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六章 赵九妹的逆袭之路-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八六章 赵九妹的逆袭之路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大王,不好了,祸事来了!”

    正当杨丰在汴梁城内挑起一场王政复古大讨论的时候,南京应天府的府衙內,曹辅已经趴在赵构面前哭得跟泪人一样。

    “曹枢密快请起!”

    赵构有些愕然地赶紧起身扶起他。

    周围一帮文臣武将也看得一脸懵逼,要知道大宋朝臣就是在皇帝面前也根本不用跪的,更何况曹辅一个签书枢密院事居然给亲王行此大礼,这简直就是可以用夸张来形容,话说要赶过去正常年月,赵构这样没有任何实权的亲王,遇见这样枢密院实权官那都得笑脸伺候的。

    “载徳兄,祸事何来?”

    旁边黄潜善急忙问道。

    “对呀,快说有何祸事能比得上金兵围城?”

    汪伯彦一样说道。

    然后一堆文臣武将涌上前齐声询问。

    话说赵构这里也算人才济济,像老汪,老黄这些臭名昭著的文臣,像张俊,杨沂中这类名将,此刻都聚集在他的周围,此前东道总管胡直孺率军北上勤王在拱州也就是睢县被金军击败被俘,所以这归德城内已经完全被赵构控制,甚至要求各地军队赶到这里来准备勤王的命令也发出。

    原河北宣抚使范讷,原北道总管赵野,原本历史上包括西道总管王襄所部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汇聚到这里,就连带领部分西军的刘光世也到了这里,不过这一次就很难说了,得看是赵桓的命令先送到还是他的大元帅府命令先到。尤其是刘光世所部,他是出武关的,但这一路宋军同样被金军击败,所以目前他在什么地方都难说,而王襄那里倒是比较保险,因为他是从襄阳乘船顺流而下,信使是直接奔江西,如果在鄂州能截住就拦下了,如果截不住那也就有些麻烦了。

    “天祸大宋,不但外寇入侵,又内生妖孽作祟蛊惑圣听戕害百姓,汴梁城内天怒人怨危在旦夕啊!”

    曹辅悲号一声。

    话说一想起上次被募捐队光顾后自己家的一片狼藉,他的确也是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汪伯彦等人面面相觑。

    赵构赶紧扶着擦眼泪的曹枢密在一旁坐下,小侍女递上手绢。

    曹枢密擦了擦眼泪,这才声情并茂地描述了一下那郭妖人是如何骗过衮衮诸公得到推荐上位,又是如何以六甲神兵退敌,就在那些文臣武将们一片欣慰的时候画风一转,立刻就是那妖人如何原形毕露荼毒百姓了,至于这些百姓是谁就没必要太清楚了。总之他就是带着一帮党羽祸乱朝纲劫掠百姓横行不法甚至残害忠良,比如胡御史就被他当街活活掐死了,还有一个官员因为不肯屈服于他半夜里暴毙,而且还公然抢掠妇女,比如越王殿下的女儿就让他闯进府中直接掳走,可怜越王那是官家和康王的亲叔啊!

    越王的女儿那是官家和康王的堂妹啊!

    这样的天潢贵胄就那么被他抢走供其乐,据说整日以泪洗面,而官家不知为何,说不定是被他以妖术控制,总之就是对这妖人完全纵容,居然连才刚刚六岁的皇女都给了他!

    可怜皇女才六岁啊!

    这个q兽都不肯放过啊!

    尤其是来之前还公然挑拨离间官家与康王兄弟之情,说什么康王欲为邵陵,好在官家在这一上还保持清醒没受他蛊惑。

    而后非议太祖太宗不抑兼并的祖制,说大宋落到今天这地步,全是贪官污吏和士绅鱼肉百姓所致,把一个好端端繁华盛世说得民不聊生暗无天日,直接诋毁教主道君太上皇,还妖言惑众说自己是昊天上帝命令拯救大宋的,全然没把教主道君太上皇放在眼里。还在天清寺里聚了大批童男童女修炼妖法,每日传授一些歪理邪说搞得好端端一个天清寺乌烟瘴气,至于大宋文武矛盾,这个就被曹枢密春秋笔法掉了,毕竟得靠着武将,万一赵构这里的武将也受了这妖言蛊惑就麻烦了。

    “这,这如何是好?”

    赵构傻眼了。

    他和汪伯彦等人面面相觑。

    “朝中诸公的意思是?”

    黄潜善小心翼翼地说。

    很显然他们对曹辅的描述反应并不怎么符合预期,毕竟他们又没在汴梁,虽然他们在汴梁的家也被募捐队光顾过,但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请大王速发兵解汴梁之围诛此妖孽还我大宋朗朗乾坤。”

    曹辅说道。

    “呃,这个,小王这里兵微将寡如何可敌那金兵,还是先等些时日各路大军汇聚之后再说!”

