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七章 炮决-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九七章 炮决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他,他是广州将军伊里布!”

    一名绿营小军官突然惊叫道。

    伊里布一脸苍白地瘫倒在地,他的那些亲兵下意识地远离他,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绿营士兵认出了这个仅次于奕山的二号大员,实际上的前线统帅,那些抓着他的绿营士兵很干脆地把他按倒,认出他的那个绿营小军官把刀抽出来,毫不犹豫地上前直接按在了伊里布的脖子上。

    “神皇,是否把这老贼万段!”

    这家伙问道。

    “把他扔到前面!”

    杨丰随手一指自己前面说道。

    那绿营小军官和那个四川绿营兵一人抓一只胳膊,将伊里布拖起来拖到步战车旁边同时抬脚,可怜的伊里布一下子扑倒在B2前面的烂泥里。

    “太祖太宗,你们开开眼吧!”

    伊里布悲怆地伸出手仰天长啸。

    就在同时那步战车的履带转动起来,恍如怪兽般一下子把他的两条腿辗在下面,伊里布惨叫着,继续仰着头向着天空伸出手,幻想着野猪皮身披五彩霞光下来收拾后面的妖孽,然后那履带不断向前很快辗过他的后背,辗到他的脖子,紧接着那脑袋在十几吨重量的碾压下瞬间炸开,就在这时候步战车停住了,伊里布只剩下一只右手诡异地从履带下伸着。

    “还野猪皮呢,下次把他那把烂骨头掏出来也辗一辗!”

    杨丰鄙夷地说道。

    “神皇,这里还有一个!”

    就在此时那绿营小军官又从人群中拖出一个试图蒙混过关的。

    “这是镇筸总兵琦忠。”

    他紧接着说道。

    很显然他的熟人不少呢!

    琦忠一看伊里布那伸着的手,突然爆发般大吼一声猛然得推开那绿营军官,一头扑向旁边的树林,那绿营军官和几个士兵立刻挥刀砍过去,但就在同时一声尖利的呼啸从他们面前掠过,紧接着镇筸总兵琦忠的上半身化作了一团血雾,那绿营军官被碎肉和鲜血糊了一脸,吓得他尖叫一声差一坐到地上,随后琦忠那就剩腰以下部分的死尸倒在他脚下。

    “你叫什么名字?”

    还残留一青烟的三十毫米机关炮上方杨丰问道。

    “回,回神皇,小的湖南绿营外委把总杨载福。”

    那小军官战战兢兢说道。

    “挑一批兄弟由你带着,把那些想藏在绿营里面的千总以上军官还有八旗统统给我找出来!”

    杨丰说道。

    很显然大清的军官们在这一上也是很精通的,估计这些绿营里面得有大量这样化妆准备潜逃的,这些家伙必须得找出来,而且不仅仅是化妆的,包括那些躲进山林的,这个也同样必须搜出来,正好让这些投降的绿营来负责,也算让他们交这个投名状了。这些绿营很有用的,因为这里面绝大多数都是湖南绿营,而他接下来主要进攻方向就是湖南,先让他们交这个投名状,然后再搞一下诉苦大会顺便组织他们参观一下新农村,再找一批政委给他们讲讲阶j问题,估计这些搞完之后,他就可以带着湖南绿营杀回湖南去解放乡亲们了。

    另外绿营里面也不是没人才。

    这个杨载福不就是吗?

    呃,他其实后来被曾剃头改名叫杨岳斌的。

    这时候下游运输明军士兵的小船源源不断驶来,就连江口的明军也开始渡过潖江,整整八个步兵旅的合围圈已经收紧,除此之外还有近十万民兵,杨丰只不过是跑来攻心的,真正的战斗在外围。实际上这时候整个战场上清军的大规模抵抗也已经彻底结束,虽然还有一些走投无路的八旗在和外围的明军交战,但绿营和团练基本上都已经停止抵抗,尤其是在这边的消息传开后,所有得知杨丰政策的绿营和团练都加入倒戈的行列,湖南江西等地的绿营和团练更是纷纷喊出了打回老家解放乡亲的口号。

    说到底这年头绿营也苦啊!

    他们虽说有军饷,但就连八旗兵的军饷能拿到一半就不错了,他们经过层层克扣就更不用说了,出来打仗卖命家里老婆孩子饿死都不新鲜,他们同样渴望打土豪分田地,之前他们不清楚明军政策,此刻神皇亲自来向他们确认了,他们还继续为那些官老爷卖命就是傻子了。

    团练也是如此。

    哪怕团练也无非挣军饷。

    可他们愿意跟着那些士绅拿命换钱的最终目标是什么?还不就是可以给子孙后代买块地?现在跟着杨丰打回家乡就可以直接分
薛家将小说5200
到土地,和这相比那军饷算个屁!

