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零章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三零章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完颜宗辅计划中的坚守燕京三个月仅仅维持了一天……

    宋军的大炮并没轰塌城墙。

    用十二磅级别的实心弹轰开城墙得需要时间,就那大炮连续打不了太多就得停下降温,而且炮手都是突击培训出来的,也不可能百发百中,总共就六门大炮想要在半天时间里,靠那悲催的命中率轰开城墙还是很不现实的。毕竟这不是杨丰当年的神威无敌大将军,十二磅炮弹制造的效果和几百斤重炮弹制造的效果可以说有天壤之别,也就这是夯土的,要和山海关一样糊一层厚得吓人的青砖,这炮弹能不能轰开还难说呢!

    话说咱大清轰松山可是打了几千发。

    不过到这一天傍晚的时候,炮弹仍旧在城墙上制造了大面积的垮塌,形成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想要真正轰开口子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然而用不着这么麻烦了。

    当天晚上城里的汉军就造了反。

    原本郭药师还有控制力,可他一死剩下那些将领完全破胆,谁都明白这燕京城已经守不住,二十万大军再加上这么凶猛的武器,那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了,而且如果说之前对粘罕全军覆没还将信将疑,但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怀疑了。

    有这东西当然能打得粘罕全军覆没。

    也就是说南征大军没了,女真人也不可能短时间再凑一支大军南下了!

    既然这样干嘛给女真人殉葬?

    他们和女真人感情很好吗?

    更何况城里还有大量外面那些投降的金军亲属,他们本来看着自己的亲人居然以宋军身份回来,就担心完颜宗辅会株连,虽然现在没有,那也只是还没顾上而已,一旦宋军真得持续围困,完颜宗辅要不拿他们当肉盾威胁外面他们的亲人才怪呢!

    既然如此当然先下手为强。

    当天晚上因为一名金军士兵责打汉军士兵引发s乱,很快s乱就变成了造反,完颜宗辅的那女真士兵根本压不住场面,当那些城内汉人和契丹豪强也加入后,城内局势就已经无可挽回了。一片混乱中完颜宗辅连自己的家人都没顾上管,带着那些女真和东北来的其他各族士兵开北门,匆忙向檀州也就是密逃跑。因为宋军此时并没有形成彻底的包围,而且周长三十六里的城墙本身也很难团团包围,虽然他们中途遭到宋军骑兵的横击损失不小,但绝大多数仍旧成功逃了出去,不过在宋军骑兵的追击中没顾上去密,而是直接一头扎进了居庸关。

    到第二天黎明的时候,韩世忠等各部已经可以列队入城了。

    不过如何接收并安抚仍是个大问题。

    上一次刘延庆的惨败是因为军纪太差,他的战术指挥没问题,趁着前线交战他和郭药师这个带路党绕开正面突袭燕京,并且成功打进了城内并控制局势,但因为士兵抢劫再加上对契丹人进行清洗,最终导致了包括汉人在内所有居民的阖城喊打,最后不但丢掉原本已经到手的燕京,而且还差被堵在里面全军覆没。

    只有少数缒城逃出。

    很显然他们高估燕京人民对大宋的感情了。

    人家不会视大宋为王师,相反他们都是以辽国之民自居。

    所以杨丰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岳飞不仅仅是炮兵指挥官,而且还是他的执法队长,另外新的燕山路宣抚使郭永,他弟子担任的巡抚,这些都随韩世忠的队伍进城并严肃军纪。

    既然宋军秋毫无犯……

    当然,抄那些女真人的家就是另一回事了。

    但在岳飞部下那些端着燧发枪的执法队员威慑下,进入燕京的宋军完全堪称这个时代的军纪严明好模范,因为这些他们对其他各地的进攻也就是一个接收而已。

    金国在这一带设立的檀蓟顺三州全部投降。

    景州也就是遵化一带一开始没投降,但把大炮拉过去开了一轮后,城内汉人和契丹豪强立刻杀了女真官员投降,就这样仅仅不到十天时间,整个京津全部拿下,榆关以南就只剩下了滦平营三州,但这三州也没有多少金军,就算有也都是汉军和契丹,他们的投降是必然,这时候已经可以说是燕山府路光复。

    而就在同时,阇母率领的金军也就像杨丰所猜的,用吃自己的方式走出白陉道。

    但总共只有不到一万人。

    剩下那些不是被吃就是逃散了。

    这不到一万金军就像饿极的野狼般涌出山林,然后
栾氏佳人笔趣阁
嚎叫着冲出无人把守的紫霞关,冲进空荡荡的薄璧紧接着发出兴奋的尖叫……

    有吃的!

