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二章 弭兵之会-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四二章 弭兵之会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曹操被搞得一脸懵逼,过了半分钟才醒悟过来,这家伙其实是想摆脱自己控制然后跑路到别人那里去。

    这明显就是要搞事情了!

    “陛下,如今这天下大乱,盗贼横行,孙刘张鲁等辈各据一方,非比往昔和平之时,待老臣将这些逆臣一一讨平,使我大汉江山一统,那时再请陛下巡幸四方,使万民得仰汉家天子之威仪,但此时尚且过早,沿途若遇盗匪或逆军,老臣恐再有李傕,郭汜之祸!”

    他毫不犹豫地说道。

    “唉,这都是汉室之臣,打什么打呀!”

    杨丰忧郁地说道。

    “那刘备难道不是朕之豫州牧?那孙权难道不是朕之讨虏将军?那张鲁难道不是朕之汉宁太守?他们与魏公皆是汉臣又岂敢害朕?更何况那刘备我也是见过的,秉性还算忠厚纯良,再说也是宗室,又岂是叛逆之人?或者魏公与他有什么误会吧?朕正好去他那里看看,若有什么误会也就冰释了!”

    他接着说道。

    “陛下,此辈名为汉臣实为汉贼!”

    曹操阴沉着脸说道。

    “臣之所为,正欲为陛下讨平此等逆贼,陛下但安坐宫中,宫外之事无需费心,一切有老臣在!”

    他紧接着说道。

    他此时语气已经很严厉了。

    这皇帝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再想换个窝,这是绝对不能允许,他要真去刘备那里自己还玩个屁,然后从刘备那里发个圣旨,让自己去成都朝见那自己去是不去?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游戏谁都会玩,那刘备和诸葛亮会开开心心地再给刘协建一座皇宫,以刘协身份传旨天下号召共诛曹贼。然后孙权肯定会奉诏,张鲁肯定也会为王师前驱,北方那些和他不一伙的世家豪门会立刻策动自己军队兵变,紧接着自己的一切都付诸东流,最好也不过投降然后苟活哪天被人灌一杯毒酒不幸病逝。

    这,这何其毒也!

    绝对不能答应,就连让他出这皇宫都不行,他敢这么做外面肯定已经有同党,很显然还需要再进行一次彻底地清洗。

    “魏公是要阻拦朕吗?”

    杨丰同样换了一副面孔冷笑道。

    还没等曹操说话,门外一个魁梧的壮汉身穿铠甲,手扶刀柄带着大批甲士闯了进来,然后用很不友善地目光看着他,那壮汉还做了一个拔刀的动作。

    “退下,不得无礼!”

    曹操喝道。

    那壮汉带着甲士又迅速退下。

    “陛下,老臣也是为陛下好,陛下久在宫中,不知外面危险,就算想要巡幸四方,那也得老臣准备妥当之后,若是在这宫中烦闷,老臣再为陛下选些歌伎乐师,老臣小女已及笄,也该送来陪伴陛下了,或者老臣再为陛下选些名门之女充实宫中。”

    紧接着他和颜悦色地对杨丰说道。

    几乎就在同时,他眼前骤然间一花,下一刻杨丰已经出现在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作为特权之一的佩剑就被抽出。

    “好剑!”

    杨丰拿着剑欣赏道。

    “啊!”

    他身后的曹宪惊恐地尖叫一声。

    下一刻那壮汉带着甲士再一次汹涌而入,正在欣赏好剑的杨丰左手很随意地一抬,凶猛的气流瞬间撞在他身上,那壮汉的刀还没完全拔出,被撞得骤然倒飞出去,和后面的甲士们撞做一团。

    曹宪的尖叫再次响起。

    “你不是陛下。”

    在自己女儿尖叫中曹操镇定地说。

    “你说不是就不是吗?”

    杨丰弹着剑身说道。

    然后那剑身上随着他弹指的动作蓦然多了一个豁口,他就那么一节节地弹着,转眼宝剑变成锯条,而就在同时他看了看重新爬起来的壮汉,后者其实没受太大伤,在那里喘了几口粗气就重新爬了起来,很不服输地大吼一声再次冲了过来。不得不说这时候经历数十年战争后,这些武将的悍勇远不是那些宋朝明朝将领能比,但可惜这依旧没什么用,杨丰随意地向着他弹了一下,集中成束的气流推着一块碎铁以堪比子弹的速度飞出,瞬间打在了他的右腿上,这家伙右腿一软径直跪倒在地。

    “你觉得他们能拦住我吗?”

    杨丰说道。

    “你不是陛下!”

    曹操深吸一口气说道。

    他的意思很简单,你不是皇帝那就随便离开,但你离开后我就说你是妖人而不是皇帝,所以你别想利用皇帝的旗号搞事情。

    “你觉得这有用吗?”

