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一章 三国演义式战争-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六一章 三国演义式战争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山桑。

    “五胡之中,无汝羌名,尔姚氏本为晋臣,离乱求生而已,既已归国当尽忠以报君恩,何敢谋逆作乱自掘坟墓!”

    杨丰跃马横矟高喊。

    还没等他率领骑兵到达,率军反击的姚襄就击败了刘启和王彬之,两人死在乱军中,姚襄哥哥姚益守山桑城,姚襄率军占据芍陂,主要是他得依靠芍陂的屯田提供粮食,单纯一个山桑孤城是没用的,芍陂这个古代四大水利设施之一在寿春一带灌溉的广袤良田,才能为他的数万户百姓提供衣食。这一上看姚襄受老百姓拥戴不是没有道理,至少他不会像蝗虫一样一路烧杀掠夺甚至干脆吃人,而是带着他的流民像游牧一样进行农业生产,走到哪里都先进行屯田。

    而当杨丰率军进入河南,并且与沿汴河而上的荀羡会合后,姚襄紧接着率领他的军队北上,姚益坚守山桑,他从外围横击,准备以此一举击败杨丰和荀羡的联军。

    然后就变成野外决战了。

    “姚襄,罪在尔一人,何必多伤士卒,你我决一死战如何?尔父武勇盖世也算得上豪杰,就让我看看究竟是虎父无犬子还是刘景升儿!”

    杨丰继续耀武扬威。

    在他背后是五百具装骑兵的方阵。

    而在具装骑兵两翼,是全部链板甲的轻骑兵,到现在为止经过了一年半的钢铁大进,杨丰已经为他部下基本完成了装备目标,毕竟就那么不到三万套盔甲而已,总共用不了太多钢铁,尤其是他还有水力机械,那些水力锻锤冷锻一块板甲用不了几下。后期随着工人的日渐熟练,他一个月就能造几千套,这时候新造的盔甲武器已经开始转入储备,以备他需要的时候征召预备役扩军,估计再有两年时间他的武库里就能储备起来武装五万大军的盔甲武器。

    不过这一次他就带着一个重骑兵营,另外还有五个轻骑兵营,每个骑兵营五百人。

    至于步兵没带。

    毕竟他主要对手还是慕容俊。

    他得最大限度把主力留在北方保卫领地,防止慕容俊趁机偷袭,山桑虽然不说太远,但那也是六七百里,更何况他这一次纯属是搞副业,带着三千骑兵就已经给足司马昱面子,尤其是因为石门淤塞,他的运输船是无法从黄河直接进入汴河的,除非走济水到大野泽转泗水到徐州再转汴河,但那得兜一个很大的圈子。

    没必要这么麻烦。

    有荀羡的晋军步兵协助就足够。

    后者的实力同样扩充很快,主要是杨丰挡住燕军,而青州的段龛归顺晋朝,原本泗水沿线的小军阀没有别动选择,也只能就近选择向他投降,同样原本历史上这时候需要他以武力解决的,如占据沂南一带的王腾,也都直接投降了他,原本前出到泗水一带的燕军也不存在,只要段龛不造反袭击侧翼,那么有杨丰给他当屏障,荀羡,或者说他代表的颖川荀氏在徐州就是安全的,这也是他与杨丰称兄道弟的重要原因。

    杨丰是他的盾牌。

    同样这也是荀羡可以带着一万精锐参加对姚襄作战的原因,原本历史上他的军队应该在泰山,琅琊等郡和燕军交战。

    “姚襄,不敢出战就收下这个!”

    杨丰从部下手中挑起一件女人的衣服在半空挥舞着。

    他身后一片哄笑。

    对面姚襄所部一片默然,紧接着一个堪比模特的帅哥骑着一匹肩高接近一米六,明显是中亚汗血马系的黑嘴黄马走出来,然后姚襄的阵型中一片欢呼。

    “玛的,卖相真好!”

    杨丰不无嫉妒地看着那张俊朗的面容。

    姚襄身高八尺五寸,以这时候的尺来算就是两米左右,这不是演义的身高,这是历史书记载的,长相用同样的史书形容雄健威武,至于臂长过膝就忽略掉好了,但无论如何一个身高两米级别,长得堪比模特的帅哥,一身盔甲骑着骏马站出来,还是把年纪偏大,实际上儿子都成年的杨丰给比成了糟老头子。

    “冉闵,石氏待汝厚恩,汝忘恩背义屠灭石氏,又有何颜面在此责吾!”

