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四章 张三丰-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八零四章 张三丰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陈友谅也的确算是个枭雄,既然选择了向杨丰屈服,那就屈服得非常彻底

    他连皇帝都不当了。

    就在杨丰被陈善儿毕恭毕敬地接过长江时候,他已经正式下诏去帝号重新改称汉王,毕竟他只是皇帝候选人,但在没有最先攻入大都的情况下他称皇帝就是对昊天上帝不敬,汉王就无所谓了,他甚至把十二旈冕改成了太子一级的九旈,身上衮服也改成了九章,就这样以汉王身份率领汉国臣民在江边恭迎天使。

    然后他们一起登上陈友谅发动二十万士兵三天时间堆起的祭坛。

    接下来就是祭天了。

    这次不需要那些儒生主持,由昊天上帝的使者,来自天界的神仙亲自主持,祭天之后杨丰在数十万军民的叩拜中代表昊天上帝正式赐予了陈友谅玉碟。

    陈友谅宣布择期北伐。

    当然,这个择期的弹性就很大了。

    反正杨丰也没有强制性要求,而且接下来还得铸造火炮,制造燧发枪和大量火药,这些都需要一定时间,甚至得几年时间,好在这个也不急,北方早就一片混乱了,根本不用担心这期间元军能缓过气来。

    事实上刚刚大都内斗正酣。

    元顺帝的亲信老的沙刚刚被太子逼得逃往大同,很快就是太子逼元顺帝下令讨伐孛罗帖木儿,然后孛罗帖木儿攻入大都,太子不得不逃往投奔王保保,然后又是元顺帝和孛罗帖木儿闹翻弄死后者,王保保和太子系胜出,但紧接着王保保又和李思齐等实权军阀展开混战。

    可以说接下来的三四年里元朝内部就是不停自相残杀。

    与此同时陈友谅也正式宣布停止同朱元璋之间的战争,如果后者不再继续进犯他的地盘,也就是不继续向武昌进攻,双方就以湖口为界休战,原本他的控制区远到池州的,他和朱元璋之间战争最早就是从他进攻池州开始。但自从应天城下兵败后,他就被朱元璋一路追着暴打,一直到连九江都丢了,如果不是张定边拼死血战,他那一次说不定就完了,后来张定边为他收复九江但进攻安庆失败,所以才有陈友谅倾尽全力攻南昌而不是顺流直取应天

    他和应天之间还隔着安庆和太平也就是当涂两道卡,而且他上次兵败的教训太深刻,不敢再去进攻。

    同样他也承诺不会攻明玉珍。

    汉夏两国以夔门为界,直到天命有属,事实上他还派人去向明玉珍修好,毕竟都是多年老兄弟,虽然他杀徐寿辉的确不对,但现在已经是昊天上帝钦定的候选人,那么就让过去的事情过去吧!主要是他知道了明玉珍已经得到天使的指,开始在重庆附近几个硝洞制硝,另外也同样在天使指下采硫磺,这些都是以后陈友谅迫切需要的,他当然不能指望朱元璋或者张士诚给他从倭国进口硫磺。

    而造火药这些都是他急需的。

    不过这期间他也不是不打仗,他还得向南方扩展,这时候他的控制区并没有囊括整个湖南,事实上只到衡阳。

    南边包括郴州还属于元朝。

    当然,只是打着元朝旗号,之前红巾军曾经向那里进攻,但被临武人陈均义击败,后者随即被元朝任命为万户控制着湖南南部一直到广西的部分地区,这时候不只是那里,湘西还有湘赣南部到粤桂一带都是如此。比如广州还有一个同样以元朝为旗号的小军阀何真,就连大巴山区很多地方都算元朝,他们多数都是元朝地方官员或者地方豪强,在与元朝统治隔绝的情况下各据一方与造反的各路人马交战闭境自保。

    还有贵州的杨家,南的梁王和段家这些老牌的势力,现在也都是继续割据一方,在这个可以说秩序无存的混乱时代自保罢了,但他们都没有出境搞事情的勇气。甚至大多数聪明人都是在等这场天下大混乱的最终结果,然后选择最后的成功者投靠,比如何真后来就爽快地把劝他做赵佗的家伙砍了然后向朱元璋投降,然后以东莞伯身份保留富贵,后来好像还被朱元璋晋升为侯爵

    当然,他儿子因为蓝玉案被统统砍了就是另一事了!

