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六章 天街踏尽公卿骨-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四六章 天街踏尽公卿骨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随着这些复仇者的出现,长安城内的秩序彻底崩溃。

    虽然他们的数量并不多。

    道光当初曾经对城内进行过一场彻底的清洗,哪怕没有参与叛乱也被赶出长安城,然后用清空他们的房屋来安置很多还住帐篷的铁杆庄稼们,毕竟他也清楚自己的皇宫外面不能住着一群想杀自己的,所以这是复仇者只是一百多可以说类似死士的,他们原本在一个长老带领下潜入城内行刺咸丰,以此为他们那死去的上百万族人报仇,至于这样做会导致鞑清内乱明军趁虚而入的问题……

    他们喜欢用脑子考虑吗?

    他们讲究的是血债血偿,以血还血!

    再说他们敢来行刺咸丰那就准备去享受那到处是宝石的花园,人家根本就没想过活着回去,既然这样他们死后的事情关他们屁事,能给他们的亲人报仇就行,反正都是死,那就拖着仇人一起死吧!

    最终他们就这样杀了出来!

    而他们的砍杀导致城内原本濒临崩溃的秩序彻底崩溃,当第一道城门被逃难的老百姓硬生生冲开后,城内关于旗人杀老百姓,那些报仇的杀老百姓,还有明军打过来官兵要用老百姓挡炮弹之类谣言,一下子充溢了整个城市,再加上开始蔓延的火焰,天空中弥漫开的浓烟,惊恐的老百姓不顾一切地冲开清军阻拦打开各处城门蜂拥着外逃。而明白这长安已经完了的铁杆庄稼们也开始逃跑,然后就连官员和王公大臣们也跑,这时候趁火打劫的也出现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也出现了,甚至一些早就盼望明军的干脆冲向了各处官衙,开始真正砍杀那些王公大臣。

    天街踏尽公卿骨的大戏就这样上演。

    说到底这不是京城,这里的老百姓没那么听话。

    因为对老百姓对那些汉人士绅甚至官员都已经不信任,这两年里道光和咸丰陆续将那些汉臣以外放名义踢出去,城内各处实权衙门基本上全换成了铁杆庄稼。

    主要是这些人也没别的生计。

    如今就连六部衙门里面低级办事官都是铁杆庄稼,此刻他们首先倒了霉,一来各处官衙有钱,二来无论是那些准备迎接王师的,还是那些纯粹以杀人为目的的,首要目标就是这些很多都是红带子黄带子的家伙,而那些官衙都是通衢大道上,距离通常也是最短的。可怜这些王公贵族觉罗宗室们,立刻就遭遇了他们目前为止最悲惨的命运,缺少战斗力的他们面对那些剽悍的西北大汉,甚至还有自己衙门的差役们,根本毫无抵抗力,纷纷被砍死在自己的大堂上,各处官衙无不惨遭血洗。

    混乱的杀戮很快蔓延到了行宫。

    直到现在道光设计中的长安城还只是设计中,行宫还是原驻防城的将军府,也就是现代的省政府,而驻防城因为铁杆庄稼们也在慌不择路地逃亡,一群蠢货自己把新城门打开了……

    铁杆庄稼主要是向北逃。

    而驻防城的北城墙就是原西安城的北城墙,唯一向北的就一个安远门还在驻防城的西墙外。

    最便捷的逃跑路线,就是出西墙最北边的新城门,然后转头向北出安远门,他们把门一开光顾着逃跑了却忘了外面还有人等着,那些已经在城内杀红眼的复仇者正愁没法去找咸丰呢!这边门一开他们,连同一些趁火打劫想着到皇宫发财的,话说这样的人数量还不少,说到底这西北到底是民风彪悍些,尤其那些刀客们还惦记扛个格格回家暖床呢!总之就是一支说不上什么性质的大军借着那些复仇者的悍勇,一下子踏着城门口逃难的铁杆庄稼死尸冲进驻防城,剩下就是见人就砍逢人就杀,还有杀痛快了的直接火。

