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六章 十一万人齐解甲-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九六章 十一万人齐解甲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江口。

    “这完全是打靶啊!”

    站在潖江北岸的一道胸墙后,叶枫举着望远镜说道。

    在他身旁沿着这道刚刚堆起来没多久的胸墙,无数明军士兵将自己的步枪放在胸墙,然后怡然自得地重复着装弹射击的过程,因为不需要太高的射速,他们甚至不再连纸壳一起塞进枪膛,而是按照正规标准进行装弹,虽然射速略有下降,但好在这依然足够了,因为他们的对手正在五十丈宽的江面上奋力划桨。

    这是从南边撤回的清军绿营。

    之前他们一路气势如虹地都快逼近花县了,结果突然从山区杀出来的明军击碎了他们的美梦,十几万大军原形毕露又开始了一泻千里的溃败。

    但这时候想溃败也不容易了。

    此前就隐藏在佛冈一带山区的明军两个步兵旅,乘船沿潖江顺流而下迅速清理了潖江北岸少数清军,并且至关重要的江口构筑了防御阵地,把江口变成了一座钢铁堡垒……

    当然,这只是形容词。

    实际上明军就在潖江边简单堆起了一道胸墙而已。

    但这道胸墙就足够。

    因为清远被明军占领,不得不从飞霞山东麓沿源潭河北上的清军,必须打开江口才能北撤,无论他们走水路还是走北江沿岸栈道亦或者向东走大庙峡栈道去佛冈,再走山路向北去英德,都必须得先打开江口。潖江口这座小镇锁死北上的水陆所有通道,可怜清军为了能逃出生天,只能用他们不多的小船甚至还有大量木筏,在这里玩强渡,而那些站在胸墙后面的明军则舒舒服服玩打靶,在两个旅的枪炮攒射下,清军的死尸塞满了江面,在血红色的江水中缓缓流入北江然后继续顺流而下。

    “这是一江血水向西流啊!”

    叶枫感慨地说。

    这时候天空中一声炸雷。

    他抬起头一滴雨落下,很快就变成了夏季的倾盆大雨。

    原本还在提供掩护的清军大炮瞬间哑了。

    但此刻在潖江南岸指挥的广州将军伊里布却露出一脸的惊喜……

    “下雨了,天佑大清,发匪的枪炮不能用了!”

    他亢奋地尖叫着。

    他前面正在溃败回来的绿营士兵们,纷纷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他,伊里布尴尬地笑了笑,然后羞愧地低下了头。

    很显然这一招不管用了。

    之前他还能骗骗那些不知道情况的绿营,但很显然这时候再想骗人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更何况对岸的枪声也没见停下,倒是清军自己原本还能勉强提供掩护的大炮,在大雨中全都哑了。刚刚到达河面中间的清军又一片混乱地纷纷往回划,而在他们后面的河岸胸墙上,那些明军士兵在雨中不断重复着装弹开火的动作,悠闲地瞄准河面甚至瞄准南岸的那些混乱中的清军继续打靶,而那些清军则互相拥挤践踏往南跑,就连炮兵都纷纷抛弃了他们的大炮。

    话说明军步枪的射程可一不比劈山炮差,就是清军的炮手也是经常被子弹击中的。

    混乱中伊里布迅速开始脱衣服。

    他身旁戈什哈很有眼力地递上一套绿营的号坎,这位广州将军也顾不上避讳了,在身旁拥挤而过的那些溃兵鄙夷的目光中,匆忙地换上了一件绿营士兵的衣服,他的那些亲兵也同样换上了绿营的衣服,然后护着主子挤进了溃兵中。

    伊里布还不无唏嘘地回头看了一眼北岸那道横亘的火线,在头炮弹的呼啸中赶紧回过头向南而逃。

    这时候做什么都没用了。

    十一万大军被挤压在这片狭小的区域里,一边是北江三里宽江面,一边是横亘百里的群山,背后是已经可以听见炮声的追兵,前面是一道攻不破的防线,这全军覆没已成定局,唯一能做的就是如何逃脱性命,至于这以后的事情……

    那个先保住命再说吧!

    伊里布一脸落寞地跟着溃兵向前走着,很快大雨和泥泞就把他变得和那些溃兵没有区别了,甚至遇上的几个将领都没认出他,而这时候整个清军完全崩溃,那些将领和八旗士兵一片混乱地涌向两旁山林,那些绿营和团练则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们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被俘后是什么结果,虽然各种消息都说明军俘虏绿营后会释放遣散,但他们的将领可是说这些发匪都吃人的,而这些绿营和团练也不是本地的,绝大多数和本地人语言都不通也很难交流,但要说他们还会抵抗这已经不可能了。

    伊里布就这样混在绿营溃兵中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然后……

    “那是什么鬼东西?”

