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三章 天道残缺匹夫补-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七三章 天道残缺匹夫补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五雷平虏铳……

    其实它的正式名字长得多,喜出望外的大画家亲自给它起了一个总共二十个字的夸张名字,不过简称五雷平虏铳,或者更简一些直接叫五雷铳。

    总之此物诞生让城內人心大定。

    尤其是接下来杨丰的三百六甲神兵选拔完成,每天在繁塔下练习射击的声音和缭绕在繁塔四周的硝烟,更是成为汴梁城内王公大臣和老百姓的希望所在,后者自动被他们脑补成仙缭绕了。不过郭神仙也说了,城内的原料太少所以只能造三百支,所以守城还得需要城内军民协助,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可说了,张叔夜很清醒地以此为号召来鼓舞那些士兵,就连杨丰的那七千六甲正兵都穿着步人甲扛着神臂弓登上城墙。

    而且他们还成功击退了一次金军。

    没动用六甲神兵。

    杨丰的六甲神兵好歹也得练习几天的射击,不说让他们击中两百米外敌人,至少也得打中五十米外,尤其是还得适应步枪后坐力,还得会列队的排枪射击,还得会装弹甚至清理枪膛……

    他这可是黑火药的。

    总之在张叔夜指挥下,不用六甲神兵,汴梁军民就打退了金军的第一次进攻。

    其实本来他们也不需要神仙。

    金军的攻城手段还没进化到襄阳炮的级别,无非就是梯冲车攻城塔之类,而汴梁城有着堪称这个时代巅峰的防御体系,士兵有着同样这个时代最精良的装备,真要士气足够勇气足够别自己瞎搞守一年毫无压力,在这之前金军就已经在太原城下被阻了近一年,王稟和张孝纯在太原从去年十二月一直坚守到今年九月才被攻破。

    太原都能坚守近十个月,汴梁理论上当然也能坚守不低于这个时间。

    当然,这是理论上。

    就城内那些奇葩们,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一来还有主和派。

    他们只是暂时失势,但实际上依旧大有人在。

    二来老百姓也没那精神。

    实际上杨丰的六甲神兵,也只带来了短时间的振奋,至少对于老百姓来说,他们还得继续在饥饿和寒冷中挣扎,这时候一斗米已经涨到近千文了,那些绝大多数都是没有隔夜粮的老百姓谁吃得起,那些难民很多更是身无分文,只能靠官府的清水稀粥果腹,每天城里的路倒就得增加几百上千,哪怕杨丰亲自向孙傅提出不满后者也只会和他装傻。

    很显然哪怕宰相,也不敢阻挡那些奸商们发国难财的热情。

    他会被群殴的。

    唐恪惨遭围殴的经历可是殷鉴不远,那是真正的围殴,大宋文官们有这种优良传统,他们都和后世某些议会议员一样充满战斗力,前提是别上战场,一上战场他们就迅速变成大清国的鸦鬼了。

    “这成什么样子?这才围城几天就饿殍满街了?”

    杨丰不满地说。

    “仙师,等击退金兵就好了!”

    正宰相或者说次相何栗陪着笑脸说。

    他也是杨老仙支持者。

    “击退金兵,这制造神器的原料都没有,如何让我击退金兵?我就不明白了,这诺大的汴梁城,怎么净是些劣质货?看看这些铁里的渣子,真不知道以前工部是如何冶铁,看看这都是些什么?这样的东西能用来制造神器吗?”

    杨丰指着桌子上一堆药渣,呃,矿渣说道。

    这是他不再造五雷铳的借口。

    不过他也不是无理取闹,大宋的冶铁业很先进,已经先进到使用煤炭甚至焦炭冶铁了,但他们可没有除硫技术,所以铁的质量反而不如采用落后的木炭冶炼的西夏,这样的铁拿来制造神器……

    那,那简直不堪入目!

    “仙师,这,这没有别的办法吗?”

    孙傅同样看着那一堆渣子,另外还有一支炸了膛的五雷铳,一脸尴尬地说道。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堪用的材料我又能如何?先用那三百支着吧!我再另外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从天界众神那里求得更好的,好在三百支五雷铳虽不能剿灭金兵直捣黄龙,但守住这汴梁想来够了,走,今天就让尔等看看六甲神兵之威,小春子,去叫六甲神兵集合,随我登城破敌!”

