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零章 美人鱼的苏维埃进行曲-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三零章 美人鱼的苏维埃进行曲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开火,为了神皇!”

    戚继光号战列巡洋舰甲板上,舰长齐飞亢奋地吼叫着。

    骤然间一声刺耳的呼啸。

    紧接着一枚三十二磅实心弹狠狠打在他不远处,尽管因为角度问题在瞬间弹开,却依旧如同犁地的犁一样在甲板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带起的碎木如散弹般喷射,其中一块从他不足一尺外飞过,然后直接飞出了甲板。

    他那很有美男子气质的脸上,露出估计会让少女尖叫的笑容。

    很显然他比较喜欢这种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感觉,随即他大吼一声亲自拉动炮绳,伴随着他的吼声,身旁巨大的六寸炮钢制炮身凶猛的后退,然后被弹簧和斜坡式的炮架拉住,而就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炮弹带着烈焰飞出,凶猛地刺破空气瞬间飞越一千码的海面,狠狠撞在了对面德文郡号三级舰的左舷,九十斤重以超音速飞行的炮弹同样在瞬间穿透厚厚的橡木……

    爆炸的火光在德文郡号上闪耀。

    这艘三十年前建成的七十四炮三级舰左舷,无数碎木伴着火焰向外喷射而出,紧接着一个冒着烟的巨大窟窿赫然出现。

    但也就在这时候,伴着不远处另一艘同型战舰惠灵顿号左舷炮口的火光不断闪耀,一枚三十二磅实心弹同样击中了戚继光号右舷,直射命中的炮弹一下子击穿这艘战列巡洋舰并不厚的外壳,碎木和炮弹共同横扫内部火炮甲板,一门正要开火的四寸炮周围一片狼藉。不过因为隔舱设计,其他炮位丝毫没受影响,紧接着十九门四寸炮以极快的速度接连喷射火焰,两枚四寸炮弹同样凶猛地打在惠灵顿号的左舷,四十斤重的实心弹同样在这个距离上凿开了惠灵顿号的橡木,炮弹在舱内不断撞击摧毁所有阻挡它们的木制结构,同时制造无数比子弹更凶残的碎木,甚至将一门正在开火的二十四磅炮直接掀翻。

    但惠灵顿号其他炮位上的炮口依然在喷射火焰。

    而这时候戚继光号船尾六寸炮发出了怒吼,仿佛奇迹般,这门大炮同样命中了德文郡号。

    不过是命中尾楼。

    巨大的炮弹就像一头凶猛的怪兽般一下子扎尾楼,下一刻伴随爆炸的火焰从尾楼部甲板喷出,德文郡号的后桅突然抖了一下,就像是被折断树根的树木般在船帆的力量拉动下,带着可怕的巨响缓缓地向前倒下,最终压在了正中的主桅上,随着帆桁的折断原本鼓满的船帆坠落,这艘正在以九节狂飙的战舰速度骤然开始减慢。

    后面的惠灵顿号毫不犹豫地前出。

    然而戚继光号右舷所有四寸炮再一次齐射,一枚实心弹同样打进了惠灵顿号的尾楼,不过惠灵顿号的齐射同样也让一枚三十二磅炮弹打进了戚继光号,甚至它的甲板上一门十八磅炮的炮弹逆天般正中戚继光号的前主炮,但却被这门大炮前方的钢面锻铁护盾直接弹开,就连炮弹都撞碎在了护盾上,巨大的撞击声恍如洪钟,震得护盾后面那些忙碌的炮兵们一阵惊叫……

    “血战到底,神皇与我们同在!”