    因为八旗新军都在前线或者正在赶往孝义厅,这城里也没多少青壮年旗人,一帮老弱妇孺遇上这些西北大汉完全没有抵抗力,至于有抵抗力的胜保……

    他也跑了。

    败保因为在南边永宁门上,视野开阔得很,南边那大批骑兵狂奔扬起的尘埃他看得很清楚。

    不仅仅是败保,实际上整个长安留守的新军一个步兵旅都散伙,哪怕他们都是铁杆庄稼这时候也没什么忠心了,外面那妖孽亲自率领的明军主力正在狂奔而来,里面都杀得乱成一锅粥,这样的长安是守不住的,趁早带着家人逃跑还能有条活路,一旦明军到达那就真没活路了。至于说宫里的皇上,都到今天了,他们对爱新觉罗家也就还剩香火情了,这些从天山回来知道那里富饶安全的八旗新军现在只想最快速度逃往那里,皇上而已,很好解决的,爱新觉罗家那么多人有的是备用的。

    总之越是那些新军系统头脑清醒的跑得越干脆。

    甚至就连宫里侍卫都开始跑路。

    可怜咸丰在行宫里完全被这噩梦一样的现实砸懵了,本来也就是初中生年纪他哪应付得了这个,他和他养母茫然地看着乱成一锅粥的皇宫,看着那些宫女尖叫着四散奔逃,看着那些侍卫越来越少,倒是太监们在一边冷眼旁观……

    太监不是铁杆庄稼。

    他们不担心明军到来,北京留下的那些太监,这时候都偷了宫里财宝然后被明军遣散过得悠闲自得呢!

    “皇上,快走吧!”

    敬敏拖着他焦急地喊道。

    “僧王不是正回来吗?”

    咸丰弱弱地说。

    “就这样还能等到僧王啊!他这时候还不一定知道消息呢,等他带着兵回来咱们都成骨头渣子了,先出城过渭桥奔凤翔,僧王杀回来能赢再回来,不能赢就直接出萧关有多远逃多远了!”

    敬敏无语道。

    这时候行宫的后门处传来一声猛烈的撞击声,那些本来就乱作一团的宫女侍卫们惊恐地尖叫着。

    然后又一次撞击传来。

    敬敏和咸丰还有哭着的皇太妃惊恐地望着后门方向,那背景的天空中一阵浓烟飘过,紧接着手提一支褐贝斯的全龄就跑过来,毫不客气地一挥手,两名膀大腰圆的侍卫分别上前直接扛起咸丰和太妃,然后向前就要奔南边的正门。

    “别走正门,向东翻墙出去,这些狗东西都反了!”

    全龄杀气腾腾地说道。

    咸丰娘俩也顾不上说话,被侍卫扛着直奔东墙,就在这时候外面伴随一声巨响无数欢呼声响起,然后就是一片嘈杂混乱的喊杀,很显然后门被撞开了,全龄也变了脸色,好在这座行宫规模也不小,那些进攻者一时半会也到不了这里,
饿吧
他和二十几名侍卫护着咸丰母子和敬敏很快就到了东墙根,刚开始找梯子就看见墙上冒出一个人头来,还有他头上那堪称醒目的标志。

    “快,狗皇帝在这儿!”

    那人激动地高喊一声。

    全龄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那人惨叫着从墙头消失。

    但接下来却再有没有人冒出头来了,全龄等人举着枪小心翼翼地盯着墙头,他们可以听到外面有很多人在奔跑说话,但却没有人冒出头。

    一名侍卫扛来了梯子。

    全龄举着枪示意他上去看看。

    但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声亢奋的口号,还没等明白过来,轰得一声恍如天崩地裂般,那堵墙骤然化作无数碎砖石撞向了他和二十几名侍卫……

    他们很倒霉。

    他们鬼使神差般正好撞上了那些复仇者,后者因为后门的主攻处人太多已经挤不进去,而且带领他们的那个长老突发奇想,或者真有他们族人的亡灵在冥冥中指引,总之刚刚得到一小桶火药的他们跑到这边准备炸开墙,然后抄近道直插咸丰住处。结果和同样抄最近道路到这里翻墙出去的咸丰等人正撞上,刚才那人是爬到墙头确定火药桶放置位置的,全龄在等梯子时候人家在外面上火药桶正往附近藏身处跑呢,然后这桶火药几乎将咸丰护驾的侍卫一锅端,顺带把礼亲王砸成了烂肉。

    道光母子和敬敏在远处倒是没被伤着,但爆炸的气浪依然震得他们摔倒在地。

    然后那些复仇者蜂拥而入。

    “杀了这狗皇帝!”

