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零章 夭寿啦,皇后诈尸啦!-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四零章 夭寿啦,皇后诈尸啦!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他摸到了一个无比熟悉而又陌生的东西。

    “这不是真得,这绝对不是真得,我一定是在做梦!或许只是胸肌大了一!不,这就是真得,天哪,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就不能让我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吗?”

    他崩溃一样语无伦次地絮叨着。

    就在同时他低下头,忧郁地看着胸前那丝绸襦衣下高高的鼓起,然后掀开自己的衣领,看着里面急剧上升的山势,而在那山巅还有一物傲然耸立,黑色素的沉淀和明显有些拉长的形状代表着它经历过的沧桑。

    这是一个女人。

    而且还是一个生过孩子的。

    话说长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的穿越本来就是随机的,只要是相似的灵魂能量就能把他吸引过来,而灵魂能量这东西肯定没有性别的区分,他穿了九次才穿到女人身上这已经是奇迹了,按照概率来讲得一半才算正常。当然,他目前的夸张反应只不过是一种本能而已,毕竟他这也是第一次啊,但实际上很快他就清醒过来,这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本来这身体就是一具僵尸,就是要抛弃的,身体什么的对他已经根本不是问题……

    “砰!”

    他前方一声响。

    紧接着那房门被撞开,一个身穿襦裙的女人首先冲进来,一下子和他四目相对。

    那女人愣了一下。

    杨丰歪着脑袋看着她。

    “啊,皇后诈尸了!”

    下一刻她骤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紧接着掉头往外跑,和后面跟进来的一个没胡子男人正撞在一起,那男人猝不及防,立刻被她撞得栽倒,而后面还有两个同样身穿襦裙的小姑娘还在走进来。此时杨丰已经站了起来,就像脖子折断的僵尸一样歪着脑袋,明显发青的脸上保持诡异的笑容,其中一个小姑娘哆嗦了一下毫不犹豫地晕倒,另外一个同样尖叫着往回跑。

    “皇后诈尸啦!”

    她边跑边尖叫着。

    “皇后?”

    杨丰无语地看着身上衣服。

    这衣服倒是丝绸的,而且上面还有精美的刺绣,但可惜明显有些陈旧,甚至还有一处破损,他再看看四周的这座同样不可能是皇后居住的房子,很明显这位皇后殿下是已经被打入冷宫了,而他身上衣服是汉魏样式,时间肯定不会超过西晋的,不过汉魏时代进冷宫的皇后一大堆,从这一也很难判断其身份,但不管这是哪个皇后,既然已经吞了人家的灵魂,那就要对人家负责。

    “陛下,妾身来了!”

    紧接着他发出一声亢奋地尖叫。

    然后他一甩袖子就要往外走,而就在同时一群身强体壮的宦官冲了进来,为首之人一指杨丰尖声喊道“快,快把皇后按住,别惊扰了陛下!”

    那些宦官一拥而上。

    然后他们又一个个地飞了回去。

    那为首的宦官傻了一样看着他们的皇后。

    他们的皇后殿下青着那张僵尸脸,就像唱戏一样双臂一抬,随着那长袖甩动平地风起,带着飞扬的尘沙如同妖般撞在那些宦官身上,后者就如同被狂奔的战马撞击般倒飞回来,一个个惨叫着混乱地砸在一起。

    他吓得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好在皇后没兴趣搭理他,而是径直在他面前走过。

    不过紧接着一队收执环刀的士兵就冲进来,那为首军官向前一挥手,然后士兵们汹涌向前,但皇后殿下还是一甩袖子,已经扩大到覆盖周围一米內的灵魂能量推动空气,形成两股凶猛地气流,就像刚才一样撞上了这些士兵,巨大的力量恍如海啸怒涛般,瞬间把那些士兵撞得倒飞回去。

    皇后殿下抄着手迈着小碎步款款地从他们中间走过。

    “不自量力!”

    她还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那军官拿着刀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忽然就像发疯般大吼一声,双手举刀狠狠照着她的头斩落,但可惜那刀还没砍到就诡异地消失了,他茫然地看着手中的刀柄,就在这时候眼前身影一闪,他机械地抬起头,就看见里面真空的皇后殿下冲天而起,下一刻她就站在了对面的房上。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光的杨丰,仿佛决战紫禁之巅的叶孤城一样,就那么傲然地站在屋四望,一片古老宫殿立刻展现在眼前。

    “似曾相识啊!”

    他感慨道。

    “通过资料库的布局数据对比,这里应该是许昌皇宫。”

    小倩说道。

    “许昌皇宫,汉献帝?”

