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五章 流水线xi脑-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七五章 流水线xi脑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长沙郡治临湘。

    “下一个。”

    杨丰身旁一名士兵喊道。

    此刻的皇帝陛下正在一张短榻上正襟危坐,两旁张仲景和孙权任命的长沙太守黄盖侍立,伴随士兵喊声一个肚大如孕妇的男子被架进来,连同架着他的人一同砸在皇帝脚下

    跪得太猛就像砸一样。

    “上前来!”

    在他们激动的哭声中杨丰和蔼说道。

    那两人赶紧拖着病人上前,下一刻隐约可见的光华笼罩了这具被血吸虫占领的身体,后者那撑起衣服的大肚子上血管痕迹骤然消退,紧接着连那个大肚子也开始消退,他体内早已经泛滥的血吸虫在强大的灵魂能量下急速脱水死亡,而水分则变成水汽源源不断从他张开的嘴里汹涌而出,因为他仰头的动作就像火车汽笛的蒸汽般喷向天空。

    这诡异场面让四周百姓一片膜拜。

    不到一分钟后,这个人身体里的血吸虫扫荡一空,然后剩下一个仿佛产妇分娩后的空肚腩垂在那里。

    整形的工作杨丰就不管了。

    皇帝陛下时间紧张,这种细节就没必要管了,那人哆哆嗦嗦地趴在那里痛哭流涕地还想膜拜,但黄盖毫不客气地将他斥退,这人知道自己后面还有一堆排队的,赶紧磕个头离开,出门后三人直接转向另一边,在那里的一处高台上,张鲁的儿子张盛正对着话筒宣讲道家正义,或者也可以说神谕天。这三人一脸虔诚地跪在铺好的沙地上,聚精会神地听讲,此时这里已经跪满了人,一边是神皇在显示的神迹一边是传教,两者相加从这里离开的就都变狂信徒了,话说没人能扛住这个,别说这个时代,换到现代杨丰也是可以收获一群狂信徒的。

    “此地水蛊很严重啊!”

    杨丰一边给下一个血吸虫病人除虫一边说道。

    “神皇,此地自古如此。”

    张仲景毕恭毕敬地说道。

    中国最早的血吸虫就是在这里发现的,在长沙一座西汉贵族墓,这对贵族夫妻俩体内都有,连贵族都如此就更别说平民,实际上真要算的话几乎所有人体内都有,只是严重程度的不同而已。这是困扰洞庭湖周围几千年的顽疾,直到解放后才真正有效控制住,有说法曹操赤壁战败很有可能就是被这个搞的,毕竟他那些北方士兵扛不住这个,就连护卫张仲景的许褚都染上了,刚刚才被皇帝陛下清理干净。

    “驱虫对朕来说举手之劳,但驱而不防终究是无用的,钉螺不灭这水蛊随时复生啊!”

    杨丰说道。

    这倒是实话,重的他亲自动手,轻的吃药解决,都是很简单的小事。

    “陛下,臣当全力依陛下之法灭螺。”

    黄盖在一旁赶紧说道。

    这时候远处突然一阵喧哗,一群明显不是汉人的家伙,不知道如何出现在那里,和守卫外围的士兵发生冲突,黄盖急忙拔刀向前,很快走到那里询问了几句然后又返。

    “陛下,是武陵蛮,欲求陛下治病。”

    黄盖说道。

    “那就让他们过来吧,武陵蛮也是我大汉之民,需一视同仁。”

    杨丰说道。

    “陛下,此辈皆山林蛮夷,凶悍狡诈,叛降不断,建武年间以来亦曾多次与朝廷开战,这几年亦颇有骚扰百姓之举,何必为他们治病,任其自生自灭岂不是更好?”

    黄盖小心翼翼地说。

    “然后呢,他们心生怨恨叛乱纠集起来攻打长沙?既然他们已经归降了朝廷,那就必须要一视同仁,蛮夷叛乱不断,那么汉民过去就不是造反不断了?对付他们要以攻心为主,他们不过缺少教化,若能教化其民使知正道,自然与汉民无异,若执政者以蛮夷待之,就不要怨他们以蛮夷居之了。”

    杨丰说道。

    这是多好的渗透机会啊!

    武陵蛮算是西南蛮里面最不安分的,整个东汉时期经常造反,虽然没搞出什么大乱,但也没消停过,说白了就是贵州湘西群山里物产不够,他们繁衍到一定程度就得吃不上饭,然后就出来抢,接着汉朝军队报复,等他们人死掉一些山区的物产就又够吃的了,双方就这样断断续续不停。所以欲解决西南蛮首先就得解决武陵蛮,解决武陵蛮的最好办法就是以宗教来控制,所以最重要的是传教,先让他们知道皇帝是好人,再以利将他们诱出。他们都是有大用的,这些全是剽悍的山民,最擅长的就是南方山地作战,以官爵和利益诱使他们当炮灰开拓南方就行,比如缅甸老挝这些热带山区。

    这些地方最适合的就是他们。

    皇帝是神仙,皇帝是好人,对他们非常好,给他们治病,给他们仙种比如玉米什么的,那么皇帝需要他们打仗他们当然义不容辞,更何况打仗还可以抢钱抢女人甚至封官赐爵,他们当然会
嫂子合集吧
喜欢的。

    然后就不停打吧!

