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零章 杀胡军-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六零章 杀胡军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到这一年秋天时候,杨丰和慕容俊对峙格局基本确定。

    两家瓜分河北。

    燕军以常山和绎幕两个控制河北中北部,因为始终奈何不了鲁口的王午,而且背后还有拓跋什翼健及侧翼段龛的威胁,燕军无力继续南侵,尤其是慕容恪死后辽东的高句丽和扶余也蠢蠢欲动,慕容俊只能采取守势巩固地盘。

    而杨丰同样没兴趣进攻。

    他在燕军解围后,以极快的速度或利诱或威逼,将邺城周围的墙头草们一网打尽,然后迅速补充进他的十二卫。

    反正那些墙头草们也不敢反抗他,有一个试图反抗的,但被他用配重投石机扔了一个万人敌后很干脆地投降了,就这样杨丰的属民数量迅速扩充到了四十万,这年头老百姓很单纯的,谁能给他们提供保护,谁能给他们提供安定的生活,在他们没吃的饿死前给他们救济,那这就是他们的圣主明君。而杨丰很显然符合这个标准,在他用神仙醉源源不断从南方换来大米之后就更是如此,乱世里老百姓要的其实就是能吃上饭活下去,哪怕苟延残喘也行,何况杨丰还给了他们更多东西……

    他可是养活老弱孤儿的。

    这是何等令人震撼的仁慈啊!

    而新的属民同样编入十二卫,军事化管理全民皆兵,这是乱世里最有效的制度,不论叫府兵还是卫所乃至八旗都是如此,依靠这些属民杨丰将兵力迅速扩充到了两个骑兵旅和四个步兵旅,另外十二卫所属还有五万随时可以征召的预备役,十万可以拿起武器的后备役。

    包括女人。

    女人也一样编入后备役,每年要定期进行训练,比如拿刀砍人乃至操作女兵弩。

    不要小看女兵,阿拉伯帝国灭亡波斯帝国的决战中,为了弥补兵力的差距,阿拉伯人就是把女人和小孩都编入军队,青壮年男人负责打仗,女人和小孩负责割人头搜刮战利品以便男人心无旁骛地杀人,正是依靠这种全民皆兵一家人男女老幼全上的拼命战术,阿拉伯帝国才最终赢得他们和波斯人的决战。杨丰的目标就是以后出征时候男人打仗女人割人头,这时候汉人还没被奴家祸害,八王之乱前南夷校尉宁州刺史李毅被五苓夷包围病死,他那才不到二十的女儿李秀照样领着晋军坚守宁州三年,最后等到了援军解围,所以这个时代汉人的女人也是有一定战斗力的。

    拥有六个旅的杨丰,将其中三个旅分别驻防襄国也就是邢台,广平也就是鸡泽南边,武阳也就是莘县。

    中间保留两百里缓冲区。

    而南边一个步兵旅驻枋头,他率领两个骑兵旅驻邺城,最终在河北南部形成一个背靠黄河的安全区,他的另一边有太行山,西边没有敌人,三门峡以东河北剩下还有河内等郡,但这一带基本上变无人区了。原本历史上吕护在鲁口陷落后带着部众逃过去,随后投降前燕并被任命为河內太守驻野王城,也就是沁阳,然后那一带才重新有人口,这时候根本就是荒莽。这个时代很多原本繁华之地都已经变成无人区,尤其是谢尚二次进攻许昌,留守的前秦将领杨群撤回关中后,别说河内了,就是对岸的洛阳一带都变成了无人区。

    更何况杨丰在枋头的驻军就足够堵死南线的缺口了。

    有了安全区剩下就简单了。

    农业就不用说了。

    新式农具,堆肥,水利建设,耕作技术改革等等,所有杨丰能够想到的促进农业生产的全用上,甚至组织老百姓挖河泥当肥料,就连那些燕军士兵的死尸都被他扔进了堆肥里面沤肥……

    这也算废物利用了。

    基础设施建设同样也不用说。

    以邺城为核心的沙土公路全部修建起来,运输物资的四轮马车可以在两天內把物资送到前线。

    剩下是工业建设。

    邯郸的铁矿,虽然这铁矿品位低得可怜,但就像在碎叶时候一样,组织妇女选矿,挑选最好的矿石,然后运到邺城,运到铜雀园,这座当年的园林占据六分之一个邺城,正好给杨丰当工厂。

