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七章 老佛爷的小确幸-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四七章 老佛爷的小确幸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杨丰率领着明军进入长安城的时候,伴随一声巨大的爆炸,连接渭河两岸的浮桥被一桶火药炸断,渭河北岸咸丰怅然南忘,带着落寞与悲凉在俄国使馆卫队的护卫下开始了他漫长的西逃之路。

    两天后他到了凤翔。

    而就在同一天,僧格林沁率领骑兵匆忙回援。

    但他刚出潼关就得到了杨丰攻克长安的消息,明白大势已去的他,随即驻军潼关并下令新军放弃陕州,在接下来几天里,随着林凤翔率领第十一军军部和一个步兵旅到达长安,洛阳的明军开始越过崤山,僧格林沁最终放弃潼关并且渡过黄河北上逃往山西。不过他并没有固守山西,而是凭借强大的军力,将山西那些把他们视若救星的晋商和地主们洗劫一空,然后率领这支总计包括两万骑兵和三万骑马步兵在内的庞大军团,带着洗劫来的粮食牲畜和金银财宝北上出雁门关逃往大同。因为他的洗劫导致以绿营团练为主的太行山防线崩溃,明军几乎兵不血刃杀进晋中平原,然后又以汉奸罪把晋商各大家族彻底一锅端了,尤其是清初那些皇商家族连骨头渣子都刨出来挫骨扬灰。

    就像是流寇一样,带着大军一路洗劫的僧格林沁,也并没有止步于大同,而是在把代北各地能抢的全抢一遍后又逃往归绥。

    他是个聪明人。

    这些地方都已经不可能守住了,既然这样就干脆让那些士绅最后为大清尽一份力吧。

    而就在同时,四川总督林则徐在邓廷桢的劝说下,最终在成都宣布反正,三峡前线的绿营和团练将领在汉中提督胡超现身说法下,为了保住自己的家财率军突袭了成都,荆州二将军所部八旗新军。后勤补给断绝,而且遭到绿营团练和明军两面夹击的两万八旗新军不得不弃三峡向贵州逃亡,他们和大清最后的忠臣贵州巡抚江忠源一起,再加上同样腹背受敌不得不躲进山林的南清军,就这样变成了一群困扰贵州治安很多年的土匪,在持续不断的清剿中,一被消磨殆尽或者干脆消失在深山密林中做了野人。

    而这时候咸丰已经逃到了凉州。

    得知这个消息后,僧格林沁弃归绥沿黄河赶到凉州与咸丰会合,这个算得上对大清忠心耿耿的蒙古人保护着大清皇帝继续西逃,他们漫长的逃亡最终止步于迪化,并且在迪化召集蒙古各部大会继续以大清皇帝为尊,同样第一支哥萨克骑兵也在他们的欢迎中到达,不过这一次到会的只有漠西蒙古和漠北蒙古的一部分,漠南蒙古的一部分王公选择了向大明投降。

    尽管他们被废除了一切官爵。

    甚至就连他们和家人都被强制性迁移到了南京,他们的牧区由大明驻军并代管,从那些牧民以后每年所交税里抽一部分作为他们的生活费……

    当然,给他们多少这个就得看心情了。

    而且只能领三代。

    但即便是这样,漠南蒙古的一些王公还是选择了投降,这些年的战争已经耗尽了他们的青壮年,尤其是作为最早奉诏南下的乌兰察布盟各部几乎都没青壮年了,那些女人带着小孩在草原上艰难度日的场景,连那些王公们自己看着都想哭。而在僧格林沁弃山西和宣大后,他们已经直面明军兵锋,要么投降要么灭族,他们可不认为那些女人带着小孩能抵御堪称所向无敌的明军,最终这些蒙古王公们悲凉地接受了他们的命运,一人给神皇写一份纳土献地的上表,然后到南京被圈养了。