    赵构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他的那些文臣武将纷纷头。

    这些家伙又不傻,汴梁城里怎么样关他们屁事,但去解汴
兽医非浅txt下载
梁之围可是要他们拼命的,就这总计八万宋军去挑十几万金军那不是扯淡吗?更何况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被金军揍过的,对金军有着深到骨子里的畏惧,哪怕张俊,韩世忠这样的,也不认为这时候去汴梁有什么好结果,更别说汪伯彦这种出了名的投降派,至于岳飞……

    他这时候还是个低得不能再低的小军官呢!

    “为今之计和谈方为上策!”

    汪伯彦捋着胡子风度翩翩地说。

    “可金人要的是尽割黄河以北,再加两千万犒军费,而且大宋必须向金国称臣。”

    曹辅说道。

    “谈判自然讨价还价!”

    汪伯彦继续捋着胡子说。

    “他们要黄河以北,我们又不是真给,他们要两千万我们还三百万,他们要称臣我们还称皇伯,金人上次不也要几千万吗?最后还不是金二十万银四百万解决?这又不是不能谈!而此次他们围攻汴梁近四个月不下,已经是人困马乏无力再攻,而且随着天气转暖,他们也不适宜这气候,故此他们肯定也有撤军之心,所缺的无非就是一个撤军理由。上次割了河间中山和太原,这次大不了再割真定,反正已经被他们占了,咱们肯定也无法再夺回,作为交换双方停战,他们交还上党停止向关中进攻,然后双方明确划一条界线。

    先把这战停了再谈其他。”

    他紧接着说道。

    “去年割三镇今年割真定明年割哪儿?”

    一名将军阴沉着脸说。

    “呃,韩统制,这是权宜之计,以后自然还是要夺回的!”

    汪伯彦说道。

    “石敬瑭当年割幽十六州未必不是权宜之计!”

    韩统制……

    其实是韩世忠说道。

    “韩统制,疆场之上是将军之责,运筹帷幄乃枢臣之责,若将军能胜得金兵何须委曲求全?”

    黄潜善脸色一变说道。

    韩世忠闭嘴了。

    “诸位,和谈之事需从长计议,但汴梁百姓是真等不了了,那妖人党羽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阖城皆其爪牙就算和谈能成又有何用?且此前那妖人杀了金使刘晏,又割去萧庆耳鼻已是极大羞辱,恐怕不见他的首级金人不会撤军,故此康王大军必须先至汴梁解汴梁之围逼退金军,然后再开始和谈,至于金军难敌,某这里倒是得一克敌之法宝,可保大军击败金军。”

    曹辅说道。

    他们是真等不了那么久了。

    这时候汴梁就已经三分之一的军民变成杨丰信徒,再拖几个月那还不是阖城尽妖氛?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

    赵构大军北上,打败金军至少逼退金军,然后进城清君侧控制局势拿下杨丰再与金军和谈,需要的时候以杨丰的人头来做交换,而这个计划最难的是赵构如何战胜金军……

    这的确太难了。

    但是,他们还是找到了办法。

    “大王请看!”

    曹辅将一张图纸摊开在赵构面前。

    “这就是克敌的法宝,那妖人所依仗的无非五雷铳,但五雷铳的确太难无法仿造,然工部诸公殚精竭虑最终思得一法可制类似之物,此物乃铜制,在其内部实以火药和弹丸,临阵之时士兵持之燃引信将弹丸如五雷铳般射出,虽不如五雷铳可远及两里,但二十步內可破重铠,虽不如五雷铳连射九发,但亦可三连射。”

    他对着图纸说道。

    呃,这是三眼铳。

    但杨丰可以对着昊天上帝发誓他真得没有为工部提供帮助,此物的诞生和碗口铳一样,完全就是大宋官员智慧的产物,或者也可以说被他给逼出来的,毕竟他刀枪不入这个问题一直令衮衮诸公们头疼,而五雷铳的原理并不复杂,大宋的文官也不是大清的文官,他们很多都具备一定科学知识也不是很鄙视科学,话说沈括可不但是文官,而且还是安抚使一级的。

    然后在杨丰的威胁下,他们根据五雷铳原理想出了火门枪。

    但他们追求连射。

    就这样三眼铳诞生了。

    最初的三眼铳是生铁制,因为大宋的生铁质量太差所以炸了膛,杨丰提那个发明碗口铳的家伙和刘光国用铜制后,工部那些一门心思研究如何弄死他的官员们,立刻就从善如流地也用铜了。

    “这东西能用来击败金兵?”

    张俊凑到图纸上愕然说道。

    “张将军,那妖人用三百支五雷铳须臾杀两千金兵,那汴梁城能撑到现在几乎全靠他那三百支五雷铳。”

    曹辅笑着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