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八章 你们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四八章 你们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神皇的离开有些突然,以至于很多事情都还没处理好,仅仅是从中亚召回他的太子,然后匆忙搞了个传位典礼,正式把皇位交给翼王,至于以后很多原本计划中需要预先解决的事情都没来得及,因为他的后院起火……

    好吧,其实是他的老巢被端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杨丰好奇地问他面前那个堪称老相识的中情局官员。

    此时神皇陛下正平躺在一张很像手术台的床上,双腿和双臂乃至脑袋都被固定着,整个人摆成一个很羞耻的大字,而这张床则在一间很有万磁王当年那塑料牢房风格的牢房正中,在他另一边是依旧保持汽车状态的小倩。后者身上插满各种管子和电线,就连变形出的排气管里都被塞了一根,就跟被触手怪抓住的柔弱少女一样无助,透过四周的玻璃可以看见无数白大褂正惨无人道地围观着。

    还好神皇控制住了自己的暴脾气。

    主要是他头还有四个监控一样的东西在聚焦,当然,那其实不是监控,而是四台大功率激光器,在外面那群白大褂里,肯定还有一个人正准备随时按下射击按钮。

    至于白大褂的外面,还有多少士兵等着把他射墙上就不知道了。

    这里是中情局的秘密监狱。

    “杨先生,我们这个机构成立很多年了,也对付过很多敌人,而您在他们里面并不算突出,虽然您的外貌经常变化,但伴随您而发生的一些怪异事情总会暴露蛛丝马迹,甚至这些怪异事情都很雷同,不得不说在这一上您还是做得不够好,所以单纯找到您并不难,至少不会比我们找到某些机构的职业间谍更难。而难的是在抓您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无法预料的意外,所以才让您一次次从我们的手中脱身,幸好这一次我们抓您的时候,您就像一位睡美人一样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一直到我们把你送到这里,都没有任何反应。”

    那中情局官员用看睡美人的目光看着杨丰说道。

    呃,杨丰其实不想的。

    但美国特工们来得太突然,而他为了对自己的臣民负责,又花了些时间安排后事,毕竟当时的翼王还在中亚,哪怕坐专列火车也得跑半个月,再加上传位典礼等事情也需要时间,他那些大臣从各处驻地赶到南京也都是需要时间的,结果等他返回并准备睁开眼的时候,小倩就已经告诉他,周围几十支步枪和破甲榴弹对着呢!

    既然这样他只好装死,以求能够找到机会逃跑了。

    但可惜直到他被押送一架17运输机,也没有找到这样的机会,等到上飞机就更没机会了,旁边还有八架战斗机盯着呢!他就算能毁了这架运输机并且利用小倩变形的能力脱身,那也扛不住旁边泰国空军鹰狮战斗机的航炮啊!那可是二十七毫米,射速每秒二十八发的,最终他就那么一路装死装到了中情局在夏威夷的这座秘密监狱,他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以这种方式,又回到这片被他祸害过的土地上。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不会是你吻醒的吧?”

    杨丰惊悚地说。

    “当然不是,只是我很想知道,您当时是一种什么状态?您完全就像一个植物人一样,躺在那里任凭我们冲进去,却没有任何最简单的反应。”

    那官员说道。

    “你相信有灵魂吗?”

    杨丰笑着说。

    “我每个礼拜都要去教堂的。”

    那官员耸耸肩说。

    “那么我说当时我的灵魂正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作为一个帝国皇帝纵横天下,打得所有敌人无不屈服,为了安排我的继承人,所以没来得及迅速赶回,你信吗?”

    杨丰说道。

    “啊,这个话题令人兴奋,能告诉我您都干过什么吗?”

    那官员很有兴奋地说。

    “呃,我说我曾经指挥着一支庞大的舰队在纽约,在用三零五炮轰击曼哈顿下城,你信吗?”

    杨丰说道。

    “啊,这就更令人兴奋了,话说我一直梦想有一天能这么做,我受够华尔街那些家伙了,您把证券交易所轰掉了吗?”