    再组织人力烧木炭。

    虽然邯郸其实也有煤炭,但采煤并且运输炼焦都需要大量人力,而且还得有一定技术的人力,既然这样还是干脆用最方便的木炭吧,而且还能最大限度保证质量,反正铜雀园里有的是树木,这个就地烧就行,烧完铜雀园的还有邺城周围的,正好烧完了树木再开荒种地。

    有了铁矿石和木炭剩下就是架起冶铁高炉炼生铁了。

    炼出生铁接着就是炼熟铁了。

    生铁和熟铁有了就是灌钢法制造优质武器了,杨丰最爱的大唐陌刀先造出来,给他的步兵配上陌刀队,再加上水力机械制造冷锻甲,给他的步兵一水儿冷锻明光铠,而且还是大块板甲版的。

    板甲,陌刀,神臂弓。

    新的杀胡军完全向他的大唐安西军看齐。

    至于骑兵就更不用说了。

    具装骑兵扩充到三千人,把原本他的那些精锐骑兵全部具装化,挑选最好的战马给他们,同样的冷锻明光铠,战马都糊上板甲,再人手一根马矟,基本上也就是变成杨丰在唐朝的安西军骑兵了。至于那些普通的轻骑兵也简单,直接上链板甲就行,再配上弓箭长矛横刀,也是很强的,实际上杨丰因为战马不够还缺少一个骑兵旅,他的目标是一个重骑兵旅加两个轻骑兵旅,形成类似金军铁浮屠和拐子马的组合,所以接下来他准备搞海运去高句丽买马,因为慕容家横在中间,他和高句丽完全可以成为盟友。

    而就在杨丰的大搞建设中,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年秋天,这时候东晋的北伐宣告失败……

    不是败于敌人。

    殷浩驻军寿春,和之前撤到历阳的姚襄关系紧张,殷浩干脆强制性把姚襄迁到了梁国的蠹台,也就是睢阳一带,并且偷偷派人刺杀姚襄,然后双方发生火拼,殷名士终究还是干不过姚襄,被姚襄打得惨败,精锐几乎损失殆尽。

    殷浩北
美色花丛无弹窗
伐彻底失败。

    唯一和原本历史上不同的,就是杨丰归顺,再加上同样归顺东晋的段龛,实际上这时候东晋在形式上也算收复了大半失地。

    “我早就说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于胡虏就不能留情,不能受他们的哄骗,除非他们放下武器,六夷敢称兵杖者斩,这样的胡虏才是好的胡虏!”

    杨丰举着酒杯说道。

    很显然姚襄给了他足够的理论依据。

    在击溃殷浩之后,姚襄甚至搞得建康风声鹤唳,谢尚率军前往历阳防止姚襄南下顺流杀往建康,不过姚襄很显然没这兴趣,他一边向东晋为自己辩解,一边向北发展,目前占据芍陂一带骑墙淮河。这个再世孙策其实一向悲催,他没有他爹姚弋仲的豪情霸气,也没有他弟弟姚苌的阴险和狡诈,一辈子就是流浪再流浪,带着他的羌人流民集团从河北流浪到淮南,又从淮南流浪到河南。原本历史上他后来占据许昌还想占据洛阳,但在桓温攻击下失败并逃往关中,又被前秦击败并死在战场,他弟弟姚苌率领余部投降前秦,并且在淝水之战后造苻坚反建立后秦甚至弄死了苻坚,一直活到六十多才病死在自己宫殿,比起他哥哥可以说成功得不要不要的。

    由此可见这个时代坏人才吃香。

    和他哥哥相比姚苌就是个人渣,但他是开国之君,他哥哥一事无成,连姚苌自己后来都挺唏嘘的。

    “兄何不遣军南下灭此逆胡?弟以徐州之兵愿附骥尾。”

    荀羡说道。

    他这时候是真心的了。

    殷浩兵败等于是司马家和江东世家输给了桓温,而且桓温正在筹划由他率军从商洛道北伐关中,连同他手下的梁州刺史司马勋一同夺回长安,一旦桓温成功那么势力将囊括荆襄,蜀汉以及关中,东晋势力进一步衰弱,哪天他要顺流而下去建康,江东世家集团如何与他抗衡?

    他们连姚襄都对付不了呢!

