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七章 和平yanbian-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三七章 和平yanbian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莘王赵植就这样逃过了国师的屠刀……

    他公然投靠了国师。

    他和妹妹顺德公主赵璎珞,柔福公主赵多富,弟弟陈国公赵机,不顾他们一奶同胞的兄长赵楷其实是被国师弄死的仇恨,在檀香郡主引荐下,一同拜倒在国师面前成为国师的弟子。

    他们是第一批倒戈的徽宗子女。

    在此之前大画家遗留下来的那些儿女们,对国师和赵谌母子其实都是怀恨在心的,包括国师和太后的秽闻也是他们传播出来……

    已经有秽闻了,毕竟太后看国师的眼神就不对。

    直觉敏锐的女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对狗男女之间有问题。

    毕竟杨丰杀的他们兄弟太多,如果赵构还算该死,但五王剩下那几个就纯粹是他故意借机会弄死的了,比如相对很无辜的赵楷,这可是怎么算都罪不至死,结果还是上了断头台,而且还有几个驸马也没逃过他毒手,再加上裁员撤了一堆纯粹补贴宗室收入性质的官职,比如说那些府牧州牧刺史之类,这个也严重影响了宗室的收入,所以宗室集团,尤其是大画家直系的,对杨丰就算不对抗也是持观望态度的,只是在等着有人振臂一呼而已。

    赵檀香是特殊情况。

    毕竟她当初是被国师掳走的。

    而赵植兄妹几个就不一样了,他们是主动投靠,这完全就是背叛,尤其在太后恩准下,还没出嫁的柔福大长公主甚至跑去跟随国师修行。

    这就很让人不齿了!

    谁不知道她去跟国师是双修的!

    居然都到自荐枕席的地步了!

    但赵植通过这种方式,却实实在在获得了国师青睐,不但他哥哥赵楷原本被没收的所有房产都给了他,而且还在礼部给他安排了一个出使辽国的美差,可不要小看这个职位,这时候辽国正在争取从让大宋解除大量敏感物资的出口,比如新式板甲之类。

    赵植的出使肯定会从中狠狠捞一笔。

    “告诉耶律大石,老夫还想收几个契丹弟子,他自己看着办吧!”

    杨丰对临行的赵植说。

    “师尊,那新式盔甲和钢铁贸易?”

    赵植小心翼翼地说。

    “你看着办,为师原本就是要卖给他的,另外你转告耶律大石,老夫有一堆可以让他的地盘繁荣起来,而且老百姓衣食无忧的办法,但就看他乖不乖了!”

    杨丰说道。

    “师尊请示下!”

    赵植说是。

    “第一,他得允许人民银行开到大同去,第二,为师得重新修缮从太原到大同以及从燕山到奉圣的道路,以方便双方贸易,这两条路他也得出人一起修,第三,他得允许为师在他那里开矿甚至建设工厂,当然,他可以收税,第四,他还得允许为师的信徒在他那里建为师的祠堂,就像大宋的信徒一样,如果他答应了这些,那么为师会让他的钱袋子永不枯竭,他的粮食永不缺乏,他如果不同意那就算了。”

    杨丰说道。

    他这是在经济控制辽国。

    耶律大石那里有的是好东西,无论大同,宣化还是向北的草原,地下全都堆满了矿石,把道路修好去挖矿就行了。

    但工厂全都在大宋境内。

    同时不断吸引辽国人当矿工,当运输队,使他们放弃农业,甚至部分放弃牧业,反正大宋可以把粮食卖给他们,如果在矿山采矿就能养家糊口甚至过不错的日子,谁还会种田放羊忍受雨雪风霜呢?

    而金融则控制在通行两国的人民银行手中。

    这样两国在经济上也就完全变成了一个整体,一旦宋辽发生战争那么辽国经济崩溃,财政崩溃,连老百姓的粮食都不够吃,整个国家不用打就先垮掉了,那这种时候谁会选择战争?就算耶律大石想打他手下还不干,老子的钱还存在人民银行呢!同样那些信奉国师的老百姓也不干,最终的结果就是不战而胜,通过一种和平的方式,最多需要一场仅仅象征性地战争完成对辽国的吞并,简单说就是玩和平变。

    至于耶律大石会不会上钩……

    他会的。

    他没有别的选择。

    对于耶律大石来说,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要宋军出雁门关,他的复国大业就付诸东流,而宋军会不会出雁门关只看国师心情。

