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四章 隐藏级boss-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六九四章 隐藏级boss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陛下,康王大军远来,逼退金兵解汴梁之危难,其功亦莫大焉,正是论功行赏以奖忠义之时,岂有不准将士入城之理,那岂不伤了众勤王义士之心?”

    秦桧慷慨陈词。

    金军的突然撤退,还有赵构十万大军的突然到达,立刻就让赵桓慌了神,他也有自己的一帮亲信,并不是只有国师这一个奸臣在蛊惑,好歹他也是个皇帝,身边怎么可能就一个奸臣,杨丰的打土豪本来就是区别对待,主要祸祸的就是宗室和文官,赵桓亲信都是他一伙的,怎么可能连这面子都不给。那些亲信们立刻就给赵桓出了个主意,派人传旨给赵构暂时驻军陈留,然后赵构带领那些官员和将领入朝见驾,到时候直接解除其兵权,再给他的将领加官晋爵同时派遣使者带着钱粮去慰劳他部下,总之分化瓦解这种事情就不用说了。

    总之就是卸磨杀驴了。

    而此时金军已经撤退到了陈桥驿,这十万大军驻扎陈留,正好形成一个内外呼应的格局,保护住汴河从南方入城的通道,一旦金军再次南下,就可以和城内守军夹击了。

    理论上这是最合理的。

    也是可行的。

    毕竟金军还没真正撤退,一旦全涌进城再被围困可就麻烦了。

    要知道这是最后的援军。

    要是这些也被困在城里那就真得一锅端了。

    至于那些士兵最多有不满,但这个可以用赏赐解决,一人发十贯钱基本上也就没怨言了,他们这些军汉都有自知之明,十万大军突然涌进汴梁打个架生个事反而不好,等真正打退金军再给他们另行庆功奖励,顺便搞个大规模庆典什么的。但现在还不是痛饮庆功酒的时候,只能先将就一下了,这不是什么大事,那些士兵们不会真得闹事的,一人十贯不行就二十贯,反正有钱犒赏他们管赵构去死,赵构真得当皇帝他们无非也就得赏钱,难不成还直接封侯拜爵?

    但衮衮诸公们不干。

    这样他们还玩个屁,他们又不是不知道赵构手下军队的情况,除了少数算亲信外,其他完全就是凑份子的,这样的军队有个屁忠心,完全谁给的好处多就给谁干活,真要这样的话,无论那些将领还是士兵都会拿着赵桓的赏钱,快快乐乐看着赵构重新被圈养。

    而被圈养后赵构再搞事情那就毫无意义了,随随便便一群衙役就能揪出来弄死。

    所以必须得趁着赵构还能掌握军队,趁着那些士兵什么都不知道,让赵构直接带着军队进城,而只要他的十万大军进城剩下就好办了,衮衮诸公们有无数手段可以把战火燃,比如说兵变,比如说城内发生火灾,哪怕勤王军和城内守军之间打个群架,他们都能推波助澜成一场直指皇宫的政变。

    造谣呗!

    而一直听赵构指挥的士兵因为不明情况,会习惯性继续听从他的。

    他们两眼一抹黑,很多和城里人连语言都不通,这种时候如果城里突然出现混乱,他们不听之前一直指挥他们的赵构的话还能听谁的?

    城内局势一乱,甚至发生交战,眼看无法控制局面了就该太上皇登场了,太上皇一登场就大局尽在掌握了,这是他们一切计划的前提,必须得让大军进城才可以操作剩下的,话说此刻他们眼巴巴就盼望着这支大军呢,怎么可能让这件事就这样黄了,一听说赵桓要这么干,那衮衮诸公们当然立刻就炸了,紧接着就开始纷纷发难。

    “陛下,勤王之军皆不远千里,浴血奋战以为陛下,如今已至都门岂有拒之门外之理,陛下难道忘了唐德宗故事吗?”

    陈过庭义正言辞地说。

    “陛下,何人向陛下进此言,此人可斩!”

    冯澥说道。

    “陛下,若陛下如此,臣恐天下义士寒心,大宋将士寒心,陛下难道不怕建中之事重演,陛下难道不怕复为唐德宗?”

    ……

    在群情汹汹中赵桓面无表情。

    旁边他的亲信王宗濋立刻上前一步说道“诸位,陛下此举也是为了万全,如今金军尚在陈桥驿,距此不过骑兵一个时辰的路程,若康王大军入城之时金军骑兵突然横击怎么办?就算汴梁所有城门打开,十万大军入城也需很长时间,半入之时金军突然掩杀如何拒敌,若是金军趁乱冲进城内更是大势去矣,故万全之策莫过于大军屯陈留,若金军复至则内外夹击可一举而破,待真正击退金军再为将士庆功。”

    “金军已破胆,屯陈桥驿不过以宗泽所部阻李固渡,限于河水暂时无法撤退而
嫂子合集txt下载
已,康王大军在外正可方便其各个击破,若康王大军入城则汴梁之固足以令金军绝望,他们岂敢再来进攻?”

