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六章 北京欢迎您-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五一六章 北京欢迎您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的确,这天津没必要再待了。

    实际上几个小时后,明军的舰炮就摧毁了海光寺,不过奕经仍然在炮火中逃离,而溃败的清军也没有止住脚步一直跑到了静海和杨柳青,这才堪堪停下安抚他们受伤的小心灵。

    他们是六万大军发起的进攻。

    然后逃到静海和杨柳青的加起来刚好过一半

    而留在天津城下的,总共加起来两万多一些,这里面包括受伤跑不动的,而后者也被随后出城的民兵队给拿长矛捅死了,另外还有几千清军实际上是逃跑了,这六万大军基本上一半八旗一半绿营,这种情况下那些绿营还不跑就是傻子了,他们绝大多数都是保定及京津之间的,把外面号衣一脱去哪儿还不能躲过这一劫。

    总之大清的帝国反击战就这样以惨败而告终,而且他们也没有能力再发起新一轮进攻了。

    那些清军宁死也不会再冲锋了。

    这样杨丰继续留在天津也就没什么意思了,他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吸引清军好一战而杀之,如今这个目标已经实现,这些军队也是道光短期内能拼凑起的最大限度了,剩下也就还有北京城里留守的,新的援军得从关外甚至山西等地调集。山东河南是没有军队了,就连青州驻防八旗都在镇江之战中被英军解决了,而山西和关外清军收到命令,再拼凑起来,然后再千里驰援,恐怕一个月內是到不了北京的,也就是说短期內北京就指望剩下那些八旗。杨丰留下缺一个步兵营的二旅和护卫舰队守天津,以战列舰队和一个步兵营守大沽,他正好可以带着陆战一旅进攻北京。

    当然,不是真正进攻。

    一个旅进攻北京还是少了,但可以吓唬道光让他知道这北京已经没法待了,然后以最快速度跑路。

    只要道光跑路,那这北京也就不重要了,明军可以靠着天津港为根据地向外打土豪分田地,虽然大沽口有冰期,但这时候已经不是明末,多也就是有些浮冰,短暂有不多几天封港期,原本历史上英法联军就多次在冬天到这里,北京条约就是在冬天签定,英法联军也是在冬天撤退,所以这座港口就算有冰期限制,也完全不值一提,南方的物资可以持续不断地供应北方。

    至于什么时候打下北京,这个就是以后将领的事了,杨神皇此次北伐的目的只是把道光逼到西安。

    他还有新的敌人要解决。

    英国人正在重新集结一支舰队准备进攻,而且真得包括了最新服役的特拉法尔加号,这支舰队已经在驶向好望角,这是刚刚到达巴黎的大明驻法国特使用电报发回的,很显然维多利亚不想掏钱。

    既然这样,杨叔叔就少不了要打她的小屁了。

    更何况还可以抢新加坡。

    就这样军粮城和咸水沽的两个营很快调入天津,他们原本任务是保障海河上的运输线,但这时候那些运输船都已经卸下货物装上俘虏走了,这条运输线暂时没用了,等它们从广州返回至少得两个月后。正好把这两个营调回,再加上原本在三岔口的一个营,这样三个营加一个炮营,另外杨丰将缴获的数百门大炮和弹药也统统搬上城墙,这个交给那些民兵,天津百姓组织了两万民兵呢,他们用这个和扔手榴弹都没问题,总之就算他走了这天津依然是铁打的。

    剩下就是物资的运输了。

    这个同样很简单,无数漕船还都被堵在三岔口一带呢,它们载一个旅跟玩一样。

    在天津大放血的第三天,明军陆战一旅就在南运河码头登上了一艘艘紧急征用的漕船,就连神皇的战车也同样开上一艘大型漕船,在两岸清军密探惊恐的目光中,浩浩荡荡转入北运河开始了对北京的进攻。

    这个恐怖的消息紧接着传到静海,杨柳青还有北线清军的大本营芦台,当然也传到了北京城,刚刚被天津惨败搞得内城几乎阖城哭声家家带孝的北京城,立刻就陷入了末日般的恐慌。北京城外各地铁杆庄稼也都哭着喊着涌入北京躲避即将到来的浩劫,同样周围那些官员和士绅也不顾他们的职责,带着家人和金银涌入北京,还没等杨丰走到河西务,整个北京就恍如黑压城一般。

