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五章 长安乱-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四五章 长安乱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洵阳战场。

    “鞑子终于有军人样子了!”

    刚刚赶到的林凤翔不无感慨地看着河滩上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

    肃顺还是输了。

    事实上他也不可能赢,哪怕拼刺刀他也拼不过明军,明军士兵的拼刺技术都是神皇几百年经验积累,从唐朝到清朝一代代完善的,就清军从英国人那里学的初级拼刺技术根本不够看的,更何况双方士兵的身体素质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因为物资匮乏哪怕是八旗新军这种最高档清军,也仅仅是能吃饱饭不至于饿肚子,怎么跟这时候都开始讲究营养均衡的明军士兵比?

    不过肃顺和四千八旗新军,仍然用超过两千具死尸,造成了两百明军士兵的阵亡。

    十比一的阵亡率。

    但这已经是八旗在对明军时候取得的最好战绩了,此前都是几十甚至上百比一,而早期也就是还在广东大战时候经常都几百比一,一直到目前为止,在这场持续了七年的战争中明军阵亡包括负伤死亡的,始终也没超过病死的。整个战场上清军对明军最佳战绩也不是这场,而是在衡阳巷战中那些川边土司兵取得的,那些大小金川的剽悍山民,把他们和明军的阵亡比例拉到了八比一。不过在那一战之后他们也就泄气了,此后和明军作战时候跑得和别人一样快,总共三千川边土司兵就这样在逃跑中消磨殆尽了,据说他们跑回四川时候还剩下不到一百人。

    “剩下的都跑山里了!”

    林绍璋看着仿佛无穷无尽的茫茫群山对他哥哥说道。

    他们没法追击。

    广西长大的他很清楚,进入这样的大山意味着什么,而且他们也没有时间来追击,他们得以最快速度追赶神皇,按照此前的计划,十天內他们必须得到达长安。

    “统制,鞑虏汉中提督胡超投降!”

    林凤翔身后一名军官说道。

    林凤翔回过头。

    就在这名军官身后不远处,不久前还据说中风卧床不起的胡提督,正带着献媚的笑容举着一个小白旗,旁边还有一大群匆忙剪了辫子的将领,也都一个个举着小白旗,卑躬屈膝地望着他。

    林凤翔忽然露出灿烂的笑容。

    “胡公!”

    他大步走向胡超说道。

    后者简直是惊喜地看着他向自己抱拳,茫然了一下,才立刻带着受宠若惊的表情还礼,甚至还做了个下跪的动作,不过紧接着就被林凤翔给扶住了。

    “胡公,你立功的机会到了!”

    林凤翔双手扶住胡超说道。

    呃,他是要胡超带领绿营清剿流窜到山里的八旗顺便镇守洵阳。

    “将军放心,老夫在此,这洵阳城就是铜墙铁壁一般,那鞑虏就是插翅也别想飞出这山林,老夫使得八十斤大刀,还能为神皇尽忠。”

    胡超豪迈地说道。

    不过他的八十斤大刀没带来,否则就可以再舞一把了。

    当然,林凤翔也没真指望他那八十斤大刀,十一军四个步兵旅一个炮兵旅一个骑兵旅,因为船只运输能力的限制,到达这里的实际上就骑兵旅和一个步兵旅再加军部,但后续三个步兵旅和一个炮兵旅,都会在半个月內陆续到达。

    他只是为了给胡超和那些绿营团练光明前途,防止他们叛变而已。

    再说清军逃进山里也没有了进攻能力,但他们躲进山林日后肯定要变成土匪的,这些绿营和团练都是本地山民,不但熟悉地形而且也有清剿八旗的动力。

    总之这里的事情他就直接交给胡超了,甚至连清理战场的任务都丢给了这个老家伙,脱开身的林凤翔和林绍璋以最快速度重新登船,带着部下和一批物资,向北沿着乾佑河追赶他们的神皇。尽管逆流而上,但因为是顺风而且乘坐的那些船只都跑惯了这条水路,第三天傍晚时候他们依旧赶到了两河关,因为嫌速度太慢紧接着他们弃船而行,一天时间狂奔八十三里到达青铜关然后在第五天中午到达镇安。

    而此时的神皇正驻马一道山梁上眺望远处,在他脚下一条小河在山林间蜿蜒,小河尽处一处谷口豁然开朗……

    前面没山了。

    “神皇,前面就是大峪口。”

    他的向导毕恭毕敬说道。

    他们终于走出了秦岭,用了五天时间强行军四百七十里,当然,是山路强行军,实际上光翻越太白山这一段七十里他们就走了一天半,而且还有十六名骑兵不慎坠落,虽然九名只是受伤的都被神皇施展神力复原,但七名直接摔死的就无力回天了。

    不过沿途未遭遇抵抗是真的。

    在知道是神皇御驾亲征后,沿途包括孝义厅在内,所有关隘全部望风迎降。

    “走,朕带你们进长安!”