    所以他只能伺候好国师。

    更何况他同样也已经离不开大宋。

    他的核心区域无非宣大,而宣大在经济上无法自给,必须依赖内地的补充,尤其是粮食的补
激恋初体验(未删减)全文阅读
充,否则他都无法养活自己的军队,旧辽时代西京路只有十六万户,经历战争破坏之后估计不会超过十万户,仅仅相当于大宋一个小的府,但目前他却要维持十万大军,即便这十万大军很大一部分其实是游牧民,这个户数也承担不起这么多的军队。

    是他之前和杨丰达成条约后采购的粮食维持了政权不崩溃,而且还能和金国形成对峙。

    没有大宋的粮食他撑不住。

    但他从大宋采购粮食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个之前他可以用在大同搜刮的来支付,可要想维持长期的粮食采购就不行了,他必须得有生财之道。

    这恰恰就是杨丰能给他的。

    事实上耶律大石也的确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犹豫,半个月后赵植以大宋使节身份到达大同,紧接着就通过大同的联络处发回电报,耶律大石接受国师的所有条件,甚至当他通过赵植明白了人民银行的经营范围后,还向杨丰提出了借款的要求,只不过他没什么可抵押的,唯一能拿出手的只有煤炭。好在这不是问题,有国师的石成金手段呢!总之只要答应了国师的要求,剩下无非就是国师派人到辽国去找矿而已,至于第一笔借款就算人民银行到辽国开分行的见面礼了!

    总之就是这样子了!

    耶律大石也是投桃报李,既然国师如此慷慨,他也不能没有表示。

    国师不是要收契丹弟子吗?

    他不是喜欢女弟子吗?

    给他送几个!

    然后国师身边就又多了契丹小美女弟子,而且都是耶律大石手下主要大臣的女儿或者孙女,不过耶律普速完暂时还没得,实际上耶律大石这个著名的女儿还没出生呢!她是耶律夷列的妹妹,而耶律夷列在耶律大石死的时候还年幼,作为他妹妹就更年幼了,耶律大石死是一一四三年,这时候才一一二八年呢!连耶律夷列能出生就不错了!

    杨丰就是以这种方式,给辽国增加几个圣女什么的,他把这几个契丹女弟子好好教一下,然后完全可以代表他回辽国,在辽国作为他的宗教象征。

    总之辽国就这样了。

    周围需要重对付的国家还有西夏。

    但西夏不一样。

    西夏本身就是大宋属国,作为大宋属国一是经济渗透,比如说人民银行肯定要到西夏开,李家敢不答应就武力威胁,现在随着山海关的防御体系逐渐完工,北方已经没什么真正的威胁,河北的十五万大军单纯防守来说已经有些多余,完全可以抽出两个军机动作战,如果西夏不答应,大不了三十万大军兵临西夏。

    李家不会这么不懂事。

    还有就是国师在西夏开工厂什么的。

    当然不能去白银开矿,那会挑起战争的。

    但皮革加工,烧瓷器,搞纺织……

    河套平原啊,世界级产棉区,不搞棉纺岂不是白痴,虽然不至于上蒸汽机,但西夏的水力资源可不缺,完全可以搞纺织工业化的。

    但西夏总共那么人口,他们也用不了多少棉,这东西就只能卖到大宋。

    而这个产业就目前来讲绝对赚大钱。

    然后就去鼓励西夏人种棉花,鼓励西夏那些都能拿着武器上战场的小姑娘去纺纱织布,就像工业***时候的英国纺织女工一样,在工业化的熔炉里炼成痨病鬼。但李家不会反对,因为国师可以带着他们赚钱,包括西夏的那些豪门都可以变成资本家,只要能赚钱没有人会拒绝,甚至如果有足够的利润,不用国师推动他们也会自己扑上去。

    然后再让他们掏出钱沉迷于各种各样的奢侈品,包括某些特殊的东西。

    然后西夏的立国之本就完了。

    不会再有那个骁勇善战,连女人都披甲上阵的西夏了,这个强悍到两三百万人口和一亿人口的大宋纠缠大半个世纪,甚至熬死一个同时代的最强者熬废另一个的小国,将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恢复他本来的面目……

    他不过只是一条小杂鱼。

    梁落瑶如果活过来,看到她那些麻魁们,变成纺织工厂里十八小时的工业奴隶,变成一群与机械融为一体的行尸走肉……

    她会吐血的。

    工业化赚了钱有什么用,没有了那种强悍尚武的精神,没有了那种宁可族灭也要咬死仇人的不屈意志,大宋可以轻而易举地就把他弄死,而当他被大宋吞并后这纯粹拔苗助长的经济规模,也将迅速被大宋那庞大的经济实力淹没。

    话说国师有的是杀人不见血,灭国无形迹的招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