    而道光则发疯般调集所有能够调集的军队来保卫北京。

    可惜他能用的真没多少。

    奕经带走整整三万驻京八旗,此前也有超过五千南下,比如多隆阿就是原本骁骑
嫂子合集无弹窗
营的,剩下还有几万本来就是挑剩的老弱,而北京周围能调的绿营也全都调到天津了,剩下也不是短时间能调来的。可怜道光没办法之下就连那些女人都发武器了,这一还是很值得欣慰的,实际上在之前包括镇江之战对英军时候,那些旗人中的女人都表现出超过男人的英勇,而此时北京有的是女人,就连宫里的妃嫔们都开始发武器,必要时候她们还可以用来自杀的。同时道光还号召那些官员和士绅也都组织义军帮忙,而且得到后者热烈响应,一些奇奇怪怪的队伍纷纷涌现,就连卖艺的和八大胡同的兔兔们都粉墨登城,誓要为大清血战到底,总之整个北京完全一片混乱备战中。

    甚至扶清灭妖的旗帜都出现了。

    当然,这只是无可奈何的举动。

    道光很清楚杨丰打到北京城下无论如何抵抗都没多大意思,那炮弹轰进城内随随便便炸死的哪一个都是他的统治基础,所以最重要的还是在北京以外挡住这个妖孽。

    然后奕经,穆彰阿,隆文,纳尔经额这些家伙,也就只能带着他们那些残兵败将,战战兢兢地向着运河上的明军发起进攻,好在这时候明军没有城墙依仗,而且北运河上也有一大堆关口,尽管他们没能在杨村赶上北上的船队,但仍然在河西务以东河段追上了。

    然后……

    最先到达的当然是骑兵。

    “这鞑子倒也学聪明了!”

    黄明站在一艘漕船的甲板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南岸,远处大队的清军骑兵出现,隔着几乎一里路就混乱地开着枪,虽然他们手中是高端的滑膛燧发枪,但这样的距离也是毫无意义的,别说打运河上的明军,就是岸边拉纤的纤夫都打不着,不过这样的距离明军也很难击中目标,所以无论士兵手中的步枪还是那些机枪,统统都没有开火,任凭清军骑兵在远处卖力的表演。

    “绿营,混口饭吃而已!”

    他身旁船主笑着说。

    这些运河上的漕船多数都是从江淮一带来的,比北方人更清楚明军的实力,同样也清楚明军政策,他们这样的小商人不在清算范围。

    相反大明控制区吏治清明,没有苛捐杂税,商人受尊重,更加让他们向往,实际上除了那些靠特权垄断的官商,整个工商业阶层,对于大明都是欢迎的。清朝商业是一种畸形商业,除非朝中有人或者头上捐个子,否则普通商人想发展起来极难,伍秉鉴胡雪岩这些人的成功,固然有自己才能的因素,但更多还是靠依附官员,扬州盐商的成功同样如此,晋商的成功也是如此。但无权无势的普通商人想成功无比艰难,别说这种走南闯北的需要打无数关卡,就是一个乡村货郎还得先打好地方士绅呢!

    但大明控制区不一样。

    工商业在那里可以得到真正的自由发展,而不用担心随时会面对来自官绅的魔爪,然后所有财富全部填进他们的欲壑。

    虽然战争阻断漕运,会让这些以运输粮食为主的漕船短期受影响,但好在他们都得到了足够的补偿,每艘参与运兵的漕船船主都得到了一张神皇盖章的凭证,可以凭借这张凭证在大明控制区享受部分免税的特权,虽然有期限但也足够了,等明军打下江西和湖南,他们的好日子立刻就开始了。

    而这是毫无悬念的。

    “绿营。”

    黄明冷笑一声。

    远处那些被逼着出击的绿营骑兵依旧进行着表演,在超过五百米外用滑膛枪向着运河上明军船队射击,很显然他们准备一直这样射击下去。

    而就在他们这送行的枪声中,明军船队到达河西务,在这里倒是遭遇了阻击,匆忙赶到的部分清军用劈山炮朝船队射击,然后紧接着被机枪打得崩溃,话说劈山炮射程还赶不上明军的机枪呢!

    船队就在样边打边走,不断驱赶着试图阻挠他们的苍蝇。

    话说清军这时候也只能算苍蝇了,反正无论八旗还是绿营,无论骑兵还是步兵在经历了天津的尸山血海后,再也没有任何人敢闯入明军火力范围了,基本上机枪射击的火光出现,所有清军就像受惊的苍蝇般一哄而散。所以尽管是逆流而上,而且需要过闸,还有几处河段需要拉纤而过,甚至遭遇过一次顽强抵抗,但在四天后,这支船队仍然在北京城内一片哀嚎声中,抵达张家湾并且开始了向通州的进军。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