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一章 放卫星-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三一章 放卫星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和杨丰推测的一样,完颜希尹在得知燕京被宋军拿下后,立刻就放弃了太原撤往大同。

    他再守太原已经没有意义。

    夺取燕京的宋军完全可以出飞狐峪抄他的后路,或者干脆出居庸关向他们的西京大同,那里才是他必须守卫的地方,太原去年才到他们手,而且还是经过血战夺取,若宋军包围太原不用想也知道城里的汉人会对他们阖城喊打的。

    他撤得很干脆。

    不但太原放弃,整个雁门关以南全部放弃,完全撤回到旧辽境内。

    不过即便如此,留在南线的一万契丹和汉军仍旧被折可求所部堵在了灵石,当王彦部从威胜军杀入晋中以后这部分金军干脆选择了投降,而从真定向西的苗傅所部最先到达太原并抢过了光复太原的头功。就在差不多同时韩世忠所部夺取冀东三州,然后在榆关和一支南下的小股金军遭遇,但后者不但没撞开前锋高师旦的阵型,而且还被宋军骑兵横击,最终丢下一千多具死尸溃逃。高师旦部乘胜追击一举夺取了至关重要的榆关,至此大宋不但尽复旧境,完全夺得从赵大开始一百多年间梦寐以求的幽州,而且使中原政权的北方界线重新回到当年后梁时代周德威丢失榆关以前。

    这一很重要。

    当然,河北的战事依旧没结束。

    一来韩世忠还得夺回居庸关以及飞狐路上的各处关隘,二来他还得准备迎战金军可能的南下。

    夺取幽州只是第一步。

    打败金军的反攻才是最重要……

    呃,没有金军的反击了!

    就在完颜希尹撤退到朔州时候,耶律余睹半夜突袭了他,这个契丹版吴三桂很显然没辜负历史上给他的外号,可怜完颜希尹尽管怒发冲冠,但仍旧不得不逃往奉化州也就是宣化。耶律余睹没有追击他,而是率领部下的契丹军紧接着杀回大同,将城内所有女真官员统统剁了,在几个契丹军阀推举下自称代王,然后派使者以最快速度跑到太原联系上大宋朝廷。

    他要向大宋称藩。

    既然如此杨丰就愉快地满足了他要求。

    然后这货变成了大宋的代王。

    而完颜宗辅和完颜希尹会合后,还控制着宣化一代,原本还想集结一支军队南下反攻的完颜吴乞买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在辽西一带倾尽全力拼凑的五万金军不得不先去收拾耶律余睹。

    然而这时候的大宋统治者已经不是过去那些脑残了。

    在杨丰命令下韩世忠部骑兵出榆关,趁着金国在这一带的防御空虚一举攻破润,迁,来三州,也就是秦皇岛海阳镇,山海关,绥中前所,然后一直向北逼近锦州,辽河一带契丹和汉人全都蠢蠢欲动。刚刚到宣化准备向大同进攻的金军不得不回撤,但当他们撤回的时候,韩世忠又毫不犹豫地撤回榆关,气急败坏的完颜吴乞买下令强攻榆关却再一次兵败。不过他也明白自己已经由攻势变成守势,很显然以后他做什么得看杨丰的脸色了,尤其是宋军登州水军的刀鱼船队浩浩荡荡出现在梁房口耀武扬威之后,他终于做出了最理智的选择,派出使者南下找杨丰和谈。

    “不谈,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谈?”

    杨丰冷笑道。

    “东北之地我们终究要取的,什么时候不好说,但总归要打的,那签个盟约有何用?以后再被人指责一次背盟吗?去告诉金国使者,宋金之战不死不休,除非完颜家投降否则就一直打下去!至于什么时候打他们,这个得看我们什么时候有这兴趣了!”

    紧接着他说道。

    “这样也好,如今我强金弱,的确无需再和谈,免得以后留人话柄。”

    张叔夜说道。

    话说此时大宋官员也是很有些唏嘘的,毕竟去年刚刚被人家打得主动求和,现在仅仅一年就把人家打得主动求和,这转折也有些挺大,不过拒绝和谈倒是朝野上下共识,哪怕暂时不打了,也不能签书面和约再给人留一次话柄。

    “传令给韩世忠和郭永,让他们做好准备,明年开春后就立刻向关外进攻再夺润迁两州,榆关那地方不够保险,必须把防线推进到迁州,然后在迁州另建一座更大更完善的关城,并向两侧延伸建一道可以横断这条通道的长城!”