    姚襄冷笑着说。

    “我堂堂汉家男儿又岂能为胡虏爪牙,往日屈身于羯奴无非卧薪尝胆而已,中原千万罹难汉人的血岂可白流,忍一时之辱正为报那血海深仇,今日率杀胡军正要扫荡逆胡还我华夏之朗朗乾坤!”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将马矟一指姚襄。

    “放马一战,还是收这妇人之服?”

    他挑着那件女装喝道。

    他身后一片鼓噪之声,而姚襄身后一名年轻将领突然上前,低声在他耳旁说着什么,但姚襄一把将他推开,不顾他的阻拦,从自己身后摘下了马矟,然后催动他的著名宝马黛眉騧直取杨丰,那年轻将领皱着眉后退,很快退回他们阵型,但却紧接着隐入人群,而这时候杨丰已经开始了和姚襄的单挑。

    两人都是马矟……

    实际上演义中那些奇形怪状的武器纯属扯淡。

    扛着八十斤重的大刀上战场等于自杀,就算真有无敌的猛将可以使这个,他的战马也受不了连人带盔甲带武器三四百斤重量,恐怕跑不了几步就得趴下,至于几百斤大铁锤之类,那真得和杨丰一样找头犀牛来骑着。奇形怪状的武器不是说没有,一是仪仗,二是锻炼,三是特殊用途,但骑兵永恒的主要武器就是矛或者其变种。三国武将也不会单挑,而且他们武器主要是戟,不过并不是方天画戟,那是仪仗队用的,真正的戟是长矛旁边加个横枝,三国时候主流武器,比如张辽就是用这个。而魏晋具装骑兵的发展让戟的横枝没什么卵用了,那东西钩不开重甲,破甲得靠单纯突刺,于是去掉横枝的重型骑兵矛马矟或者说马槊成为主流,一直贯穿整个具装骑兵的时代。

    魏晋南北朝隋唐。

    这是类似欧洲骑士的时代。

    人马具装的重骑
我把爱情煲成汤txt下载
兵加丈八马矟主宰战场,就像欧洲铁罐头加脆木骑枪一样,而战术基本上也差不多。

    雷鸣般的鼓声中,两匹狂奔的战马上,杨丰和姚襄双手各持马矟不断加速,伴随冲锋的颠簸保持马矟的指向,以每秒超过二十米的速度拉近距离,在他们各自身后无数吼声响起,在这吼声中两人转眼到了跟前,然后马矟撞击响起,两人急速交错而过,带着扬起的尘埃各自掉头,略一停顿后,紧接着开始了第二轮冲锋……

    但就在这时候,杨丰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异响。

    伴随小倩的报警,他直接趴在马背上,就在同时一支弩箭紧贴着他头掠过,而这时候狂奔的战马也到了姚襄跟前,后者手中马矟直刺,马背上的杨丰向右侧一滚,避开马矟的同时整个人向內斜挂马侧,在两人交错的瞬间弃矟,一把抓住了姚襄的马鞍,就像荡秋千般在半空荡起落在姚襄身后。姚襄一勒缰绳他的黛眉騧嘶鸣一声人立起来,然而一柄环首刀却落在他脖子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杨丰一把打落他头盔抓住了他的发髻,紧接着手中环首刀用力一划,姚襄那张英俊的面孔诡异地向上昂起,鲜血从前方骤然喷射……

    整个战场一片寂静。

    包括举着弩的那年轻将领都傻了一样看着这一幕,看着杨丰手猛一用力,同时环首刀再次一拉,在鲜血喷射中姚襄的脑袋到了他手中,而死尸被他推落马下。

    “姚襄已伏诛,尔等还不投降!”

    杨丰举着姚襄的脑袋,在胯下战马的嘶鸣声中吼道。

    “杀,杀了他给兄长报仇!”

