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九章 阳平关-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四九章 阳平关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忽悠着杨彪给世家集团自掘坟墓之后,杨丰的旅程继续,很快他到达弘农并且在杨家的老巢接见了一下专程前来迎接圣驾的几个世家豪门的代表。

    比如太原王家的王晨。

    就是连环计搞死董太师的王允的侄子,造司马懿反夷三族的王凌的哥哥

    太原王家真悲剧。

    好在他们还有另外一家,王昶一家还是很显赫的。

    再比如京兆韦家的韦端。

    就是刚刚被马超弄死的凉州刺史韦康的爹,爷俩一个前凉州牧一个凉州刺史这也算垄断了,他和杨彪一样,都是提前一步前来接驾的,因为杨丰的下一站就是京兆。不仅仅是他,京兆杜家的杜畿也到了弘农,也就是灭吴的大将杜预的爷爷,他是河东太守,代表河东百姓来给皇帝陛下献礼品的,毕竟河东与弘农算邻郡,同行的还有郭淮他爹,告老的雁门太守郭缊同样代表河东父老,总之也算是君臣尽欢了。

    然后杨丰紧接着在韦端和杨彪的陪伴下离开弘农到达长安。

    在这里他就住韦端家了。

    尽管夏侯渊已经给他清理出了部分宫殿,但皇帝陛下还是喜欢住在前太仆的家中,话说这也是他的老臣了,而且还很是亲民地驾幸杜家,不过这时候杜预还没有出生,倒是他爹杜恕这时候还在家读呢,诚惶诚恐地迎接了圣驾。

    对他杨丰就没兴趣了。

    皇帝陛下在长安住了几天,并且在大街上强掳

    呃,也的确算强掳。

    实际上他就是乘坐马车在大街溜达,沿途看中哪个可人的美少年,立刻就让随行的许褚上去去逮住,紧接着伺候皇帝的韦端的孙子韦诞负责问清家庭然后上门,去告诉其父母他们的孩子被皇帝看上了要带去读。反正同意不同意的就那么事,实际上也不可能有不同意的,给皇帝当学生这是多么大荣耀,被选中的小孩父母都可以说感激涕零,因为这种方式完全就是随机挑选,所以没有出身限制,无论士农工商乃至要饭的都可能。

    话说皇帝陛下还真就从路边拎了个小乞丐当学生。

    这些紧接着送往洛阳。

    至于送他们的工作就交给杨彪负责了,实际上不只是长安,从洛阳走到长安沿途他已经收了两百多,这些都有他在身上加的记号,以防备有人冒名替。

    这种事情不是没可能。

    谁都明白这天子门生究竟意味着什么,而杨丰挑选的虽然也有部分世家子,但多半还是普通老百姓,那些没有被挑选的,有权有势而且有意成为天子门生的家伙,买通运送的人,半路上把哪个学生直接扔渭河里,自己就说是皇帝陛下挑选的,难道胡昭那边还能找皇帝陛下调查吗?所以干脆给他们身上加个别人无法替的记号,送到洛阳后胡昭一看记号就明白身份真假。

    这样就足够了!

    然后他离开长安继续向西。

    这时候子午道是肯定无法通行马车的,所以他只能走陈仓道,一路上杨丰又收了一百多学生,然后到达陈仓,而在陈仓另一个人已经在迎接他了。

    “臣汉宁郡功曹阎圃参见陛下!”

    张鲁的首席谋士拜倒在马车门前。

    “带路吧!”

    旁边宦官打开车门,杨丰端坐马车內看了看阎圃颔首说道。

    他就这样进入陈仓道。

    张鲁派人来迎接他很正常,毕竟他是皇帝,而张鲁是汉臣,无论是否接受弭兵之会,君臣之间礼节还是必须保证,再说以张鲁的处境也不会不接受,他本来就实力最小,夹在刘备和曹操之间无论哪个想打对方第一件事就是先弄他,他就那地盘也不可能做什么,弭兵之会反而对他有利。

    至少他可以争取个好结果。

    好歹他也是一方诸侯,虽然比不得孙刘,但也不能差太多。

    接下来是漫长的山路,沿途实际上都是无人区,不过张鲁仍然派人在沿途设置了几个接驾,带着各种物资等候为皇帝陛下提供补给,这一上做得还是很让皇帝陛下满意,就这样他们一路前行,到凤县或者这时候名字故道县的时候才开始真正出现人迹。不过这里氐人几乎比汉人多,这里已经开始进入氐人的地盘,向西都是氐汉杂居,甚至氐人更多,此前兴国氐王阿贵和百顷氐王杨飞龙跟着马超混被夏侯渊打败,虽然其首领逃亡刘备那里,但其族人可没跑,都向曹操投降然后继续留在原籍。

