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七章 居然还有援军-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五七章 居然还有援军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然慕容德把都烧得肉香四溢的慕容评从帐篷下拖出的时候,燕军的大营已经崩溃了。

    杨丰的五枚炸弹全部投下。

    被这种未知的恐怖武器吓坏的燕军士兵们,尖叫着疯狂逃离一座座帐篷,带着不断如瘟疫般传染开的恐慌搅乱整个军营,哪怕爆炸声很快就停止他们也没能再停住,因为就在第一声爆炸响起后,邺城的大门就已经打开,城内早就严阵以待的骑兵洪流汹涌而出,径直撞向燕军的大营。那雷鸣般的马蹄和海啸般的喊杀声,头那如幽灵般飘荡的诡异怪物,还有对那天崩地裂一样爆炸声的畏惧,让所有爆炸四周的燕军士兵和战马完全丧失了理智,他们的脑子里只剩下逃,一刻不停地逃,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然后一千士兵卷着一万士兵,一万士兵卷着五万士兵,就像淝水之战时候前秦二十万大军仅仅因为一句谎言崩溃一样。

    燕军就这样崩溃了。

    而就在这时候,那个热气球终于落地了,落在了一片混乱的燕军大营。

    然后伴着一声响彻大营的咆哮,拎着两个狼牙棒的杨丰,就像猛兽般一跃而出,毫不犹豫地冲向一名正试图恢复秩序的将领,后者举刀迎战,然而下一刻连人带刀一起被拍在地上……

    “我是冉闵,谁敢与我一战!”

    杨丰就像狂化般高举狼牙棒吼叫着。

    在他周围所有燕军官兵全都默默地低下头,然后赶紧离这个疯子远一,他们已经没有勇气面对这个完全无法战胜的敌人,两场大战他一个人杀了至少五百燕军精锐,这些都久经沙场的士兵们很清楚和这样一个敌人战斗的后果。更何况在他们身后魏军骑兵正汹涌而来,谁有工夫和他纠缠,再说那些被慕容家强行征发而来的辽东汉人,段家,宇文家,丁零,乌桓士兵们也没兴趣为慕容家血战到底,他们无非跟着南下抢些钱财女人回家过好日子而已,把命都搭在这里那算什么,他们的家还在千里之外呢!

    结果杨丰一个人在那里挥舞着狼牙棒成了独角戏。

    “玛的,连个能打的都没有!”

    他郁闷地说道。

    而就在这时候,他的那五百具装骑兵撞进了燕军大营,转眼间踏着燕军士兵的尸体冲到他面前,杨丰接过一名部下递上的马矟,然后翻身上了他带来的朱龙马,紧接着将手中马矟向前一指。

    “杀!”

    伴随他的吼声,摧枯拉朽的杀戮开始。

    这场杀戮一直持续到天亮,杨丰带着三千骑兵和三千步兵,对五万炸营的燕军追杀十几里,因为担心慕容霸趁机出击才在天亮前迅速返回,他不但几乎一锅端了包括燕军主帅慕容评在内十几名大将,而且抢回了大批粮食和马匹牲畜,进一步缓解了邺城的粮食危机,实际上这时候他的粮食已经能够撑到六月底,而且能保证在这期间不会饿死人。

    精确计算的配给制还是很有效的。

    天亮后慕容德和傅颜才终于收拢住了溃兵,不过把所有逃兵都抓回来又花了好几天时间,他们在这场炸营中死伤了五千多,人员的损失倒不算非常严重,但士气跌落到谷底,那些士兵根本没有了进攻的勇气。为了重振士气,在慕容霸指挥下燕军发起了强攻,可惜不但没有攻下邺城,反而又死伤了三千多,原本就不想让他指挥军队的慕容俊,紧接着解除了他原本就是紧急替补的统帅职务。

    而就在这时候,中山人苏林在无极起兵自称天子,同时原本依附冉闵的军阀王午也开始威胁燕军后方。

    他的地盘是鲁口。

    也就是现代的河北饶阳,直接威胁燕军的后方大本营中山。

    实际上不仅仅是王午,燕军的连续惨败,让河北那些墙头草们都有些蠢蠢欲动,毕竟慕容俊这一次几乎是倾巢南下围攻邺城,那么对其他各地的控制必然减弱,这些小军阀数量众多,遍布河北中南部乃至鲁北。原本历史上在邺城之战后,慕容俊接连封了一堆小军阀的官来安抚他们,甚至一直到慕容俊死后,慕容恪才花了很多年时间将这些家伙一一清理。其中和吕护的野王城之战还是慕容恪后期最主要战役,如果不是吕护中流矢突然死亡,前燕还得和他纠缠很长时间,话说这些军阀不一定喜欢冉闵,但是他们一定不喜欢有人一统北方。