    陈友谅必须得解决陈均义。

    他必须得打通向南出海的贸易路线才行,在朱元璋控制下游,而浙江福建等地都有山区阻隔很难形成对外贸易通道的情况下,向南打通灵渠通道是他唯一选择,毕竟他也不能全指望明玉珍,而且也可以最大限度扩充实力以便在万一失败的情况下争取更多利益。

    天使的确说了天命有属后,那些割据势力必须尊从,可天使没说不可以做附庸啊!

    这种事情无非就是他一句话。

    把这个天使伺候舒服了,大家尊天命所归者为皇帝,可这个皇帝也可以是周天子嘛!大家不做天子做藩王难道不行吗?这样理论上也不违背昊天上帝旨意啊!最多需要出兵的时候跟着一起,每年交些贡品,总之只要伺候好了天使,天使不采取强制措施,剩下怎么玩都是可以的,难道他有几十万军队在手,几千里土地在握,谁还能奈何得了他不成?

    “你们倒是有心了!”

    杨丰看着蛇山上一尊刚刚开工的自己雕像笑道。

    “师尊,这都是弟子们的心意。”

    邹普胜毕恭毕敬地说。

    “若说你们拜本仙也可以,毕竟本仙在天界就是负责你们这里的,但像这种劳民伤财的事情以后就不必,真有这份心意自己在家中立个小的就行,无需建如此大工程,这个就停了吧!正是春播时节种田要紧,剩下的我给你们做了!”

    杨丰说道。

    “弟子尊旨!”

    邹普胜赶紧说道。

    这就算摸着仙师所好了。

    “另外,师尊的白玉宫中没有什么侍奉的,就是些粗俗士兵,汉王想送一些童男童女过去侍奉,不知道师尊意下如何?”

    邹普胜紧接着说道。

    “童男童女懂些什么?找些年纪大的婢女就行!”

    杨丰说道。

    “弟子明白!”

    邹普胜说道。

    既然他跟李嗣源一个品位,那这就简单了,当然也不能真找群大妈,无非就是挑选些二十左右的美女过去伺候而已,这年头世道混乱青壮年死得多,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还是有的,再不够就去抢呗!反正接下来还得向南打,怎么也得给天使凑个几百美女,那样才能勉勉强强符合仙宫标准,至于天使居然还要女人的问题

    神仙怎么了?

  
班主任吧
彭祖还夜御十女呢!

    这时候一名军官走到邹普胜身旁低声说了几句,邹普胜脸上立刻露出一丝惊喜,他赶紧上前一步说道“师尊,武当山修道者张三丰求见!”

    “张三丰?”

    杨丰愕然道。

    “此人传闻已是半仙之体,还是旧宋时人,至今已逾百岁,尤擅技击之术!”

    邹普胜说道。

    “那就让他过来吧!”

    杨丰说道。

    张三丰啊!这个肯定是要见一见的,虽然半仙之体什么的就别扯了,但好歹也是无数武侠小说的级高手,作为看武侠小说成长起来的,杨丰很期待这位高手在少林高僧和八思巴都原形毕露后,能够给他带来一小小的惊喜

    呃,他如愿以偿了!

    “这是怎么事?”

    当几分钟后,一个形象颇为邋遢的老道士走到他面前时,杨丰立刻瞪大眼睛,同时在心中朝小倩惊叫着。

    灵魂能量异常。

    在穿越了十一次,经历了近千年以后,在十二个平行宇宙见过了一百多亿人之后,杨丰第一次发现了一个灵魂能量超越常人的,尽管超越得有限甚至不足两倍,但这仍旧是千年来除他以外唯一一个,这简直有颠覆他的世界观了。

    “抱歉,我的数据库没有合理解释,需要一时间进行计算!”

