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六章 疯子们的时代-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五六章 疯子们的时代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热气球当然可以退敌。

    但前提是下面的吊篮里还得装五枚特制炸弹。

    黑火药就行。

    无论硫磺还是硝石,这时候都已经广泛用作药材,而军队同样也会用来充当纵火材料,所以在邺城都能找到,当然数量有限,但足够杨丰制造个百十斤火药了,实际上连同泡硝土制取的,他一共制造了一百五十斤火药,都是最佳比例而且经过提纯。

    然后装了五枚炸弹。

    不过不是铁壳的。

    倒不是说制造铁壳太麻烦,而是杨丰的热气球承重能力有限,一个塞三十斤火药的铁炸弹就算尽量削减外壳厚度,恐怕也得上百斤了,他也不想扔下去一落地就直接摔碎了。

    而像在明末时候一样拿棉被包也不行

    呃,这时候没棉花。

    所以他的炸弹是用丝绸一层层密密麻麻包裹起来,就跟发射药的丝绸药包一样,然后外面再裹生牛皮增加强度,用丝绸当绳子最大限度勒紧,不过铁砂子之类就不加了,这黑火药威力有限,再加铁砂子就更威力有限了。他要的其实不是炸死多少燕军,这么五个火药包能炸死一两百那就是奇迹了,他要的只是爆炸的巨响,他要的是这种爆炸制造的诡异效果,更直接说他要的是燕军炸营,五个火药包炸不死多少人,但半夜里炸崩一支从来不知道有火药存在的军队还是很有希望,尤其是这爆炸来自天空的时候

    “真怀念我的汽油桶!”

    天空中晃晃悠悠的吊篮里,杨丰守着他的五个炸弹忧伤地说。

    话说这时候的神皇也是很寒酸啊!

    以前需要粮食了直接传个百十吨的来,如今他为了区区十万石大米居然落魄到卖玉玺,以前需要袭营招手就是天外飞星,但如今却只能趴在一个小热气球里守着五个火药包,这东西威力恐怕也就跟个一二零迫击炮弹差不多,以前拎着几百斤重巨斧玩狂化,大炮都能一斧劈碎,但现在就只能拿着马玩赵子龙。

    这真是一个令人忧伤的故事!

    他叹了口气向下望去。

    顺风飞行的热气球已经到了燕军军营上空,因为风向关系,他下面是驻军城西的慕容评所部,邺城北临漳河,南边还有个玄武池,虽然如今玄武池都已经快没淤了,但那也是一大片湿地沼泽。所以最适合的攻击面就是东西两个方向,其中西边是最主要的,西北角的三台实际上就是兼职的碉楼,慕容评五万大军于城下扎连营,慕容霸的三万大军在城东。燕军虽然没进攻,但骑兵最远已经袭扰到枋头,连戴施都提心吊胆,不过因为背后是黄河所以他逃跑很容易,至于邺城周围各城全部投降,实际上周围那些墙头草根本不用管,如果燕军失败他们也会立刻向杨丰投降的。

    这个时代什么忠诚都是狗屎,所有人的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用各种方式活下去,连西晋皇帝都能端着盘子伺候敌人骑自己老婆,别人

    别人还要什么节操啊!

    “乱世活得都像狗啊!”

    杨丰继续他的忧伤。

    这正是冉闵的意义所在,他第一次站出来告诉那些屈辱地苟延残喘的汉人们,用血来恢复他们的尊严,用剑来重塑他们的荣耀,不再苟活,不再忍受异族的奴役,不再卑微如野草任人践踏。虽然他失败了,但百万异族的血却让剩下的异族明白,他们不想鱼死网破,他们不想一起死,那么就得学会尊重这片土地真正主人。在这以后无论是苻坚还是慕容家还是以后的拓跋家,都默默地遵循着这个规矩,然后在岁月中被同化,直到拓跋宏干脆地抛弃了他们的过去,就连姓都强制改为汉姓。

    这就是冉闵的意义。

    这个人是好是坏并不重要。

    这个时代能走到他那一步的也不会有什么好人,后赵是什么时代,是石虎可以把自己亲儿子就像肉案上的肉一样当众用铁钩穿下巴吊起来,挖去双眼刨开肚子,然后烧成灰用马践踏,然后把包括自己亲孙子在内所有其家人包括属下全部五马分尸的疯狂时代,在这样一个人手下活下来而且成为高级将领

    好人?

    好人早成灰了!

