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四章 世家-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六四章 世家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垂垂,不要跑!”

    杨丰亢奋地尖叫着。

    他的具装骑兵在冲垮燕军步兵后紧接着完成一个大转向,从侧后方撞散了与轻骑兵交战的燕军骑兵,然后把追杀的任务交给轻骑兵,而他保持着狂奔的节奏横击撤退的慕容垂。

    但黛眉騧的速度太快了。

    这匹和朱龙齐名的战马,速度远超他那些骑兵,之前他刻意控制速度保持队形,但因为追得太嗨,这时候已经和后面骑兵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基本上形成了他单枪匹马横击慕容垂的局面。

    但即便这样慕容垂也不敢迎战。

    因为慕容垂的部下也已经乱了。

    就在他们撤退的同时,北伐军步兵陌刀手的反击同样开始,如墙推进的陌刀砍乱了燕军撤退的秩序,尤其就在这时候,和他一同守绎幕城的部分汉军倒戈突袭他的后队,慕容垂的撤退变成溃败。整个绎幕城下燕军完全崩溃,所有鲜卑都在逃,而那些汉人士兵则纷纷投降,整个战场已经变成了乱战,只想逃跑的燕军在北伐军和倒戈的汉军冲击下一盘散沙,甚至这时候就连原本的青州刺史朱秃都临阵倒戈,并且袭杀了和他一向不和的慕容钩……

    原本历史上就在这一年,朱秃因为积怨袭杀慕容钩,然后南逃投奔段龛。

    而这一次他倒戈得更干脆。

    “快!”

    慕容垂拼命鞭打他的战马。

    在他身后只有不足两百骑,他的大军完全一盘散沙,被北伐军步骑兵和朱秃所部分割在绎幕城下,好在他这都是轻骑,而且杨丰冲杀时间已经很长,战马的力量耗尽,就这样慕容垂几乎是带着头上冷汗看着逐渐被甩掉的杨丰。

    很显然他还是有希望……

    呃,胜利的希望。

    因为就在这时候,杨丰的那匹黛眉騧突然间来了个马失前蹄,狂奔中一下子前蹄跪倒,在惯性作用下整个后半身猛得掀起,马背上的杨丰猝不及防,直接被甩了出去,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

    慕容垂下意识地带住了战马。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对手的意外,他甚至能看到杨丰艰难地在地上就像生锈般一撑起来……

    “天佑大燕!”

    他几乎咬着牙吼道。

    然后他以最快速度调转马头。

    他后面也全都是慕容部精锐,一看可以说最大的敌人马失前蹄,也同样勇气暴涨,此时他们与杨丰之间的距离和杨丰部下具装骑兵与他之间距离相差无几,但他们是轻骑,后者是冲杀很久的重骑,他们几乎毫无悬念地可以抢在后者前面杀过去。这可是天赐良机,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干掉杨丰,那么燕国目前的尴尬处境立刻扭转,他们可以夺取邺城彻底控制整个黄河以北,甚至获得杨丰在邺城的铁场和他这些年建设起来的所有一切,这些鲜卑勇士一下子忘记了他们原本是在逃跑,跟随着慕容垂掉头直冲向杨丰。

    “玛的,这是报应啊!”

    杨丰看着这一幕,一脸无语地看了看旁边悲号的黛眉騧,他没想到原本历史上坑了姚襄的这匹战马,居然这次把他给坑了。

    他身后的部下发疯般向前。

    他前面的敌人同样发疯般狂奔而来。

    他深吸一口气。

    他一脸傲然地站起来,右手伸手从马鞍上拔出横刀,紧接着左手摘下了一柄近战的链锤,也就是一个柄带铁链,而铁链下坠一个带刺的锤头,这时候的杨丰已经抡不动几百斤重狼牙棒了,这个东西倒是很符合他风格,他就那么一手横刀一手链锤,孤零零地站在两道正全速接近的骑兵洪流间,一动不动地面对着汹涌而来的敌人……

    狂奔的战马上慕容垂吼叫着。

    他像自己部下一样,在马背上端平了马矟,死死盯着杨丰,盯着这个慕容家最大的敌人,盯着那张冷傲的脸,他发疯一样催动战马,那张脸越来越清晰,他的世界里仿佛只剩下了这张脸,就在他已经可以看清对手目光中那淡淡的嘲讽时候,他大吼一声手中马矟全力突刺……

