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四章 装逼不要停!-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五四章 装逼不要停!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剑山过不去?”

    杨丰看着叩首在面前的赵二人说道。

    赵和法正是真被降伏了。

    毕竟首先他就是皇帝,而刘备这支势力无论真实目的是什么,都是以忠于汉室这个旗帜凝聚起来的,如今他以大汉天子身份,然后又展示出神级的能力,只要不是疯子肯定都会被降伏的,无论神还是皇都是值得他们膜拜,更何况他是两者合一,更何况他还带给这些人官爵。

    就连法正都获得了一个正式的官位。

    他那刘备封的蜀郡太守得到了皇帝陛下的确认,但扬武将军的军职没有得到确认。

    “陛下,剑山无法通行马车。”

    赵毕恭毕敬地说。

    “陛下有所不知,剑山非比阳平关之类,阳平关实际上是横断山谷以阻挡道路形成关隘,但剑山之间没有阳平关这样的谷地可通行,只有两山相接处略矮处可通南北。但仍旧极其陡峭无法直行,必须沿着山势以栈道环转折而上,其间就算无需栈道处,也一样是山路石级,纵然步行都需小心谨慎否则极易坠落山下,小型马车可以勉强通过,但陛下玉辂虽然神奇,也绝对无法通过那些艰险的栈道和山路。”

    他紧接着补充道。

    “向南是否只有此一处阻碍?”

    杨丰问道。

    “陛下,不只剑山,还有葭萌关北朝天驿段栈道同样艰险,同样难以通行玉辂。”

    法正说道。

    “那水路是否可通?”

    王必问道。

    “水路夏季可过朝天驿,但此时水位落也很难了,而且即便过了朝天驿也肯定无法过剑山,若舍陆路自水路而下,一则季节已过,二则需至安汉才有大路通成都,由葭萌而下至安汉数百里间水路皆山林杳无人烟之处,且多峡谷浅滩曲折环纵然轻舟而行亦属艰险,非陛下至尊宜行。”

    法正说道。

    这时候嘉陵江自葭萌也就是广元以下还不能说是纯粹汉人地盘。

    那里其实是巴人聚居区。

    整个现代川东一直到重庆都是巴人和汉人杂居,原本甚至只有一个巴郡,后来刘璋分割巴郡,再后来刘备由继续分,才逐渐经营起川东,而此时就连张鲁任命的巴中与巴西两个太守都是巴人和賨人。

    当然,杨丰对巴人没什么特殊感情。

    但他也不会走嘉陵江的。

    “但行无妨,朕自有办法过去!”

    杨丰说道。

    既然这样赵和法正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紧接着他们就在张鲁和十几万军民送行中启程离开南郑,很快过五丁关,这时候的路就已经很不好走了,只能在仿佛无穷无尽的山林里不断绕来绕去,甚至还不时需要走一段栈道,相比起来北段陈仓道已经堪称坦途了,杨丰不得不亲自动手又把玉辂和其他那些马车全收窄,才勉强能通过那些木头栈道,也幸亏他这些马车基本上都是以铝合金为主,真要钢铁的都不一定能通过。

    不过终究还是能过去。

    而当他们一行这样折腾了好几天之后,才终于看到了真正的蜀道。

    “朝天峡!”

    杨丰看着前方感慨道。

    枯水期嘉陵江在峡谷的乱石中滔滔南下,旁边险峻的山壁上,一道狭窄的木头栈道仿佛蛇一样盘在上面同样南去,不过令人惊喜的是因为他把车体收窄,所以那玉辂还真就能通过这里。

    “把这里改个名字,以后就叫明月峡吧!”

    他说道。

    从葭萌出迎的霍峻赶紧记下。

    紧接着皇帝陛下的玉辂缓缓挤过了明月峡栈道,并且在天黑前到达了葭萌。

    而此时刘备已经率领大批蜀中文武官员在此等候,葭萌是他的地盘最北端,按照规矩天子巡幸,地方官员就是必须得到自己辖区边境等着迎驾的,葭萌关前刘备和数万军民列队迎接,随着杨丰的玉辂出现鼓乐齐鸣,刘备率所有文武官员跪拜叩首迎接天子驾临,同样也以此方式重申他对天子的忠诚。

    “臣益州牧,左将军刘备恭迎陛下!”

    刘备趴在地上喊道。

    “玄德快请起!”

    杨丰满意地扶起他说道。

    “陛下,快请进城歇息!”

    刘备说道。

    他这时候五十多岁,不过这卖相的确不错,尤其是面带忠厚,慈眉善目,一看就让人心生暖意,相反曹操的面相就过于威严,不得不说这也是个看脸的时代,要不然庞统没有亮亮受欢迎呢!

    “玄德,这些是?”