    那官员兴奋地搓着手说。

    “轰掉了!”

    “那摩根呢!”

    “轰了,我还把自由女神像给轰掉了脑袋。”

    “呃!”

    ……

    然后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和您交谈真得很令人愉快,不过我们希望您接下来的生活也会继续这样令人愉快,您应该不会想制造一些不愉快吧?我必须得告诉您,这里其实就是被您炸毁的福特号,这艘航母彻底报废了,正好被我们用来改造成您的私人别墅。另外海军出于对您的特殊感情,还友情提供了一个营的陆战队员,在这里为您提供无微不至的保护。所以您就算能躲过这些激光器的攻击,出去也还得面对无数轻重武器,我们甚至把几座密集阵都换上了新的,无论您还是您这辆奇特的车,应该都不会有兴趣尝试它们的攻击吧?还有,您也不要再想能像上次一样潜入水下了,在您这张床的下面是一座封闭起来的核反应堆,我们用了很大力气才把它封住,您如果想近距离拥抱核燃料棒就请便吧!”

    然后那官员迅速换上了一脸得意高傲地说道。

    “唉,你们以为你们这样就可以得到我了吗?就算你们得到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杨丰义正言辞地说。

    “我们只要你的人,不要你的心!”

    那官员笑着说。

    就在同时几个白大褂走进来,为首一个和他打了声招呼,然后用贪婪的目光看着床上的杨丰,手中还拿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伴着官员头的动作,在那些助手的簇拥下毫不犹豫地扑上前……

    “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然后杨神皇的尖叫声骤然响起。

    那白大褂无视他的表演,拿着手术刀毫不犹地扎进他胳膊,一群助手拿着各种辅助工具迅速准备接应,紧接着就听见杨丰一声撕心裂肺
争得薄情txt下载
的惨叫,不过那惨叫也在瞬间戛然而止,然后他的俩腿一蹬,身子向上一挺,如同一条还没杀死就下锅的鱼般向上一跃,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又像死鱼般重重落下,脑袋向旁边一歪,以周星驰式的夸张姿态咽气了。

    那官员和白大褂全傻了。

    “该死,你干了什么?”

    前者一把拽开后者扑到杨丰身上惊叫着。

    ……

    “都说了,你们就是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杨丰自言自语着睁开眼。

    呃,他又穿越了!

    被触手怪抓住的小倩,其实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她本质上是由无数极小的微型机器人所组成,包括她的能量供应,还有协助杨丰穿越的系统,都是由这样的微型机器人组合完成,除非破解了她的主控系统,否则就是把她切片了也无非得到一堆只有在显微镜下才能看清的机器人。只要损失的部分不超过百分之五十,她就能够继续执行她的任务,而美国人目前的技术水平根本不可能破解她的主控系统,实际上美国人是否把她真实面目研究明白都很难说,估计还以为她就是一辆会变形的汽车,所以哪怕杨丰躺在中情局的秘密监狱里,他想要穿越还是一样的。

    那牢房的钢板可阻挡不住灵魂能量。

    从这种意义上的确可以说得到了他的人却得不到他的心。

    杨丰带着一丝得意睁开眼,然后……

    “这很令人发指啊!”

    他说道。

    神皇低头看着下面一名举着马矟的具装骑兵,而自己就穿在马矟上,被他高高举在半空,鲜血正不断向下洒落,而这家伙还看上去一副很快乐的样子,不过他并不是什么超级猛将能把一个百多斤的大活人挑到四米高,实际上这时候的杨神皇估计不会超过二十斤。

    杨丰穿越成了一个幼儿。

    在他们四周是一座正在焚烧中的小村庄,无数泥巴墙的草房子正在熊熊燃烧,倒处都是倒在血泊中的老弱妇孺,数十骑同样的具装骑兵正肆虐在这座村庄,女人的尖叫和各种哭喊声混乱地响着,而在他下面这具装骑兵马蹄下是一个已经死了的女人,马鞍旁的绳子后面还拴着两个少女。

    看得出这家伙也是收获颇丰。

    以神皇目前的节操,当然不会对于这种b行有太多感触,他说的令人发指是因为自己穿成了一个幼儿。

    话说此刻的他比马矟的矟刃长也有限。

    这样的开局很显然令人崩溃。

    带着一脸的不爽,他举起小手一指那骑兵……

    后者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杨丰茫然地看了看自己手指,他手指上的能量刀居然没伸出。

    “意外,意外,再试一次哈!”

