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九章 祸乱朝纲-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八九章 祸乱朝纲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这如何是好?”

    赵桓可怜巴巴地哀叹着。

    他的勤王大军全没了,或者说就剩下他弟弟了。

    西军没了。

    范致虚兵败后,除了刘光世因为转进技能逆天,居然在一片混战中带着三千步骑突入到河南,至今还不知具体位置外,其他各军残部全都陆陆续续撤回,另外李彦仙告诉了赵桓一个他之前不知道的内幕,就是范致虚那号称二十万实际十几万的大军其实绝大多数都是临时工,一来种师道第一次勤王使大量西军精锐战死沙场,二来西军各路主帅都得留下精锐准备保卫家乡,所以……

    所以他们就雇了大批临时工糊弄皇上。

    刘光世带的倒是真正精锐,主要是他爹和哥哥都在这儿呢!

    但其他各帅多半保存实力。

    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他们第一次都被伤着了,第二次肯定要耍花招的,再说金兵都已经打下平阳兵临黄河了,就等着粘罕这边凯旋然后泰山压般直下京兆,这种情况陕西各帅终究还是要顾老家的。

    河北军也没了。

    以宗泽节制河北的确是最好选择。

    但是……

    宗泽还得能节制得了啊!

    他就一个前任知磁州,如何号令那些几乎已经完全脱离朝廷控制闭境自守的地方豪强?更何况整个河北都已经完全乱了,地方官员,豪强,土匪,溃兵,投降金军的汉奸,整个就跟抗战时候的游击区一样,而宗泽明显不具备八路军的水平能把这个烂摊子迅速收拾起来,然后还得南下勤王解汴梁之围。在成建制的宋军主力都被赵构带走后,他那里实际上完全就一群乌合之众,说白了按照朝廷过去的标准全都是盗贼拼凑,至少在李彦仙看来真得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原本还有个从真定撤回来的陈淬,但陈淬也在之前被赵构以大元帅身份调走。

    就算还忠于宋朝的河北地方官员也未必听他的。

    比如说杜充。

    这时候原本历史上扒黄河的杜充是知沧州,他的资历可丝毫不比宗泽差,实际上宗泽尽管年纪大,但在官场的资历并不高,他之前的知磁州已经是做得最高的官职,而赴河北时候的官不过宗正少卿,一个没啥卵用的从五品,此时要他以这样的条件整合整个河北也的确有太难了。

    总之他唯一能保证的只有忠心。

    指望他能够真正解汴梁之围是根本不现实的。

    南线就更别提了。

    李彦仙实际上是从洛阳来,他在范致虚出兵的时候提了个好意见,结果被范致虚踢到了石壕,也就是崤山前边的关卡当守卫,原本历史上他在这个位置上等到了向关中进攻的金军,但现在金军主力依然在汴梁,就少量金军和一帮投降的汉奸军在和孙昭远争夺洛阳。于是他带着一帮部下去找孙昭远,恰好孙昭远得到新的西道总管职位,于是又给他挑选了部分精锐,这才凑起一支一千两百人的骑兵赶来汴梁,结果在城外又战死了四百。而他来之前孙昭远就已经得到王襄的行文,后者率领所部三万宋军已经乘船而下去找赵构,以他们顺流而下的速度,李纲几乎不可能在他们过江州前截住,所以赵桓这个计划中的后路希望渺茫。

    而一旦得到王襄所部,赵构手下将囊括函谷关以东,汴梁以外几乎所有的大宋禁军。

    这就很可怕了。

    实际上目前……

    包括原本历史上,汴梁之战期间河北,京东,京西这些执掌军权的方面大员们表现就很诡异,他们对救汴梁都没什么兴趣,但当赵构会兵的命令发出后,却都以最快速度跑到了赵九妹身边。害怕金兵也好,有什么其他小心思也好,他们的表现就是坐视金军围攻自己的皇帝和太上皇,然后以最快速度拥立新皇,至于是不是有意用大画家父子当肥肉喂金兵,以汴梁的财富满足这些入侵者,以那些可怜的女人来换取金兵的愉快,然后吃饱喝足好回家,以给他们苟延残喘的机会,这个就真不得而知了。

    但就凭杜充扒黄河的果决,对于衮衮诸公们的节操真不能高估。

    他们也不是不会拿皇帝当炮灰的。

    “国师。”

    赵桓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杨丰。

    “官家勿忧,有老夫在呢!没人勤王怕什么,难道这汴梁十万大军数十万壮丁,堆积如山的甲胄武器还怕那十来万金兵?之前无非就是缺乏训练而已,若交给老夫,三个月给官家一支虎贲之师。”

    杨丰傲然说道。

    “国师的意思是?”


