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一章 凶残的皇帝陛下-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六一章 凶残的皇帝陛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威胁,这是赤的威胁。

    话说杨丰其实就是要告诉孙权在长江这条线上,下游的没资格对上游的说不。

    长江沿岸就是这个样子。

    上游对下游掌握绝对战略优势,控制荆州就控制了南京,哪怕到咱大清也是在荆州设驻防将军而不是武昌或者襄阳,后世东晋朝廷在桓温面前始终畏畏缩缩,就是因为后者掌握这个优势。过了荆江九曲之后下游长江再无真正险阻,乘坐战船的军队可以在需要的情况下几天时间直捣南京,而对于以南京为核心的政权来说,敌人进入南京附近这片平原就没有再打的意义了,曹操的赤壁之败那是意外,王浚楼船下益州才是常态。所有针对南京的战争,战场其实都在这些上游战略节和支流的水运节上。

    荆州,襄阳,武昌,扬州,寿春,合肥。

    这每一个名字后面都是无数次血战,每一个名字后面都是百万尸骨。

    但南京城下的血战寥寥无几。

    “金陵王气黯然收!”

    看着一片惊慌中出迎的孙权等人杨丰感慨道。

    的确,孙权的梦想破灭了。

    他的梦想还没正式开始就被这支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舰队打碎了,杨丰用一万精锐顺流而下势如破竹的前进,告诉他没有荆州的割据江东纯属做梦,什么时候他敢这样做,刘备的大军会轻而易举地直捣建业,所以当关羽率领包括许褚在内的护驾大军登陆的时候,他和建业城内自己的文武官员们也只能出来恭迎圣驾。

    “臣讨逆将军,会稽太守孙权恭迎圣驾!”

    孙权带着部下跪倒行礼喊道。

    甲板上的杨丰没说话,只是威严地俯瞰着他们,那令人畏惧的目光在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做了千年皇帝的他,一旦进入这种状态,那是真得浑身散发王霸之气,实际上他周围真得也有氤氲之气弥漫,甚至就连五彩祥光都隐约出现,整个人就像里的形象般透着不真实感,就连那张老脸仿佛都在散发着荧光。

    然后他就那么缓缓升起,并且逐渐向前离开甲板。

    这一幕吓得孙权身后那些跑出来围观的百姓和士兵都下意识地开始跪倒。

    身穿衮袍头戴十二旒冕,四周瑞缭绕,祥光流转,在江山如画的背景上无比震撼,此刻所有人都在仰望这神皇的降临,仰望这大汉天子,就在这片仰望的目光中,杨丰缓缓地飘到了孙权面前。

    “会稽太守平身!”

    杨丰用一种很是缥缈的声音说道。

    孙权抬头看着那双依旧还在半空中的脚,还有那脚下被风吹得不停晃动的码头木板,很显然这些木板在数百斤推力的气流冲击下,已经显得不堪重负,当然,孙权不会知道这些科学原理,他知道的是皇帝陛下的降临连地面都在颤抖,然后他就看着那双红色的鞋子或者说赤舄,战战兢兢地起身垂首而立。

    他后面一个不开眼地跟着起身。

    “无礼!”

    杨丰喝道。

    他可没说其他人也平身,于是瞬间他就到了那人面前。

    那人愕然地看着他,还没等明白过来就惊恐地发现自己开始上升了,一直上升到了和皇帝陛下相同高度,在几乎不足一尺的距离看着皇帝陛下威严的面容,就在同时双臂双腿不由自主地张开,保持着一个大字虚浮在半空,拼命挣扎却一动也不能动,想张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就连嘴都已经张不开。

    而下面的孙权等人同样惊愕地看着这一幕,下一刻所有人都发出了下意识的尖叫。

    因为这家伙诡异地解体了。

    没有任何刀剑的劈砍,他的双臂和双腿也没有任何生息地自动离开身体,就像四根与他毫无关系的莲藕般脱落,然后诡异地悬浮在距离断口半尺外,而他只剩下光秃秃的身体着一颗脑袋,就跟一根人棍般悬浮着。

    但他却没有血流出。

    尽管他身体和四肢的断口可以看见血肉和骨头,这些血肉和骨头却一滴血也没往外流,哪怕切断血管都清晰可见也没有血往外流,没有流血当然也就不会立刻死亡,而且他的心脏还在继续向大脑供血,所以他的头脑无比清醒,他眼看着自己的四肢脱落,眼看着自己变成人棍,甚至眼看着自己的骨头肌肉血管在向着自己展示。

    但虽然没有流血,那四肢断下的剧痛可还有。

    杨丰可以禁锢他的身体,但却没有禁锢他的神经系统,四肢被斩断的剧痛汹涌入他的大脑,这个倒霉的家伙疼得面孔扭曲着,甚至看上去颇有几分狰狞,然而他却不能发出任何惨叫,他的嘴张不开,他的舌头不能动,就连他的咽喉都似乎被一支铁钳掐住,虽然没有收紧却阻挡住他咽喉的任何动作,他就那么诡异地和自己的四肢一起悬浮着。

    而在长江岸边,包括孙权在内所有军民也全都颤抖地看着。

    “陛下,君
理力者续集 科幻武侠版sodu
理年老昏聩,还请陛下开恩!”

