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九章 有怪兽,大怪兽-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二九章 有怪兽,大怪兽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真狠啊!”

    南洋舰队提督曾韬,在他的旗舰威远号上,看着溃逃的英军,兴致勃勃地说道。

    后者实际上濒临全军覆没。

    汤林森中校带出来反击滩头的是三个步兵营,总共不到两千步兵,英国陆军的编制一向奇葩,他们的步兵团人数根本不固定,七个步兵营五千大军也是一个团,一个步兵营五百人也是一个团。不过步兵营平均是六百多人,之所以说平均是因为其实这个数量也没准,总之汤林森中校带着三个步兵营和一个骑兵营,对阵明军最先登陆的海军陆战队三旅一营,后者总共八百名步兵,另外加一个榴弹炮队。

    实力上英军占绝对优势,结果因为武器的差距,最终上演了一场斯威普森林式的悲剧。

    原本依靠着英勇和当机立断,汤林森中校还是能为大英帝国挽回一颜面的,毕竟他还是带着骑兵冲到明军阵地前了。

    可惜刚刚登陆的两挺机枪把一切都毁了。

    “这才是杀戮机器呢!”

    曾韬用望远镜看着那喷射火焰的机枪不无感慨地说。

    “提督,英军舰队到了!”

    他身后电报机旁的军官说道。

    “走,这里没咱们的事了!”

    曾韬立刻命令道。

    他的命令通过电报发出,新加坡河口的所有明军主力舰烟囱里全部开始喷出滚滚浓烟,然后向西直奔龙牙门。

    这时候的新加坡和现代有着巨大的差距。

    实际上这时候的海岸只到新加坡拦海大坝以內水库北岸,而且新加坡河口东岸还要向北收缩近一公里,现代整个拦海坝两侧陆地全是后来填海填出来的,不得不说李家填海之凶残。而圣淘沙岛也没有变成要塞,这时候的火炮还不足以封锁岌巴海峡,同样岌巴海峡中为新加坡带来龙牙门这个霸气名字的龙牙,或者说横在航道的礁石也还没有炸掉。

    就在陆战三旅另外几个营也开始踏上海岸的同时,十四艘主力舰和另外十艘巡洋舰鱼贯驶过龙牙门。

    而此时远处的海平面上,密密麻麻的帆桅丛林缓缓浮现。

    “列阵,准备迎敌!”

    曾韬深吸一口气说道。

    刚刚驶出海峡的十四艘主力舰迅速转向,一列纵队向南,当英军舰队已经可以看清的时候,它们也在海面组成了一道横亘的城墙,这道城墙南北向锁断新加坡海峡,右舷包括十六门六寸炮在内,两百多门大炮全部指向了英军舰队,然后速度减到最慢在那里静静等待。

    “他们想干什么?”

    特拉法尔加号上,懿律疑惑地看着这一幕。

    明军的表现很不正常,明军的优势就是速度,正常情况下他们应该全速向前,横切向英军舰队后方,然后像附骨之蛆般跟着,同时保持距离不停集中火力一艘艘炮击,利用他们的战舰快速灵活优势玩各个击破。

    但现在这是做什么?

    放弃速度优势,让这些强大的战舰充当浮动炮台吗?

    “战列线进攻!”

    他紧接着也发出了命令。

    原本两列纵队航行的十八艘战列舰变换队形,同样成一列横队,以标准的战列线由特拉法尔加号和圣乔治号打头,斜线横切向前,逐渐拉近着和明军战列线之间的距离,一场最经典战术的海上决战,就这样随着距离的拉近而逐渐展开,无论英军战舰上还是明军战舰上,所有士兵都严阵以待,一门门大炮伸出了炮门,静静等待着发出怒吼的一刻。

    然而就在这时候……

    “那是什么?”

    英军战列舰后面龟咯岛以南负责警戒的鳄鱼号巡洋舰上,一名正在操纵索具的水兵突然疑惑地说道。

    说话间他的身子向外一探。

    他身旁的同伴立刻跟着一起探出身看着蔚蓝色海面,一道隐约的金色在水下不断接近,看上去得有一条海豚那么大,速度也跟海豚差不多,但却是金色的,尽管是在水下,但仍然可以看出仿佛金属的反光,这道奇怪的影子很快就从他们的视野中掠过然后消失在了这艘六级舰下方。

    两名水兵茫然地面面相觑。

    然后他们同时耸耸肩,几乎也就在同时,船舱內骤然传出一阵尖叫。

    “上帝啊,漏水了!”

