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六章 托孤-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三六章 托孤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就在杨丰兴致勃勃开始他的都城建设时候,一个被他折磨了六年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长安。

    “僧,僧王!”

    道光向僧格林沁伸出手,用虚弱的声音颤巍巍说道。

    呃,他已经病入膏肓了。

    原本历史上他其实还能再撑个六年多,但可惜因为杨丰的折磨,这位鞑清历史上以悲催著称的皇帝,终于还是提前垮了,持续了六年的战争压力,杨丰和维多利亚,还有西北叛乱的轮番摧残,尤其是从北京逃难的一路艰辛……

    其实还有鸦。

    最终他在这个严寒的冬天倒下了。

    “陛下!”

    身上还带着雪化后水迹的僧格林沁,看着他那瘦得都脱相的面孔,忍不住悲从中来,泣不成声地跪倒叩首在病榻前。

    他是从迪化被紧急召回的。

    这时候的僧王完全堪称大清的架海紫金梁。

    率领三万满蒙骑兵和包括三万新军在内十万步兵的他,刚刚以铁血手段扫清了甘肃境内的叛军,用上百万颗男女老幼的头颅和无数废墟,重新确立了大清在西北统治权,而且已经开始和浩罕人交战。虽然后者有俄国人的帮助,但明显也不是那些在明军捶打下成长起来的清军对手,这时候清军前锋已经收复喀喇沙尔,也就是焉耆,玉素甫的控制区完全被压缩回了南天山以南,清军正在以当年对付准噶尔部的手段进行清洗。

    不过他的麻烦也有。

    俄国人的哥萨克骑兵和中小玉兹的骑兵开始入侵大玉兹,为了应付这批新的入侵者,他不得不为伊犁将军增兵。

    当然,天山必须夺回。

    无论要面对多少敌人,他和部下都必须牢牢控制那里,毕竟那是大清最后的退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明军的可怕,如果明军大举向关中进攻他们根本就挡不住,而那时候就必须继续西逃,天山南北这片富饶的草原是最好的选择。而数千里的距离也是最好的屏障,明军对后勤的依赖和漫长的数千里陆路运输,会最大限度拉低明军战斗力,只有在天山他才有信心击败这些恐怖的敌人。

    最不济也能做一个西辽。

    但前提是必须完成清洗。

    他们可是佛祖的信徒。

    他们在那里是不会受欢迎的,在那片原本的佛国,两种信仰持续几百年战争,直到准噶尔部灭亡,最后的佛教势力才算被清除,而同样信奉佛祖的大清想要真正到那里立国,肯定不会受欢迎的。之前无非就是羁縻而已,再就是大清在那里少量驻扎军队,但那些王公和蒙古的外藩王爷们一样管自己的领地,可大清朝廷真要跑到那里就不一样了。

    所以就算没有浩罕人的入侵,那里的叛乱也早晚会发生,既然现在已经发生,那就索性干脆一些,把那些不欢迎他们的家伙全杀光。

    就像当年对付准噶尔部一样。

    所有男人高过车轮的直接一个不留,把那片富饶的土地彻底清洗干净然后作为最后的退路。

    这可以说是大清的国策了。

    然而……

    “僧,僧王,朕不行了,奕詝就托付给卿了,大清就托付给卿了,那些汉人终究靠不住,咱们才是一家啊!”

    道光虚弱地说道。

    “陛下,臣肝脑涂地以报圣恩!”

    僧格林沁趴在地上哽咽地说。

    “你们都听到了吗?朕走后,以僧王顾命,你们不要和他争,这天下不是过去了,咱们齐心协力都不一定能保住大清,若是再内斗就真完了,你们都是太祖太宗之后,僧王保大清就是保你们。你们都没本事收拾这个烂摊子,安安稳稳听僧王的,咱们不求再夺回江山,只要能保住族人性命就行了,那妖孽不是你们这一代人能解决的,要是他能答应,就是称臣纳贡也就认了,但他要咱们放下刀枪就只能拼个鱼死网破了。”

    道光仿佛回光返照般,对着同样跪在病榻前的那些王爷们说道。

    后者一片哭声。

    道光叹了口气。

    很显然这大清真得要完啊,除了一个外藩的蒙古人,这八旗之中竟然没有一个堪用的,全都是一帮废物酒囊饭袋。

    原本历史上他临死前顾命的几个大臣里面,载垣死在天津,端华病死在逃难路上,赛冲阿死在广东战场上,穆彰阿还在宣化,文庆战死在南京,也就是还剩僧格林沁,可怜列祖列宗们征服了蒙古,到如今居然要靠一个蒙古人来支撑这大清,这真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啊!