    而另一部分没有参加的,包括僧格林沁的老家科尔沁各部在内,则继续跟随盛京的鬼子六。

    后者事实上形同割据。

    鬼子六在东北八旗和东蒙古各部王公拥护下,以盛京留守身份控制东北,只剩下名义上还算咸丰的大臣,尤其是在他亲妈自杀后,他和咸丰之间也就只剩下香火情了。

    而且他已经直面明军。

    而他哥哥也不可能给他提供任何支援,实际上鬼子六或者说东北那些留守的八旗甚至想过投降,但可惜他们的特使在山海关外就直接被就地枪决了,这样他们也就别无选择了,他们在此后的五年里,一直为生存而拼死战斗,同从山海关北上以及金州登陆,再加上朝鲜境内及海参崴要塞四个方向进攻的明军战斗。虽然他们得到了远东俄军的帮助,但终究挡不住明军的机枪大炮,鬼子六在第四年北逃渡过嫩江时候掉冰窟窿里淹死了,就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剩下极少量残余旗人躲进森林,就像他们老祖宗自通古斯森林而来一样又回归了通古斯森林。

    至于他哥哥……

    他哥哥在他死后又多活了五年。

    其实在鬼子六淹死的同一年迪化就被明军攻克,僧格林沁为大清流尽最后一滴血,他被明军的机枪打成筛子了,但咸丰被他俄爸爸的人救走并且到了莫斯科。

    他最终是自杀的。

    因为克里米亚战争爆发了。

    面对英法联军在西线的围堵,还有大明在东线的不断侵蚀,受军队投送能力限制,自知无法与杨丰争夺中亚和西伯利亚的尼古拉一世,在明军攻克秋明并且向叶卡捷琳堡进军时候,不得不选择了屈服。因为运输路线太长同样无力继续向前进攻的大明,也迅速同意了和谈,双方在西历一八五四年达成停战,并且在迪化签署条约以额尔齐斯河为界恢复和平,而这时候明军也已经灭亡了浩罕,布哈拉和希瓦汗国,大明疆域推进至里海。

    作为这份条约的赠品,咸丰被他俄爸爸送给了杨丰。

    不过咸丰在半路上了吊。

    好在杨神皇也没有计较这种小事,就连咸丰的死尸都由迪化的驻军自己处理了,而杨丰给尼古拉一世的回赠,则是中亚和西伯利亚战场上二十万明军的全套装备,从前装线膛枪到骑兵速射步枪再到各种口径大炮,统统以新品的价格出售给俄国人并通过里海运输到克里米亚战场的俄军手中。

    最终
激恋初体验(未删减)小说5200
巴拉克拉瓦战场上,骁勇的英国骑兵被俄军骑兵用速射步枪直接打成了筛子,紧接着手持大明产前装线膛枪的灰色牲口们,淹没了塞瓦斯托波尔城下的英法联军,这场旷日持久的围攻战最终以英法联军的溃败而宣告结束,尼古拉一世就这样在克里米亚战场上完成了翻盘。

    不过他也没成为胜利者。

    毕竟塞瓦斯托波尔原本就是他的地盘,他只是完成解围而已,杨丰给他提供的支持也不足以让他完成战前计划的对巴尔干入侵,同样因为杨丰对俄国的支持,尤其是明军在印度洋上的步步进逼,使得英法也无心再和尼古拉僵持下去,最终他们也选择了停战并且开始和谈。

    就在和谈期间,印度爆发反英大起义,明军以保护侨民为理由,派出陆战队在一艘艘铁甲舰的护卫下强行登陆加尔各答,驻印度的英国海军默默看着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建立起了安全区。

    在杨丰对印度的威胁下,英法迅速与尼古拉一世达成了停战协议。

    紧接着以威灵顿公爵号和皇家阿尔伯特号为首的英国舰队开赴印度,但面对明军的最新式铁甲舰,这些木制机帆战列舰还是没敢交战,毕竟后者是钢铁而他们是木头,刚刚进化到阿姆斯特朗炮的他们,火力上也明显无法与明军那些粗得吓人的大炮交战,最终只能默许大明在加尔各答的安全区存在。

    然后就是更多的安全区了。

    这种租界性质的安全区很快就遍布印度东海岸,就连不输于印度的科伦坡都出现了,英国人却只能克制再克制,而同样走私军火也大量出现在印度起义军的手中,包括著名的詹西女王手中,明英两国就这样开始了在印度的明争暗斗……