    杨丰马鞭向前一指说道。

    他身后山路上绵延的骑兵长龙立刻爆发出一片吼声。

    长安。

    此时的长安已经乱了。

    虽然肃顺很聪明地在告急奏折中特意提
耽美 冷面神医的双面爹爹全文阅读
醒咸丰,或者说提醒僧格林沁去陕州后暂时主持朝政的肃亲王敬敏和礼亲王全龄,要他们对这件事一定要保密,而且这俩也的确保了密,但他们可不认为自己那些亲信家奴也在保密范围,事实上大清朝廷能保住秘密完全就是个笑话,哪家王爷贝勒府里不是各路官员富豪甚至干脆锦衣卫的眼线?几乎在杨丰亲征已经到达洵阳并开始突袭长安的密报送到他们手中不到一个小时,民间就已经开始将这个震撼性的绝密消息传播开。

    然后……

    然后就很简单了。

    “你们这些狗东西想干什么?”

    长安南门,守门的八旗新军管带胜保怒吼道。

    在他面前仿佛被洪水推过来的垃圾堆般,密密麻麻挤满各种颜色,这是颜色来自于人的衣服,头上带着的帽子,赶着的驴车,甚至还有一些官绅的轿子,当然也包括各种皮肤的颜色,在西北的那夹着沙土的风中不断冲击着城门处的守军。

    这是城内。

    “快开门,我们要出城!”

    “快跑啊,别留在这里给他们挡炮弹。”

    “快开门,我有紧急军务。”

    ……

    然后各种混乱的声音嘈杂的响起。

    “别听那些谣言,谁说发匪打过来了,那崤山有僧王在就跟铜墙铁壁一样发匪难道飞过来,都是奸细在散播谣言!”

    胜败吼道。

    “那官文带着新军去子午口干什么?”

    下面一个声音喊道。

    “朝廷大军调动还需向尔等解释?”

    胜保恶狠狠地吼道。

    官文带着八旗新军留守长安的两个骑兵旅是昨天晚上出城,但很显然并没有瞒过长安百姓,因为上次道光在北京拿老百姓当肉盾的恶行,长安百姓都已经清楚大清皇帝的节操,一旦明军真打过来,那指定还是要拉他们去挡炮弹的,既然是这样谁还敢留在城里?更何况城里的粮食都在皇城或者说原来的驻防城,四川运来的直接送前线,民间日常储备的粮食估计吃不了一个月,一旦明军围城没吃的肯定要饿死,既然这样那还不赶紧跑路避难,那明军又不祸害百姓,遇上没吃的还给粮食,只要不是被围在城里就肯定没什么危险。

    于是整个长安百姓就连那些汉人官绅也都开始了逃亡。

    话说那些士绅也受够了。

    一开始他们还是欢迎大清的,可这两年多时间过去,他们已经清楚了关中养不起这些铁杆庄稼,更养不起一个朝廷和庞大的军队,就那水稻一亩地平均不到三石,旱田平均不到一石的亩产,养活原本那人口都得从外面运粮,更何况又加上了几十万铁杆庄稼和一个庞大的朝廷。另外还有几万蒙古骑兵,以后据说还有俄国兵要来,这些人马都是要吃饭,都是要靠他们来养活,话说这时候就已经开始有饿死人的,幸亏前期剿匪还抄了些粮食牲畜另外四川的粮食还运来。

    但匪也剿完了,死的那一百多万人原本应该交的粮食也没了,明军下一步肯定打四川,到时候四川的粮食也断了……

    关中会饿殍遍野的。

    然后就会像当初明末时候一样流寇蜂起的。

    那些士绅也不想这样。

    一旦这样他们也是要死的,虽然明军来了要田,但明军不杀人,而饿殍遍野流寇蜂起他们也是要死人甚至全家死光光的。

    两害权其轻很显然还是带着秩序而来的明军更好一些。

    “别听他的,有没有刀客,冲上去打开城门,肃亲王家三德子说的,肃顺的告急奏折前天就到了,明军在洵阳已经北上,那杨丰带着好几万大军乘自走船从襄阳过来的,光大炮几千尊呢!”

    一个老乡绅吼道。

    人群骤然间再次汹涌起来。

    胜保毫不客气地扣动扳机。

    枪声中那老乡绅愣了一下,紧接着尖叫一声“杀人了,旗人杀老百姓了!”

    “轰!”

    人群彻底失控了。

    城门前的八旗新军一下子被淹没。

    几乎同时城内的一处地方冒出滚滚浓烟,还没等那些逃难的老百姓反应过来,就看见一群穿着特殊的人拎着刀从某处巷口冲出来逢人就砍。

    “血债血偿!”

    “杀那狗皇帝!”

    ……

    那狂热的吼声让长安陷入了真正的大乱。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