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八章 进击的大明帝国-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九八章 进击的大明帝国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就在清远战场落幕的同时,粤东战场上反击的明军夺取梅州,闽浙总督钟祥率领残部向龙岩方向溃败,就连从桂林出击的罗大纲所部也攻克了贺州,至此广东除了韶关和英德一带还在清军控制下,其他各地全部被明军占领。

    至于韶关……

    “神皇,周天爵跑了!”

    广州总参谋部內陈六兴冲冲地说。

    好吧,留守韶关的湖广总督周天爵,还没等明军的战船到达英德,就毫不犹豫地弃韶关而逃。

    他不跑也不行啊!

    他手下总共就还有五千充当后勤的绿营老弱,前线奕山十几万大军都全军覆没了,十几个旅的明军正沿着北江浩浩荡荡而上,他不跑能行吗吗,就得落得和伊里布一个下场了。

    “跑就跑了吧!”

    杨丰很随意地说。

    周天爵剩下的选择无非就是退到郴州固守湖南大门,另外江西的清军守梅岭,另外还有用于抵挡罗大纲部的永州,北线清军就还有这三个,再就是南的清军堵得胜关也就是河池,他的控制区外围就这几个战略要。至于东线福建方向不需要浪费兵力从陆路进攻,向福州增援几个旅,由那里沿闽江而上,再由陆路插江西就行,这算一路偏师,而龙岩一带山区的清军先不用管,把沿海泉州厦门拿下再向内陆缓慢扩张就行。

    他的主要攻击方向还得是湖南。

    主力出韶关进攻郴州,西路军攻永州,两路并进会师衡阳,另外一路偏师攻梅岭进江西,再有一路偏师向南方向。

    其他方向牵制,湖南是主攻目标。

    这些战略都很简单,而且这也是唯一可选的战略。

    当然这都是前线将领们去负责的,杨丰不会带兵亲征的,他正筹划另一种方式的北伐,上次他已经演习过一鸦,接下来当然要玩二鸦了,不过他还需要做一些准备主要是还得先造船,毕竟三艘战列舰是肯定不够的。

    另外作为统帅他需要为前线解决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也就是后勤保障问题。

    这时候的明军已经离不开后勤了,而他的后勤依赖内河水运,北的江航运止于武江,乐昌的坪石是这条运输线的终,并且在坪石以小船向北沿白沙河运输到宜章白石渡,然后陆路至郴州并且在郴州以小船到北边的瓦窑坪,而在瓦窑坪换大船沿耒水而下进入湘江水系开始直通长江的漫长旅途,这就是明军出岭南北伐的战略路线,杨丰接下来需要大量制造蒸汽动力的小型内河船,将广州产的军火物资源源不断沿东江和武江这条线运到坪石,再沿湘江水系支撑作战,但是……

    中间还有个断口。

    也就是从宜章到郴州这不到一百里,这个断口必须得用陆路运输来连接。

    “修铁路?”

    杨丰问他的内大臣们。

    话说这时候杨丰也已经有自己的内了,毕竟他现在也是坐拥两省算地盘广袤,只不过首相没有,但各部尚书都已经任命,全都是以前作为他秘书的那批人,这些人全都是他言传身教而且经过他彻底x脑的,那都是真正狂信徒,杨丰在的时候他们各司其职,杨丰不在的时候以掌握军事指挥权的总参谋长陈六为主。

    但大事需要开会表决。

    这些人也就类似于几大长老们。

    包括东王在突击培训了一段时间之后,也作为吏部尚书,实际上相当于组织部部长加入内。

    除了他之外还有李文茂是户部尚书或者说民政部长,目前内中两广的新人就他俩,其他都在军队,至于剩下那些内成员,都是从南洋跟着他回来的,但他们以下多数都在本地吸纳的,好在这些内尚书们祖籍除了两广就是福建,倒也还团结。毕竟他们都是杨丰的狂信徒,之前诸如土客之别都已经不存在,现在所有信奉神皇的都是兄弟姐妹,不得不说宗教在这一上还是很有用的,弥合矛盾的最好办法就是给他们一个神,以后他们或许会再分,但至少在最初时候这个神是非常管用的。

    尤其是在帝国的上升期。

    “神皇,这铁路的确得修,但那耗时太久,而且咱们的人才也没培养出来,最好还是先在港口试验着修一条通钢厂的以练习工人,然后再去修其他地方的。”

    他的工业部尚书何坤说道。

    这位尚书其实是爪哇华人,而且还是商船水手出身,甚至曾经随荷兰人到过欧洲,他是见过铁路的。

    “好吧,那还是修公路吧,另外把咱们缴获的那些鞑虏马匹,全部送到前线去,以后就让这些马
嫂子合集笔趣阁
来拉货车,让车辆厂接下来大量制造专门的载重四轮马车,另外把那些归降的绿营和团练都送去修路。让那些政委们向他们多讲解一下这条道路的意义,告诉他们咱们港口堆积着无数大米就等着运过去,如果把这条路修好,咱们的后勤运输畅通了那么我可以承诺,大军进湖南后不吃湖南百姓一粒米,湖南百姓免征三年粮!”

