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三章 岳飞-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九三章 岳飞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半个月后。

    “快!”

    南京留守司前军队将岳飞不断催促着身后的部下,一百名骑兵在绿色的旷野上狂奔向前。

    他们正前方南薰门隐约可见。

    和杨丰在汴梁城里重新整编军队一样,赵构在归德同样整编军队,毕竟原本宋朝的军队编制已经完全被打散,也很难再重新恢复,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重新整编,赵构原本历史上是御营司,但这一次被杨丰抢先而且他也没称帝,所以就以南京留守司番号同样编了前后左右中五军,岳飞隶属于以刘浩为统制的前军,此次是作为前军侦察队来看看金军是否已经真得撤离。

    赵构花钱买路的事情当然不可能公开,实际上除了他的少数亲信以外绝大多数将领都不知道。

    他们这次是真心来勤的王。

    金军久攻汴梁不克伤亡惨重,连斡离不都被城内火箭炸死,而且迫于疾疫粮食匮乏,再加上还有赵构和宗泽两路勤王大军的威胁,不得不暂时从汴梁城下撤离,康王立刻率领大军北上,而作为前军肯定是前锋,同样作为前军仅有的一支骑兵,而且还是前军里最出名的勇将,岳飞自然是要前来预先侦查。

    如果金军真得撤退,那他就作为信使先进城报告勤王大军北上的消息。

    这可是露脸的美差。

    由此可见刘浩还是很器重他的。

    然而……

    “大哥,金军骑兵!”

    他身旁的王贵同样惊叫一声。

    紧接着就看见玉津园內大批的金军骑兵冲出,不过马上都带着很多包裹,很显然是正在撤退的。

    “杀!”

    岳飞毫不犹豫地摘下长矛吼道。

    他身后王贵和徐庆连同那一百骑兵同样摘下长矛在狂奔中逐渐形成以岳飞为锋刃的雁翅阵型,踏着初夏季节的如茵绿草径直撞向金军,这些全都是跟着岳飞从河北一路打出来的精锐,即便是面对金军骑兵也没有丝毫的畏惧。

    而他们的对手同样迅速列阵。

    这些金军骑兵很显然并没有把这些宋军放在眼力,他们甚至连马背上的包裹都没扔下,凭借数量上的优势迅速展开向着岳飞的两翼包抄。

    相对狂奔的两支骑兵转眼撞在一起。

    岳飞手中长矛瞬间穿透一名金军骑兵的身体,在两匹战马交错的瞬间,来不及拔出长矛的他右手一甩,挂在手腕的铁锏立刻到了手中,就在左手拔那长矛同时铁锏狠狠砸在一名金兵肩头,哪怕有铁甲的保护,十几斤重四棱铁棍砸下那金兵也惨叫一声整个人都被这重击砸得坠落马下,下一刻拔出长矛的岳飞单手向前疾刺,右手铁锏砸开一柄长矛的同时刺进第三名金军胸口。

    此时他已经陷入金军阵型,干脆连长矛都不拔,左手同样摘下一把铁锏,双锏齐出一下子横拍在第四名金军骑兵胸口,巨大的力量让后者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此人倒是颇为骁勇!”

    杨丰很是惊喜地举着望远镜说。

    “这支金军倒是有些古怪,他们为何去而复返呢?”

    他旁边的李彦仙说道。

    他们此时正在战场侧翼,金军是夜间完成的撤退,撤退得很突然,城里根本没有察觉到异常,结果天一亮就发现这边没人了,正在欢呼终于熬得开见月明的时候,这支总数约千人的金军骑兵突然间又折返回来,旁若无人地进入玉津园取东西。

    这样送上门的肥肉当然不能错过。

    好歹李彦仙的忠勇军还有整整两千精锐骑兵,正好拿来检验一下这些天训练的成果,于是紧接着他们就从顺天门溜出来绕个圈埋伏在青城附近等着,一旦这支金军离开,立刻就从侧翼横击,只是没想到他们还没出击这支突然赶到的宋军骑兵就先动手了,而且表现还如此惊艳,尤其是这个年轻的将领转眼间连杀四名金兵,看得国师都不由得惊叹。

    “管他们干什么,杀过去再说!”

    杨丰说道。

    说完他摘下一根长得夸张的超长长矛在手中端平,与此同时他两旁和身后绵延的骑兵同样端起了相同的长矛,接近两丈的两千支长矛组成一个密集的长方形矛林。

    这就是他给忠勇军的武器。

    也就是波兰翼骑兵式的超长长矛。

    这些骑兵的马太差了,放到过去在他眼中这些战马全都不合格,这样的战马驮不起具装骑兵,毕竟哪怕后来弄匹五尺一寸高的,就已经被韩世忠惶恐地形容为非人臣敢骑,话说这样高度的战马放到杨丰横扫西域时候他的具装骑兵几乎一人一匹,这样指望在宋军中
权力的平台sodu
玩具装骑兵就不现实。

    只能玩中型骑兵。

    但中型骑兵他无论怎么训练,也很难让宋军骑兵达到金军骑兵的素质。

    人家那不是练出来的。

    人家那纯粹是生活环境逼出来的。

    既然这样那就练纪律化,练超长长矛的密集阵型,练骑兵的骑墙波次冲锋,这些天他一直在汴梁城以这种战术训练这支骑兵,而今天是实战训练,但毕竟之前训练时间短,所以就只好由他来亲自带领现场指挥了!