    杨丰愕然道。

    他这时候才想起,之所以似曾相识是因为他附体冉闵灭姚襄时候,荀羡带着他
乡村猎艳高手sodu
来过这里怀古,只不过那时候这座皇宫早就变成废墟了,历经一百年的风霜雨雪和战争破坏之后,保留下来的只有整体的格局和无数残垣断壁。

    而这座皇宫里只死过一个皇后。

    伏寿。

    汉献帝那个被曹丞相幽禁暴室而死的皇后,曹节小萝莉的前任,当然,也有传说是被曹丞相毒死,很显然这种说法并不正确,至少目前杨丰没发现这具身体里有什么专门的毒药,再说曹丞相杀她还需要下毒那就很多事了,在这种时代把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关在暴室这种地方哪还需要再下毒啊!

    “走,去找孤的男人去!”

    杨丰说道。

    然后他的灵魂能量就像一台喷气发动机般,将身体周围的空气急剧压缩紧接着向下突然释放,巨大的力量瞬间撞碎屋,但却也推动他的身体冲天而起,一下子到了数十米外的屋。

    熟悉这座皇宫格局的他直奔刘协居处。

    此时整个皇宫已经乱了套,皇后诈尸的恐怖传闻,再加上他突然在半空的出现,让那些宫女宦官一片尖叫,大批执戟的士兵在匆忙调动,不过他们拿房上的杨丰无可奈何,而且这些皇宫的守卫都没弓箭,虽然有人试图将手中的戟当投枪,但很显然这东西根本不可能投中,最终只能眼看着他落进了刘协居处。

    实际上这座皇宫很小。

    不过是个傀儡而已,有个地方圈养着,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

    许昌宫的标志性建筑,因为何晏一篇赋而闻名的景福殿还是曹睿修的,这时候整个皇城才不过周长三里左右,单纯皇宫就是一个大宅子,杨丰所在的暴室本来就是在后到刘协居处不过几个起落而已,当他落下的时候,那些追赶他的士兵才刚刚到门外,而在他落到的同时,对面一间房门也打开了,一个三四十岁穿着便服,看上去挺忧郁的男子走出来,然后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皇后,你如何至此?”

    他问道。

    紧接着一个身穿宫装的少女走出,同样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还没等他们清醒过来,杨丰突然换上一脸悲切,恍如戏精般扑向那男人。

    “陛下,快救救妾身!”

    他扑到那男人身上悲戚地高喊道。

    几乎同时大批执戟的士兵冲了进来,为首的将领一挥手,那些士兵立刻冲向了皇后殿下,而刘协下意识地抱住了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那宫装少女同样上前一步挡住他们,然后对着那些士兵喝道“此乃天子,尔等欲何为?”

    那些士兵赶紧停下面面相觑。

    “曹贵人请让开,皇后殿下为妖孽附体,死后诈尸,末将恐其伤害陛下!”

    那将领上前说道。

    “胡说,皇后殿下不过欲见陛下,尔等何敢阻拦!”

    少女很勇敢地和他们对峙着。

    “陛下!”

    这时候那将领突然惊叫一声。

    那少女下意识地回头,就看见她身后的刘协正在倒下,她惊叫一声急忙转身去拉住他,但却因为力气太小而被拽倒,不过还没等她倒地,手中拉着的刘协突然睁开眼,紧接着一种她陌生而又忍不住畏惧的目光,就那么在她青春而又美丽的脸庞上扫过,下一刻那手臂搂在了她腰上,在即将触及地面的一刻搂着她,仿佛以脚掌为圆心的旋转般,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站了起来。

    “贵人受惊了!”

    成功夺舍的杨丰笑眯眯地对她说道。

    说话间他还把已经没用的伏寿尸体用脚推到了一边。

    “妾,妾身谢陛下!”

    少女小脸红红地说道。

    “你,去请魏公,我有话要跟他说!”

    杨丰转头对那将领说道。

    “陛下,魏公尚在邺城。”

    那将领说道。

    “那就快一,难道还得我给你把马牵来?还有,把皇后的死尸抬走,皇后不过是死后心愿未了,故此请神灵暂时赐还阳间,以见我最后一面而已,如今已经见到了自然魂归九泉,葬礼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她家里也没什么人了,别再难为一个死人了。”

    杨丰说道。

    那将领还在那里犹豫着。

    “还不快去!”

    杨丰不满地喝道。

    那将领赶紧离开。

    “来,贵人,我教你一些好玩的游戏,啊,把你两个姐妹也叫上咱们一起,啊,不对,你妹妹还在邺城呢,你看我都被他们气糊涂了。”

    杨丰搂着那少女笑眯眯地说。

    曹萝莉啊,只是不知道是曹宪还是曹节,反正不是曹华。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