    清醒过来的孙权赶紧说道。

    “陛下,朱君理也是当年随破虏一同讨董卓的,算得上陛下旧臣,念起年老或许耳背,还请陛下从请发落赏还其肢体。”

    王必幸灾乐祸地说。

    他当然知道皇帝陛下最爱玩的游戏。

    “哼!”

    皇帝陛下冷哼一声。

    就在同时朱然他爹的四肢缓缓他的身体,紧接着在四周的新一轮尖叫中又完好无损地长了去,甚至就连衣服都完好无损,就好像刚才那一幕根本没发生过,然后杨丰一转身朱治一下子摔在地上,趴在那里就像得了疟疾般哆嗦着,这才发出压抑许久的惨叫,而在这惨叫声中包括孙权在内那些东吴文武一个个冷汗直冒。

    这太吓人了!

    这真是生死一念啊!

    话说皇帝陛下有这本事,他又是怎么被曹操圈养二十多年的?

    “都平身吧!”

    杨丰这才阴森森地说。

    东吴文武官员们颤抖着爬起来。

    “尔等以谣言称魏公擅权,欲危朕之社稷,故不奉朝廷号令,今日朕亲巡至此,正欲使尔等知之,魏公乃朕之丞相,所行者皆朕之旨意,此前之事已矣,自今以后无朕之旨意敢兴兵者即为谋逆。

    破虏讨董卓以卫社稷,伯符仲谋安定东南皆有功,今日朕以仲谋为扬州牧,尔等奉其号令守卫东南护佑百姓,勿负朕之所托!”

    他紧接着说道。

    孙权等人赶紧再次下拜。

    这个结果就很让他们满意了,虽然皇帝陛下凶残了,但在这个核心问题上还是很圣主明君的,扬州牧就解决了孙权的身份,毕竟直到现在他还只是一个讨逆将军兼会稽太守,这个身份就算参加弭兵之会也过于低了。但扬州牧就不一样了,这代表着一州军政大权于一身,而这时候孙权的真正控制区除士家和荆州的几个郡以外,核心仍旧全都在扬州的范围內,扬州牧的官职就赋予了他整个辖区的军政权力,事实上承认了他对这片控制区的统治。

    这可不是他以前自封的官,这是皇帝封的,这是具备合法性的。

    “交趾士家可有人在?”

    杨丰看着孙权那些文武说道。

    孙权意外了一下,紧接着朝其中一个年轻人看了一眼,后者赶紧走上前叩拜说道“臣安远将军,督交趾七郡,交趾太守,龙度亭侯士燮子士廞叩见陛下。”

    “归语尔父,以其为交州牧,朕欲观交州之兵,可选三千劲卒北上,弭兵之会有其一席,另外林邑人叛乱侵扰日南,尔父何不讨之?岂不有负朕之所托?若缺少兵马,朕使扬州之兵助之,为牧守者当征讨不臣,岂有坐视蛮夷为乱者!”

    杨丰说道。

    这时候理论上没有交州了。

    曹操之前为了加强冀州牧的辖区,将原本十三州恢复为九州,这样幽州和并州全算冀州了,所以交州也同时取消,他给士夑的是督交趾七郡,当然,这时候杨丰说什么就是什么,再说曹操的九州本来其他几家也不承认,而且九州里面连益州都没有,他不一样也封了刘备益州牧。

    “臣遵旨。”

    士廞战战兢兢地说。

    话说能有这样的好事对他来说也很意外,此时的交州刺史是孙权任命的步骘,当然,真正说了算的还是他爹,毕竟士家控制四郡,而且控制交州百分之八十人口,岭南几乎一半的人口在交趾郡呢!要不然怎么交趾太守就是老大呢!这时候如南海等郡还都属于穷乡僻壤,交趾才是真正的繁华之地,孙权对他们那里的统治只是象征性,但像皇帝这样直接封州牧邀请参加弭兵之会仍旧很令人惊喜。这也就是把他爹当真正的诸侯对待,直接提升到了和刘备孙权一个等级,当然,他爹还是得跟孙权一伙,他爹要敢不跟孙权一伙,孙权发飙别人可够不着救他们家。

    孙权对此同样无所谓。

    交州和他是一体的,士燮加入弭兵之会只能当他的盟友,这是加强他在弭兵之会的话语权。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