    这个时代的疯狂根本不是现代人能够想象,看上尼姑玩完煮熟吃肉宴客的石虎,剥掉人的脸皮让人跳舞的苻生,挖了大臣眼珠子烧烤的刘聪

    不能以现代人的善恶观念来衡量这样一个
我杀了法爷笔趣阁
疯子的时代,现代人可以想象一个人要杀自己儿子然后株连自己孙子,他的孙子拉着他的衣服求饶他却流着眼泪把他孙子推开,然后拖到一边五马分尸吗?恐怕这已经不仅仅是用变来形容了,而这样的人却统治一个几乎囊括整个华北关中和山西的庞大帝国,那么在这样一个帝国里善良有用吗?正义有用吗?道德有用吗?在这样一个时代想活下来不变成那漫山遍野的骷髅中的一个,不变成别人的食物,那么就只能一样变成疯子变成饿狼,因为这就是一个率兽食人的时代。

    所以现代人没有资格非议武悼天王。

    现代人没有活在这个时代。

    现代人坐在饭店的餐桌前觥筹交错的时候,可以想象面前摆着一颗煮熟的人头吗?当残暴已经没了底线的时候,善良才是最卑微的最无用的。

    带着无限感慨,杨丰拎起一个大号的火药包,就在同时他的热气球飘动速度,风向,风力,下面燕军连营最大帐篷的方位等等所有数据在小倩那里开始计算,瞬间计算出了杨丰的投掷角度和力量甚至热气球的摇摆幅度,总之

    当然,这就是个意思而已。

    那下面全都是帐篷,哪还有投不中的!

    而且他的飞行路线是早就规划好的,只要风向不变基本上就不会误差太大。

    杨丰紧接着掏出自制火柴,然后燃了火药包的引信,看着引信燃烧的火星,他带着一丝x恶的笑容高举起这东西,毫不犹豫地出去,带着燃烧火星的火药包径直落下,他悠然地趴在吊篮上看着,此刻他距离地面其实也就百余米,而且因为早就关了火,热气球其实在缓慢降落,所以转眼间就看到了地面上爆炸的火光闪耀

    燕军大营。

    “梁公,你在看什么?”

    一座正在欢宴的帐篷外,一名将领走到上次在廉台阻挡杨丰的年轻将领身旁疑惑地问。

    “傅将军,那是什么?”

    慕容俊最小的弟弟,原本历史上参合陂之战后,率领慕容家残部在山东建立南燕的慕容德,指着头夜空中,就像幽灵般缓缓飘过的热气球说道。

    他身旁的大将傅颜也傻了。

    距离地面不足百米的热气球,在群星璀璨的背景上,看得可以说非常清楚,带着诡异的气息,无声无息地飘动,就在他们仰望的同时,一隐约的火光从上面飞出,以极快的速度坠落。不过傅颜和慕容德并没有看见这火光,他们正同时头喊正在喝酒的那些将领们,蓦然间一声隐约的呼啸,慕容德第一个转过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夜空中,一团恐怖的烈焰骤然炸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挟着凶猛的气浪狠狠撞在他身上,他惊恐地张大嘴,但他的尖叫却淹没在那巨响中,然后他就像被战马撞上般向后倒飞。同样倒飞的还有傅颜,还有他们身后的帐篷,脆弱的帐篷就像遭遇十二级台风般瞬间被推平,正在向外走的那些将领一下子全被扣住

    然后慕容德二人同时惨叫着砸在上面。

    “快,来人,救火!”

    慕容德用力晃了晃自己脑袋,使自己清醒过来,紧接着吐出一口鲜血,爬起来声嘶力竭地吼叫着。

    那帐篷下盖住的还有火盆啊。

    就在他喊出这话的时候,那火焰已经开始蹿出,话说这些帐篷都是用牛皮制成日晒风吹早就干透,而且做为中军大帐里面还有不少华丽的装饰,基本上都以丝绸或者布匹为主,那是见火就着,慕容德甚至能够看到被压在下面的将领们拼命在底下挣扎试图逃出,也能听到他们被烧得惨叫声,但坚固的牛皮阻挡住了他们的生路,他们被扣在下面任凭烈火焚烧。

    “快来人!”

    慕容德发疯一样吼叫着。

    然而这时候军营正一片混乱。

    这种恐怖的爆炸,完全超出这个时代人们理解的范畴,尤其是天空中还有一个诡异的东西飘过,那些惊恐的士兵尖叫着冲出来,全都傻了一样看着天空。

    而就在这时候,第二个火药包落下了。

    “快,快救人!”

    慕容德拖着他叔叔,也是这支军队最高统帅的慕容评,不顾后者身上燃烧的烈焰一边喊着一边拼命试图把他拖出帐篷,但就在这时候第二声爆炸狠狠撞击着他的耳膜,就连慕容评身上的火焰,都被紧接着到达的气浪冲得剧烈晃动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