    已经被折磨得都快疯了,尤其是严重缺盐的阇母此时脑子明显有迟钝,他也不想想人都跑干净了为什么还给他们留下吃?而且这些吃的还故意零散着就跟捉迷藏一样,一小袋一小袋塞进墙缝,藏在屋,甚至还有吊着挂在井里的,不只是粮食,还有腌的肉类,甚至干脆还有他们最最渴望的盐罐子,总之已经快失去理智的金军士兵们狂欢一样在薄璧这座小镇內搜索着,就像找宝藏一样寻找着那些他们渴望的东西。

    等他们发现这是一个明显到拙劣的陷阱时候已经晚了,李彦仙的骑兵已经将薄璧团团包围。

    紧接着是汹涌而来的步兵。

    这时候阇母倒是恢复了他的名将风采,他和一直跟随他的大抃还有他们部下总共九千四百名士兵,在薄壁的土围子里美美的饱餐一顿之后,冲出城向着宋军发起了决死冲锋,最终他们全军覆没在薄璧山下。

    阇母被宋军骑兵的长矛钉死。

    大抃重伤后自刎。

    至于金兀术不知去向。

    他没有在这个队伍里,之前在进攻陵川时候他就受了伤,估计是掉队留在山林里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被那些逃散的金军士兵拖到哪个山沟里分享了,都到这种地步了,他那个万户和阿骨打儿子的身份也没什么卵用了,那些饿极了的士兵才不管你是什么四太子呢!就是换成阿骨打也照样生吞活剥。

    至此粘罕南征的十五万大军彻底的全军覆没,剩下大概还有一万多分散在方圆几百里的太行山中,能活到什么时候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他们已经不需要杨丰在意。

    不过对于河北河东两路尤其是泽州隆德府怀卫磁这些州的地方官员士绅来说,这些人依然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他们肯定就变成土匪了,然后会不时钻出山林洗劫,哪怕剩下三分之一也是几千人,时间久了他们终究是能够聚集起来制造麻烦的,因此这一带地方官和士绅,以最快速度将国师的预备役制度贯彻下去,利用战场上金军遗留的盔甲武器,这些地方的预备役旅纷纷建立,甚至各处村庄都开始坞堡化……

    反正朝廷允许。

    这些事情就与杨丰无关了。

    而随着阇母这一集团的覆灭他也终于可以对太原动手了。

    河东路出辽州。

    也就是上一次救援太原时候姚古所部的进军路线,这时候因为姚友仲的关系,姚古已经被从广州流放地召回,他儿子姚平仲依旧在四川大面山无颜见人,既然他喜欢当隐士杨丰就成全他好了。

    河北路调出一个军出井陉。

    这是原本种师中的进军路线,把苗傅所部调出来就行,韩世忠和宗泽两部主力得留下防止金军南下。

    永兴军路分两路。

    置制使折可求从绥德军向东经离石穿过吕梁山区进攻汾州,从后背切断阳凉南北关及灵石一线金军与太原的联系,而置制副使张俊率领所部从正面进攻,两军合力打开晋南这条最重要的战略走廊。而河东和河北两路的宋军负责直插太原并且将其包围准备攻城,如果他们两军攻不下太原那么南线两军解决了敌军后增援,如果他们两军顺流攻下太原,那么就以最快速度向北继续攻忻州并且夺回雁门关,卡死这条南下的通道。

    四路大军齐出,在太原和完颜希尹进行决战。

    不过也不好说。

    完颜希尹敢不敢打还难说,他的部下和完颜宗辅一样,绝大多数其实都不是女真,只不过宗辅部下是汉军而他部下是契丹而已。

    甚至还包括了契丹版吴三桂,这时候在金军中也算高级将领的耶律余睹,这家伙当年内斗失败逃入金国然后作为金国前锋,引完颜娄室突袭天祚帝,后者仓皇西逃但却被完颜娄室追上然后押往上京,紧接着杀死又驱赶马群将其死尸踏成肉泥,而耶律余睹后来也和吴三桂一样造反,但被人告发不得不逃亡然后被杀。

    话说有这样一个副手,完颜希尹有没有胆量死守太原,这还真就很难说了。

    但他又只能用耶律余睹。

    因为现在大同到太原一带同样没几个真正的女真士兵,而大同一带人口绝大多数都是契丹,这是他唯一能够获得的军队来源,他总不能指望太原周围那些去年还属于大宋的汉人百姓吧?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