    还好大清有这个蒙古人。

    “奕詝。”

    紧接着他说道。

    今年才十三的咸丰赶紧膝行上前。

    鬼子六这时候已经去盛京,虽然同样得到了召见,但路途遥远而且只有十岁的鬼子六也不可能跑出僧格林沁的速度,所以这时候还没到,而道光还活着的儿子除了咸丰,剩下还有过继给惇亲王的奕誴,今年刚三岁的小阳他亲爹奕譞,这时候也都伺候在病榻前。

    “僧王,奕詝就交给你了!”

    道光拉着咸丰的手对僧格林沁说道。

    后者趴在那里泣不成声。

    “使大清江山至此,朕无颜以对列祖列宗啊!”

    道光悲愤地仰天长叹一声。

    紧接着他的身子一阵抽搐,伴着身旁的惊叫声两腿一蹬,就那么瞪着死不瞑目的双眼咽了气……

    “死了?他怎么就死了呢?”

    杨丰愕然道。

    这的确有出乎意料,不过想一想这些年道光承受的压力,就他那抽鸦的小体格,早死几年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死了就死了吧,也算他命大,要不然过几年抓住也是凌迟,既然他死了那么以后就剐他的儿子好了。

    “神皇,英国人来了。”

    他的新任内首辅东王说道。

    “来了就来了吧,该怎么谈就怎么谈好了!”

    杨丰无所谓地说。

    英国方面这一次派出的谈判代表还是戴维斯,不过这一次他就非常的谦卑了,维多利亚认输,但赔款数额太大,维多利亚只能接受之前的两千
谍战上海滩帖吧
一百万两赔款,而一亿两就明显夸张了,这时候大英帝国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就几千万英镑,一亿两白银按照这个时候金银比率,基本上相当于两千多万英镑,也就是近两百吨黄金。

    这的确很恐怖了。

    但杨丰不准备让步。

    毕竟他有开价的底气,这时候他已经基本上彻底控制了东西方贸易的主要货源,中国的不必说,而马六甲海峡控制权的到手,也就意味着英国连香料贸易都快损失殆尽。

    东印度群岛的香料贸易是荷兰人控制的,英国此前以马来半岛及婆罗洲还有暹罗等国为主,而这些地方的海上都被明军控制,没了中国的茶叶丝绸瓷器,没了东南亚的香料,也不能向中国出口鸦,向东南亚出口棉布,大英帝国在东方还玩个屁,哪怕明军不继续向印度进攻,英国经济也得遭受致命重创,那损失就不是两千万英镑那么简单了。

    而英国人也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

    英国唯一能够拿来威胁他的无非就是停止孟加拉的粮食出口。

    但这毫无意义。

    随着大明各地土改完成,尤其是湖南江西这些主要产粮区农业技术的革新,再加上南海各岛鸟粪作为肥料的普及,大明粮食产量已经开始实现自给,接下来江浙这片最重要产粮区的到手更是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

    孟加拉的那粮食影响不到大明。

    再说杨丰又不只是从孟加拉购买大米,缅甸,暹罗,安南一大堆向他出口大米的,未来还得加上来自美洲的粮食,他才不在乎这个呢!英国人手中的那筹码根本没用,相反他这边拖得越久,对于英国经济造成的损失越大,所以杨丰不着急,维多利亚不掏一亿两白银,那么谈判就一直慢慢谈着,反正着急的不是他,要是谈上十年的话,英国人还不知道得有多少破产的呢!