    “前进!”

    杨丰端着长矛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第一个催动战马迈开步伐,在他左右那些密密麻麻紧靠在一起的骑兵同样迈步向前,并且不断地加快速度,但却始终保持着一条并不太直的线,而在他们身后,另外两个波次的骑兵线列以同样节奏跟随,两千匹战马踏出雷鸣般的蹄声,马背上那些只有半身式板甲的骑兵端着近两丈长的长矛,就这样如同一道涨潮的波浪般撞向金军。

    金军同样开始了迎战。

    匆忙调头的金军骑兵颇有些混乱的汹涌向前。

    “别乱,控制速度,保持阵型!”

    冲锋中的杨丰大吼一声。

    那些冲得太快的骑兵开始减慢速度以保持阵型,尽管第一次在战场使用这种战术,这个巨大的骑墙颇有些凌乱,但依靠着杨丰的不断吼叫,还是达到了他预期的目的,第一道波浪线眼看撞上金军。然而第一次面对这样冲锋的金军很显然不敢直冲几乎堪比步兵长矛防线的骑墙,他们几乎下意识地纷纷调头,试图绕过这道墙然后从两翼侧面攻击,但可惜这时候已经晚了,就在他们一片混乱掉头的时候恐怖的骑墙推着密密麻麻的五米长矛径直撞上了这支骑兵。

    下一刻是一场纯粹的屠杀。

    长矛的长度优势尽显,那些手中长矛太短,再加上阵型相对稀疏的金军骑兵,在结阵的骑墙撞击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如同被撞击的保龄球瓶般混乱地倒下,只有极少数直面骑墙的金军骑兵逃过这一劫。

    但这是三波次冲锋。

    紧接着第二波次的骑墙就撞上。

    “杀!”

    杨丰吼叫着继续向前。

    在他前方那些完成掉头的金军骑兵正在溃逃,有少数英勇的则抽出弓箭减速回身射击,不时有宋军骑兵中箭,但同样这些因为射箭而减速的金军骑兵也迅速被骑墙追上并碾过。

    尽管他们的战马实际上更好,然而宋军骑兵的战马负担更轻。

    这支骑兵除了一件只有正面的一毫米厚国师手工板胸甲外就还头盔,实际上要不是因为骑兵宝贵或者战马宝贵,杨丰连这个都懒得配,八里桥的英军骑兵根本一水的大衣和高筒帽,结果照样对冲出蒙古骑兵死一百七英军骑兵死俩的战果,就这还有一个是杈子枪打死的。

    近代骑兵骑墙冲锋不靠盔甲,只要阵型不散他们就安全的……

    当然,阵型散开就悲剧了。

    所以奥地利人在对付西帕希骑兵时候还得穿四分之三甲,可问题是杨丰不具备人家那条件,他这些破战马还驮四分之三甲,能驮着士兵狂奔就已经很好了,既然这样就只能跟着英国人学习给他的骑兵奔,一块板甲片遮住躯干正面,反正只要不死在战场回去绝大多数他都能救。

    轻装换来的是速度。

    当全身甲胄的金兵控制马速回头射击的时候,几乎无一例外迅速倒在汹涌的骑墙前。

    三波次的骑墙汹涌向前,席卷而过空旷的原野,在他们前方金军骑兵四散奔逃,就连正在与岳飞缠斗的金军都迅速散开,少数仍旧试图向骑墙的侧翼进攻,但岳飞却迅速明白了他此时的职责,他和部下纷纷取出自己的弓箭,紧接着冲向这些试图侧翼攻击的金军骑兵以骑射阻挡他们,而杨丰的巨大阵型立刻转向,最终这支金军转眼被撞翻。

    “你叫什么名字?”

    直接冲到岳飞跟前的杨丰,在无数战马的嘶鸣声中,止住自己的战马同时问道。

    岳飞看着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将一脸崇敬的行礼说道“末将修武郎岳飞,南京留守司前军马队队将,不知老将军尊姓大名?”

    “我?告诉他!”

    杨丰挥手说道。

    “这位是大宋国师,太师,上柱国,兖州刺史,统制六甲正兵,提举居养院事,监户兵工部事,护国祐圣至仁妙灵广德弘济真君!”

    旁边李彦仙立刻报出他那又臭又长的头衔。

    “呃?!”

    岳飞一脸懵逼。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