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五章 杨丰的大计划-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五五章 杨丰的大计划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快找陛下!”

    从沙尘中钻出来的刘备,一脸惊恐地尖叫着。

    然而

    找不到陛下了。

    他和他的那些文臣武将们懵逼地看着前方山岩,那些粉末化的沙子堆积着已经完全堵死了皇帝陛下消失的位置,就像河滩上一个被沙子堵住的螃蟹洞口,而上面不时滑落的沙子代表里面依然在不断震动,不过这震动正变得越来越微弱。”快挖!”

    刘备挥手喊道。

    那些懵逼的民工们蜂拥而上,无数铁锹木锹齐上,转眼间就扒开了那沙堆,但紧接着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拱形洞口,洞口外缘的石头全部变成了最坚硬的石英岩,足有一尺厚的岩层笼罩出一个约一丈高的洞穴,只不过洞穴完全被细密如尘土的沙子给填满了,挖出的很小一部分可以看出内壁光滑犹如镜子,而底下是同样已经变成石英岩的平坦地面,宽度七尺,两侧各有一道沟槽

    呃,其实皇帝陛下是给他们挖了一个隧道。

    这对他来说完全小事一桩。

    他需要做的只是在自己计划的范围内不停分解岩层,因为剑山体是砾岩所以还得额外加石英护壁,小倩为他设计出方案,他只需要催动灵魂能量依照这个方案不断向前就行。

    很简单的。

    真要说起来他比盾构强多了。

    只不过目前受灵魂能量控制范围的限制,他无法制造出同样大小的隧道而已,但就这施工速度来说,他已经是盾构望尘莫及的,正当他在山体内部悠然地直线向前时候,外面之前就见识过他摩崖石刻的许褚等人首先反应过来,还没等刘备清醒他们就开始催促那些民夫继续清理沙子。紧接着刘备等人也清醒过来,他们同样就像发疯一样催促那些民夫上前,一片混乱中扛着铁锹木锹拎着筐子甚至木桶的民夫们,如同蚂蚁般拼命清理着填满隧道的细密沙子,然后这个隧道真正展现在他们面前,然后他们更加疯狂地清理着。

    这是神迹!

    真正的神迹!

    什么五丁开山和这比起来弱爆了!

    这是天梯石栈变通衢大道的神迹啊!

    甚至就连刘备等人都下手了,不过他们清理的速度太慢,毕竟哪怕他们有数万人,真正能在里面一线清理的也无非就那么几个,最多不断换人可以始终保持效率,但凭手推车和筐子搬运这足足得数千方的沙子,那同样也是一项大工程,当杨丰一个小时后从一千一百米外的山坡上,着对面霍峻和数以万计军民的目光钻出来的时候,后面的刘备那边才清理出了几十米。

    “看什么,还不快动手!”

    杨丰背着手朝霍峻喝道。

    霍峻和那些军民颤巍巍地看着他们的皇帝陛下,突然间不约而同地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无比虔诚地叩首在地,然后以最快速度爬起来蜂拥向他身后的隧道口,这场仿佛狂欢一样的挖土在两个方向数万人疯狂地挖掘下,不断向中间延伸,完全石英岩构成光滑如镜的隧道不断延伸。

    不过进入深处后还是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必须得提供照明,一千多米长的隧道这必不可少。

    哪怕有石壁的反射也不行。

    但在隧道未贯通之前在这样的环境使用灯火就很危险了,因为空气无法流通所以肯定会熏死人的,既然这样皇帝陛下只能上高科技

    他当然不会上电石灯。

    以他目前能力上电灯多好啊!虽然电灯有寿命限制,但他要的也只是临时使用一下,这东西还更容易制造视觉效果,然后刘备汗流浃背地去给他搜集铜钱,紧接着这些铜钱制造的铜线嵌入石英护壁并装上灯泡,而隧道两侧各装了一台大号的手摇发电机。以后在这里反正必须驻军,他们就负责在需要时候摇发电机就行,当然,也不是真正手摇,实际上是马匹在摇,以后灯泡坏了再说,皇帝陛下暂时不管以后。

    然后当这些灯泡亮起后,杨丰发现自己居然制造了一件艺术品。

    话说在一个光滑的隧道內一排灯泡亮起,照亮石英护壁的时候,那简直让刘备等人惊为仙境。

    等贯通后就更仙境了。

    紧接着杨丰通过剑山。

    向前虽然不说全是坦途,但至少剑,五丁关,朝天峡这些级别的险阻已经没有了,他的车队在刘备等人护卫下浩浩荡荡南下,很快走出纯粹山区开始进入丘陵地带,然后到达了下一站。

    梓潼。

    “文先公给你送信了吗?”

