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九章 破碎虚空-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三九章 破碎虚空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在宋朝时空没待太久。

    到赵谌二十岁的时候,他就很干脆地把大权交给了这个小徒弟,不过仍旧以国师身份居住在由艮岳改成的那座学校里当校长……

    当然,主要是继续摸寡妇门。

    他在那里住了整整十年,期间大宋与辽国联合灭亡了金国,但因为之前就定好了,谁抢到的土地归谁,所以辽国只得到了临潢及大定二府,而金国其他土地全部归宋,随后宋辽分别向高丽和蒙古草原扩张。两年后大宋彻底灭亡高丽,但耶律大石却被蒙古各部的联军击败,后者甚至一度威胁到了大同,耶律大石不得不向大宋求救,然后宋军三十万出关横扫草原,蒙古各部仓皇西逃,在国师的坚持下,大宋在蒙古驻军以防止其返回。

    大宋国土三面包围辽国。

    而灭亡高丽后的大宋,又以高丽为跳板向倭国扩张,并且迅速占领佐渡岛和石见银山,然后击败了倭国的联军,开始了国师梦寐以求地抓倭国人当奴隶开矿的伟大事业。

    祥兴十七年大宋灭安南。

    祥兴十八年大理段氏在宋军三路威胁下,以段氏,高氏等大族三十人封爵为交换尽献其地。

    祥兴二十年因为西逃的蒙古人灭亡了包括西州回鹘在内西域各国,并且从西向东进攻西夏攻陷河西走廊,西夏人不得不向大宋求救,宋军西出并与辽夏联军击败蒙古,然后继续向前进入西域,为了维持宋军在西域的长期驻扎,国师亲自前往西夏,在国师的劝说下李家献土內迁,西夏国就此灭亡,而大宋的疆域一直扩张到了天山南北。

    蒙古人继续西逃并灭中亚的喀喇汗。

    祥兴二十三年耶律大石病故。

    其子耶律夷列继位。

    但耶律夷列非太后萧塔不烟所生,其生母为耶律大石原配,在金国灭辽期间被粘罕射死,萧塔不烟则是其称帝后所立,最终母子争权导致辽国內乱,国师不得不以辽国国师身份北上调解母子之争,在国师调解下辽国内乱平息。萧塔不烟以女皇身份临朝,耶律夷列率领其亲信南下宋朝,并且被大宋封亲王,国师暂留辽国,期间促成了宋辽合并,赵谌娶萧塔不烟长女并立为皇后,而且永不得废,就是以后皇后死了,赵谌也不能再立皇后,另外改国号为中华,以这种方式吞并了与大宋纠缠近两百年的辽国。

    这是最后一个被吞并的邻国。

    而在此之前大宋已经在南洋展开大规模殖民,甚至由国师出资组建的美洲公司也已经成立,第一支远航舰队启程前往美洲,去带回据国师所说可以使天下从此永无饥馑的仙种。

    他们中间有几人身上还带着特殊东西。

    某种用眼睛看不见的小生物。

    至于萧塔不烟则被封为中华第一个女亲王,她以女亲王身份嫁给国师,和其小女儿耶律燕,其实也就是耶律普速完随国师再加上国师的那些女弟子们,一同在其位于四川的亲王封地上度过余生。

    和他们一起留下一大堆子女的国师在祥兴六十年时候,一百二十多岁的国师,将其控制的所有企业分给其子女,但将人民银行交给了皇室,然后在新都金陵的百万信徒面前留下其后代不得参政的遗言。

    紧接着他破碎虚空……

    或者说他自己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无数分子消散于空气。

    而此时在遥远的河中草原上,被西域华军逼得走投无路的铁木真,正率领着蒙古的勇士们,踏上征服欧洲的漫长征程。

    现代。

    纽约,联合国总部。

    “女士们,先生们,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代表,我想请问诸位一个小小的问题……”

    白皮黑心半小时前夺舍成功的杨丰顿了一下。

    “你们究竟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

    他紧接着说道。

    台下的各国代表一片懵逼,纷纷交头接耳,同时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这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很显然他的举动不正常,作为政客或者说政治家怎么可能在这种场合这样说话,其中几个很显然是其随员的脸上立刻露出不安表情,其中一个不断用眼神向他询问,但已经换芯的代表下视若无睹,继续在那里大放厥词。

    “我们的确轰炸他们了,不管他们有没有使用化学武器,我们想轰炸他们就轰炸他们,哪怕我们拿一袋洗衣粉说是他们的d气,那么这袋洗衣粉就是他们的d气,然而你们又能怎样?谴责我们?抗议我们?但我们的导弹还在继续落下!我们在用他们的血来证明我们对这颗星球的主宰权,你们,你们所有人,却都只能在我们的轰炸机机翼下用毫无意义的口水来表
情深为你sodu
现你们的恐惧……”

    杨丰说道。

    火警骤然间响起。

    “对不起,诸位,演讲到此结束,请迅速离开会场避免意外!”

