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六章 夏侯惇的悲喜剧-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四六章 夏侯惇的悲喜剧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洛阳。

    准确说这时候叫雒阳。

    “臣河南尹,伏波将军夏侯惇拜见陛下!”

    城门前独眼龙略微行礼说道。

    这时候曹操刚刚拿下关中,所以他最亲信的大将里面夏侯渊留在关中镇守,夏侯惇以河南尹在洛阳充当后援,一旦关中再有造反的,这里的兵马立刻出潼关增援。实际上夏侯惇已经当了很多年的河南尹,期间就算随曹操征战,本身也依然兼着河南尹,作为曹魏集团的核心人物,他不仅仅是作为关中的后援,同样也肩负镇压河内河东等地的任务,要知道八年前卫固等人还在这一带造曹操的反。

    曹操的统治核心就是以颖川为核心的河南南部屯田区,打下邺城后他又经营邺城扩展到河北,中间一条汴渠运输线连接。

    但这些以外都是依附而已。

    那些控制地方的世家豪门承认曹操的地位,并且与他保持合作,但他不能触动这些人的利益,触动他们利益的话他们也不是不会造反的,他们又不是没有造反的能力。别说这些控制地方的,就是被圈在许都的耿纪几个造反时候,都能够动员上千家奴打了王必一个措手不及,甚至一度将王必赶出许都,而他们一个少府一个太医令都有如此实力,那么河内司马家弘农杨家太原王家之类是什么实力就不用说了。

    话说一个糜竺都童仆过万啊!

    话说徐州陈家连吕布都能玩死啊!

    对于这些手中都有私人武装和大批可以说农的世家豪门,曹操可从没有真正放心过,他很清楚双方之间的关系,也很清楚这些人只是没有机会而已,有机会的话这些人捅他刀子也不会犹豫的,所以他必须在重要城市留亲信将领率领军队镇压。独眼龙这样最重要的亲信,当然也要放在最重要位置,夏侯渊镇守西都长安,夏侯惇镇守东都洛阳,一东一西为曹操掌控这片汉朝最核心的土地,震慑那些世家豪门,维持着控制区的稳定。

    “你不欢迎朕吗?”

    杨丰拎着折扇走到夏侯惇面前冷笑着说道。

    夏侯惇明显不够礼貌。

    虽然独眼龙礼节上没问题,但看他的目光中明显没有敬意,甚至带着一丝隐约的鄙视,很显然这里离许都有远,而且夏侯惇属于曹操集团内部的篡位派,只是老大做了决定他只能服从。当然也可能是习惯了,毕竟不能指望他们对一个傀儡有什么尊敬可言,夏侯惇有可能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只是这样看刘协惯了,杨丰也没什么证据能证明他藐视自己,但这不重要,实际上杨丰……

    实际上杨丰就是在无理取闹。

    他就是找个茬借题发挥然后搞事情而已。

    “陛下,臣不敢。”

    夏侯惇有些意外地说。

    “不敢?也就是说你不欢迎朕,只不过是碍于面子,所以才出来敷衍一下的,夏侯将军,是谁给你如此大胆量敢对朕不敬?”

    杨丰继续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陛下,天色已晚,赶紧进城吧!”

    王必赶紧上前说道。

    “进城?一个小小的付波将军尚且敢无礼于朕,朕又有何颜面踏入这洛阳城?王长史,请转告夏侯将军,立刻跪下给朕叩首谢罪,否则朕诛他满门!”

    杨丰恶狠狠地说。

    “陛下,恐怕陛下没这本事吧?”

    夏侯惇被气得脸色铁青,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旁边王必脸上刷得一白。

    几乎就在同时,杨丰手中那柄合起来的折扇带着风声猛然抽在夏侯惇的脸上,虽然他没有使用灵魂能量纯粹就是刘协肉身的力量,那竹子的折扇仍然抽得夏侯惇皮开肉绽,整个扇子都变成碎片,独眼龙原本就挺丑的脸更没法看了。而夏侯惇也被他这一下给抽懵了,下一刻怒发冲冠般挥拳就要揍杨丰,但他的拳头却仿佛在淤泥中般变成了诡异的慢动作,而且慢得几乎无法用眼睛看出移动。

    同时杨丰却顺手抄起车夫手中的马鞭再一次抽在夏侯惇脸上。

    伴随一声清脆的鞭声,夏侯惇半边脸都被撕烂了。

    四周一片哗然。

    几个夏侯惇亲信毫不犹豫地上前试图营救,但杨丰左手向外随意地虚推一下,凶猛的气流撞击中这些人全部倒飞出去,其他几个被吓得纷纷止步,同时负责警卫的许褚也很尽责地拦住他们,而这时候夏侯惇另一半边脸扭曲着,咬着牙吼叫着,拼命推动他的拳头想揍杨丰,但却依然是那种诡异地慢动作。

    然后杨丰的第二鞭落下。

    随着血肉飞溅,夏侯惇半边脸上的骨头甚至都隐约可见。

    “陛下,陛下开恩!”