    那张脸突然一转。

    他的马矟几乎擦着那鼻尖掠过。

    然后一声怪异的呼啸,一个黑影狠狠砸他的马头上,血肉飞溅中那战马一声悲号,就像踏上陷阱般猛然跪倒,在惯性推动下后半截身体直接掀起,马背上的慕容垂惊叫一声,就像刚才的杨丰一样被拋起来。下一刻一道寒光划破空气,从他的背后拦腰划过,然后慕容垂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轻了许多,他带着一丝茫然重重地砸在地上,就在同时一段熟悉的下半截身体带着鲜血落在他不远处。

    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具装骑兵的银色洪流汹涌而来,紧接着无数马蹄落下。

    在意识的最后一刻,他忽然想起那半截身体是他的。

    绎幕之战就这样结束了。

    用一柄特制的二十斤重链锤,一锤砸趴下慕容垂战马的杨丰,顺手用横刀拦腰将半空中的后燕皇帝斩为两段,不过遗憾的是,慕容垂的死尸被紧接着赶到的具装骑兵踏成破抹布,杨丰没能收获到他的第三颗皇帝人头。

    姚襄也是皇帝。

    虽然是后来姚苌追封的,但毕竟也算一颗皇帝头。

    “这也算帝王收割机了!”

    站在慕容垂那破烂的死尸旁,就像魔戒里拎着锤子的戒灵般拎着链锤的杨丰感慨道。

    “主公,抓到的鲜卑俘虏如何处置?”

    董闰上前问道。

    “挖坑,埋了,还有,在坑上立个碑,上面写三个字,参合陂。”

    杨丰说道。

    “呃,主公,此名有何深意?”

    董闰茫然问道。

    “没什么深意,就是我喜欢!”

    杨丰说道。

    原本历史上四十年后,后燕太子慕容宝,赵王慕容麟,范阳王慕容德率八万燕军远征代王拓跋珪,两军相持于五原,因拓跋珪散布谣言慕容垂病死,慕容宝和慕容麟都急于回去争夺皇位而撤军,但在撤军途中于参合陂被遭拓跋珪追上并突袭而致惨败,拓跋珪杀尽数万燕军俘
爱如此美妙笔趣阁
虏。随后已经年迈久病的慕容垂愤而亲征,慑于其数十年威名,拓跋珪惊恐仓皇远逃,北魏内部同样一片惊慌,然而当慕容垂过参合陂时候,却因为漫山遍野的燕军尸骨的刺激,羞愤之下吐血而亡,燕军内乱撤退,随后拓跋珪全力追杀攻破燕都中山。

    后燕灭亡。

    北魏崛起。

    参合陂成为慕容家最刻骨铭心的名字。

    这个时空不会有拓跋珪屠杀数万燕军俘虏,数以千计后燕王公大臣的参合陂了,既然这样杨丰干脆就给他们一个,也算一个圆满了!

    呃,这纯属他的恶趣味。

    “冉公!”

    紧接着朱秃走到他身后行礼。

    “你愿意活在朝不保夕,全家随时都有可能被屠灭的乱世,还是愿意接受秩序,接受法律,接受规则,虽然无法对手下生杀予夺,但却可以在年老时候坐在太阳下看着自己儿孙满堂?”

    杨丰淡淡的说道。

    “冉公,我等不过是乱世里挣扎求活而已,就如那乞活一般,所求不过是不至于沦为虎狼之食,若能过上安稳日子谁愿意杀来杀去?”

    朱秃苦笑着说。

    “那就带着你的家人去邺城吧!”

    杨丰说道。

    他对付这些小军阀很简单,那些特别不老实,野心勃勃的,就像吕护这样朝秦暮楚反复无常的,就直接抓起来送东晋,让司马昱安置他们,也满足一下建康那些王公大臣的虚荣心。而那些纯粹是乱世里挣扎求活的,那就给他们安逸的生活,让他们移居邺城,给他们一个合适的官职,然后收编他们的属民入十二卫也算杯酒释兵权了。不过还有麻烦些的就是世家,比如现在他就需要面对世家了,清河房氏,也就是房玄龄家族也在投降行列,他们在不远的武城,这一次也在救援绎幕的燕军中,但和朱秃一样倒戈了,对于这些人就比较麻烦一些了。