    他有些尴尬地说道。

    那骑兵突然间一挥马矟,试图将他直接甩出去,杨丰毫不犹豫地双手抱住矟杆,他体内那锋利的矟刃在甩动力量下虽然几乎将他直接豁开,但终究还是没能甩出去,就在马矟甩动力量结束的一刻,内脏都快流出的杨丰抱着矟杆猛然向下,利用那巨大的伤口一下子越过了原本阻挡住他的留情结,还没等那骑兵反应过来,就像一只血糊糊的小怪兽般,借助重力从天而降一下子滑落到了他身边,紧接着双手齐出抱住了这家伙的脖子……

    尴尬的一幕再一次上演。

    人家脖子没动。

    “这是要玩我啊!”

    杨丰悲愤地仰天长啸。

    他的力气明显还是一个小孩,所以拧断那骑兵脖子这种事情就基本上不用想了。

    他倒是把那骑兵吓得半死。

    放到后者的视角,就是一个被自己挑到半空已经半死的婴儿,突然间带着一种诡异表情,伸出手指指着自己又是干笑又是胡言乱语,自己想把他扔出去,他居然带着几乎划开半个身子的巨大伤口沿着矟杆落下,又带着流淌的鲜血和内脏,就像个张牙舞爪的抱脸怪般一下子抱住自己脸,紧接着又昂起头怪叫,这种种行为放在一个神怪横行于人们头脑的时代,无不意味着妖孽的诞生。

    那骑兵尖叫着松开矟杆,一把抓住杨丰后背用力往外拽开。

    这时候悲剧发生了。

    就在他松开手抓杨丰的时候,那马矟的矟杆凭借重量自动划落,并且因为杨丰的故意动作,在被他拽开并向外抛出同时,借助这力量一拧身变成后背相向,而那穿在其胸前的马矟一下子向前甩,过长的矟杆杵在前面的泥土中,从杨丰后背露出的短剑一样矟刃正对那骑兵的咽喉,他向外拋杨丰的动作完成最后的刺杀,这柄精制的马矟那锋利矟刃直接将其脖子前后捅了个对穿。

    这倒霉的骑兵就那么被支在了马背上。

    然后抽搐一下没了任何反应。

    杨丰推着矟杆一用力,他还剩下的那皮肤立刻被划开,这具原本还有人形的身体彻底没了人形,然后如同一坨烂肉般砸在地上,紧接着就像个生化危机里的背景僵尸一样,拖着自己的内脏爬起来,伴着后面那俩少女吓晕的尖叫声,背着小手站在那里一脸沧桑地看着这悲剧一样的现实。

    “乱了,一切都乱了!”

    他真得很凌乱地自言自语着。

    因为脊柱折断,他说这话的时候身体还大角度右折,就像根掰断的竹竿。

    真得乱套了,他的一切超能力诡异的消失,除了好像根本杀不死,就连原本的愈合能力都没有了,另外这具身体给他的感觉也很怪异,就好像操作一个机器而不是一个生命……

    呃,都这样了也没法说是个生命了。

    他蓦然间长啸一声……

    那些忙碌中的骑兵们终于转过了头,一起愕然地看着他,看着这个浑身血红色,还拖着一串内脏,就像一个打开角度稍大的折尺般站在那里,却背着双手老气横秋地抒发感情的两尺多高小孩,当然,还有他身后马背上那名保持造型的骑兵。

    但也就在这时候,他突然间倒下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