    杨丰站起身说道。

    他新收的小道童赶紧跑去传令。

    何栗二人带着惊喜站起身,跟着他一起走出去,很快三百六甲神兵就排着松松垮垮的队伍走来,一个个肩扛着五雷铳,穿着红色军服外面罩着板甲,头上带着笠盔,昂首挺胸士气高涨。

    这些全都是杨丰亲自挑选,身体素质好,视力堪比飞行员,毕竟他这是七千选三百,这样选出来的肯定都是身体素质最好的,不但身体素质好而且都淳朴老实,那些奸滑的就算身体
嫂子合集无弹窗
素质更好也不能要,然后全都拜杨丰为师,每天晚上跟着杨丰学习或者说洗,饮食也是顿顿有肉。就连他们的家人都归杨丰养活,都住在这天清寺里,他们的孩子进杨丰亲自教育的学校,可以说不但精神上完全变成他的狂信徒,就连利益上也都跟他完全捆绑在一起,基本上就跟他的家奴部曲一样。

    虽然训练时间尚短,但也已经会装子弹射击,知道如何瞄准目标了。

    至于枪法……

    这个时代要什么枪法?

    金军铁浮屠还铁索连环马呢!步枪知道指向敌人别朝天打,基本上就可以保证百分之五十命中率了!

    “你们吃谁的饭?”

    杨丰看着列队的三百六甲神兵说道。

    “吃师尊的饭!”

    士兵们回答。

    “你们应该为谁出力?”

    杨丰问道。

    “为师尊出力!”

    士兵们回答。

    “师尊教你们的歌会唱吗?”

    杨丰说道。

    “会!”

    士兵回答。

    “那就唱起来!”

    杨丰说道。

    “从龙,风从虎……”

    三百士兵齐声高唱。

    杨丰满意地了头。

    很显然这首歌放在这个时代也是完全可以的,北望神州的确已经是尽胡虏,不用北望,门外就十几万,也同样可以说是千里沃土尽荒芜,不破黄龙誓不休也是很符合这时候大宋的政治正确,就是这天道残缺匹夫匹夫补欲置朝廷衮衮诸公于何地?

    何栗二人笑得有些尴尬。

    “唱大声些,没吃饭吗?”

    杨丰突然喝道。

    然后唱的声音骤然提高。

    紧接着他骑上旁边一匹御赐的宝马,把外面的鹤氅一脱,然后露出里面同样的红色军服,把装逼的鹅毛扇扔给小道童,自己从马鞍旁抽出军刀向前一指。

    “前进!”

    伴随他的吼声,首先是举着绣六甲神兵四个大字的红色旗帜的旗手,然后是一组三个的鼓手,两个抬一个敲,接着是四名号手,在这支乐队后面三百六甲神兵迈着一不整齐的步伐,唱着混乱但很有气势的军歌,扛着乱入这个时代的毛瑟枪走向大门,很快就到了人头攒动的大街上。然后无数百姓的欢呼响起,甚至还有干脆在门前摆出香案叩拜的,尤其是那些富豪显贵们更是纷纷走出自己的府邸,来为杨老仙的六甲神兵出征助威,丝毫不知道这支军队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收拾他们而组建的。

    杨丰骑在马上不时向两旁举手致意,就在他转到直通宣化门的大街上时候,就连一名太监都带着官家勉励的圣旨赶到。

    “请奏明官家,有六甲神兵在,这汴梁城就是铁打的!”

    杨丰说道。

    说完他重新上马继续向前。

    这时候金军的进攻已经开始,他们主攻的方向就是宣化门,原本历史上金军就是从这座城门还有东边的另外两座水门破城,这是冬天,不但水门的河水很浅而且冻成坚冰,只要打开水门骑兵就能直接冲进城。

    金军首先攻破外城。

    然后张叔夜率军退守内城,不过那时候已经回天乏术,大画家父子赶紧联系投降了,此后金军占据汴梁三个月,又经过一系列斗争,直到把张邦昌弄来称帝,才把大画家和那些官员还有女眷一起掳走,留下一个以汴梁为都城的伪楚。但金军走后张邦昌紧接着就还政给赵家,并且由宋哲宗的元祐皇后暂时垂帘听政,他继续回去做他原来的官,不过张邦昌很快就被赵构秋后算账了,所以张邦昌和刘豫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而赵构其实是接他的位。

    是张邦昌亲自把所有皇帝继位的仪仗之类送到南京归德,然后赵构先是封他一个官外放,紧接着找个罪名把他赐死了。

    而他的死是金军再一次南下进攻汴梁的借口,只不过这一次赵构把汴梁甩锅给宗泽后,自己以最快速度从归德跑路扬州,从此开始了他一直跑到临安的旅程,期间留守大名的杜充为了阻挡金军还扒开黄河,使黄河由北流改道南流,然后把鲁西豫东变成泽国,淹死无数百姓。而宗泽坚守汴梁直到病死,在这期间岳飞等武将开始在混乱的战争中展露头角,宗泽死后杜充接任汴梁留守,然后通过这个奇葩的一系列努力,终于使宗泽的心血付诸东流,让金军第二次攻破汴梁并开始了宋金在河南两淮长达十余年的残酷拉锯,一直锯到这片富庶的土地几乎变成无人区,整个扬州直到绍兴议和之后不过才两三万户。

    完全可以说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所以汴梁是一个关键的,守住汴梁就保住了后面的一切。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