    总之谈判就交给内了,一亿两白银是不能少的,海峡殖民地也必须割让大明,另外还必须加上德林达伊。

    也就是克拉地峡的缅甸部分。

    那里是一八二六年英缅战争后归属英国的,这时候叫丹那沙林,本身是一个依附缅甸的苏丹。

    而新加坡或者刚刚改名的昭南城,那里已经是昭南省的省会,而昭南省也加上了马六甲和槟榔屿,这三座殖民地再加上丹那沙林,正好组成了沿着马来半岛北上的沿海补给线。大明商船从广州起航可以直奔海南,然后由海南斜插岘港,由岘港顺着海岸到西贡,由西贡南下经镇南府到昭南,再一路北上直达仰光,所有补给站之间的距离都不超过一千千米,燃煤时代货运最重要的煤炭补给系统就解决,大明与缅甸之间将形成快速的航运连接。

    不用一个月大明的商船就能到达仰光。

    而且不受季节限制。

    当然,如果换成军舰会更快的。

    这条补给链将使大明真正掌控中南半岛,如果加上西婆罗洲那几个殖民城市,还有台湾这个南下跳板,整个东南亚全都在大明战舰一个月的攻击范围內。

    包括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北部。

    “很显然该向澳洲进军了!”

    神皇看着地图自言自语道。

    不只是澳大利亚,还有倭国,这个目前正在闭关锁国的国家,在征服名单上甚至排在最前面。

    实际上打开倭国国门的行动已经开始了,北洋舰队的十六艘巡洋舰已经驶往江户,去为大明打开倭国的大门,毕竟要经营北美,就必须得先把这条航线解决,哪怕到了现代,从江浙插到倭国东部然后乘着黑潮北上并且转北太平洋暖流,也是中美之间最重要的航线。这条弧形航线尽管距离超过直线,但却是最节省燃料的,几乎可以被洋流一路推着到达夏威夷或者旧金山,而江户一带是最重要的补给站,大明必须得在那里获得一处租借地之类的据。

    先去打开倭国国门,要求德川家出租横滨,如果德川家不干,那么接下来就让军队出动。

    另外还得拿下鹿儿岛。

    这样以后大明前往美国的船只就可以获得多条航线,或者北上阿拉斯加淘金,或者南下旧金山,也可以中途转向夏威夷,北太平洋暖流有一条分支就是去夏威夷,然后从夏威夷直抵旧金山。

    总之倭国必须征服。

    话说这次是真正的黑船了,大明海军的维多利亚式涂装,船体是标准的黑色,完全符合倭国黑船来航的标准。

    至于这场黑船来航会不会让倭国觉醒,这种小事完全不值一提,神皇已经解决了他的微生物学问题,虽然他制造微生物还有难度,但找个身上带某些微生物的家伙,然后在他身上加速其繁殖,甚至人为造成一些变异还是很简单的,所以哪天他想看倭国出现亡灵天灾就去走一趟好了。

    他隔三差五去串个门的话,用不了多久倭国就该变死亡禁区了。

    至于其他国家……

    事实上这时候除了朝鲜外,其他安南,暹罗,还有现代柬埔寨及老挝境内的那些小国,都已经恢复了向大明的朝贡。

    但文莱及其他那些苏丹们没有。

    主要是神皇对信仰问题有要求。

    之前那些实际上都是佛教和儒学国家,尽管神皇不喜欢佛祖,而且不承认其身份,但按照他的理论,这有可能是天界某个神灵下凡,然后被天竺人搞错了,阴差阳错之下形成,所以对于佛教国家他还是接纳的。

    但苏丹们就肯定不行了。

    因此马来半岛及东印度群岛上那些家伙就不可能被接纳为属国。

    后者其实也没兴趣给他上贡,双方保持互相无视,不过贸易是随便的,至于明军最近在马来半岛上进行的作战,那个与其他苏丹无关,这些苏丹们没兴趣管别人,包括西婆罗洲的几个苏丹神秘消失也没引起波澜,南洋这些苏丹们一直互相杀来杀去,有倒霉的其他苏丹只会幸灾乐祸。

    总之大明对南洋附庸国宗主权的恢复,目前仅限于越老柬泰。

    而缅甸因为当年出卖永历的罪行,神皇拒绝与其发生关系,当然,人家也没兴趣和他发生关系,双方同样保持着无官方交往,但互相之间贸易繁荣。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