    还有渤海贾家。

    射他三次的就是贾坚,被他一柄战锤插脑门上了。

    但贾家的族人还在。

    另外还有清河崔氏,这个五姓七望之一的家族也在他的占领区,原本历史上崔氏这个时代标志性人物,几乎投降遍了从燕到北魏各朝的崔逞,这时候就在他治下耕读传家呢,原本历史上是慕容瑋时候才出仕的。而且接下来杨丰还需要面对渤海高氏,也就是欢欢澄澄洋洋的祖上,还有渤海封氏,这可是慕容家最重要的盟友,封氏和高氏在辽东的分支,几乎是慕容家左膀右臂级别,上次廉台之战实际上就是慕容恪和封弈一起指挥的。

    不过这些武世家好对付。

    毕竟他可以在战场上或者借着战后清算解决掉,可崔氏这样的文世家就有麻烦,要是他们能跳出来和他为敌反而好办了。

    可惜他们往往是投降最迅速的。

    “世家!”

    他叹了口气。

    这种事情只能用印刷术解决了。

    文世家之所以重要,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掌握着文化传承,或者更简单说就是他们手中掌握大量的藏书,这不是印刷术发明后书籍泛滥的时代,这个时代的籍完全都靠一个字一个字手抄,可以说非常宝贵。除了这些世家,外人根本很难看到,所以他们才宝贵,他们的宝贵不是因为他们本身,而是他们掌握的知识,哪怕他们的知识在现代看来就像是个笑话,但在这个时代,那也是代表着先进性的。

    但义务教育和印刷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印刷术可以让书籍的数量暴涨并大众化,义务教育可以让知识大众化,当书籍和知识本身不再珍稀,这些文世家也就是失去了价值。

    而杨丰已经在这样做了。

    他的义务教育式学校已经开始在所属城市开办,这时候他的属地已经很多了,以邺城为核心,周围的广平郡,魏郡,汲郡,河内郡,阳平郡和顿丘郡等那也是很广袤,县城加起来也好几十座。如果再加上这一轮扩张出来的地盘,那么按照西晋时候的行政区,还要加上濮阳郡,济阴郡,清河郡,平原郡等一大堆,实际上就连渤海,乐陵这些也都肯定在他手中,那么他控制的县都得上百了,不过总人口加起来也就一百来万,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真得很悲剧。

    因为人口稀少,乡村这一级就基本不存在了,老百姓都依城而居,反正那些县城坞堡有的是,就近找一个居住然后在城外种地就行。

    这样办学就很简单了。

    目前来讲已经做到了每个县城一所小学。

    老师也很简单,杨丰收养的那些孤儿们,这时候都在铜雀等三台上由他负责亲自进行教育,天文地理军事科技神话故事全都教,这些人里面成绩好的就可以放出去当老师,至于年龄大小无所谓,这时候神童更受追捧。至于教材也是他编写,书籍由他在铜雀园的印刷厂印刷,直接就是上木活字,铅活字油墨麻烦些,木活字就简单多了,不过学生的文具还没那么高端,毕竟手工作坊造纸的产量有限,所以还都用沙盘或者自己做的木头片练字呢!

    总之他的教育大业已经在大规模展开,剩下只需要时间而已。

    “摧毁世家得慢慢来啊!”

    杨丰说道。

    “主公,襄国张柱国奏报,常山燕军无异常。”

    一名信使匆忙在他身旁下马说道。

    “慕容俊还真不待见垂垂啊!这是摆明了拿垂垂当炮灰啊!不知道他收到咱们一战灭垂垂的消息后,还能不能坐得住!”

    杨丰冷笑道。

    慕容俊的目的是让慕容垂消耗他的实力,毕竟这个时代攻城是一件很悲催的事情,基本上很少有不在坚城前撞得头破血流的,话说慕容俊可是光一个鲁口就打了三年,而一旦他在绎幕城下筋疲力尽,那么慕容俊就可以率军像当年襄国之战时候一样获得一场大捷,然而慕容俊却不知道,在杨丰的进攻面前无坚城,就连慕容垂都一战身死。

    就这样因为对他的进攻能力判断错误,慕容俊失去最后一线机会,现在他做什么都晚了。

    杨丰的战略目标已经实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