    ……

    正在他们不远处的舰长,毫不犹豫地一头冲向舱门,但还没等他打开舱门,那舱门就从里面打开,几个底仓的水手发疯一样冲出,就仿佛看到了最恐怖的景象般,脸色刷白地尖叫着。

    “该死的,发生了什么?”

    舰长一把拽住其中一个愤怒地吼道。

    “魔鬼,不,波塞冬,是波塞冬!”

    那水手语无伦次地尖叫着。

    这时候一种奇怪的声音突然从舱内传来,就像巨浪拍打船舷般,与此同时这艘满载近千吨的战舰也摇晃起来,舰长的脸色骤然变了,他一把推开那水兵,但也就在同时火炮甲板上的水兵也尖叫着开始涌出。

    “回去,无论发生了什么,回去坚守你们的岗位。”

    舰长咆哮着。

    他不停推开一个个水兵,试图冲进船舱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始终无法成功,而就在这时候其他舱门处也开始有惊恐的水兵不停涌出,他们喊着漏水了,船要沉了之类的内容不顾一切地冲向小艇。这时候这艘战舰舱內的声音更大,摇晃的也更加剧烈,甚至整艘船明显快速下沉,那些甲板上的水兵同样也开始争抢小艇和救生圈,就连船体也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该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舰长绝望地咆哮着。

    而就在这时候,远处的明军战舰上一道道火焰喷射而出。

    “继续向前,不要浪费炮弹!”

    特拉法尔加号上,懿律看着擦过甲板的炮弹吼道。

    那炮弹带着飞溅的碎木,一下子飞出了右舷,但紧接着就炸开,虽然已经离开特拉法尔加号超过五米,但爆炸的威力仍然将甲板上一门十八磅炮直接掀飞,有两名炮兵被炸得支离破碎,其他几个同样倒在甲板上血淋淋地惨叫着
茶余饭后石头记小说5200


    “复仇者号中弹!”

    他身旁的军官看着后面说道。

    远处的复仇者号冒出浓烟。

    “它还撑得住!”

    懿律带着坚毅地表情说道。

    “上将,鳄鱼号沉没!”

    突然间一名军官冲到跟前喊道。

    “鳄鱼号?”

    懿律愣了一下,他急忙冲向左舷以最快速度爬上主桅,紧接着举起望远镜向北望,视野中的远处海面上一艘战舰只剩下了桅杆,而就在同时这艘战舰不远处另外一艘战舰也在缓缓下沉,舰上水兵不停跳下甲板,聚集在那里的那些巡洋舰和护卫炮舰,包括蒸汽明轮舰,全都在混乱地开动,一艘巡洋舰的桅杆上,信号兵焦急着挥动着信号旗,而这旗语……

    “有海怪?”

    懿律上将无言以对。

    突然间他脑子里闪过了一连串的传说……

    话说真有怪兽啊!

    他带着一丝惊慌环顾四周,他北边是新加坡和柔佛海峡入口,他西边是卡里门岛和昆杜尔岛等一堆大小岛屿组成的岛群,尽管卡里门岛南端有一条狭窄的水道但根本无法通过,通道里面全是浅滩。而这片岛群一直向北构成新加坡海峡南岸,与北边的龟喀岛和皮艾角隔海相望,他的那些巡洋舰和护卫炮舰就在中间海面,而他东边就是横亘新加坡海峡的明军战列舰队,而他南边是同样密密麻麻的无数大小岛屿。

    他在一个口袋里。

    他顾不上看后面正在下沉的第三艘战舰,以最快速度冲下来,在那些手下的茫然失措中吼道“转向正南全速前进!”

    正南方是唯一选择。

    尽管同样岛屿密布,但昆杜尔岛与苏吉岛之间这条水道仍然可以冒险通过,而其他岛屿之间都根本不足以让吃水超过七米的战列舰通过,他终于明白明军为何摆出那么个阵型,那根本就没准备和他决战,那就是阻挡他通过新加坡海峡的。而真正对付他的是水下,是那个传说中可以召唤流星,可以在水下自由活动,甚至可以在船底撕开战舰龙骨的神皇,是那头怪兽,后者肯定是乘坐那艘巡洋舰到自己后面的,等自己的庞大舰队被逼到新加坡海峡这个口袋,就以舰队封锁海峡,然后他在水下随意杀戮。

    这简直丧心病狂!