    杨丰说道。

    他并不能指望单纯依靠土改来解决湖南肯定会发生的抵抗,土改只是手段,关键还得实现老百姓的温饱,只要分到土地的老百姓立刻吃饱饭了,那么那些士绅无论再怎么鼓动,也别指望会成为曾剃头的。

    土改并不能一下子做到这一。

    真正解决温饱还得依靠良种,新的农业技术,新的农具,完善的水利设施,总之这还得依靠科学的力量。

    而这些需要时间。

    他在广东土改之后老百姓立刻实现温饱,是因为他收的少,而在尽量少收老百姓的粮食同时,他还利用在广东打土豪抄家的钱,从南洋尤其是安南,暹罗,缅甸这些地方大量购买粮食供应军队和非农业人口。是从外面大量涌入的粮食,让广东和广西在经历战火的同时还能丰衣足食,这种战略他还准备继续玩下去,也就是说进入湖南后,他还要在土改分地的同时不断运入粮食供应军队和那些非农业人口,也就是说他不会在湖南就地征粮。

    他就不信这还有老百姓受士绅们忽悠。

    一方面土改让老百姓分到梦寐以求的土地,一方面减赋让老百姓立刻就感受到新时代的阳光。

    这样才能避免曾剃头的出现。

    那么这个运输问题就很重要,他从南洋买粮运粮都很容易,因为南洋遍地的华人都可以替他干这个,实际上杨神皇的背后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南洋华人在支撑他的战争。

    但他把这些粮食,未来还有良种农业机械甚至肥料,话说他可是已经开始挖鸟粪了,南海诸岛上又不缺这些东西,总之他需要一条真正从广东向湖南的输血线,依靠不断输血来瓦解士绅们的力量,说到底他还是对曾剃头们心存忌惮,这时候曾剃头可是已经进翰林院了,胡林翼甚至比他还早,左宗棠……

    呃,左宗棠又没考中。

    对湖南这个省他得非常小心才行。

    现在修铁路的确有夸张,毕竟就是修粤汉铁路时候,这一段也是出了名难修的,必须得修桥挖隧道才行,但一条现代化公路就简单多了,能跑四轮载重马车就行,反正总共不到一百里,而且只能说丘陵而不算真正的山区。

    就让那些绿营明白这条公路的意义,修好这条公路明军在湖南就不从当地征粮……

    他们会全力以赴的。

    “陛下,英国谈判代表戴维斯到了!”

    这时候外交部尚书钱丰禀报。

    “啊,给咱们送银子的来了!”

    杨丰很开心地说道。

    半小时后。

    “陛下,联合王国不会向您支付一个英镑的,您必须立刻释放我们的士兵和船只,否则您就得为此付出代价,皇家海军会用胜利号的大炮来让您知道冒犯圣乔治旗的后果。”

    义律的前前任,曾经作为使节去过北京的中国通戴维斯愤怒地说。

    他的确有控制不住怒火了。

    这个据说是恶魔或者巫师的神皇简直疯了,开口就是两千一百万两白银,这几乎相当于接近七百万英镑,话说大英帝国这时候一年的军费都还没这么多呢,这些钱都能重建一次皇家海军了,一艘一级战列舰造价也不过十万,虽然大英帝国刚刚发了笔横财,可问题是这笔横财还没到手呢,而且戴维斯也很担心以后能不能到手。

    而这个混蛋是现在就要。

    “你是在跟我说话?”

    杨丰脸色一沉瞬间到戴维斯面前,紧接着他手指一指,戴维斯惨叫一声左耳朵掉下来了,这位可怜的谈判代表捂着没有流血的伤口,一脸懵逼地看着地上的耳朵,很显然不太明白它是如何掉下去的。

    “把他拖过来,居然还敢拿胜利号来吓唬我,一个都快九十的老棺材板子很威风吗?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新时代什么才是真正的战舰什么才是大海的主宰!圣乔治旗?以后留着擦靴子吧!皇家海军?以后劈了当木柴吧!你们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风帆战列舰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你们的辉煌已经不再!”

    杨丰情绪激动地高喊着。

    然后他把戴维斯带到了造船厂。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