    杨丰笑着说。
亲爱的恶魔笔趣阁


    曹操默然了。

    这的确没用,无论孙权还是刘备都不会在乎,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皇帝的壳子,里面的芯是不是皇帝根本不重要,而且杨丰走肯定带着就在旁边的玉玺,皇帝去了,玉玺去了,剩下的真不重要了,对于孙权或者刘备来说他们想要的就都有了。更何况这个皇帝的壳子还是真的,那些和他不一伙的世家也会证明这是真的,如果刘备或者孙权开出更高的价钱,那些世家也毫不犹豫地会举起共诛曹贼的义旗,甚至就连他手下的将领们都会倒戈加入反对他的行列。

    话说就目前情况下,都经常有冒出来诛曹贼的,他真不敢想象这家伙跑到刘备那里去的后果。

    “尔欲何为?”

    曹操面无表情地问道。

    同时他止住了其他想上前的士兵。

    杨丰想杀他早就杀了,既然杨丰根本就不想杀他,那剩下就是谈条件了。

    “朕是大汉天子,朕欲巡幸四方并下弭兵之诏,亲自晓谕各处牧守止干戈复和平,还百姓以安宁,魏公为大汉丞相自当全力襄助,又岂有阻挡之理?魏公应挑选一支精锐,再配齐天子仪仗护送朕,另外为显示诚意魏公应下令所部谨守边界,在朕巡幸四方期间不得再兴兵戈。”

    杨丰说道。

    好吧,这就是他的计划。

    挨个劝说各方停止交战……

    当然,劝说的方式就不好说是哪一种了,用语言劝说,用武力劝说甚至把某些敢不听话地劝没了劝灭门都是可以的,这些都是小事,需要的话他就是跑到孙权那里,把孙,陆,顾这些大家族的男人一个不留全杀光也无所谓。以目前他的实力,根本就不需要军队了,他一个人花时间就是把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杀光也是可以做到,都到这种境界了,很多事情也就是举手之劳,总之他要拎着刘备和孙权的脖子……

    必要时候也可以拎着他们人头。

    总之要让他们停战,恢复和平然后坐下来开个会,比如组建个联合政府什么的。

    其他的先不说,这仗不能再打!

    因为原本历史上在两年后就有一场席卷北方的瘟疫,实际上这些年瘟疫就始终不断,大战之后必然伴随大疫,更何况这是持续三十年的大规模战争,正是这些此起彼伏的瘟疫促成了伤寒杂病论的诞生,这时候张仲景还活着,杨丰需要的是以最快速度停战,然后把张仲景找来,给他足够的药品比如青霉素之类,先把防疫和医疗体系建立起来渡过这场瘟疫。

    让老百姓开始休养生息。

    只要老百姓重新回到和平安定的生活,就算还有野心家想搞战争也很难有人跟着他了,再慢慢改革以解决内部矛盾,甚至对于一些顽固不化的家伙干脆弄死。

    但这些都是以后的,停战是首要的。

    要知道明年就该曹操征张鲁了。

    然后拉开汉中大混战序幕,你来我往不断厮杀,在几年的时间里就把张鲁治理下已经发展到超过十万户的汉中富庶之地,迅速变成了白骨遍地的无人区。

    十万户啊!

    按照这个时代的比例至少五十万人口,同样按照这个时代的标准已经够欧洲一个强国了。

    然后几年工夫打没了。

    “你觉得这有用吗?”

    曹操哑然失笑地说道。

    “我也觉得挺蠢,但除此之外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以最短的时间结束你们的战争,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啊,从光和七年至今,三十年间你们混战不休,几千万人口的大汉朝打到剩下不足千万,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那为何还要再打下去呢?互相放过彼此不好吗?不要让老百姓继续跟着你们涂炭了,你们无非就是为了争权夺利,可这些难道非得用战争来解决吗?朕是大汉天子,你挟天子以令诸侯,刘备也罢孙权也罢张鲁也罢都是汉臣,朕以天子亲临劝说,而后你们定一个地方共开弭兵之会,再共同建立一个朝廷。朕是天子,但朕没兴趣掌握什么大权,国家你们一起治理,皇帝我来做,这样难道不是挺好吗?”

    杨丰说道。

    “你觉得他们会答应?”

    曹操笑着说道。

    “他们不答应那就……”

    杨丰笑咪咪地一伸手,旁边一个铜兽的脑袋自动落下,然后缓缓地升到了他的右手中,他用右手托着这东西举到曹操面前,下一刻那兽头骤然间化为一片极细铜屑组成的烟尘如雾般浮在半空,紧接着杨丰的手掌向下一翻,所有铜屑一下子坠落。

    “他们不答应就去死好了!”

    杨丰在曹操惊骇的目光中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