    这场斗争持续很多年。

    最终甚至演变成了印度各邦之间的大混战。

    而在美洲通过明美联合对墨西哥的战争,大明夺取了原属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亚及原本还在美英争议中的俄勒冈等地,虽然对于大明开始殖民美洲充满警惕,但这时候美国也已经无力阻挡这头巨兽。好在他们也得到了一份协议,就是大明不会向落基山脉以东扩张,当然,不包括还属于英国的殖民地,实际上在此后很长时间里双方都保持着友好,一边从东西两个方向各自修铁路一边以那些印第安人为媒介不断过招,这场明争暗斗同样也长期下去。

    大明和谐二十三年。

    西历一八六五年。

    大明美洲殖民地金山府所属一座小镇外的农田里,一个粗壮的少妇正趴在新式耧车的扶手上,怅然地望着前方的道路。

    她大概三四十岁年纪,眉目依然能看出年轻时候颇有几分姿色,但在岁月的风沙侵蚀下已经不复过去的容颜,虽然不像那些中年妇女一样腰如水桶,但常年劳作的身材也不复少女时代的婀娜,挽起的袖子前手臂上的肌肉明显可见,两只手掌更是生满老茧,粗壮的十指上粗大的骨架明显可以看见,显示着这双手也是充满了力量……

    呃,虽然这样形容一位少妇有些怪异。

    一位三十岁的少妇。

    此刻她正望着前方道路上,在那里一队骑兵正驰骋而过,最前方一名年轻的军官,身上穿着新式的绿色军服,头戴笠盔,背后披风猎猎,马鞍旁插着马枪和马刀,腰配左轮枪,骑着一匹白色骏马在雨后的田间道路上飞驰。

    她恋恋不舍地看着这矫健身影。

    她知道这是谁。

    这是附近一支驻军营长,据说还是美洲殖民地总督陈承瑢侄子,在军校成绩优秀还得到过神皇接见呢!自从驻扎附近后,立刻就成了周围那些少女梦对象,当然,也是她这种寂寞少妇梦对象,不过不同的是,她们这样的清楚这只是梦而已。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因为就在此时,疾驰而过的骑兵另一边小路上,一个浑身脏兮兮发如鸡窝的男子正赶着一辆破旧的马车,缓缓地向着她这边走来。

    她身后两个玩蚯蚓的小孩立刻欢呼着冲了过去。

    这是她男人。

    很快这个快四十的,浑身散发着汗臭的丑男人就带着笑容站在她面前,然后用颤抖的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布口袋……

    “你淘到金子了!”

    少妇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她一把抓过布袋惊叫道。

    紧接着黄金的光芒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在这个脏兮兮的布袋里面装满了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沙金,她从里面抓出一把,让这些代表着财富的小颗粒就像沙子般落下,黄金的光芒不断闪烁,这一刻刚才的白马身影早已经消失,她的世界里只有这些金子……

    “至少得两百龙元呢!我们可以买奴隶了,我们不用自己种田了,我们还可以买新衣服了。”

    她激动地喃喃自语着。

    她旁边实际上是哑巴的男人同样露出幸福地笑容,然后不断比划着意思说他还可以继续去淘更多,他发现的那小溪里有的是黄金,他们身旁的小孩虽然不明白这东西代表什么,但被父母的快乐感染,也同样开心地笑着。

    “走,回家,好好犒劳你一下!”

    少妇拉着她男人说道。

    她是慈禧,原本历史上曾经掌控一个帝国数十年的老佛爷,此刻为价值两百龙元的沙金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

    而就在她带着自己的哑巴男人回到自己贫穷的小木屋,然后用她的方式慰劳后者时候,刚刚从她视野中路过的那队骑兵,停在了金山府城的圣祠门前,为首的骑兵营长陈玉成匆忙下马走进圣祠,紧接着一脸虔诚地跪倒叩首在石板的地面上,而在他前面还跪着包括殖民地总督在内数以百计的军政官员,他们以相同的姿势叩首在地,静静地听着前面一台最新式留声机里传出的声音……

    神皇陛下告别的声音!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