    好在还有一线生机,只要向南冲过这条水道,就可以进入南海,至于新加坡……

    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

    整个英军舰队在明军舰队两千码外突然转向,然后驶向正南。

    在战列舰的后面,那些巡洋舰和护卫炮舰同样混乱地转向,这时候已经有五艘战舰诡异地沉入大海,甲板上那些水兵战战兢兢地紧盯海面,只要那金色出现,所有能够到的枪炮全都拼命射击。但可惜无论他们怎么攻击,都阻挡不住这个金色幽灵消失在他们的战舰下方,然后紧接着他们的战舰龙骨就断开海水汹涌而入。

    他们根本无力反抗。

    更可怕的是那金色幽灵比他们战舰速度更快,就像一条金色的海豚般无声地掠过根本也躲不开。

    阻挡不住,躲不开,它就像附骨之蛆般跟随舰队,如同主宰海洋的神灵般,将一艘艘战舰带入海底,绝望的恐慌笼罩整个舰队,就连正在全速南逃的战列舰上,那些水兵也都同样惊恐地看着后面,看着巡洋舰和护卫舰一艘艘不断诡异地沉没,然后纷纷冲上甲板,就像看随时钻出恶魔的无底深渊般看着蔚蓝色海面。

    为了减轻重量以加速,这些战列舰上水兵开始不断抛出多余的物品,顺风的战舰不断缓慢加速。

    懿律没有看脚下,他在死死盯着明军舰队。

    明军舰队已经开始加速。

    十四艘战舰的二十八个烟囱喷吐滚滚浓烟,在天空仿佛一条壮观的黑色巨龙,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斜插向他们的航线前方,就在同时一门门大炮喷射火焰,飞越两千码海面的开花弹不断落在英军战舰上。虽然这些炮弹无法击穿超过两英尺厚的橡木,而且因为引信问题,绝大多数炮弹都在被弹开后爆炸,但它们的威力,尤其是纵火的效果,仍然让几艘英军战列舰上冒出浓烟。不过这时候的风帆战列舰没那么容易被燃,包括船帆也都是经过防火处理,浸泡过阻燃溶液,除非浇上油来烧很难真正燃,而那些训练有素的水兵也有很多灭火设备,这种级别的纵火他们还是能承受的。

    而除了很少几门,其他火炮基本上都在舱内,就算甲板上的火炮所用火药也不是直接放置一旁,而是专门的士兵不断运输。

    实际上是些半大少年。

    英国人一向有在战舰上使用小孩运输弹药的传统。

    而就在同时英军战舰上大炮也已经开火,虽然这样距离很难击中,而且就算击中也不可能击穿明军战舰木板,但仍然可以对明军造成伤害,尤其那些用巡洋舰木板制造的战巡,在这样的距离上如果被六十八磅炮弹击中,也不是没有击穿可能的。就在双方的远距离炮战中,两支舰队距离越来越来越近,战斗也越来越激烈,甚至那些英军士兵干脆抛开了身后那诡异的幽灵,全力以赴和横切向前方的明军交战。

    毕竟这是他们唯一的生路。

    在这片被新加坡,马来半岛和廖内群岛环绕,几乎堪比一片内湖的海面上,两支舰队一边互相射击,一边全力加速,但速度差距的确无解,尽管顺风的英军战列舰队,速度已经达到了九节,却仍旧无法抢在超过十五节的明军舰队前面进入那片水道,包括懿律在内,所有官兵眼睁睁地看着第一艘明军战舰进入自己正前方,然后一艘一艘不断插入航线,一个经典的字在大海上出现。

    “诸位,血战的时刻到了!”

    懿律整理一下军服说道。

    就在同时,距离特拉法尔加号不足一千码外,明军致远号和靖远号上的四门六寸主炮骤然喷出烈焰,紧接着右舷各二十门四寸舰炮同样开始喷射火焰,而略微调整航向的特拉法尔加号上,一门六十八磅炮和五十多门三十二磅炮也相距发出怒吼。

    炮弹的呼啸在海面交错。

    双方舰队的真正大战就这样开始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