    杨丰说道。

    榆关不是山海关。

    虽然理论上两者意义相同,但实际上榆关在抚宁。

    当然,杨丰也不是建山海关。

    要塞防御是没用的,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他就是真建一座山海关也没什么卵用,那是整个长城防御体系的一环,他总不能也修长城吧?话说国师纵横那么多时空,还真就没干过这座事情,他实际上就是以这种方式告诉完颜吴乞买,和谈肯定不谈,和约也肯定不签,但这仗我也没有兴趣再打了,以后这座要塞就是咱们分界线。完颜吴乞买会懂的,阿骨打的这个弟弟也是个聪明人,头脑并不比他哥哥差多少,比如阿骨打就不想揍大画家,而他坚持要揍结果一下子赚了个头彩。

    另外杨丰也是告诉国内那些官员和士绅,他也不会继续战争,他的目标就是推进到迁州,建立一道更加保险的防线。

    这样后者也放心了。

    实际朝廷大宋内部见好就收的声音也挺高,毕竟他们都胸无大志惯了,如今不但保住了国土,而且实现了追求一百多年的理想,那么完全已经可以说满足了,再向前进攻万一有意外就不好,更何况向前进攻是要花钱,这大宋财政可是越来越紧张。

    这样就可以了,打到这个程度然后停下基本上皆大欢喜。

    “国师,大同联络处电报。”

    吴革突然走进来说道。

    现在这些参谋们已经有真正参谋的样子了,尤其是吴革和后来才加入的杨沂中表现突出。

    吴革在原本历史上金军攻破汴梁后,不但试图武力护卫赵谌突围,而且还暗中收集义勇准备反击,当时金军虽然攻破汴梁,但被这座城市那近两百万人口的庞大规模,吓得始终就没敢下城墙,话说汴梁人口超过了他们女真阖族的男女老幼
草莓恋爱日记最新章节
加起来,这也由不得他们不害怕,万一来个阖城喊打他们会被淹死的。但可惜汴梁城内的官员并不是都像吴革这样有种,他们害怕吴革动手不成功反而激怒金军牵连他们,然后设计把吴革骗去乱刀齐下替金国大爷解决了这个胆敢抗拒民族r的家伙。

    他是勋贵,周宋两朝开国元勋吴廷祚之后。

    杨丰接过电报立刻笑了。

    “哈,我们那位代王要完了!”

    他笑着说。

    耶律大石南下了。

    但不是进攻金国,而是先对着耶律余睹下手,这份电报是大同的联络处发出,杨丰强行向所有目前向大宋称藩的属国都派出联络官,这些联络官实际上都兼职情报官,统统都配有电台,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的作用甚至超过大炮,而且还没有被仿造的危险。

    话说大炮火枪可都容易被仿造。

    这时候南方很多地方官都已经打着办预备役的旗号,开始制造碗口铳和三眼铳了,据说连火箭都有人开始仿造,为了能够在未来对抗国师,这些家伙也算拼尽全力,搞得大宋科技正有着爆炸式发展的意思。

    国师对他们的成长很欣慰。

    但电台这东西是无论如何都仿造不了的。

    “那么咱们出兵?”

    张叔夜试探着问道。

    “当然要出兵,好歹代王也已经向我大宋称藩,那么我大宋就不能见死不救,不过现在冬天眼看到了,咱们的士兵不奈严寒,更何况他那里有兵有将城池坚固,守到明年没问题,明年再派兵救他好了!”