    后者就是五胡时候割据陇上的仇池杨家。

    这一带也是苻坚祖籍,他是武都氐。

    还有成汉李家也是起源这里,他们是巴氐。

    总之都是这一带的,原本陇上各地都是氐汉杂居,从天水一带开始,一直到陇南全都是氐人部落与汉人城池混杂,但三国的战乱尤其是汉中的无人区化,给了这些氐人
嫂子合集吧
部落野蛮生长的空间,最终他们走出山区进入平原,以至于到西晋时候,这一带几乎完全变成了氐人的地盘,甚至发展到齐万年都能打进关中威胁长安。

    实际上张鲁控制区就阳平关以东的汉中盆地,而外围山区包括南边的巴人控制区都是依附性质。

    杨丰在故道略作停留,然后继续向前到河池,也就是徽县,接下来的路就不是马车能走了,剩下这段实际上就是两宋之间著名的仙人关,纯粹在嘉陵江畔用木头架起的栈道,骑马可以通过,但马车是无论如何都能通行的。

    而且乘坐马车速度还慢。

    所以张鲁在河池准备了大量的船只,杨丰一行连马车一起装船,沿着嘉陵江开始向下游漂流,这场漂流的终是现代的略阳县,不过这时候只是个小渡口而已,原本历史上二十年后才由蜀国在此修筑武兴城,从这里登岸剩下的路段就勉强能通行杨丰的车队了,然后他们的下一站到达沮县,也就是勉县的茶店镇,再从这里渡过沮水继续向前到达阳平关。

    “阳平关啊,只是这门怎么关着?”

    杨丰站在关门前意外地说。

    这里是汉中盆地的大门,阳平关东边就是东西两百里的平原,所以阳平关一破张鲁立刻走人,因为只要敌军过了这里,剩下的抵抗就毫无意义了。

    同样这里也不只是一座关城。

    这里是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除了阳平关以外,西边隔着咸河的走马岭上还有张鲁城,东边是面向金牛道的防线,夹汉江而立的天荡山和另一个著名的名字定军山,四座要塞拥挤在这不到一五千米范围內,横断了北上关中的陈仓道和南达成都的金牛道。无论北边来进攻还是南边来进攻都要面坚城和这里驻守的数万精锐,而且进攻者还需要首先经过数百里崇山峻岭的折磨,还需要面对那些栈道补给线的艰难,然后再面对这些养精蓄锐背靠汉中补给充足的对手,基本上没有五倍的力量,就不要考虑这个问题,哪怕再强的军队折腾到这里,战斗力能不能剩下五分之一都难说。

    所以到后期魏国打不过来,蜀国也打不出去。

    实际上一直到最后魏国也没解决这个问题。

    只不过他们换了一个路线而已。

    钟会走的是骆谷道,他的大军是从汉中盆地东边打出来的,而邓艾走的是阴平道,他根本就没走汉中而是从西边山区直接插入四川盆地,所以这座阳平关直到最后也没有被魏军攻破,但当钟会的大军出骆谷沿着汉中盆地从东向西杀过来时候,这里的防御就已经没意义了,它是被蜀军自己放弃的。

    而此刻这里的关门紧闭,关城上也没有人,四下里一片寂静,根本就没有人来迎接他们的圣驾。

    阎圃也愣了一下。

    “你们不会一声炮响伏兵四起吧?”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

    “呃,陛下说笑了,陛下乃大汉天子,张府君乃汉室忠臣,岂敢有对陛下不敬之心?大概是关上还不知道陛下的驾临,臣这就去叫门,陛下在此暂且歇息。”

    阎圃尬笑着说。

    “不用了,朕自己进去看看!”

    杨丰说道。

    然后在阎圃愕然的目光中,皇帝陛下迈步向前,紧接着走到横亘关前的壕沟边,丝毫没有停顿地踏向脚下河水,下一刻阎圃有晕,因为他们的皇帝陛下就踏在水面,而且如同踏在柔软但能够承受的沙滩上一样略微一晃,但脚下的水面却顽强地托着他不再下沉。

    皇帝陛下就这样一直走过了壕沟走到了关门前。

    阎圃惊骇地,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身旁王必。

    王必笑眯眯地一摊手。

    然后就看见城门前的皇帝陛下双手向前虚推,下一刻那城门就恍如沙子堆成般轰然坍落,变成一堆仿佛白蚁蛀蚀般的尘屑堆积在了他脚下,而他前方洞开的城门内,无数列队的士兵正在肃立等待,此刻的他们也是一片瞠目结舌,面带茫然地看着消失的城门,和突然出现的着十二旒冕的杨丰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