    杨丰看着他身后那些文武。

    里面肯定没亮亮,亮亮这时候才三十出头,而这些里面没有这么年轻的。

    很快杨丰就知道这些人的身份,麋竺,简雍,尹籍,刘巴,武将里面除了守葭萌的霍峻,剩下大将就只有一个马超了,这时候张飞在攻略巴郡,关羽在荆州,黄忠估计和亮亮一起坐镇成都,能出来的只有马超,他弟弟马岱也在,而庞德其实在张鲁那里。实际上刘
鸭霸头txt下载
备一直不怎么信任马超,这家伙坑爹坑兄弟抛妻弃子也的确很难让别人信任,连自己亲人都不爱的家伙还能指望他有什么忠心那就扯淡了,所以马超在后期一直被刘备扔到西北,反正他和曹操不共戴天,就让他在那里招抚氐羌好了。

    倒是他弟弟马岱很受信任。

    杨丰对这些人没有太多表示,包括对马超也只是一笑而已,倒是他身后护驾的许褚跟马超打了个招呼,马超强颜欢笑地应一下,然后颇有些唏嘘地看着杨丰后面马车上探出头的新收女徒弟,紧接着杨丰一行就进入了葭萌关。

    然后皇帝陛下就宣布闭关了。

    好吧,他就是这么说的。

    尽管刘备等人一肚子话等着跟他倾诉,但皇帝陛下进了葭萌关后,就直接把自己住处的房门关了,没有给他任何倾诉衷肠的机会,按照耿纪给出的解释是皇帝陛下要修炼一下,以便自己达到最佳状态,预备着解决他的车队过不了剑山的问题。

    这一搞得刘备等人一片懵逼。

    这是在搞什么?

    难道这小事比汉室兴亡更重要?

    再说虽然这玉辂的确过不去,但骑马是随便过去的啊,更何况玉辂过不去是太大了,这剑山又不是不能让马车往返,只是你这个有特殊过于庞大而已,但这也不是不能解决的,大不了人先过去,然后把玉辂拆了让人抬过剑山再装起来就是,哪还需要什么修炼

    话说你这修炼是什么鬼?

    但皇帝陛下不开门,他们也只能在外面等着,好在很快里面圣旨就被皇帝陛下新收的女弟子,也就是张鲁的女儿张琪瑛送出,至于圣旨内容也很令人懵逼,但既然是圣旨,刘备等人也只能一头雾水地照办。紧接着葭萌就开始了全城总动员,所有青壮带着手推车扁担筐子之类一起到剑山去待命,至于他们的饭钱工钱这个就刘备自己解决,总之整个葭萌再加上周围的老百姓,包括葭萌的守军甚至杨丰随行护驾的士兵也都寻找工具过去等待着,不仅仅是在剑山北边,剑山南边也要准备好人手。

    就这样皇帝陛下闭关了整整两天在第三天早晨打开了房门,然后一言不发地上了玉辂直奔剑山。

    剑门关。

    “陛下,您这是?”

    刘备继续懵逼地问杨丰。

    此时按照皇帝陛下的要求一切都准备妥当,数以万计青壮和士兵都在剑山前等候,密密麻麻地站在两旁山林中看着走出玉辂的皇帝陛下,而皇帝陛下则直接走到山崖前,仰起头看着头那曲折而上的栈道。

    “剑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皇帝陛下诗兴大发。

    他这诗有扯淡,因为这时候还没有关城。

    剑是诸葛亮修的,但栈道早就已经存在,这是金牛道咽喉,只不过诸葛亮又拓宽重修并且建了关城而已。

    话说这地方的确堪称天险,无论天井关,函谷关,潼关之类在这剑门关面前完全都可以说弱爆了,后来关城就在他眺望的鞍部,两边是城墙一样绵延的陡峭山峰,木头制成,完全架在山岩上的栈道沿着急剧上升的山势,为了减小坡度而一曲折上行。这样的地方别说进攻,就是往上走都属于体力活,不过后面要缓得多,这里的地形前陡后缓整体是一个向后的斜面,所以刘帅曾经从后面攻开过,不过那是热兵器时代,古老的关隘本身已经褪去了光环,但在这个时代是真得会让前方进攻者绝望的,不是打得开打不开,而是根本就没法打!

    什么样的勇猛士兵一个人能攻开剑门关?

    但两个人的话在这栈道上还真有活动不开,如果防守者干脆把栈道一把火烧了,那进攻就变成纯粹的登山运动了!

    但是

    “为何要如此费力呢?难道直接从山底通过不行吗?”

    杨丰突然间笑着转头说道。

    然后在刘备愕然的目光中,他径直走向前方陡立的岩壁,还没等刘备清醒过来,就在他身体撞上岩壁的瞬间,那岩壁骤然间化作无数沙尘向着他身身后喷射,而在这仿佛黄河决堤般的黄色洪流中,皇帝陛下的身影蓦然消失了。

    刘备下意识地尖叫着转身。

    紧接着那黄色洪流带着凶猛的气势落在了他身旁,化作飞溅的沙暴同样将他淹没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