    中书侍郎,原本历史上给金军搜刮金银,威胁老百姓不交就此间男子杀尽的王孝迪慷慨陈词。

    “对,必须得让康王大军进城!”

    “陛下若执意如此,臣宁死不能奉诏。”

    “哪个奸臣蛊惑圣上,老夫跟他拼了!”

    ……

    赵桓继续面无表情。

    就在同时那些文臣气势汹汹地上前,王宗濋赶紧指挥侍卫拦住,就在互相推搡中,赵桓突然一拍桌子站起身喝道“都干什么?朝堂之上如市井之徒殴斗吗?简直成何体统,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朕了,朕是这大宋皇帝还是你们是?难道朕的圣旨都不管用,这朝堂之上尔等说了算吗?这样的小事朕尚不能自决,朕是尔等的提线木偶吗?王宗濋,立刻去请国师来,由国师给衮衮诸公们讲讲什么是为臣之道什么是朝堂礼仪!”

    “陛下,大宋非陛下之大宋,乃太祖太宗之大宋,臣等添为宰辅,当以匡正陛下为己任,陛下以臣无礼,臣甘愿领死,然臣于地下无愧于太祖太宗之教诲。”

    冯澥说道。

    “对,臣愿以死相谏。”

    ……

    赵桓一脸铁青地站在那里,很显然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些大臣们的忠心都他玛是狗屎,他当然明白这些家伙坚持让他弟弟带领大军进城的目标,这他玛都是想他死的。话说这都是他提拔起来的大臣,这时候居然不但没有一个对他忠心的,反而全都迫不及待地想把他推进火坑,这群白眼狼吃他的喝他的,现在迫不及待要用他的命来换新一场富贵,这些家伙一个个全该杀!

    “你们以为朕不敢杀你们吗?”

    他咬着牙喝道。

    “陛下欲杀臣,臣不敢逃死,臣自会诉之太祖太宗于地下,青史自会为臣留一个忠义之名,只是不知陛下龙驭宾天之时何以面对列祖列宗!”

    王孝迪昂首挺胸说道。

    “那朕就成全你,蒋宣!”

    赵桓大喝一声。

    他的侍卫长,原本历史上带着几百侍卫试图保护他杀出城,结果却被文官们阻挡住的蒋宣立刻上前。

    “官家!”

    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声尖叫,紧接着在城墙上监军,原本历史上城破后投火自尽的太监黄经,就面带惊慌地跑进来,然后一下子扑倒在赵桓跟前。

    “官,官家,不好了,太,太上皇要出城!”

    他喊道。

    “呃?!”

    赵桓一下子傻眼了。

    “终于跳出来了!”

    南薰门城楼上,杨丰看着城内缓缓而来的车队,一脸阴险地自言自语着“这老家伙终于出窝了,还真他玛有耐心,居然能一直忍到现在,这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啊,直接一击必杀啊!这大画家的本事也不光是写字画画嘛!赵桓终究是嫩了啊!”

    那是赵佶的车队。

    大宋教主道君太上皇要出城去见他九儿子,他已经好几个月没见他心爱的九儿子了,虽然在去年以前他可能几年都想不起自己还有这个儿子,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父子之情,所以一听说他九儿子来救他了,立刻就迫不及待地要出去父慈子孝一叙天伦。不仅仅是他,还有越王,燕王等宗室,总之也是一个庞大的队伍,这些人都是在太上皇带领下,亲自去慰劳勤王大军,感谢这些大宋忠勇将士救了自己的,然后他们把汴梁城內搅得一片鸡飞狗跳,知道轻重的后军统制高师旦已经匆忙关上南薰门,而更知道轻重的黄经已经擦着脑门上冷汗冲进皇宫。

    话说这些人要到了赵构那里……

    赵桓无道,太上皇复位,勤王大军立刻变攻城大军。

    攻不下汴梁?

    那就去归德然后号令天下忠义之士共诛昏君和妖孽,以父讨子那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地方官员会支持谁,这个就根本不用说了,甚至宗泽李纲这些人都不敢抵抗,必要时候就是借兵也不是不可以,十几万金军还在北边呢!到时候就不是金军攻汴梁而是宋金联合攻汴梁,粘罕一定会快快乐乐地吃着南方运来的粮食,在赵佶和赵构的笑脸相迎下扮演他们的救世主,等赵家父子把这大宋江山打得支离破碎后,他们就可以摧枯拉朽般横扫中原了。

    “这才是隐藏的大bss啊!”

    杨丰感慨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