全能修炼至尊sodu
   张叔夜疑惑地问道。

    “很简单,先整编各军,目前城内之兵约八万,再招两万凑十万,然后分五军,每军再分五旅,每旅再分五营,四营战兵一营辅兵,以长枪兵为一营,两丈长枪,刀牌兵为一营,但不是刀,而是短柄斧,而这两营全部重甲。神臂弓手为一营,额外配斧枪在合战后反击,弓手一营,无需参加肉搏作战,合战后在阵型后方必须保证最多距离敌人两丈,然后瞄准敌人面门射,每一旅为一方阵,每一军为一大方阵。交给老臣主持训练,务必使其做到临阵不动如山,三个月后开出城与敌决战,另外由李孝忠负责将城内所有骑兵全部整合为一军,同样由老臣主持训练。”

    杨丰说道。

    既然金兀术说了,宋军最让他头疼的就是神臂弓和战斧,那就干脆以这两种为主,反正陌刀手以目前宋军士兵的水平别想了,不过给那些神臂弓手额外配瑞士斧枪倒是很合适,一旦双方近距离肉搏,以神臂弓的射速就没意思了,唐朝弓弩手就兼职陌刀手的,就让他们扛着斧枪加入肉搏。

    长枪手以六米长枪和以短柄斧为主要武器的刀牌手组防线。

    六米长枪是必须的。

    明朝初期明军把蒙古人一路赶到捕鱼儿海,除了有大量骑兵外还有就是步兵长矛阵,步兵抵挡骑兵的最廉价有效武器就是这个,东西方可以说殊途同归,最后都是长矛阵。

    欧洲长矛阵出名是因为根本没人研究明朝的军事。

    话说明朝初期还有三丈多长的巨型长矛呢!需要三个士兵才能把这东西支起来怼骑兵,话说对面一片斜支起的十米长矛,这个让骑兵如何去冲击?只不过太笨重所以五六米这一级别的才成为主流,要是以为明朝打仗就是电视剧里拿个小花枪乱扎那就纯属扯淡了。同样杨丰也就要把明军怼蒙古骑兵的长矛阵先立起来,再配上神臂弓手和瑞士斧枪,最后一层是野猪皮的五步射,野猪皮重步兵用来横行战场的战术,盾车后面弓箭手在几乎可以拿长矛互捅的距离射脸。

    明军就是这样被射崩溃的。

    这也算古今未来结合再加上中西合璧了。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其实就宋军目前训练体系只要不跑也一样能扛住金军,宋军缺的是勇气和意志,冷兵器时代战场上别说穿七十斤步人甲的这些铁罐头,就是一群农民军拎着长矛盾牌只要不跑一样扛住骑兵,即便是把志愿军拉到明朝战场上然后给他们换上冷兵器,他们一样可以虐八旗。

    这个时代拼的是意志。

    拼的是勇气。

    拼的是血战到底的凶悍。

    所以阿骨打带着倾尽所有的两万女真士兵去迎战七十万辽军,然后他居然打赢了!虽说七十万肯定是有大量水分,但天祚帝同样倾国而出的御驾亲征,那么二三十万总是有的,护步答冈之战辽军十倍于金军也是不会有任何悬念的,好歹也是千万人口的大国。

    然后阿骨打一战成就霸业。

    所以训练宋军最重要的就是纪律化,让他们达到岳家军的级别,这样就足够出去反击了。

    当然,也足够让赵桓知道可以战胜他弟弟了,这一是最重要的,对于赵桓来说此刻金兵已经不是最大的威胁,他那个掌握可以说目前大宋超过一半正规军的弟弟才最可怕,这些天他可是经常翻开司马光留下的资治通鉴,陛下有邵陵,臣有仲礼,不忠不孝,贼何由得平?这句话天天在他脑袋里转啊!萧绎能快快乐乐地看着他爹被侯景玩死,那赵构当然也能快快乐乐地看着他被金兵弄死,这皇位的争夺上可没什么亲情,再说他俩也没什么亲情,大老婆的儿子和小老婆的儿子能有什么亲情。

    更何况他爹还在后面虎视眈眈啊!

    这金军是没弄死他,可他爹和他弟弟正在后面磨刀霍霍呢!虽然还有国师和六甲神兵,可他弟弟还有加上王襄所部就得至少十万大军呢……

    “一切都依国师!”

    赵桓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官家,还有工部所制军械多有粗劣不堪者,老臣请监督工部军械制造。”

    杨丰说道。

    “有劳国师了!”

    赵桓头。

    “还有,兵部赏罚过于混乱,此时情况紧急,臣请暂时绕开兵部另订一套军饷及赏罚制度。”

    杨丰说道。

    “准!”

    “另外老臣请监管户部各仓!”

    “准!”

    ……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