    总之随着绿营和团练纷纷停止抵抗,这场可以说决定大清命运的大战就这样以明军全胜而结束,超过十万清军投降,明军的损失微不足道,加起来估计也就突破两位数。至于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杨丰负责了,他乘坐着步战车在战场上巡视完,或者说向绿营解释完政策之后,紧接着掉头南下驶往清远,当他到达清远的时候,奕山已经被明军活捉了。

    实际上这时候已经是清远之战后的第四天了。

    话说这四天让奕山彻底明白了什么是生不如死。

    他们逃进沼泽的当天明军就在滨江边扒了一个口子放进水来,奕山和近万清军被两个营的明军和两万多返回家乡的民兵堵在湿地芦苇荡里,下面是越来越深的水,四周是成群结队的蚂蝗毒蛇甚至还有铺天盖地的蚊子,而且他们还没有吃的,向外一露头就有明军枪手打靶,因为喝沼泽死水包括奕山都得了严重的痢疾。这原本喝茶都得极品,吃饭都得无比讲究的肠胃,根本承受不了那些游荡着小虫子的污水,奕山他们肯定也没贝爷德爷们的经验,这堪称病毒乐园的水一下肚菊花就闭不上了。

    话说好汉架不住三泡屎啊。

    可怜那原本历史上与豹超合称多龙鲍虎的未来大清第一猛将多隆阿,居然拉得都虚脱直接瘫在烂泥里起不来了。

    那么一个猛将才两天就脱相了。

    而第一天晚上,那些一起逃进来的绿营就开始陆陆续续出去投降,第二天剩下的就只有千多八旗还有那些将领了,他们这时候连突围的能力都没有了,因为被上涨的河水分割在一块块破碎的高地,互相之间也无法会合,实际上也根本不知道其他人在哪儿,基本上都是想大水中的灾民般各自等死。

    最后……

    最后他和多隆阿一起,躺在一片都快被淹没的泥地上,因为拉虚脱而奄奄一息的时候,被一队搜索残敌的民兵发现,应该说这是一件好事,否则再晚一天估计也就只能给他俩收尸了,不过多隆阿不想当俘虏,用最后一颗子弹给了自己一枪也算为大清流尽最后一滴血。

    “他怎么成这幅模样?”

    杨丰好奇地看着还躺在一张席子上哼哼的奕山。

    他指的是后者脸上伤口。

    奕山虚弱地看了他一眼,抬了抬手但又无力地垂下了。

    “回神皇,这都是蚂蝗叮和蚊子咬的,城北那一带就是一个蚂蝗和蚊子窝,他们痢疾又没力气捉,躺在那里肯定越叮越多,抬回来的时候,从他身上烧下来一百多只蚂蝗呢,他现在这模样与其说痢疾倒不如说被蚂蝗和蚊子吸干了血,本来就脱水严重,再失血过多就成这模样了。”

    杨丰身旁的军医笑着说。

    杨丰已经专门建立起了医学院由他亲自编写教材,再加上一批老大夫传统与现代结合建立起医学体系,像血液供氧这些东西都有。

    实际上就连手术都能做。

    毕竟从他登陆安不纳岛,就已经在培养这类人才,到这时候已经过去近五年了,即便他登陆新会也已经超过两年了,大明帝国的很多事情都已经步入了正规,别说军医体系,就是各县卫生院和乡卫生所都建立,目前正在向村级赤脚医生扩展,广州的医学院第一批大学生明年就能毕业了。

    “给他好好治治,别让他死了,不行就给他输血。”

    杨丰说道。

    奕山的眼睛一亮。

    “神皇,是不是有浪费啊?”

    旁边陪同的叶枫说道。

    在他看来这奕山肯定接着就得凌迟或者砍头的,完全没必要浪费工夫治疗,给他喝米汤吊着命,别处决前死了就行,还给他输血那就有夸张了。

    “不浪费,他还有用!”

    杨丰说道。

    奕山的确还有用。

    话说这可是正牌的野猪皮后代,这不是伊里布那种红带子而是黄带子,这个原本历史上笑料一样的家伙,其实是无数清穿女的梦中情人十四阿哥的玄孙,康麻子的五世孙,那也是咱大清的天潢贵胄。所以他必须得养好身体,然后,然后到南洋去巡回演出,或者说做展览品,就像原本历史上二鸦时候英国人把叶名琛弄到印度展览一样,杨丰要把这个正牌的野猪皮后代弄到南洋那些大明遗民中进行一下巡回展览,也算告慰一下陈上川这些孤臣了。

    既然这样当然得把他治好,话说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