    ……

    伴随一片亢奋地吼叫,那长老拎着把弯刀走向咸丰,可怜的咸丰吓得根本站不起来了,敬敏倒在他一旁脸朝下趴着不知道死活,倒是他养母也就是鬼子六亲妈道光的静皇贵妃或者现在的康慈皇贵太妃,挣扎着爬起来摆出一副威严。

    “尔等何人敢犯驾!”

    她大义凛然地怒斥道。

    那长老看着她那才三十出头养尊处优的白生生面容,很无语地向后面一招手,紧接着那些复仇者欢呼着一拥而上,在她的尖叫声中把太妃拖到一边了,咸丰这时候也顾不上管他养母了,哆哆嗦嗦地随着那长老前进脚步不断后退着。

    后者一下子举起刀。

    “别杀我!”

    咸丰抱头尖叫着。

    那长老突然把刀放下了。

    “来几个人,把这狗皇帝吊起来!”

    他对后面的手下喊道。

    几个人立刻走过来很麻利地把咸丰吊起来,那长老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一下子割开咸丰胸前的衣服。

    “狗皇帝,让你也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苏丹陛下,兄弟们给你报仇了!”

    他仰天长啸一声。

    紧接着那小刀划向咸丰胸口……

    “砰!”

    一声枪响。

    那长老的身体猛然一晃,紧接着他踉跄一下愕然回过头,在那道被他们炸开的豁口处,赫然站着手举短枪的俄国公使,而后者身旁是数十名正举枪瞄准的俄军士兵,下一刻他们的枪口喷出了火焰……

    而就在此时,刚刚逃出南门的官绅百姓正跪倒在路边,在他们中间的道路上,身穿金甲的大明神皇骑着白色骏马缓缓走过,两旁的旷野上无数单手举着马枪的骑兵汹涌向前,其中一些在马背上端着枪,不断向着城外那些正在西逃的铁杆庄稼们开火,甚至有骑兵已经冲进他们中间,举起手中马刀凶猛地劈砍。

    “你是何人?”

    杨丰端坐马上,看着路边一个跪倒迎驾的一品大员。

    虽然后者帽子已经没了,但身上的官服还在,那仙鹤补子在人群中看着很是醒目,六七十岁年纪也是白发苍苍,带着一脸的茫然落寞跪在那荒草中。

    “罪民鞑清伪少师,都察院左都御史邓廷桢。”

    后者俯首说道。

    “你在广州时候可想过这一天?”

    杨丰问他登陆时候的两广总督。

    “罪民不识天命,伏请神皇赐罪!”

    邓廷桢说道。

    “算了,都到如今了,就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调一队士兵送他南下,去四川晓谕林则徐,朕不想四川再经战火,他自己看着办吧!”

    杨丰说道。

    原本历史上这时候四川总督是琦善的,不过琦善因为广州的惨败被道光赐死了,而原本因为失镇江而发配新疆的林则徐,和邓廷桢一样被逃到长安的道光重新起用,后者在朝当都御史,前者外放四川做总督,但因为是外地人而且家乡早就变成明军控制区了,所以并没有太大权力,多算是一个朝廷和四川士绅之间的一个中间人。而四川的军权掌握在成都将军的手中,不过他率领的一个旅新军和荆州将军所部一个旅新军,都在夔州驻防以备明军进攻三峡,而贵州的江忠源护他们侧翼,南的清军虽然丢了昆明,但依旧死守在川滇边界一带阻挡李开芳部。

    这支清军的主力实际上是从藏区撤回来的驻藏清军,另外再加上大小金川的土司兵,利用南的崇山峻岭倒也暂时阻挡住了李开芳。

    如果林则徐投降就不一样了。

    他和四川士绅会断绝这些家伙所有后勤补给,无论夔州的八旗新军还是为大清死守贵州的江忠源,还是南北部那些清军,所有物资供应都得由他调拨,他和四川士绅只要投降杨丰,那么这些人就只能做流寇了。

    “罪民尊旨!”

    邓廷桢俯首说道。

    那就交给你了!

    杨丰说完抬起头看着前方,然后马鞭一指说道“走,进城!”

    (本时空即将结束)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