  
先穿神雕再穿大唐最新章节
王必在一旁惊恐地喊道。

    “开恩?”

    杨丰狞笑着说。

    “那好吧!”

    然后他说话间抬起手,夏侯惇那被抽烂的半边脸上血肉迅速生长,转眼间又恢复成完好的状态,看着这一幕王必擦了把冷汗,而夏侯惇也明显感觉出自己脸上的异常。实际上他也能看见,杨丰身后的马车里面装了一圈的镜子,这样皇帝陛下就可以和昭仪们在车里玩很多有趣的游戏,此刻敞开的车门里那些镜子正清楚地照着夏侯惇那半边血肉模糊的脸,还有这半张脸是如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正常的,这诡异的一幕让他几乎下意识地颤抖着。

    “陛下,夏侯将军也是一时糊涂。”

    王必陪着笑脸说。

    然而杨丰突然朝着他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下一刻手中那鞭子再一次狠狠抽落,还是抽在夏侯惇那半边脸上。

    夏侯惇立刻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他不是被疼的。

    一个征战几十年的老将还不会被这疼痛击倒,击倒他的是对这诡异情况的恐惧,他是真得被吓住了,此刻他想后退躲避却同样拼尽全力也依然不能挪动自己的脚步,他眼看着那皮鞭的抽落,感受着那脸上传来的剧痛,看着杨丰身后镜子上那张再一次被抽成烂肉的脸,他甚至能看到鞭子带起的血肉飞过自己眼前。

    他却只能无助地承受。

    他甚至连跪下求饶都做不到。

    他的整个身体都被禁锢住,除了能够惨叫,能够用目光表达他的恐惧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然后杨丰的脸上再一次换成诡异的笑容,伸出手在夏侯惇再一次被抽烂的脸上拂过,那脸再一次恢复了完好,紧接着他带着狞笑用皮鞭第三次抽落……

    王必在一旁都哭了。

    许褚等人也被吓得寂若寒蝉。

    夏侯惇那些部下同样被吓得浑身颤抖。

    这些跟随他征战半生的猛士们受到的刺激更狠,夏侯惇还需要依靠杨丰身后的镜子看自己的脸,而且还不时被杨丰遮挡视线,但他的这些部下可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眼看着他们的将军脸被皮鞭抽烂,然后皇帝陛下抬手之间那脸又诡异地完好无损了,但紧接着那皇帝再次一鞭子抽烂,然后再治好然后再抽烂,就这样一遍遍重复着,在这重复中将他们的勇气抽得荡然无存,很快他们就纷纷跪倒在四周,他们诚惶诚恐地叩首在地乞求皇帝陛下的饶恕。

    但杨丰依然没停下。

    他就像在玩一个乐此不疲的游戏般一遍遍修复夏侯惇的半边脸,然后又一遍遍抽烂,同样在这一遍遍的重复中夏侯惇的目光由桀骜变成惊恐由惊恐变成畏惧由畏惧变成哀求,但哀求也没用,杨丰还是不停地玩着这个恐怖的游戏,直到夏侯惇变成一具绝望的行尸走肉……

    这时候两位昭仪赶到了。

    “陛下开恩!”

    曹节姐妹抱住了杨丰腿哭喊道。

    “饶你这条狗命!”

    杨丰把鞭子一扔冷笑道。

    就在同时夏侯惇身上的禁锢瞬间解除,他一下子瘫在地上,甚至连站起的力量都没有,只是在那里不停地颤抖着,王必赶紧一挥手,几个夏侯惇的亲信战战兢兢上前,把他们的将军架起来,实际上夏侯惇身上已经没有伤了,不过他力量耗尽是真得,他全部力量都用来支撑自己不被杨丰折磨疯了,此刻根本就像虚脱一样。

    “陛,陛下,请至行宫歇息!”

    一个文官咽了口唾沫,上前一步战战兢兢地对杨丰说。

    “前面带路,你也跟着!”

    杨丰对夏侯惇说道。

    刚刚停止颤抖的后者几乎是本能反应般哆嗦了一下。

    杨丰看了看他。

    “你过来!”

    然后皇帝陛下叹了口气说道。

    夏侯惇哆哆嗦嗦地上前,杨丰看了看他那张少了一个眼睛的老脸,然后对那个文官说道“城里的监狱里有死囚吗?”

    “回陛下,有!”

    那文官说道。

    “找一个来,这好歹也是个大将,缺一个眼睛像什么样子,你不要觉得朕教训你是坏事,朕教训你那也是为了你好,你这河南尹做得也不错,沿途朕都看到了,百姓们也算是安居乐业,虽然说不上丰衣足食,但至少还没看见饿死人的,你也算有功,朕就赐你一只眼睛吧!”

    杨丰对着夏侯惇谆谆教诲。

    夏侯惇腿一软又跪下了。

    “臣当效死以报陛下厚恩!”

    他趴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