    杨丰说道。

    好吧,张叔夜秒懂了。

    这家伙不准备管耶律余睹死活。

    当然,换他也不会管,左右是契丹人内部的事情,耶律余睹对大宋的意义仅仅在于给金国增加一个敌对势力,但就算耶律大石灭了余睹,也一样不会和金国和平,甚至耶律大石比耶律余睹更适合大宋,因为后者只满足于做个代王,但前者头上还着辽国皇帝头衔,也就是说他是要恢复辽国疆域的,他会整合这些契丹人向东夺回金国控制的旧辽土地,那么大宋正好看热闹。

    无论最后耶律家和完颜家打出什么结果,都是大宋渔翁得利。

    既然这样那看热闹就好了。

    “还有,折可求怎么还不把西夏抢去的地方收回?给他和张俊发报,年底前必须把丢失的土地全夺回!”

    杨丰紧接着说道。

    吴革赶紧跑去给冬天不奈寒冷的宋军指挥官发报,让他们在这个冬天里向大同西边的河外进攻,不过折可求的表现的确不够积极,要知道这时候秦凤等四路置制使刘光世都已经快把西夏军彻底赶出去了。得到国师青睐,连面都没见,隔着几千里就提拔到泾源路总管的曲端,带领他部下原本历史上堪称南宋西北柱石的吴玠吴璘杨政三大金刚奋勇争先,一举夺回失陷的怀德军,并且与王德所部在野战中击败西夏骑兵。

    后者的冷锻甲终究是不住斧枪的。

    更何况王德所部还有数以千计的三眼铳,那东西糊脸的声势,对于第一次遭遇的西夏人来说完全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这东西虽然打不死人但吓人啊!

    总之刘光世正在成为一代冉冉升起的将星,刘家的光辉也正在将折家姚家种家这些西北世家掩盖,他们家族的成功,正在让原本死气沉沉的西军系统一片蠢蠢欲动,毕竟谁都知道刘家是个什么货色,连刘家都能凭军功如此受青睐,那其他各家难道还不如他们?这时候整个陕西各路的军头们都跟打了j血般,还有上书要求杀进西夏教训这些敢趁火打劫的家伙。

    至于这个……

    这个还是以后再说。

    国师暂时已经对外没兴趣了。

    他接下来的主要精力得放在对内上。

    他得搞经济建设了。

    “这是我大宋的第一个五年计划!”

    杨丰随后拿出一大摞文件说道。

    “第一,钢铁大j。

    改组利国监,以新式焦炭炉冶炼生铁,使用新式水力鼓风机,以新式炒钢炉冶炼熟铁,并使用新式水力锻锤,使利国监的钢铁产量在五年内提高到三千万斤。”

    杨丰说道。

    那些大臣们倒吸一口冷气。

    “国师,那里最多不过年产一百五十万斤,五年二十倍是不是太多了?”

    唐恪小心翼翼地说。

    “不多,一年不产一万万斤算什么钢铁厂?无非就是多建高炉,多挖矿石,多采煤炭而已,那里就不缺这些东西,至于如何管理你们就不用操心了,老夫有一整套管理模式!”

    杨丰说道。

    他的确有一整套管理模式,而且是用过很多次,解决了很多哪怕几十年后才出现的隐患的。

    “第二,纺织业大j。

    闽广一带木棉已大量种植,引其种北上,河北河东一带为战火残破人口锐减,尤其是燕山路为战火荼毒十余年,真定,太原等地遭金军屠戮十室九空,存在大量空闲土地,这些土地纳为官田种植木棉,老夫有新式纺织技术可大幅增加棉布产量,正好可以在那里试用。”

    紧接着他又说道。

    这时候木棉就是棉花,在福建广东都有种植,后来绍兴和约里面给金国进贡的东西里面就包括棉布,既然这样那当然要加速其传播,说到底这东西比麻布强,尤其棉花的御寒能力远超麻布,有了大量棉袄就可以保证辽东的作战了,要不然连南宋官员都评价这东西虏尤喜之呢!不要小看这御寒能力的提高,这代表着汉人控制区从南向北的实质性扩展,以唐朝之强盛也不过在朝阳一带住了几千户汉人,但到明朝就已经可以跑到开原搞武装移民了。

    这就是御寒能力提高带来的。

    话说皮草虽然更好,但不能指望老百姓人人穿得上啊!

    看着那些虚心记录的大臣,杨丰继续放他的卫星“第三,盐业改革,老夫有新式制盐技术……”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