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一章 大宋之温泉关-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一一章 大宋之温泉关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天井关。

    “你,你是什么人?”

    金军猛安速可艰难地说道。

    此时他正在半空中,两把锋利的横刀穿透他的腹部和右胸,鲜血顺着血槽缓缓流下,而在他四周这座不大的关城上,数百金军的死尸胡乱地堆积着,那些端着造型怪异的短矛的宋军士兵正在中间寻找着,把死尸上的盔甲和武器集中起来,有没有死透的顺便扎上一刀。

    不过这样的极少。

    绝大多数死尸都是被一刀割喉。

    “我,我很复杂!”

    杨丰冷笑一声说道。

    还保持着小贱贱那招牌动作的他猛然一抽双刀,被划开了身体的速可惨叫着坠落,然后抽搐几下瞪着死不瞑目的双眼咽了气。

    “国师,都搜集起来了!”

    岳飞一脸崇拜地说。

    守卫天井关的总共四百金军,一个不剩全都死在了国师刀下,他和部下三百筋疲力尽的士兵,直接就坐在一旁边吃喝边看了一场堪称诗词一样华丽的杀戮表演,一身红袍白发飞扬的国师仿佛舞蹈般在关城上不断挥动手中双横刀,然后四周金军不断喷射着鲜血捂着脖子倒下。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战斗的画面,完完全全就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杀戮,三百金军在仅仅半刻钟內全部死在国师刀下。那一刻他们真得看到了神仙,他们看着金军士兵徒劳地用他们的武器攻击着国师却连国师衣服都不能伤到,他们看着金军士兵的鲜血喷射不断落在国师身上却无法沾染到他的白袍。

    那一刻他们能做的只有膜拜,虔诚地向着神仙膜拜。

    “换上他的盔甲!”

    杨丰指着速可的死尸说道。

    岳飞赶紧叫过徐庆一起扒下速可身上优质的鱼鳞甲,因为接手了辽国一百多年的积累,金军的盔甲都相当的高级,别说像猛安这样的将领,就是普通女真士兵都一身重甲,他和速可身材差不多,穿上这套盔甲倒也很合适。

    然而……

    杨丰淡然一笑伸出了双手。

    下一刻所有那些宋军士兵全都惊叫着跪倒,因为杨丰的双臂从侧面紧贴岳飞身体的前后,从上到下缓缓落下,而随着他的手臂落下,岳飞头的头盔首先发生改变,由原来的黑沉沉铁色变成了寒光闪闪略微有些发蓝的颜色,而且外形也变了,原本只是覆盖头和脖子后面的头盔居然连面部也遮挡住,整个口鼻都被遮挡住,不过多出无数细孔透气,整个脸上只有双眼处留下一块半月状的窗口。

    而杨丰的双臂还在不断向下。

    随着他的动作,岳飞身上的鳞甲变成了整块的板甲,而且都是同样光滑到可以当镜子的蓝汪汪颜色。

    这完全堪称神迹的一幕连岳飞都被惊呆了。

    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傻了一样眼睁睁看着杨丰的双臂在自己身体两侧缓缓移动,然后他的一身老式鱼鳞甲变成了一套全身板甲,而且还是表面烤蓝的,实际上表面也渗碳了。虽然因为厚度限制,即便如此也挡不住子弹,但金军弓箭什么的想射穿这套盔甲已经完全不可能,就是神臂弓估计也不好办,它的表面硬度很高,神臂弓的箭头硬度远达不到这种水平,很有可能在击中的瞬间变形然后直接弹开。

    这就足够了。

    没给岳飞上一身青铜圣斗士盔甲已经算国师有节操了。

    “都去找身盔甲穿上过来排队!”

    杨丰满意地说道。

    三百士兵轰一下子全扑向那些刚刚缴获的金军盔甲,而就在这时候南边远处的山林间,无数飞鸟冲上了天空,而数十名骑兵也同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金军到了。

    “都快!”

    两里外狭窄崎岖的山路上,完颜银术可一脸烦躁地催促着,虽然此时临近傍晚,山林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炎热,但四周仿佛永不停歇的蝉鸣依旧让他胸中仿佛憋了一团火,失败的羞耻感,狼狈而逃的愤怒,整整一天山路行军的疲惫,都让他此刻濒临爆发的边缘。

    好在天井关快到了。

    按照计划他将在天井关休息一晚然后明天启程继续前行,再向前依旧还有数十里山路,然后才能真正走出这片崇山峻岭。

    再下一站是泽州。

    不过他还得小心泽州不会叛乱。

    这座城市的守军在之前他们南下时候由高世由带领不战而降,但现在他们失败而回,接下来肯定会抛弃泽州和上党,那么这些墙头草会不会背叛他们以换取赦免还很难说……

    “砰!”

    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隐约响起。

    “什么声音?”