    他一脸愕然地看着前面源潭河的河面,在那河面上一面红色的龙抱日月旗正在不断接近,而那旗帜插在一
风流之都市后宫全文阅读
艘不知道是什么的红色船上,这船很小也就比个桌子大,没有帆而且也没有桨,却在河面快速向前,在船上一个人露出半身,此人浑身金甲,头戴金盔连整个脸都被金色面甲罩着……

    伊里布突然腿一软。

    就在同时那船一调头直冲河岸,紧接着露出红色的船身,伊里布这才发现刚才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就像锅盖一样扣在一个更大的红色船身上,而这个锅盖上还有一个很小的炮口,就像抬枪的枪口。然后更加让他愕然的一幕发生了,这艘怪船居然直接开上了河岸,在怪船两旁各有一条铁的像皮带一样的东西,不断转动着碾碎下面的泥土,发出怪异的卡啦声向着这边直冲而来。

    那些同样看到这一幕的绿营士兵被吓得尖叫着纷纷躲避,那怪船的前端一个盖子掀开,里面露出一个穿明军制服的身影,此人随后拿出一个喇叭状的东西放在嘴边……

    “大明神皇驾到,尔等还不速速接驾!”

    他的声音立刻响起。

    那些绿营溃兵茫然地面面相觑。

    “罪民叩见神皇,神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伊里布一撸并不存在的马蹄袖第一个跪倒,以标准叩拜皇帝的礼节叩首山呼万岁,就像他跪倒在道光面前一样,这套动作他可是做得完美无缺,而且那声万岁万岁万万岁喊得也是无比标准,而这时候那些溃兵才反应过来一片混乱地跪倒,然后用各种口音向杨丰喊着。

    B2步兵战车……

    呃,这是杨丰从俄国以私人收藏买退役的,然后自己修复并分解成几块储备在仓库,再由小倩一块块扔过来他焊接起来的,这个时代再搞一辆马拉战车就很危险了,神皇需要一辆更加可靠的战车,很显然这东西就比较合适了,水陆两栖,防护能力绝对能挡住球型炮弹,包括那门三十毫米机关炮也修复,里面也有杨丰亲手制作的炮弹,这是神皇战车的第一次登场。

    B2步兵战车炮塔上,杨丰一脸威严地环顾四周。

    “神,神皇,求神皇饶小的们性命啊!”

    一个士兵突然壮着胆子喊道。

    然后紧接着所有士兵都开始求饶。

    “饶你们?我又不杀你们不关你们不打你们何来饶命一说?”

    杨丰说道。

    “呃,那神皇如何处置小的?”

    那士兵小心翼翼地问。

    “你是四川来的吧?愿意回家一人发五两银子路费,不愿意回家的编入军中,绿营士兵都是被鞑虏胁迫而来的,跟王师打仗也是迫不得已,对于绿营士兵一概释放,根据路程远近发路费回家,不愿意回家的也可以参军一起打回老家解放乡亲们。”

    杨丰说道。

    那些绿营士兵立刻一片欢呼。

    “神皇,听说神皇把地分给百姓?”

    那士兵带着激动问道。

    “对,不分地何来解放一说?”

    杨丰说道。

    那些绿营士兵瞬间一片沸腾。

    “都起来吧,在这里等着王师过来会有人安排你们的,那时候愿意作何选择直接找他们报名就行,那个你,你就别起来了!”

    杨丰指着正要一起起来的伊里布说道。

    “神皇还有何吩咐?”

    后者满脸堆笑地看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

    杨丰带着深邃的笑容问道。

    “呃,罪民,罪民湖北绿营郧阳镇总兵旗下外委把总刘福。”

    伊里布说道。

    他很狡猾,他这个年龄肯定不能说士兵,外委把总都从九品了,明军处理绿营军官就到千总一级,再低都当士兵处理。

    “为何说北京话?”

    杨丰问道。

    “罪,罪民祖籍北京,乡音未改。”

    伊里布战战兢兢地说。

    他已经有扇自己耳光的心思了,很显然他忘了隐藏身份最重要的一就是别多事。

    “祖籍北京,却到湖北当绿营,话说你这行礼很标准啊!这是礼部演礼过的吧?你一个外委把总居然有资格到朝堂参拜,而都到过朝堂的居然还是个外委把总,你觉得我已经年老昏聩可以随意欺骗吗?把他的衣服给我扒了,里面这是绸子的吧?你这个外委把总日子过得不错呀!”

    杨丰冷笑道。

    刚才说话那绿营士兵第一个冲上去,然后和几个士兵一起迅速把伊里布外面的衣服扒了。

    “吔,还是个红带子呢!”

    杨丰紧接着就笑了。

    伊里布看着自己里面那根习惯性忘了解下的红带子冷汗瞬间出来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