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二章 大清忠义录-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零二章 大清忠义录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年春天,随着冬季枯水期的结束,明军再次发起了势如破竹地进攻。

    清军的防御依旧毫无意义。

    一路路明军在湖南和江西还有福建高歌猛进,到初夏时候分别沿着水路向前的第一和第四两军就会师衡阳,而在这里清军进行了可以说迄今为止最顽强的抵抗,湖南士绅为了守住他们的最后防线也算竭尽全力,而且在这场堪称惨烈的衡阳保卫战中,被杨丰惦记已久的曾剃头也终于登场……

    不过他惨败而归。

    以翰林院检讨身份,自请回乡办团练抵御发匪的曾剃头,这时候才刚刚武装起一营团练,在衡阳之战的近五万清军中毫不起眼,而这场大战的真正的主力是四川提督齐慎,他率领的一万川陕绿营是衡阳之战的核心,但他们给明军造成的损失,也仅仅是在巷战中造成不足三百明军伤亡。然后明白大势已去的清军,便再一次开始了溃败,而曾剃头的五百团练新兵同样跑散,据说他自己差一气得投湘江,总之他就以这种方式登上了历史舞台,至于同样以翰林回乡办团练的胡林翼,因为回来的晚没能赶上这场大战。

    不过衡阳之战后,明军再一次暂时停止前进,然后就地开始打土豪分田地。

    杨丰同样兑现了他的承诺,明军所有粮食全部从后方运输。

    实际上本地也没粮食可征。

    清军把老百姓手中能搜刮到的粮食全搜刮走了,他们肯定是不可能在乎老百姓死活的,到明军占领衡阳的时候,衡阳一带老百姓都开始吃草根树皮了,杨丰不但没有在本地征一粒粮,反而依靠内河蒸汽船还有四轮载重马车的联运,将大量南洋大米运输到衡阳,在各地土改同时对饥民进行救济。此举轻松瓦解了那些士绅脑子里义军蜂起,发匪身陷人民战争汪洋大海的幻想,那些欢天喜地领走一袋袋救命粮的老百姓,怎么可能反抗他们的神皇。相反他们自己组织起一个个运输队,驾驶着自己的小船前往郴州去帮助运粮,因为南段的陆路运输需要大量人手,就连推着小车的运输队都出现在了宜章到郴州的公路上。

    衡阳到宜章间完全一片欢腾。

    外围一些明军还没到达的地方老百姓倒是义军蜂起,然而那些义军是欢迎明军的,他们对于袭击清军倒是充满热情,自知无力争夺这些地方的清军干脆后撤退保湘潭。

    至此明军一举拿下半个湖南。

    而第二军同样攻克梅关,并且开始修筑南雄至大余的公路,就在修路同时又继续向前夺取赣州,至于从梅州北上的明军同样攻克瑞金,最终两军会师于都,第六军的物资运输也摆脱了对陆路的依赖。

    不过这两个军仍旧分别行动。

    第二军继续沿赣江北上吉安。

    第六军将沿着梅溪北上,依靠梅溪航运攻宁都,再由宁都沿陆路向广昌进攻,从福州出击的第三军将在广昌与第六军会合,然后他们还得继续修路,也就是修宁都到广昌的道路以便南边出梅岭沿着章水贡水梅溪这条水路而来的物资,能够北上通过陆路接到广昌的盱江进入抚江,保障明军顺流而下直取抚州并且与沿赣江而下的第二军会师攻南昌。

    说到底对于明军来说,作战并不是最至关重要的,后勤才是最至关重要的。

    这也是杨丰不以江西为主战场的原因。

    相比起湖南那边,江西的运输更加艰难,话说第六军现在的战场可就是中苏区了。

    哪怕作为第二军依托的赣江,那运输能力和湘江也不是一个级别,后者可是集北江和灵渠两个源头的物资进入湘江,才能保证第一,四两个军的作战以及对湖南饥民的救济。但第六军出梅州打到瑞金时候就已经只剩下两个旅了,因为整整一个军的物资供应,仅凭陆路翻山越岭运输根本无法保证,另外两个旅和配属的炮兵旅只能停下,那些炮弹子弹粮食仅凭骡马在崇山峻岭间辗转运输可是非常艰难的,在梅关公路修通之前,明军只能暂时停止大规模进攻,然后等待物资的集结同时打土豪分田地救济饥民。

    这也让道光看到了希望……

    呃,他其实一直充满希望的,因为他对前线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前线那些将领们怎么可能蠢到把真实情况奏报。