    杨丰问刘备。

    “陛下,臣已接到文先公的信。”

    刘备毕恭毕敬地说。

    “那你如何选择?”

    杨丰问道。

    “臣为汉室之臣,陛下之臣,一切当遵陛下之旨,既然陛下要开这弭兵之会,臣自然遵旨,只是孟德不过为陛下神威所慑,论其本意恐非真心欲偃兵息武,另者孙权虽名为兴复汉室实则欲割据江东,无论其本人还是江东豪强之辈皆无真心,臣以为这弭兵之会恐难成功。以陛下神威,此时张鲁慑服,关中有文先公之助,纵然孟德部下亦威服天威,而后臣以蜀中之兵马,张鲁以汉中之兵,合而可得十万精锐,陛下亲自统帅以出散关,关中几乎可鼓行而定。

    凉州之地马超一人可定。

    并州亦多忠义,必然不肯为孟德所用,关西指麾可定,而后大军东出函谷以顺讨逆,纵然孟德抗拒亦无能矣。

    中原最多一战可定。

    孙权所赖唯有大江,然臣控遏上流,其已无所凭,那时候岂敢再以一隅抗天下?不出两年天下可定,汉室可复兴,何必非要开弭兵之会?孟德又岂会放弃权柄,孙权又岂会入朝?”

    刘备小心翼翼地说。

    他是没有别的选择的,无论他本心如何此时都只能做忠臣。

    毕竟他没有抵抗的资本。

    既然做忠臣就做真心实意的吧!

    “你还是没能明白朕的意思,何为汉室复兴?难道此时这江山不是大汉江山朕不是天子?既然如此何来复兴之说?孟德擅权也罢,专横也罢,他依旧都是在为朕做事,他终究还是朕之臣下,朕当然不会管那些朝廷上的琐事,当然要托付一个宰相,那么若以治国之才能论,玄德以为孟德可否当治国之才?可否当这宰相之职?”

    杨丰说道。

    “这个,孟德确为能臣!”

    刘备说道。

    “难道朕
嫂子合集吧
欲求相还有超过孟德的?”

    杨丰问道。

    “没有!”

    刘备很干脆地答。

    真要凭良心说他也知道曹操的才能是第一的,包括他自己其实也还差一些,看看人家这些年混的,再看看自己这些年混的,两者有着明显的差距。

    “既然是如此朕何故舍孟德而求其他?”

    杨丰说道。

    “可是”

    刘备忽然可是不出来了。

    “你所虑者无非就是孟德篡权,可你觉得他有这能力吗?他的一切都是朕所赐,朕一言可与之亦可一言而收之,他敢谋逆朕就诛之,那么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他敢不放权难道朕不能一旨解其相权?他敢谋逆则阖族诛灭,他若为忠臣则子孙绵延,那么你是孟德当如何选择?”

    杨丰紧接着说道。

    “臣愚钝,还请陛下见谅!”

    刘备赶紧说道。

    事实是他割据的理论基础已经不存在了,他割据的前提就是曹操专权迫害皇帝,但皇帝陛下这一巡幸四方就已经让这个前提不存在了,既然大汉天子还是天子,那么他们和曹操之间忠奸之分也已经不存在。哪怕他们喊清君侧也没用,因为君就在他们这里,无论是他们治下的老百姓还是他们部下的士兵,都已经不会相信他们的这个口号了,这样剩下就是地方与中的问题了,或者说利益平衡的问题,而弭兵之会的确是解决的最理想途径。