    齐飞吼叫着。

    然后他再一次拉动炮绳……

    而此刻整个海面上全都是这种堪称拳拳到肉的近距离搏杀。

    必须得说明一下,在这场大战中明军其实并不占优势,至少不占绝对的优势,虽然明军的线膛炮射程远精度高而且威力更大,但在起伏不定的海面上,依靠着几乎完全人品的瞄准技术,想要有效攻击目标,还是得拉近距离糊脸。

    而拉近距离糊脸的话,英军的三十二磅炮和六十八磅炮,甚至就是二十四磅炮也不是吃素的。

    不要小看这东西。

    英国人之前做过系统测试,十八磅长炮在一千码距离,可以击穿一英尺厚松木,四百码标准交战距离可以击穿两英尺厚橡木,二十四磅炮在一百码的近距离内,甚至能够击穿三英寸的锻铁甲,测试三十二磅长炮时候炮弹甚至贯穿整艘靶船并且打进了另一边的木板,至于六十八磅炮四百码标准交战距离內,使用铸钢实心弹甚至可以击穿一八七五年服役的黎塞留号铁甲舰之前,所有法国铁甲舰的装甲。

    而黎塞留的铁甲是两百毫米。

    前膛炮的极致一样凶残。

    所以一千码距离上,就是明军战列舰也挡不住三十二磅炮。

    就像英军战舰也挡不住四寸炮一样。

    而超出这个距离的话,明军的大炮尽管精度高,但终究不是装了稳定器,或者集中式火控,或者有一大批参谋动用机械式计算机计算弹道,甚至连吉野号级别的测距仪都没有,纯粹依靠炮手的人品,在不停晃动的战舰上,是很难击中目标的。

    更何况英军此时已经拼命,所有战舰都在不停拉近距离。

    尤其是明军还有六艘战巡。

    后者的防护水平和战列舰可不是一个级别,在这样的距离上就连英军的十八磅炮都抵挡不住。

    最终双方的战斗就演变成了这种堪称糊脸式的肉搏。

    双方的大炮在都能击穿对方的距离上,拼命地向着对方倾泻炮弹,尤其是英军的六十八磅炮和明军的六寸炮,全都使用开花弹对轰,每一枚击中目标的炮弹都能造成巨大损伤。不过这一是英军倒是绝对劣势,他们实际上只有两艘一级舰能装这个,毕竟他们的大炮后坐力要由木板承受,不可能装太多这个,而明军的大炮都是在钢制骨架上,后坐力是由钢铁承受的,而且还有初级的缓冲装置,所以英军两艘一级舰总共才四门六十八磅炮,而实际上因为射界只有两门可以使用,但明军却有整整二十二门六寸炮,而且是旋转炮架可以同时指向侧舷。

    主炮数量有着绝对优势,而且九十斤炮弹在装药量上比六十八磅炮弹同样有着绝对优势。

    另外就是线膛炮的精度优势。

    这样的距离毕竟不是英国人习惯的四百码糊脸,
最萌同居关系sodu
一千码距离上滑膛炮的精度和线膛炮有质的差距,尽管前者有数量的绝对优势,但命中的炮弹甚至还不如明军多。

    这保证了明军的胜利。

    一艘艘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上,那些在护盾后的炮兵们,汗流浃背的拼命重复着装弹开火的过程,巨大的炮弹不断射向敌人,而在他们脚下的二层火炮甲板上,那些着敌军炮弹的炮兵们,同样也在操作着他们的四寸炮,不停用实心弹攻击目标,尽管伤亡也在不断增加,但这些士兵们无一畏惧,带着他们对神皇的信仰,甚至带着为神皇战死,然后升入天界与众神一同不朽的渴望,狂热地在血与火中战斗着。

    好在尽管所有战舰都中弹,却都只是轻伤,丝毫不会影响作战。

    但英军却不一样。

    在明军那些恐怖的六寸巨炮轰击下,很快就已经有四艘三级舰彻底丧失了战斗力,说到底九十斤开花弹那威力也是极其凶残,别说是无敌舰队级或者说复仇者级这样的海战小卒,就是圣乔治号这样的一级舰都承受不了。

    这艘与特拉法尔加号同型,实际上是圣乔治级首舰的巨舰,单挑明军平远号战列舰,尽管它用六十八磅炮开花弹毁了平远号一台锅炉,但有六台锅炉的平远号并没受太大影响,反而紧接着回敬一枚六寸开花弹,二十斤黑火药的爆炸,让圣乔治号一下子损失了四门三十二磅炮,这时候依然在冒着烟,就连主桅的索具都严重受损,原本张满的主桅帆已经瘪了……

    “圣乔治号跟不上了!”

    特拉法尔加号上舰长看着后面说道。

    “上帝保佑吧!”