    无论是江西前线的钦差大臣奕经,两江总督牛鉴,还是湖南
无处释放的青春吧
前线新任的湖广总督程矞采,荆州将军禄普,在给道光的奏折上,那都是发匪大败,我军胜利转进,然后发匪攻某某处,我军迎战击溃发匪坠江淹死无数……

    总之都是这样的内容。

    大捷什么的的确不好编,毕竟明军打下衡阳这种大事,他们是肯定没有胆量隐瞒,但不能隐瞒也可以修饰一下嘛,那些文官的如橼巨笔什么写不出来?比如衡阳失陷是因为四川提督齐慎逃跑,可怜为大清打出唯一一场给明军造成重大伤亡的血战的齐提督,居然被道光下旨斩首示众以儆效尤了。而那些真正一触即溃的家伙,却将他们的惨败美化成齐慎逃跑后力挽狂澜,在湘潭死守击败发匪的进攻保住了半个湖南,虽然出现在湘潭城下的,其实只是附近山里的几百土匪而已。

    但在奏折上这就是力挽狂澜。

    江西那边奕经更干脆,丢失赣州而已,又不是丢了南昌,这种小事直接轻描淡写一下就行了,前线疾疫盛行,兼之章水断流,我军物资补给不上,不得不暂时退守吉安,赣南一带山高林密,发匪插翅难越,陛下无需为此忧心,且发匪无骑兵,待蒙古骑兵南下我大清铁骑可一举而破之。

    好吧,这时候道光已经开始在蒙古各部征兵南下了。

    而且还是僧王统帅。

    这时候的僧格林沁已经是正黄旗满洲都统,第一支总数为一万人的科尔沁蒙古骑兵已经开始南下,他作为科尔沁左翼后旗札萨克郡王,而且又是正黄旗满洲都统,无论是爵位还是官职都是当仁不让的。而他的新头衔是广州将军兼两广总督,同时还着钦差大臣头衔接替奕经,这也是奕经糊弄他叔叔的重要原因,反正现在明军又暂时停下,他只需要舒舒服服等着僧格林沁来接班就行。而道光同样把希望寄托在僧王身上,他对僧格林沁还是非常信任的,另外牛鉴的表现也很让道光失望,居然供应个后勤都做不好要他何用?所以两江总督也换人,换成了原本在陕西当巡抚的李星沅,他是湖南人,而湖广总督程矞采则是江西人,这一个湖南籍两江总督,一个江西籍湖广总督,很显然是道光拉拢两地士绅的举动。

    应该说道光还是很清楚这时候什么人可以依赖的。

    八旗是废了,这个他自己都很清楚,好在他还有蒙古骑兵和那些士绅。

    然而他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僧格林沁!”

    杨丰冷笑一声说道。

    很显然僧王的登场,让他也多少有些意外,话说这时候越来越多让他感兴趣的名字出现了,就连江忠源都在邵阳办起团练,最近这段时间经常骚扰明军,甚至还伏击打死两名落单的明军士兵,然后以此功被授予记副将,包括向荣的名字也出现在江西清军中,而且还是个总兵,另外赛尚阿这一次居然作为僧格林沁的副手成了广东巡抚。

    话说就是不知道李二鬼子和左宗棠加入没加入忠义行列。

    左宗棠这时候应该还在安化他亲家那里教书,作为一个考了十年都没考中的老举人,估计暂时还不至于这么殷勤,不过也很难说,这时候湖南士绅都快总动员了,他家虽然只是个很小很小的小地主,但终究也是诗书传家啊!

    至于李二鬼子他爹是京官。

    这时候李二鬼子应该也就是个秀才而已,毕竟他也就刚十八,他的老玻璃鬼子六这时候还是个小正太,不过他的死对头翁师傅他爹居然也办起了团练,翁心存原本赋闲在家,他是道光二年进士,一直当到大理寺少卿入直上书房,但不知道为什么估计是内斗之类辞官回家,他是常熟人,像这样的赋闲官员,经历了杨丰和英国人两次骚扰后,那还不赶紧把这个团练办起来,这时候已经被起复为兵备道带着数千两江团练在江西。

    “这都是名人啊!看不出这大清国还真不缺忠臣啊!”

    神皇感慨地说。

    “神皇,请检阅!”

    他面前的大明海军第一舰队提督曾韬行礼说道。

    杨丰满意地了头,然后登上了他面前的一艘蒸汽船,而在他面前虎门的海面上,八艘巨型战舰整齐排列,其中五艘的甲板上,一个个粗如人头的炮口昂起,在这八艘巨型战舰后面,还有另外八艘略微小一些的战舰同样整齐排列,一共十六艘战舰组成了壮观的编队等待他的检阅。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