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二章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一二章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血战就这样拉开序幕。

    当然,是金军的血。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站在天井关门前的杨丰亢奋地吼叫着。

    他手中两把横刀完全变成了两道诡异的寒芒,在几乎要淹没他的金军中间翻飞,直刺,横削,竖斩,他就像是舞蹈般变换着姿势,不停地刺穿金军士兵的身体,划开他们的咽喉,砍下他们的头颅,让他们的死尸在自己脚下层层堆积变成恐怖的尸山。

    后者依旧前赴后继不断向前。

    然而狭窄的山路束缚了他们,让他们不得不硬冲这个妖魔般的敌人,这些横行天下十几年的骁勇蛮族士兵,化作汹涌澎湃的激流在山路上撞击而前,幻想着可以用数量上的优势将这个恐怖的敌人淹没,将他砍成肉泥,但他们的刀却在他身上化作烟尘他们的箭却在他身上消蚀,他们的一切武器都在他身上烟消散甚至都不能伤到他的一片衣袂。

    然后他们也在那刀光中支离破碎。

    他们的头颅坠落,他们的四肢被砍断,他们的血管被划开,鲜血不停喷射死尸不停倒下……

    死尸太多了。

    一层层不停地堆积着。

    杨丰甚至不得不一边杀一边踏着死尸向上走,仅仅不到一刻钟,他脚下的金军死尸就已经和背后天井关的关城一样高了,但即便这样那些堪称悍勇的金军士兵依旧不断汹涌上前,甚至爬到这座尸墙上其企图向关城射箭,这一倒是意外之戏,实际上很多惨烈的攻城战中,进攻方也就是这样踩着己方士兵的死尸登上城墙,但可惜这次不一样,他们紧接着就被杨丰的横刀砍翻。

    地形给了优势最大优势。

    这里实际上就是群山之间一条狭窄通道,哪怕到现代也只不过两三栋房子的宽度,这还是修了高速公路的情况下,这个时代就是羊肠坂道,金军就算有千军万马,在这里能展开的也不过一个二三十人的正面。

    二三十个人啊!

    八百年前国师就已经无视这个数字的围殴了。

    不超过千军万马那简直就是对国师人格的羞辱,这样的战斗别说是他这种半神级别的,就是换原版的冉闵来在累倒前都不会让金军冲过去。

    而金军的确可以绕过去。

    这座关城并不是那种横断沟底的,它是卡在一条坂道上,也就是骑在一道随着群山蜿蜒的山脊上,的确可以从两侧树林中绕过,但接下来需要向上沿着很陡的山势向上仰攻,以金军士兵的体力倒也不是做不到。这个时代的金军单兵素质可以说算得上巅峰,他们不但是骑兵,下马步战同样强悍,甚至就连水战都不在话下,毕竟他们不是草原牧民,而是松花江畔的渔猎部落和山民,这也是金军一直所向无敌的原因。

    话说他们可是一直追杀赵构到临安的。

    但这只是理论上,实际上他们这样做的结果还是送死。

    那关城上还有三百多支燧发枪呢!还有三百全身板甲就是拿刀近距离猛砍都砍不动的精锐士兵呢!还有一个在中国历史上所有名将中可以排进前五的优秀指挥官呢!这样做的金军士兵,扛着临时制作的梯子,在密林荒草间沿着向上的陡峭山势,穿着沉重的铠甲一往上爬,上面的岳飞和那些士兵悠闲的打着靶看着他们的死尸滚落,一直滚到下面数十丈深的沟底,就像国师在用金军的死尸填满天井关前的道路一样,他们也在用金军士兵的死尸填满两侧的山沟。

    可怜的金军就这样一批批不停送着人头,他们不到宋军的子弹耗尽是不会有任何希望的。

    但宋军士兵一人一百发子弹呢!

    而且他们身后还堆着那四百金军的全部武器呢!

    这地方就是扔块石头都能打死好几个,这山上随便扔块石头就是大杀器。

    这是真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完颜银术可瞪着血红眼珠子的疯狂进攻毫无意义,徒然给杨丰和岳飞等人送人头,尤其是杨丰还根本没有体力限制,他就是这样一刻不停地杀,一直杀到完颜银术可寿终正寝估计都没什么问题,虽然他的灵魂能量无法让郭老仙的这具身体变成狂暴的霸王龙,但不眠不休什么的还是不值一提。

    酣畅淋漓的杀戮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那些金军无法再进攻才停下。

    或者也可以说他们没胆量进攻了。

    “来呀,继续啊!”