    话说杨丰当年就是这样解决河中那些粟特属国的,带领他们夺取一个又一个胜利,带领他们获得无数钱财和女人,给他们不断加官晋爵,然后让他们的血在不知不觉中流干,当他们的青壮年都为钱财而死干净时候剩下那些孤儿寡母还能怎样?无非就是在消失在庞大的人口基数里面,杀人有时候真得不需要用刀,除非他们能忍住黄金的诱惑,但谁又能有这样的本事呢?或许那些英雄可以,可惜他们绝大多数只是凡夫俗子,更何况他们就算不愿意,难道他们的首领能忍得住吗?就像当年河中那些属国的君主,难道他们看不到杨丰的险恶用心吗?他们又不是傻子,可他们依然追随杨丰,甚至帮助他推着自己的人民不停往陷阱里跳。

    为什么呢?

    很简单,死的是他们眼里卑微如草芥的属民,但官爵和黄金可是落到了他们的手中。

    杨丰不信这些武陵蛮的酋长节操能超过河中那些粟特国王们,说到底他们都是一路货色。

    带着满肚子的阴险毒计,千年老妖在那些武陵蛮感激涕零的叩拜中,摆出一幅圣人的慈悲同样开始为他们的病人治病,然后那些被他治愈的武陵蛮同样满怀虔诚被引到张盛的讲台前,和那些汉民一样接受神谕的洗礼。虽然他们可能一时有些茫然,但只要过头看看依然在那里用神术为病人治病的神皇,那再过头来时候目光已经无比坚定,就这样杨丰收获了第一批来自武陵蛮的狂信徒。

    实际上他们在来之前就已经把皇帝陛下视为神仙了。

    否则他们也不可能来。

    这些人都是看到过杨丰当初从自己头飞过的,本身就知道汉人中出了一个神仙皇帝,他们只是不敢确定自己作为蛮夷是否能够得到皇帝陛下同样对待而已,很显然神皇的仁慈超出他们的预期。

    “尔辈于朕而言,与汉民并无区别,昔昊天上帝造世间万物及人类,其意志化身上古诸神统御人间,炎黄二帝及尔祖蚩尤皆在其列,然蚩尤后与炎黄生隙乃至战争兵败身陨实归天界,其后炎黄二帝亦归天界,三人旧怨已了如今同在天界为昊天上帝管理世间。故尔辈与汉民当兄弟和睦,往日地方官吏及执政或有不妥之处,尔等造反作乱亦多矣,双方皆有错处故此往日一笔勾销,自今以后不得再生事端,若对执政者不满之处可诉之朕,但造反作乱者朕必惩之。

    杨丰对带领武陵蛮而来的沙摩柯说道。

    这家伙就是三国演义里猇亭之战射死甘宁的。

    当然,这是演义,实际上甘宁在猇亭之战前就病死了。

    而就在杨丰说这话的时候,还起身向天空做了个揖礼,然后他身旁突然出现了三个高大的神灵身影,左右前各一个,其中右边的头生双角背生双翼,手持金钺看着格外威猛。

    这肯定就是蚩尤了。

    而另外两个形象正常的肯定就是炎黄了。

    这一幕吓得不仅仅是沙摩柯,就是黄盖和张仲景还有周围所有无论武陵蛮还是汉民都统统跪倒叩拜,话说这可是老祖宗到了,哪怕到的只是老祖宗的影子那也是老祖宗,而就在他们的叩拜中杨丰再次行礼,然后三个形象转眼间化作祥光消失了。

    杨丰这才重新在短榻坐下。

    “朕此去海外仙山觅得仙种可使尔辈纵居山林亦得丰饶,只是数量太少尚需几年培育,待其种可大行于天下时,自然少不了尔辈一份。不过尔辈即为朕之臣民,当依汉民例编户为郡县,尔等酋长者为令长,山里贫瘠物产不多,田赋可免,但如今四方多事颇需战士,尔辈即为朕之臣民,当依汉民例接受朝廷征调,以后战场有功者同样依汉民例封侯拜爵乃至为官为将。朕于尔辈一视同仁,尔辈亦当与汉民不分彼此,朕不会偏袒汉民,也不会偏袒尔辈,同样尔辈也需遵守朝廷法律,不能自恃有别就欲独霸一方,这江山毕竟还是朕的江山。”

    他紧接着说道。

    “臣一切听神皇的。”

    沙摩柯趴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道。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