冲以保护城墙的,在滨江边扒个口子放水灌进来,把这些芦苇荡全灌满,咱们的士兵在外围等着,那些鞑虏在里面泡着受不了肯定出来,咱们就等着打野鸭子就行!灌个差不多了再把口子重新堵死。”

    本地长大的三旅长很开心地说。

    实际上不用灌围上半个月,奕山他们也一样得出来,这个混蛋无非就是想找乐子而已。

    “好吧,此事交给你了!”

    叶枫拍着他肩膀说道。

    “走,咱们去江口!”

    他紧接着上马对随行的卫兵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