    杨丰猖狂地吼叫着。

    完颜银术可擦了把眼泪,痛苦地看着他脚下,他脚下是
嫂子合集sodu
已经高到阻挡住了后面天井关的尸山,那是由近两千具最英勇的女真老兵死尸堆积而成,从天井关前五丈处开始,在山脊上一直向前延伸出十几丈,就那么诡异的耸立着,还带着他们体温的鲜血顺着两旁山势向下流淌,这个一身白袍连血迹都没有沾上的妖人,就那么嚣张地高踞在尸山的最高处,拎着两把横刀恍如魔神。

    “去禀报元帅,做两手准备吧!”

    他生平第一次流着眼泪说。

    他已经绝望了,进攻只是徒然地浪费士兵生命。

    实际上他输得也不算丢人,毕竟这也是真正浴血奋战的结果,更何况哪怕不是有杨丰这种妖孽防守,像这样的险关也那从来不是肉搏登城强攻这种方式能打开,他们上次过的时候畅通无阻,只是因为这里的守军不战而逃,但就其本身而言,镇压太行四个字那真不是夸张的。

    这关城的确不高也不大,完全就是一个弹丸之地。

    可这地方就是有十万大军也没什么卵用啊!

    他是真得哭了。

    他这个头一堵,后面绵延数十里的大军全就被关在崇山峻岭间了,他甚至还不如多尔衮,多尔衮被困的锁阳关至少就那一个咽喉卡着,无论锁阳关前后其实都是相对宽一些的山间盆地。他这纯粹就是山脊连着山脊,一路上没有哪怕一块小的盆地,无数类似锁阳关的险隘,绵延几十里的金军就这样被困在无数陡峭的山脊上无法行动。

    而此时粘罕却在欲哭无泪。

    他这时候刚刚到碗子城。

    而他的大军正以两骑并行的方式拖着绵延的长龙,在蜿蜒的山路上借着晚霞的最后一余晖,小心翼翼前行通过这座只有十丈长宽,基本上和个普通大院差不多,据说还是当年郭子仪修筑的的小城堡。

    在他一边是几乎直下的山势。

    在他另一边是几乎直上的山峰。

    在他前方超过五万大军以同样最多两骑并行的方式,沿着同样崎岖险峻几乎就是紧贴悬崖的山路,缓慢向着天井关蜿蜒,就这样一直蜿蜒出四十里,因为距离拉得太长所以直到现在后队还不知道前面被堵,还在继续向前将这个长龙排的更密集一些。

    同样也更难以行动一些。

    如果是在平原上对于杨丰的阻击他不过一笑,他的十几万铁骑会瞬间淹没任何阻击,哪怕对方是妖魔也没用。

    可在这里他的冷汗真得立刻下来了。

    作为此时金军中可以说第一名将……

    他是真得金军第一名将,虽然得益于岳飞传,金兀术比他更出名,但真正论起能力来,金兀术或者说完颜宗弼比他差一大截,粘罕无论能力还是资历都是远远超过金兀术,这时候金兀术不过是他部下一个万户,之前是斡离不手下,但斡离不死后其部由他一起指挥,但实际指挥官是完颜阇母,金兀术是阇母部下的行军万户,而金初这些名将无论阇母,娄室,活女,银术可统统都在粘罕之下。

    而此刻十几年间赢得无数胜利击败了所有敌人,几乎可以说战无不胜的粘罕,真得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杨丰的目的,同样也明白了沁河东岸那已经增加到超过三十万的宋军是干什么的……

    这是要围歼啊!

    可他能做什么?

    给银术可提供支援吗?

    他甚至都很难从山路上挤到天井关去,银术可派出报告他这个消息的士兵用了一个多时辰,才从山路上挤到这里,这路程才四十里啊,再说银术可那里又不是没人,整整五万大军已经过了碗城。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将,他也很清楚进攻天井关这一样的险隘难度有多高,同样他也很清楚自己十二万大军困在这片战场意味着什么,不用多了,困上十天他就得宰杀战马来当食物,不宰杀战马他就得吃人。他倒是不介意吃人,可问题是这一带也没人可吃,哪怕原本和平时代这片地方人口加起来也就才和他的兵力差不多,这都打了两年他们来回烧杀两次了,老百姓全跑光了,没跑的也躲在山里,他们也没人可吃,可以说最多困上二十天他们就得自相残杀互相当食物了。

    这可是夏天,他们的食物还得和苍蝇分享的。

    唯一的选择就是突围。

    突破宋军在东边的防线进入广袤的河北大地,虽然这意味着他们的撤退之路会伴随无数战斗,但至少比被困在这里强。

    于是当天晚上金军向东的进攻就开始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