    他立刻愣了
宋词帖吧
一下。

    “砰!”

    ……

    那声音接连不断响起。

    他的脑子里嗡得一声,一副恐怖的画面瞬间浮现眼前,高耸的城墙上无数道火焰喷射……

    “是那妖人的五雷铳!”

    他下意识地惊叫一声。

    “快!”

    他吼叫着一抽战马,胯下宝马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急速向前,他部下的士兵同样催动战马狂奔,刚跑出不到一里,作为前锋的几名骑兵就惊恐地跑回来,到他跟前后其中一人连礼都顾不上行,就脸色苍白地在马上说道“将,将军,六甲神兵,六甲神兵占了天井关!”

    “快,去禀报元帅,传令下马准备进攻!”

    银术可毫不犹豫地吼道。

    “那,那是六甲神兵!”

    一名部下战战兢兢地说道。

    银术可猛然抽刀砍落,这家伙的人头立刻坠落,他拎着滴血的刀对着部下吼道“六甲神兵又如何,天井关不过一个弹丸之城,今日就在此一洗汴梁之耻,下马,准备强攻,天黑前夺回天井关,用那些妖兵的人头祭奠汴梁城下战死的兄弟,让他们看看女真勇士就算下马也是无敌的,杀,我带你们踏碎这关城。”

    不得不说这时候的金军士兵那绝对都是真男人,紧接着就是一片狂热的吼叫,然后纷纷下马重新组成进攻阵型准备夺回天井关。

    不过他们再组也没用。

    这鬼地方号称羊肠坂道,在这里再组队还能组什么队?现代这两侧山坡都变梯田,即便这样也是城市闲人闲得蛋疼探险寻幽之处,感受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但这个时代那是真得探险寻幽好去处,国师抄那条近道就是现代的天青河风景区旁边的白水河上游。在这种地方哪怕有十二万大军做后备,银术可能做的也只有挑选不到三百精锐,一人身穿多层重甲,扛着匆忙赶制的梯子,在后面几百弓箭手掩护下硬冲天井关。

    而天井关的关城上,三百支最新款大宋牌褐贝斯,或者也叫迅雷铳从箭垛间伸出了枪口。

    “我正在城头观风景……”

    杨丰拎着两把横刀站在天井关三个大字的正上方,悠然地看着前方狭窄山路上汹涌而来的洪流,在他的唱戏声中,脚下一道道火焰密密麻麻射出,下一刻正在冲锋的金军士兵一下子坍塌了。

    “快装弹!”

    在他身后岳飞喊道。

    一身板甲的岳飞拿着一支打完子弹的迅雷铳,掏出纸壳子弹开始进行装填……

    “快,冲啊,他们那不是五雷铳!”

    对面的银术可疯狂地高喊着。

    话说他对五雷铳相当熟悉了,五雷铳的射击间隔哪有这么长,随着他的喊声,原本被吓得不敢上前的金军勇士们吼叫着狂奔向前,很显然他们也明白了自己还有机会,五雷铳的确是他们不敢面对的,可不是五雷铳就没那么可怕了。

    “人总要有希望,才会前赴后继做飞蛾扑火!”

    国师感慨道。

    他不用五雷铳一是没那好的远射界没法发挥射程优势,二是五雷铳子弹消耗太快不适合持续作战,他这里又没材料造子弹,三是开始在宋军正式引入燧发枪,而岳飞将是第一支排队枪毙版宋军的指挥官,憾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古代头号纪律化军队无疑最适合排队枪毙了,四就是怕把金军吓住不敢进攻。

    此刻他的目的实现,刚刚被三百支燧发枪一轮齐射打死上百人的金军,依旧吼叫着在狭窄的山路上踏着死尸狂奔向前。

    就在他们距离天井关还有十丈远的时候,三百支迅雷铳再次喷出了火焰,然后汹涌的金军洪流轰然坍塌。

    “装弹!”

    岳飞吼道。

    突然间一支箭撞在他身上。

    一手迅雷铳一手弹丸的岳飞愕然地看着那箭在胸前弹开,他的新式铠甲上居然就多了一个划花的白。

    他以最快速度塞进弹丸,举起迅雷铳打开击锤,一转头瞄准了二十丈外山林中的一名金军弓箭手,后者手中第二支箭射出的瞬间,岳飞也扣动了扳机,那金军几乎应声倒下。

    就在此时密集的箭雨不断落下。

    然后又不断在宋军士兵身上弹开。

    就在他们和岳飞一样纷纷瞄准两侧金军开火的同时,金军前锋数十名勇士到了关门前,然而也就在同时城头的国师双臂张开纵身一跃,风吹动了他白袍和白发白须,半空中的他看上去飘飘若仙,紧接着他就这样落在了关门前,落在了汹涌的金军洪流前。

    下一刻两把横刀化作两道寒光,寒光中一道道鲜血喷射……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