    一名工作人员突然冲上台说道。

    “下去,别捣乱!”

    俄国代表毫不犹豫地抄起水瓶砸过去。

    “请美国代表继续演讲!”

    “直播不要停!”

    ……

    开心的代表们纷纷喝道。

    那工作人员毫不犹豫地上前试图拉走杨丰,但可惜却被随手甩开。

    在一片叫好声中,杨丰保持着他的外交官形象,一边应付紧接着上前的另外两名工作人员同时说道“我们的确是入侵了,但我们有入侵的资格,在这个星球上我们想炸谁就炸谁,我们可以炸他们,我们也可以炸你们,我们的导弹可以飞向在坐的任何一位的家乡,所以你们最好学会闭嘴,包括你们那位新沙皇也最好学会闭嘴,希望你们明白一,你们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庞大的帝国,你们已经没有了和我们并列的资格。”

    音响骤然停止。

    “怎么不响了,停电了吗,难道我们没有交会费吗?”

    杨丰义正言辞地怒斥。

    台下又是一阵欢乐的哄笑声。

    这时候已经有十几个工作人员涌到台上,试图把发疯的代表下请出演讲席,而台下以俄国代表为首一群幸灾乐祸的代表们则在不停鼓噪,整个会场上一片混乱。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很显然是美国特工的那些工作人员,居然始终无法把他们的代表弄走,而音响系统的关闭,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声音继续传遍会场,给这片会场带来有史以来最欢乐笑声。同样会场上那些各国的记者们也都如同打了鸡血般亢奋,其中一个小美女甚至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凭借身体的灵活,一直挤到了他的跟前,在工作人员的惊叫声中把话筒杵到了他嘴边……

    “联合国宣章?难道这东西不是针对弱者和弱智的吗?别忘了你们还在美国的土地上!”

    杨丰一边挣扎着一边说道。

    就在同时一名膀大腰圆的工作人员突然走到他身后,毫不犹豫地把他拦腰抱住,紧接着向上一举,就那么把他抱起来向后走,杨丰的手一把抓住了女记者胸前的衣服,随着被抱起的动作给人家扯开,连里面的都撤掉露出不该露出的东西来。女记者丝毫没管,亢奋地把话筒几乎塞进他嘴里,跟着他被拖走,后面两名女工作人员很干脆地抱着她的腰往后拽,两人就像一对逼迫生离死别的情侣般纠缠着,外围无数记者长枪短炮聚焦,后面各国代表亢奋地鼓噪着。俄国代表仗着身体好,甚至同样试图挤到杨丰跟前,那些工作人员当然不能把他抱走,只能组成人墙把他拦住,而更多工作人员和警卫匆忙从各处赶来增援。

    “我告诉你们,美利坚合众国才是这颗星球主宰,你们都是我们的狗,日本代表,韩国代表呢,过来给我学几声狗叫……”

    杨丰挣扎着继续叫嚣。

    他身后一名特工突然举起掌,狠狠地砍在了他后脑勺上,然后就听见骤然一声惨叫,紧接着杨丰一口血喷出,整个会场瞬间一片寂静,那特工傻了一样看着自己的手,看着他喷了那女记者一脸的鲜血。

    而就在同时杨丰颤巍巍回过头。

    这家伙用他原本抓着那女记者胸前的手,哆哆嗦嗦地指着那特工。

    “你,你,好狠……”

    他还没说完,就突然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紧接着脑袋一歪,在无数特写镜头下咽气了。

    “啊,杀人了!”

    那女记者的尖叫骤然响起。

    “终于不是横死的了!”

    此时还在回味着她那对堪称凶猛级别巨物的杨丰,已经在一个新的时空睁开了眼,他看着头那粗糙的房梁,感受着后背上明显不太舒服的竹席和草垫子,多少有些感慨地说道。

    话说这的确还是头一次……

    头一次穿死在床上的。

    算起来他之前穿越了八次,其中第一次是上吊死的,而第二次是砍头死的,第三次是凌迟死的,第四次是受伤之后被待而死的,第五次是战死的,第六次是被枪打死的,第七次是被屠杀的,第八次是冻死的,这哪是穿越啊,明明就是花样死亡之旅!

    这还是第一次穿到居然不是横死的人身上。

    他欣慰地拍了拍胸口,然后下一刻……

    “啊!”

    下一刻纵然是千年老妖也发出了惊恐地尖叫。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