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四章 咱大清之帝国反击战-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一四章 咱大清之帝国反击战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尽管遭遇蒙古骑兵全军覆没的耻辱性惨败,清军对天津的包围依旧在最短时间內完成。

    反正他们也没别的选择。

    发匪都打到天津了,那么北京的铁杆庄稼们,无论如何也都是要真正拼命了,那些八旗健儿穿着他们祖传盔甲,拎着祖传宝刀,至于祖传宝弓就没必要了,那东西他们就是把在八大胡同的力气都用上,也是别指望拉开的,好在这都枪炮时代,也根本用不着那个,总之原本吃空饷严重的北京八旗各军满怀对咱大清的一腔热血瞬间满员,紧接着浩浩荡荡或骑马或乘船开到了天津。

    当然,三岔口是不敢过去的。

    这时候十几艘明军战舰正堵在望海楼旁边呢!

    甚至就连望海寺都驻了一个营的明军,原本除了皇帝太后其他人都不准上的望海楼,这时候也变成了明军的瞭望塔,实际上里面驻了一队狙击手和四挺从货船上拆下的格林炮,这座现代的望海楼教堂正好控制整个三岔口。另外这时候的三岔口也不是现代的三岔口,这时候三岔口实际上在望海楼下面,而天津城墙就是东西南北四条马路,水面战舰,城墙,望海楼,望海寺形成一个恐怖的三角交叉火力网。哪怕以奕经和穆彰阿的头脑,也知道硬闯三岔口是自杀,但闯不过三岔口的话从北面攻天津就得面对南运河,他们一样会被城墙上火力当靶子打,这样北边就肯定不能作为攻击面。

    东边有海河横亘,而且蒙古骑兵的悲剧已经证明了,发匪那些运输船之凶残完全超出理解范围,所以强渡海河还是自杀。

    剩下就只有西,南两面了。

    清军最先到达的三万八旗和一万多绿营,在天津西,南两面扎营做战前准备,至于奕经的指挥部就设在了海光寺,这地方的优势除了住着舒服以外主要是四面环水易于防守,这座原本历史上曾经作为英法联军大营的寺庙,甚至还修了作为景观的两圈壕沟,于是这两圈壕沟此刻就很令人欣慰了,显然奕经在自己的安全上格外注重,只是他不知道哪怕这里距离天津城墙三里远,其实也在明军野战炮的射程,至于旁边海河虽然隔着近两千米,但那些护卫舰上的四寸和三寸炮想轰他也是很简单的。

    当然,神皇不会那么做的。

    他这是钓鱼呢,一上来就把鱼吓跑还怎么玩?

    天津城内明军坐视清军集结。

    而就在同时依旧不停一船接一船把那些被抓的铁杆庄稼运走,并且把这次带来的武器弹药全都运进城内,期间一队清军从海河北岸试图反攻军粮城,结果被一个营明军,还有几艘过去增援的护卫舰给打得尸横遍野。

    甚至还有清军步兵拖着劈山炮从北岸试图夜袭海河码头,然后被那些运输船用探照灯聚焦,紧接着一顿机枪又揍得血流成河。

    还有……

    总之在接下来十几天里小规模战斗不断,而清军无一例外惨败,他们甚至没有给明军造成任何伤亡,自己倒是死伤了好几千。

    好在随着时间延长清军越来越多,直隶总督纳尔经额也到达并主管城西方向交战,另外还有军机大臣隆文,他原本历史上签广州和约后忧愤而死,但这一次没有随奕山南下,反而由赛冲阿给他做了替死鬼,所以至今圣眷颇隆。而他率领山海关和密两个副都统所部八旗,再加上山永等地绿营作为北路主要负责海河以北,袭击军粮城的就是山海关副都统,只是被炮弹炸碎了,隆文甚至还在北塘组织团练水军试图偷袭大沽口……

    呃,他试图袭击那八艘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来着。

    后来此事无疾而终。

    估计是那些渔民没人陪他疯。

    总之在最初半个月的混乱之后清军在天津总兵力迅速达到八万,可以说大清精锐尽出,好歹在江西战场混过算是有实战经验,哪怕是失败的经验的奕经,为了确保胜利从各地调集了所有能调集的大炮,甚至连山海关上明朝时候的古炮都拆了来。

    最终他带着整整四百门各种吨位的大炮开始了总攻。

    然后……

    “快,别停下!”