    那年轻将领突然扣动弩机同时吼道。

    列阵的羌人骑兵开始向前,而就在同时杨丰身后的具装骑兵也催动了他们的战马。

    杨丰冷笑着看着那年轻将领,骤然催动了姚襄的黛眉騧,后者不情愿地晃动着身子试图将他甩落,但紧接着杨丰的鞭子就抽落,这匹堪称神骏的战马仿佛发愤欲狂般直冲出。狂奔中杨丰摘下同样属于姚襄的弓,拉开弓搭上箭瞄准那年轻将领,随着目视的数据上传并且经过小倩计算瞬间完成了瞄准,那利箭呼啸飞出,几乎弓弦的震动还没停止,杨丰的第二支箭搭上拉开弓同样瞄准射出。他就这样如机枪般,以不足半秒一支的速度向外喷射利箭,就在他和敌人相隔还有十丈的时候,整整一袋箭全部射出。

    至于他的目标……

    他的目标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身上,十几支箭把他扎成了刺猬。

    杨丰依然保持着冲锋。

    但他前方的羌人骑兵却都在不由自主地向两旁分开,一个无敌猛将在战场上带给士兵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马鞍旁还挂着自己统帅头颅的无敌猛将更是令人颤抖的,尤其是他身后还有正踏着雷鸣般马蹄声汹涌而至的具装骑兵,那些身上盔甲反射太阳光芒,就连脸上都扣着铁面的骑兵是战场上的噩梦。

    没有人能挡住具装骑兵的洪流。

    同样也没有人能挡住这支骑兵前方那无敌的猛将。

    随着羌人骑兵的分开,他们中间那浑身扎满箭的家伙,就像河流中的一块礁石般孤零零地立在杨丰前方,因为身上的箭太多他甚至都没倒下。

    纵马驰骋的杨丰转眼到了他跟前,在马背上扬起环首刀,就在两马交错的瞬间,一道金属的寒光划破了空气,伴随着鲜血如喷泉般直冲天空,一颗人头飞起坠落在尘埃,那匹黛眉騧在后面带着马蹄激起的尘埃完成掉头,紧接着小跑几步,马背上杨丰手中环首刀向下一挑将人头挑起,就像旗帜般举着天空中……

    “降者免死,跟我到邺城为民!”

    他一脸嚣张地吼道。

    那些羌人骑兵犹豫着,随着其中一个下马跪倒,其他人也纷纷下马跪倒,这场大战就这样结束了。

    实际上这些流民也都已经流浪够了,他们中间很多人甚至从上一代就跟着姚家流浪,从遥远的南安也就是陇西,三国时候庞德的家乡开始,数十年间流浪数千里一直流浪到淮北。他们已经流浪够了,只要不杀他们,能够给他们一处容身之地,他们并不介意换个主人,尤其是他们之前就是从河北流浪到这里的,原本历史上正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在南方生活想回北方,姚襄才带着他们再一次流浪,如今杨丰能允许他们回去,他们当然愿意向他投降。

    至于东晋那边……

    江东世家巴不得他把这些不省心的家伙赶紧弄走呢!

    这些家伙在淮河上就跟地雷一样,哪天搞出事情就直接兵临长江了,江东世家可不想自己悠闲安逸的生活被破坏。

    就这样杨丰完成了他实力的再一次扩充,他得到了包括五万青壮年在内的二十多万属民,但不包括姚家的人,所有姚弋仲的兄弟子侄统统被杨丰拎出来,作为献俘由荀羡负责送往建康,至于司马昱如何处置他们就不关杨丰的事了。姚襄死了,姚苌也被他斩了,这位原本历史上勒死苻坚的后秦国主就是偷袭他,然后被他射成刺猬并砍头的那个。而姚襄的死亡和他的流民集团投降,代表着继羯人被灭族后,五胡之中又一个名字被彻底抹去,那些投降杨丰的羌人当然不可能再单独作为一个势力了,他们将被编入十二卫,到他们的下一代估计就不会再记得他们曾经的名字了。

    这样五胡除了占据这时候陕北一带匈奴铁弗部,剩下就只有占据北方的鲜卑和关中的氐人了。

    后者包括前秦和仇池。

    而前者就很庞大了,慕容,青州的段龛,代北的拓跋,被慕容家灭亡后散落的宇文,河湟的秃发,实际上就是拓跋,读音不同所以演变成不同族群,另外还有慕容家西迁的吐谷浑,后者源于慕容俊爷爷的大哥慕容吐谷浑,兄弟俩闹翻后慕容吐谷浑带着属于自己的族人西迁,而且奇葩般一直绵延到唐朝才被吐蕃灭了。

    “这得拉个清单啊!”

    杨嘟嘟感慨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