    慕容俊如果攻下邺城,他们就没得玩了,相反慕容俊攻不下邺城,冉闵势力不足以逆袭,他们才能够继续逍遥快活。

    所以王午最先袭击了燕军。

    然后那些
浮沉sodu
小军阀们纷纷拒绝了慕容俊的征粮,他们知道慕容俊没有能力硬抢他们的,而这样一来燕军的粮食供应反而紧张起来,他们虽然有辽东和京津的大后方,但问题是运输能力有限,他们没有水运,八万大军每天的消耗是巨大的,慕容俊没有足够的运输能力供应这么多士兵在前线作战,原本历史上慕容评攻邺城实际上只有一万多人,毕竟那时候邺城没有冉闵。

    但这是八万人。

    而且还被杨丰抢走了大批军粮。

    他们很大程度上得依赖这些小军阀为他们提供粮食,当这些小军阀们纷纷阴奉阳违的时候,他们的粮食供应就开始紧张了,最终的结果是被困者没到山穷水尽,进攻者反而吃不上饭了,这年头实际上就是这样,绝大多数情况下战争拼的其实就是谁能吃饱饭。

    不过慕容俊依旧没撤军。

    他很清楚河北能够威胁到他的只有冉闵,如果这一次不能干掉冉闵那以后就更没机会了,最终结果就是慕容俊亲临邺城,然后指挥大军再一次发起强攻,可结果并没有什么意外,慕容霸没打开邺城,慕容俊也一样。八万燕军前赴后继,在邺城的城墙下不断冲击,但持续强攻一天,除了在城墙下又堆起三千具死尸外,就再也没有任何收获了,甚至给魏军造成的伤亡都很小,话说就杨丰的军事指挥才能,这个时代真没人能比,那就是和那些传说中的军事天才比起来恐怕也是要胜一筹。

    话说这是个几百岁的老妖怪,冷兵器时代的东西他什么没玩过?

    和他带着十万铁骑横扫西域时候相比,这种级别的战斗就像小孩子的游戏。

    “放!”

    杨丰懒洋洋地一挥手。

    他身旁一名膀大腰圆的士兵,挥动铁锤狠狠砸下制动,随着几吨重的石头下落,杠杆的长臂拖着皮兜里的石弹骤然扬起,邺城皇宫里一个石兽的脑袋就这样呼啸着从铜雀台上飞出狠狠砸在半里外的燕军中,一百多斤重巨石弹跳滚动着带出一片血肉飞溅。

    “放!”

    他再一次挥手喊道。

    在他不远处另外一台罗马狙击弩炮将一枚小型石弹射出,正好打在一名指挥进攻的燕军将领头上,后者的脑袋瞬间迸射开。

    “放!”

    杨丰满意地再次挥手。

    一支长矛般的巨箭骤然射出,在一片瞠目结舌的注视下,飞出近两里远一下子扎进了慕容俊的卫队中,在慕容俊惊恐扑到马下的时候,两名倒霉的侍卫被当胸扎成了一串,慕容俊铁青着脸,在慕容德劝说下黯然后退,城墙上守军一片欢呼,那些着利箭强攻的燕军士兵茫然无措。

    “连个大炮都没有,就跑来跟我玩要塞攻防,你真他玛天真。”

    杨丰鄙夷地说。

    紧接着他吹了吹茶水,然后一招手说道“小的们,给他们扔个万人敌尝尝滋味!”

    四名士兵立刻抬着一个木筐子走了过来,路过杨丰身旁时候,他随手划着火柴燃引信,那些士兵以最快速度抬到城墙边,对着下面密密麻麻向上爬的燕军士兵放了下去,那些燕军士兵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一个个举着盾牌拎着刀好奇地看着,看着它一直放到了自己身旁,下一刻……

    “轰!”

    伴着杨丰的夸张动作,这个土造炸弹轰然炸开。

    “快跑啊,那妖魔又放妖法了!”

    然后他对着城外就像龙文章一样尖叫着。

    “轰!”

    进攻的燕军全跑了!

    魏军胜利的欢呼声响起。

    “上敬战死的英灵,下敬涂炭的生灵!中间敬我炎黄的列祖列宗!玛的,就是这样一群杂碎居然也能让神州陆沉百年丘墟!”

    杨丰戏精附体般举着茶杯说道。

    “主公,主公,快看南边!”

    蒋干突然尖叫道。

    杨丰端着茶杯愕然转过头,基本上算坐在制高的他,立刻就看见南边的地平线上,一带黑色潮水正缓慢向前,同时伴随着无数脚步践踏升起的尘埃,恍如一片弥漫的阴,而原本在城南牵制性进攻的燕军正迅速退却,然后在城外背对着城墙列阵,城东进攻的慕容垂所部骑兵也在向南调动。

    “居然还有援军?啊,这是,这是来接玉玺的啊!”

    杨丰恍然大悟地说道。

    “备马,骑兵集合,接他们一程!”

    紧接着他放下茶杯站起身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