    这样杨丰突然就宝贵起来,因为他不是桓温一伙的,相反他自始至终与桓温没有什么联系。

    如果杨丰大军南下灭姚襄,那么就可以从北方威胁桓温,尤其是杨丰占据许昌的话,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捣桓温的大本营荆州,司马昱在桓温面前就能挺起腰杆做人了。他们其实也不想和桓温绝裂,东晋世家到现在已经形成了游戏规则,明争暗斗但不撕破脸皮,撕破脸皮就是要打仗死人的,这些世家不想流血,根本没那必要,哪怕桓温篡位,他们也一样还是世家,本身和他们一样的桓温要敢灭他们那就是自掘坟墓了。那么他们需要一杆枪,或者说一个炮灰,一个死不足惜的炮灰,成功他们压倒了桓温,不成功……

    不成功的话杨丰就去死好了!

    “那就依弟之言!”

    杨丰说道。

    “兄真愿出兵?”

    荀羡惊喜地说道。

    “我早看不过那逆胡猖獗,如今竟敢公然反叛,我添为晋臣岂有坐视之理,不过这粮草得朝廷解决,我这里可没多少粮食。”

    杨丰说道。

    五胡灭一个是一个。

    这时候其实已经还剩四胡了,羯人基本上被冉闵给灭了,就连石家的最后一个余孽石琨在兵败后企图到东晋避难,被东晋抓起来直接在建康斩首示众,羯人肯定还有活着的,但从一个势力来说已经不存在。匈奴也相当于完了,这时候属于匈奴的军事势力只剩下塞外的刘卫辰,也就是勃勃他爹,但他们准确说是铁弗,没有人称他们为匈奴,都是称铁弗卫辰,而目前真正活跃在中原的就是鲜卑,氐,羌。

    姚襄是羌人的首领,灭了姚襄也就算是灭了这一胡。

    当然,主要是姚襄手下有人口。

    现在杨丰最想要的就是人口,虽然姚襄是羌人流民集团,但实际上绝大多数还是汉人,这个家伙很有个人魅力,在这个时代属于偶像派,就连东晋老百姓都有投奔他的。

    他离开碻磝津时候,手下有整整七万户,这时候就算流失一部分,五万户还是有的,如果能将这个集团吞并,那么杨丰至少可以获得超过二十万人口,至于说羌人,如果能够听话他也不介意吞下。实际上羌人属于五胡中罪行最轻的,汉化也是最深的,姚家属南安羌,东汉时候就已经内附,永嘉之乱时候整个天下都打乱了,姚弋仲带着陇右的羌氐汉三族流民和乞活一样游荡,从始至终就辗转依附于各个势力。

    对于他们没必要斩尽杀绝。

    但姚襄和姚家必须灭掉,他们的属民可以吞并。

    至于给江东世家当枪使,这个杨丰没兴趣,他就是去抢人的,抢了姚襄的部众后,大不了说慕容俊又搞事情,然后他就可以挥一挥衣袖,让桓温放心大胆地进攻关中。

    不管桓温是为什么,他只要北伐就是值得尊敬的。

    总之在荀羡的游说下,杨嘟嘟终于表现出他对晋室的忠诚,决定履行他作为东晋封疆大吏的职责,出兵讨伐敢于背叛朝廷的平北将军,都督并州诸军事,并州刺史姚襄。紧接着他亲自率领一个骑兵旅南下,在枋头渡河进入河南,并且在枋头接收了殷浩特意送来的大批粮食,然后沿着汴河继续向前,目标直指姚襄的后方基地山桑,也就是安徽蒙城,同时殷浩部将刘启,王彬之从寿春北上,北中郎将荀羡从徐州,三路大军合围山桑。

    至于慕容俊就不用管了。

    他至今还没拿下鲁口呢!

    只不过因为内讧,这时候鲁口的守将变成了吕护,他自称安国王,看得出也是雄心勃勃,不得不说这年头攻城真是一件令人忧伤的事情,一个小小的鲁口城居然如鲠在喉般卡了慕容俊三年,这时候他已经在庆幸自己没有继续进攻邺城了。

    (老婆腰间盘突出住院,我发现我现在就是个悲剧,老爹腰间盘突出还没好利索呢,现在又加上老婆,过完年没出正月我家除了我女儿外,其他五口全都病过一茬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