    但是

    也是最软弱的途径。

    曹操会分出自己的权力吗?孙权会放弃割据吗?弭兵之会不假,可弭兵之会也从没真正成功过,晋楚两次弭兵,第一次转眼间就再次开战,第二次纯粹是靠压榨那些小国互相满足才成功,这一次弭兵之会三家可没有那么多肥羊可一起宰,三家都需要付出才行。

    但这就很难了。

    谈是肯定没用的,喷口水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话说孔明舌战群儒的前提是双方除了抱团取暖外没有任何其他选择,要是曹操直接封孙权一个吴王,孔明再说得天花乱坠也一样会被打出去。而这一次连弭兵之会本身都是靠皇帝硬捏在一起,那么还指望能出成果就见鬼了,不在会场上互相抡刀子就已经是奇迹,实际上在见识了皇帝陛下手段前,刘备和他部下都一致认定到时候曹操会埋伏五百刀斧手把他们剁了的。

    这完全就是希望渺茫啊!

    “朕倒是还有一个想法,你可以将此也告知孙权。”

    杨丰说道。

    “陛下请示下!”

    刘备赶紧说道。

    “你们单纯的谈也没什么用,毕竟很多事情是谈不出结果的,不如再增加一武力,比如说对于无法解决的问题,可以用比武解决,各方都带领一支兵马到会场,以三千人为限,由猛将率三千精锐,一旦有什么问题实在谈不出结果那就比武来定,但比武完全实战,不要担心死伤,只要不砍了脑袋或者伤了脑子朕都能救,哪怕砍断肢体朕也能接上,故此就算有死的也没几个。”

    杨丰说道。

    “呃?这样也可以?”

    刘备愕然。

    杨丰忽然发现这样挺好的。

    单纯武将比武没意思,现实世界的武将又不是演义里,真正的武将决斗也就赵和许褚那样了。

    那已经是算精彩了。

    实际上真正放开手以死相搏,两人在第二轮对冲就能出结果,还能让他看那么久纯粹就是灌水,那样的马上对冲更近于欧洲骑士比武,基本上就是一两轮冲刺,落地后短兵格斗的情况很少,骑兵冲锋落地就等于去半条命了,最多也就是在马背上用短兵器再格斗一下,所以真正的武将对决对于看惯现代特效的人来说,完全没有什么观赏性可言,不会比冰火里那些家伙的打斗更精彩的。

    但战阵对决就精彩多了。

    尤其是猛将率领精锐军团的野外合战。

    比如让曹操的虎豹骑对刘备的白耳军,或者让张鲁去把王平叫来搞个无当飞军,他这时候还在张鲁的附庸賨人首领杜濩那里,他自己是不是賨人就不好说了。再或者让马超把他的西凉骑兵重建起来,跟孙权的解烦军战一战,只可惜飞熊军,陷阵营什么的没有了,要不然更精彩。

    既然武将决斗没意思,各方搞大规模战争不符合他需要,那就弄精锐军团对战。

    三千人足够了。

    古代真正战场上能够有效指挥的士兵数量没多少,那些几万十几万级别的大战说白了就是为战,统帅只是负责战略部署,各将率领部下负责作战,但他们在自己负责的战场上有效指挥的也就两三千。所以历朝军队基础战术单位都不超三千,而且越往后越少,五代以后五百人级别的营就成为最基础的了,岳家军十万人八十四将,也是千人级别,韩世忠八万人六十三将,还是千人级别,哪怕野猪皮们也是以牛录为基础单位,到后来湘军之流就全是营,如精锐具装骑兵之类其实五百是最合适的,更高级别作战无非就是组合而已。

    三千步骑完全足够了。

    然后选一个战场。

    洛阳就行。

    同时洛阳也做弭兵之会的会场。

    毕竟那里是真正都城,许都只是一个临时的,另外那里的位置也适合各方到场,毕竟那是天下之中,刘备和张鲁可以走关中出函谷关过去,孙权可以沿水路,曹操就不用说了,哪怕士燮也可以出灵渠走水路北上,公孙康都是骑兵,这个就不用管了。

    然后在洛阳城外选一处地方当战场,遇上谈不拢的问题,那就干脆以比武解决,单对单也好组团也罢,总之就是战。

    这样就可以避免僵局了。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