    正白旗汉军参领富明阿,眺望着前方矗立的归极门,不断催促着他身旁的士兵,后者正努力推着一尊古老的铜炮,看这门铜炮样式应该还是他老祖宗圆嘟嘟守宁远时候用的,也不知道从那里淘出来,现在又成了保卫大清的依仗,在士兵们汗流浃背的推动下,在天津城南松软泥泞的土地上缓缓向前一挪动。


马王作品集吧
    距离在一尺尺地拉近。

    木轮后面深深地车辙也在一尺尺拉长。

    袁佳富明阿怀着对皇上对咱大清的一腔热血,不顾形象地加入了推炮的行列,他一边鼓舞着士气一边拼命向前推着木制炮架,泥污很快染黑了他的白色甲胄,汗水不断落下,但他依旧不停向前……

    “用力推,八旗健儿们,老祖宗的在天之灵看着咱们,推上去轰死那些天杀的发匪……”

    他气喘吁吁地高喊着。

    蓦然间一里外的归极门上火光一闪,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呼啸,他下意识地扑倒一旁,但就在同时眼前泥土飞溅,在他三尺外的泥土中赫然多了一个大铁球,而且这铁球上还在不断冒着火星。或许真得老祖宗附体,富明阿鬼使神差般一下子双手抱住那铁球想扔出去,但没想到这东西还是滚烫的,他扔的时候惨叫一声直接脱手掉落然后径直滚到了炮架下,其他那些严重缺乏实战经验的八旗健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个个茫然地看着这东西落下……

    “快趴下!”

    富明阿尖叫一声。

    “轰!”

    他的眼前立刻一片火红。

    老式九斤山地榴弹炮的开花弹瞬间把那尊大炮的炮架炸成碎片,弹片和木制炮架的碎片,横扫四周的清军士兵,翻滚的炮身正好砸在富明阿的身上,他惨叫一声努力伸出手,然后喷出一口鲜血和圆嘟嘟团聚去了。

    而就在此时天津城墙上,明军所有野战炮,榴弹炮甚至臼炮,都在不停地发出怒吼,就连海河上的八艘护卫舰都加入了射击的行列,它们的目标无一例外,全都是那些已经被清军士兵辛辛苦苦推到城墙一里外的大小火炮。

    话说在这样的距离,明军的野战炮和榴弹炮精度可是很高,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弹无虚发,那些九斤和二十斤开花弹甚至海军四寸舰炮的三十斤和三寸舰炮的二十斤开花弹,都不断在清军大炮旁炸开。这里面哪怕最差的九斤球型开花弹也是铸钢的,里面塞了整整一千克现代原料制成的黑火药和铝粉,爆炸威力不说把一尊大炮轰碎,掀翻炸毁炮架还是没什么压力,而四寸舰炮那三十斤榴弹就完全已经是大杀器。

    那里面可是整整装了五斤。

    别说轰碎大炮,就是把附近的清军一起轰碎也没问题。

    “这些天杀的发匪!”

    奕经看着自己炮兵的覆灭,嘴唇哆嗦着骂道。

    “贝勒爷,难道没有大炮咱们就不打仗了,贼军总共不过九千多,大沽口留守近千,军粮城近千,三岔口又是近千,另有近千在咸水沽,城内不过五千多守军,各军奋勇向前蚁附而上,那发匪就算枪炮厉害,又能打死我们多少?为圣上为咱大清拼得一万健儿,终究能冲上城墙,那发匪惟恃火器而已,近战肉搏那枪刺难道敌过长矛?末将不才,愿为诸君前锋!”

    他身旁一等侍卫都兴阿说道。

    他的计划其实挺合理,他们在城下有六万大军呢,就算明军枪炮再厉害,六万人扛着飞梯冲锋,就那半里路射程还能打死几个?哪怕再加上半路挨炮弹死的,死一万人天了。

    而此刻这天津城别说死一万,就是死十万百万也得夺回。

    明军占领这里不仅仅是威胁北京,更重要的是掐断了漕运,北京城的铁杆庄稼就指望漕运吃饭呢!这眼看秋收了,明军就算不进攻北京,只要再这里卡上俩月拖到运河封冻,南方漕运运不到北京,这个冬天城里就得饿死人。这段时间因为南方战事,本来北京得到的漕运粮就大幅减少,各处仓库都快见底,北京城内粮价飞涨,就等秋收后的漕运了,现在明军一占天津,那粮价立刻直线上涨,如果这种情况拖延到冬天那就真麻烦了,北京周围也没有粮食可搜刮,真要搜刮狠了,那些老百姓逼到绝路上也会造反的。

    可以说这天津无论如何都必须夺回。

    奕经也很清楚这一。

    “是我八旗好男儿!”

    他拍着都兴阿肩膀说道。

    “传令下去,一个时辰后所有各部全线进攻,把尚方宝剑请出,任何人敢畏缩不前者杀无赦,咱们后面就是北京就是皇上就是咱大清江山,跟这些发匪拼了,无论死多少人也要拿下这天津!”

    紧接着他面目狰狞地吼道。

    他的命令立刻传下去,天津西,南两面的六万清军,就这样开始了义无反顾地冲锋。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