    懿律面无表情地说。

    他们脚下的这艘巨舰也已经多处中弹,而对面的明军致远号战列舰虽然同样挨了多发炮弹,但却连速度都没减,两艘单挑的战舰正在斜插向卡里门岛南边的水道,尽管这条水道狭窄而危险,但懿律也只剩下这一个选择了。

    至于他后面战场已经打乱了。

    那些英军战列舰正与明军主力舰展开几乎捉对厮杀,除了特拉法尔加号和圣乔治号所对的致远和靖远,剩余十二艘明军主力舰对十二艘英军三级舰,这时候打得整个海面硝烟弥漫炮声震天,炮弹的呼啸声中双方战舰碎木飞射血肉四溅。但凭借火炮威力和精度优势,明军很显然牢牢占据着上风,哪怕较小的定镇威三舰,凭借新换的清一色四寸炮,也一样在压着它们的对手打,而在战场北边,明军巡洋舰已经和残余的英军巡洋舰及炮舰展开混战,甚至原本留在新加坡为陆战队提供掩护的六艘巡洋舰也加入战场,这些使用的四寸和三寸舰炮威力也同样占据优势。

    实际上这时候所有英军官兵都很清楚,如果没有奇迹出现他们根本逃不出这个巨大的口袋,但作为海上霸主的尊严,让他们无法接受失败,皇家海军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所向无敌,他们坚信这一次他们依然能经受住考验。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水下那怪物居然不再出现了。

    后者一共弄沉了十艘巡洋舰和炮舰,但在第十艘英军战舰沉没后,他就诡异地消失了,再也没有继续祸祸可怜的皇家海军。

    当然,换他的手下来祸祸了。

    “他想干什么?”

    特拉法尔加号舰长疑惑地说。

    “他不会是被流弹打死了吧?”

    紧接着他又说道。

    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有纯属幻想。

    “哼,我们就是老猫叼给小猫游戏的老鼠,他不急着解决我们,而是给他的士兵当陪练,他在用我们训练士兵,他的士兵不像我们一样,经历过无数的战争有着几百年的经验积累,而之前他们的对手是鞑靼人,后者不可能让他们学会真正的海上大战,而这场海战就是他这支海军的成r礼。”

    懿律冷笑着说。

    他猜的的确没错,杨丰就是这样打算的。

    此刻神皇陛下正悠闲地趴在一块很小的礁石上,就跟那些传说中的美人鱼一样,下半身泡在海水里,上半身露出水面,还不时用腿拍打一下海水,然后悠闲地看着远处硝烟弥漫的战场,而他的内置音响系统里面还在放着苏埃进行曲,雄壮激昂的音乐高亢地在海面激荡,音乐声中大炮的怒吼恍如和声,神皇陛下就在这诡异的音乐声中怀念着他几百年前就早没了的青春,看着自己部下和英军舰队的血肉搏杀……

    话说他就是为了练兵的。

    虽然他的确有能力一个人在水下把英军战舰全部搞沉,但这对他的军队战斗力提升没有任何用处,他要的是一支真正能开出去横行大洋的强大舰队,而不是一群习惯了在神皇呵护下样子货,没有经历过真正血战的军队是无法真正成长的,毕竟他们以后还得经常在没有神皇的情况下远征欧洲,这样必须得尽快成长起来接过神皇的重担。他的陆军算是没问题了,哪怕对手是清军,这么多年持续不断的大战后,也已经足够成长起来了,而他的海军却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血战,懿律这支舰队就是最好的磨刀石,他需要做的只是调动起士气来而已,哪怕要损失一定数量的战舰他也要让明军打这场血战。

    至于伤亡……

    这不重要,实际上明军士兵也不在乎伤亡,对他们来说为神皇战死是升入天界的阶梯。

    话说这都已经是神皇降临人间的第八年了,他的神格已经稳固,尤其是这些以南洋和两广一带为主的海军士兵,那完全都是最狂热信徒,他们自己,他们家人,乃至他们的所有亲人朋友邻里,都会以他们为国为神皇战死而荣耀的。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该结束了!”

    趴在礁石上的神皇,看着远处正在一边交战一边驶来的致远号和特拉法尔加号,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

    紧接着他向后一退,瞬间没入海水。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