    小倩答。

    很显然她那里也有懵逼。

    张三丰依旧保持着行礼姿态,带着尊敬等待,邹普胜疑惑地看着杨丰。

    突然间杨丰一拳轰出。

    张三丰几乎本能般,双掌齐出向旁边一推同时侧身躲过,然后疑惑地看着杨丰,杨丰略微头,下一刻同样的一拳轰出,张三丰还是和刚才一样以相同的动作避开,紧接着的第三拳就到了,但杨丰还是没有能够击中张三丰,两人就这样开始了交手。他的这具身体依然没有任何强化,只是进行了一些清洗,肉身力量比普通人略强,他现在纯粹是靠无比丰富的经验和反应速度,而张三丰则是靠严密的拳法和全面超越常人的身体素质,两人短时间內居然打成平手。

    他们俩速度太快,都看得邹普胜眼花缭乱,在那里目瞪口呆。

    不过转眼间战斗还是结束。

    张三丰的身体直接被杨丰用碾压般的灵魂能量禁锢住,保持着出拳的动作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恍如雕像般只剩下目光能表现心中的震惊。

    “结果出来了吗?”

    杨丰一边调动灵魂能量试图入侵他的身体一边问小倩。

    “一种可能是他本身的灵魂也是一个穿越者,也就是他在某个平行宇宙死亡,然后灵魂能量因为某些阴差阳错的原因被这边同时死亡的同类灵魂能量吸引过来,两个灵魂能量融合复活了这边的身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终究存在可能。还有一种是他本身就是这边的,但死亡时候在最近处有一个同种灵魂能量死亡,然后两个灵魂融合并复活了这具身体,这一种的可能性稍高,至少比前一种要高一些。他是宋朝人,而宋末蒙古人在各地进行了大规模屠杀,在某一次屠城时候几十万人的死亡中出现一个这样堪称奇迹的巧合,也不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加上现代,我们在十二个时空千年里人口恐怕得接近两百亿,两百亿中出现一个特例也是可能的。”

    小倩答。

    “这得算野生的啊!”

    杨丰感慨道。

    的确,近两百亿里出一个野生的而且还是残次品的灵魂能量异常者应该不算太惊人。

    毕竟这连低配版他都达不到。

    这个张三丰的灵魂能量连两倍都达不到,多也就一五,虽然身体素质全面超越常人,但就连他当崇祯时候都达不到。就在同时他顺手在张三丰身上制造了一道伤口,然而这道伤口并没有立刻愈合,虽然愈合速度仍旧比常人快,但也仅仅是快一些。

    很显然这种野生融合者在融合过程中还是做不到完整,只是融合了一部分而已。

    杨丰放弃了对他灵魂的入侵。

    虽然只是一五倍,但也已经不是目前的他能入侵,实际上他现在身边还带着那个英国人的灵魂,试了无数次都无法将其吞噬,可怜那个英国人也算倒了霉,哪怕死了灵魂都无法得到解脱,每一次r躏时候杨丰都能感受到他那种绝望与恐惧。

    既然无法入侵,也就无法从他记忆中找到原因了。

    杨丰索性放开了他。

    张三丰一脱身立刻吓得后退几步一直退到他灵魂能量以外,虽然一五倍灵魂能量肯定无法感觉到身旁的其他灵魂,但应该仍旧让他本能地感觉出这个范围以外比较安全,然后在那里就像一只看霸王龙的兔子般战战兢兢地看着杨丰,甚至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修道者盛世隐居山林,乱世当出世拯救黎民,尔亦属有成,为何坐视鞑虏祸乱华夏?”

    杨丰阴沉着脸喝道。

    “仙师,贫道乃是出家人。”

    张三丰小心翼翼地说。

    “出家人?尔为华夏正教,何故听那胡教谬论,何人非父母所生?忠孝为华夏教化之本,坐视本族为异族屠戮为不忠,弃父母亲人为不孝,不忠不孝何可称人,纵然一死也难逃千年火狱之罚,不要以为你是修道者就可免,你最多还有不足百年之命,不再立功以做补救,百年后我会到幽冥火狱去问你是否后悔的。”

    杨丰冷笑道。

    “弟子,弟子谨遵仙师教诲。”

    张三丰着一头冷汗说道。

    “去吧!好自为之!”

    杨丰摆了摆手说道。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